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这话夸张了哈!

更新时间:2018-10-11 17:49:54 作者:风过无恒 字数:2070

户口本?

  他把我问住了。

  在过去很多年里,办事基本用身份证,竟忘了户口本还有这功能。那东西还在我爸和宋姨那里,当初卓先生给我买房子时,我居然忘了转户口。

  “这边派出所的接收证明,我叫人去办。”卓先生看我发愣,猜到怎么回事,“但你爸那边,你得亲自走一趟。”

  再顿一下,问:“需要我陪你吗?”

  我忙着摇头,就宋姨那性格,当年,我还什么都没做呢,她说话已那样难听,若看见满头白发的卓先生……

  还不知道会说出什么样的话。

  那是我的原生家庭,无论怎样,我得自己面对。

  按年龄,卓先生和我爸我妈宋姨是一辈,因得我的缘故,他生生矮了一辈,我可不想他被人审视。

  舍不得。

  “这点小事,我会自己处理。”我笑。

  他略略点头:“若有为难,就告诉我,我陪你走一趟。”

  “放心,现在的我比当初更加强大。”当初的我有勇气和家里断绝关系,今日的我只会比当初更有主见,且更强悍。

  他揉我脑袋,拥我入怀。

  我听到他长长的呼气声,如同叹息。

  “怎么了?”我推他胸膛,抬头看他。

  他笑着摇头:“如果我再年轻10岁,20岁,必定舍不得让你面对那些……女人应该被男人呵护……”

  “我又不是温室里的小花。”我笑,不以为意。

  “可我想把你宠成小花……”他顿了一下,语气坚定,“但是不能,你太年轻,我不能护着你一辈子。”

  我没接这个话题,只双手环在他的腰间,偎依着他。我懂他的意思,从我们最初在一起开始,他愿意替我打造翅膀,却绝对不会替我飞翔!

  当初,他想我有一天离开他以后,依然有个精彩的人生;如今,他担心他先我一步离开人世,我因能力不够,不能过得太好。

  “不必想那么多。”我笑着,“我野草属性,会野蛮成长。”

  他笑着点头,在我额头上落下一吻。

  .

  回老家是三天后的事,周二。

  原来,卓先生说的“不陪我,由我自己去”,只是指不陪我进门。

  我之前还打算穿廉价T恤,坐长途汽车回,却不料那日早上,我洗漱完毕,正准备换衣服,卓先生走进来:“就穿平时的衣服。”

  平时的衣服,就没有价格低于1000的……

  一年多未见,我现在的衣服比起上次回去,又好了许多,若穿那么好的衣服回,我几乎能想到宋姨的嘴脸。

  “这是个捧高踩低的世界,你越是气场强,别人才越不敢欺负你。”卓先生说。

  这个道理我懂,只是——

  他们一直拿依靠男人,傍大款攻击我,似乎,现实生活中,我也真的如此。

  卓先生似乎猜到我心中所想,他走进来,双手放我肩上,微微倾身,双眼与我平视:“就算没有我,你的能力同样配得上你今天的一切。”

  喔?我双眉同时扬起:“这话夸张了哈!”我一向有自知之明。

  他笑笑:“我在楼下等你。”

  之后,我和他双双坐上司机开的黑色奔驰,才知道他打算陪我走这一趟。

  我们坐在后排,挨得并不太近,只两只手交握在一起。

  我望着窗外,景色飞快后退。

  从城市到田园,从接连不断的红绿灯到畅通无阻的高速公路……

  关于我爸我妈以及宋姨,我一直不明白:我爸和我妈在一起时,明明是个酗酒的暴徒,一喝酒就情绪失控,就打我妈和我,为何和宋姨在一起后,整个人就变了?

  那时我虽住校,可每每回去,却从不曾在宋姨只字片语中听见我爸酗酒的讯息。

  也许是戒了,果真是一物降一物吗?

  还有我妈,我妈也很传奇。

  我妈和我爸在一起时,只是个没有能力赚钱的家庭主妇,为何出去后,就成就出那样出色的事业?一点不逊色于卓先生房地产事业的外贸交易。

  还记得卓先生公司经济紧张时,我妈那样威武,一句“无限量资金支持”吓得我一愣一愣。

  “在想什么?”卓先生侧头,双眼明亮如星辰。

  “我在想人生的际遇,果真无法猜测。”我说,“时间若倒退十多年,任谁也无法相信我妈会出国,还能拿到绿卡,成就那样的事业。”

  “所以,人都是被逼出来的,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想做到。”卓先生双眼看着前方,前方是延绵不知几千几万里的灰色公路。

  我想起卓先生的出生,在那样的大家族,以私生子的身份得到家主的认同,必然不易。他的事业,同样没借助家族的力量,全靠自己。

  “是。”我点头,“我妈说,沉下去,才能浮起来。”

  相比我妈吃的苦,我那些苦算什么?

  那无数个抑郁自闭的日子,我的世界只有自己,然,一旦想明白了,世界豁然开朗。

  世界太大,日子很长,一个人若走不出来,所有人都跟着担心……

  心理医生曾说,我是她最特别的病人,当初刚送到她面前时,病情那样严重,却是恢复最彻底的一个,笑容明朗,仿佛没有受过任何创伤。

  她不明白,我只是——

  爱一个人,爱到不忍看见他的眼里有任何晦暗。

  我握卓先生的手紧了紧,温暖从手心传来。

  他侧头,我便望着他笑。

  “傻姑娘!”他笑,眉眼间全是宠溺。

  .

  小镇变化很大,很多年前,自我去县城读书后,每次回家,都有种日新月异的感觉。

  新修的房子,城镇与乡村的边界不断往外扩,街旁的店铺与记忆中全然不同。

  这是汽车并非稀罕物的年代,然,豪车仍不多见。

  放眼往街上看去,多是几万块钱的奔奔、QQ和奥拓,最不得了的不过本田、丰田等,我们的车在街上开过,引来不少注目礼。

  “会不会太高调?”我问。

  “要不我们把车停在小镇外,你徒步走进来?”卓先生戏谑。

  我看了看身上的白色套裙,白色高跟鞋,看看装着5万块钱赎身费的小坤包,再看了外面,连着好几家的摩托车修理店,地面满是油污的苍蝇馆子,果断道:“还是把车开进小区吧!”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