第5章 再回老家

更新时间:2018-10-11 17:50:07 作者:风过无恒 字数:2038

5万块钱的赎身费,应该是我和我爸最后一点联系。

  这笔钱本来应该去年给他们,可去年不是出了那事儿吗?

  我被囚禁大半年,之后抑郁、自闭。那时候的我,连能不能熬过生死都不知道,又怎会想起欠他们一笔钱?

  事实上,这么长时间,我从来没接到过他们的电话。

  兴许打过。

  按照他们的性格,去年下半年必定会打电话提醒我该给钱了,年底更会密集拨打电话,只是,那个时候,我手机根本没开过。

  到今年,也许是认定我不会用那个手机号了,便不再给我打电话。

  “除了那笔钱,你身上还有钱吗?”卓先生忽然问。

  “有一两千吧!”我说。

  “若他们为难你,就把那一两千给他们,当是这半年的利息。”卓先生说。

  “好。”我点头。

  按照最初协议,我需要在3年内支付10万,如今超过半年,他们怕是要为难我。

  不过卓先生经常说: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就用钱解决。

  我和现在他最想要的就是我的户口本,我们要登记结婚,要红本本。(* ̄︶ ̄)

  .

  坐在车上,我很意外司机对小镇很熟。

  不光对小镇熟,我甚至怀疑他知道我爸家在哪儿。

  进入场镇后,他根本不需要我指路,直接就朝我爸家方向开去。

  “何叔,您找得到?”我问。

  这位何叔跟卓先生多年,当年我还在读书,就坐过他的车,他对我和卓先生的事,知道很多。

  “当时小姐失踪,我们把能找的地方都找了,包括这里。”何叔答。

  我吃惊望着卓先生。

  卓先生大手拍我手背:“放心,他们不知道,没有惊动他们。”

  我这才点头。

  还记得那一年过年,我给姜安买复读机,给爸和宋姨买新年礼物,宋姨既鄙视我可能傍大款,又万分赞同我傍大款。

  因为我若找个有钱男人,就能无止境帮补他们这个家,就能在很多年后提携姜安。

  “不知道就好,否则这5万拿回去,他们又该加价了。”我的声音很凉。

  我看见何叔从后视镜看过我一眼,眸中充满怜悯。

  我想起他有个女儿,只比我小一点。

  大概为人父母,看见别的孩子受到不公平待遇,都会心存怜悯。

  .

  轿车开进入小区后,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停好。

  时间是下午3点,正是上班的时候,小区里来往的人不多。

  我克制住想先亲吻卓先生再下车的冲动,只朝他笑笑,然后伸手开车门。

  他一把拉住我,我转头,做好充分心理准备他要激吻一番。

  岂料,只是用大手摸我脸:“我在这等你,有任何情况都给我打电话。”

  我点头,撇嘴。

  失望!

  他笑,指腹在我唇角摩挲了一下,目光也落在那一处:“乖一点,恩?”

  微微扬起的声音,充满性感的味道。

  我一下就笑了,凑过去在他唇角落下一吻:“我会早点回来。”

  开门,下车。

  从停车的地方到单元格,再到我爸的家门口。

  我敲了敲门,意料中的没人,然后我拿手机打电话,先给我爸打,再给宋姨打。

  我爸接起电话,先是疑惑的叫了一声我的名字,然后是劈头盖脸的:“你这个死丫头,这一年跑到哪里去了?!去年给你打电话,死活打不通!”

  “今年就打得通了。”我冷冷回应,“可我从来没接到过您电话,我现在家门口,麻烦回来一趟,你们想要的东西,我带来了。”

  宋姨态度截然相反,接起电话后假惺惺笑,亲亲热热喊:“小珂!”

  我“恩”了一声,然后听见她热情洋溢的嘘寒问暖:“你好久没给家里打电话了?我和你爸担心得不得了!给你打电话也没人接。最近怎么样?身体好不好,工作顺不顺利?有没有需要家里帮忙的?”

  我一阵恶心,身体往侧面一倒,靠在墙上:“有,我没钱了,给我打点钱呗!”

  那边沉默了一瞬,没接我这个话题,依然热情洋溢:“小珂你现在在哪儿呢?我和你爸空了去看你!你嫌弃我们这个家,可我们不嫌弃你啊!”

  “宋姨,您爱演戏,等下我把电话挂了,您继续演。”我说,“我现在在您和我爸家门口,您回不回来随你,别以后说您没清点清楚。”

  我没提5万块钱。

  这里虽是住家户的小区,可万一被谁听去了我的说话,把我打劫了怎办?

  这年头,为一两万杀人抢劫的都有,何况5万。

  我相信宋姨听懂了,果然——

  假笑变成真笑,透过手机听筒,我听见她每个字都透着愉悦:“哈,小珂回来了!姨马上回来!你想吃什么,姨买给你!”

  我笑,直接挂了电话。

  这个虚伪的女人……

  当年我捡破烂的时候,你当所有人都选择性失明吗?

  我靠着墙站着,身体不累,心却累极了。

  望着门锁——

  这里曾是我的家,里面住着的是我亲生爸,可他亲自把开门的钥匙要走了。

  那一次,当他们提出10万块钱断绝父女关系时,顺便把钥匙要走了。

  “既然都断绝关系了,以后就不是一家人了,把钥匙拿出来吧!省得家里花钱换锁……”

  人与人的关系,有时候就是这么脆弱,即便是有血脉相连的亲人。

  .

  小镇不大。

  我在房门口等了20多分钟,我爸和宋姨一前一后回来。

  我爸黑着脸,看着我的样子如看仇人,他站在门口,上下打量我一番,紧接着便是“哼”一声;宋姨眉开眼笑,跑回来的时候气喘吁吁,同样上下打量我后,笑容更甚。

  “老姜,你杵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开门!没看见我们的财神爷腿都站不动了吗?”宋姨笑着推我爸。

  我爸这才开门,进门后先换了鞋子。

  他一边换鞋,一边数落:“瞧你一张臭脸!就像谁欠你几百万似的!养你这么大,还养出仇了?”

  我没吭声。

  我就是不明白,有的人,明明一张脸黑得如锅底,究竟哪来的自信,要别人笑脸相迎?

  跟在他身后,我把鞋子换了,然后往沙发走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