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你一会儿就乖了

更新时间:2018-10-11 17:49:41 作者:风过无恒 字数:2098

我身后是墙壁,传说中“壁咚”的姿势。

  我吞了吞唾沫,拼命把理智扯回来:“先看房子吧!”

  他笑,直起身体,后退一步,拉着我的手朝二楼走去。

  书房果然有两间。

  一间很大,两张书桌位于房间两对面,两两相对,抬头便可看见对方。

  我摸下巴,思考道:“这样摆放会不会不妥?毕竟你自制力很差。”

  他笑,将我的小手窝入他的大手掌心,不说自制力的问题,只道:“看着你才安心。”

  这个男人,每每说起甜言蜜语,就让人无法招架。

  我扬扬眉,表示受用,然后和他去了另一间书房,这间书房相对小点。

  书桌椅子都是简洁风,桌子上有笔电支架,有小音响,桌子一侧有旋转书架,书架上已装满书籍。

  我走近看,除了我平时喜欢翻看的书籍,还有一些是他根据我喜好选的。

  “准备够充足嘛!感觉连搬家都不必了,直接拎包入住!”我笑,感慨有钱人真好。

  虽说我妈现在也有钱,可我的心里,我还是穷人。

  一个从小穷惯了穷怕的人,骨子上灵魂里深深刻着“贫穷”。

  他点头,接我刚才的话题:“一应生活用品全部准备好了,只等我的公主入住。”

  “衣服也准备好了?”我明知故问。

  他再点头:“都在卧室衣柜了,小公寓的东西不必搬来,万一偶尔想过去住。”

  接下来,他带着我参观了其他房间,意料中的健身房和放映室,意料外的画室、琴房以及练歌房。

  练歌房虽意外,但也算情理之中,毕竟我唱歌好听。

  用我家卓先生的话说:如同天籁。(咳,这样写似乎有点不要脸,但这是事实,情人耳里出天籁!)

  “怎么会有画室和琴房?”这两样,我都不会。

  “给你弥补遗憾。”卓先生说,“我记得你曾说过,小时候想学画画,但没条件,后来也羡慕过别的女孩会弹钢琴。”

  我心下感动:“我说的每一句话,你是不是都记得的?”

  他徐徐点头:“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多,有段时间,我总是回想从前的事。”

  我知道他说的是我被绑架那段时间,我轻声道了句“我也是”,那时候,若不是对卓先生深深的眷恋,说不定哪一次就真的自杀了。

  他将我揉进怀里,揉了揉我的脑袋:“走,去看看卧室。”

  “只剩下卧室了吗?”我警惕的问。

  我的记忆中,这栋房子还有两个房间未看,他该不会准备了两间卧室吧?

  “是。”他笑,“一间我和你的,另一间……”

  他小小卖了个关子。

  “不会是我们吵架后我的吧?”我问。

  “我们会吵架吗?”他问。

  “这可说不清楚,舌头和牙齿还打架呢!”我说。

  “我会让着你。”他说。

  “可万一我蛮不讲理呢!”女人蛮不讲理起来也很恐怖。

  “那就把你丢到床上,你一会儿就乖了。”

  我侧头看他,老司机表情严肃,开车让人措不及防。

  答案很快揭晓:余下两个卧室,一个是我和他的主卧,简洁的风格,至于另一个……

  是婴儿房。

  房间颜色丰富,墙边摆着许多未开封的婴儿玩具,中间一张婴儿床。

  我微微愣,他想要孩子?

  那件事后,我从来没有问过我还能不能拥有孩子,也许,下意识的,我觉得伤那样重,怕是很难怀上了……

  “你有问过医生吗?”我艰难的问。

  “当然!否则为何专门准备这样一间房子?”他笑着看我,“我听说孩子很小的时候,需要声音和颜色刺激,所以这间房子男孩女孩都能住,等他大一点,我们再按照他的喜好重新给他装饰,可好?”

  “好。”我点头,幸福感比从前任何时候都多。

  这是我和卓先生的家,往后还会有一个属于我们的baby。

  真是想想就让人向往!

  “真好!”我情不自禁感慨,随即想起一事,“对了,你是不是还欠我一张结婚证?还有婚戒,婚纱,婚礼……”

  我扳着指头一样样给他算。

  “我们现在属于未婚同居,若放在很多年前,这叫非法同居,你该不会还想未婚生子吧?我可不干!我听说未婚生子上户可难了!”我特认真,是正儿八经在盘算人生大事。

  “还有上次那个求婚戒指呢?好像没戴到我手上吧?”我抬手,五指分开,在两人中间晃。

  那一次,卓先生刚打开装戒指的盒子,求婚现场就被打断了,后来……

  也不知那枚戒指是弄丢了,还是弄丢了,还是弄丢了?

  有点惋惜,毕竟是他爱我的见证。

  不过还好,人在身边,比什么都重要。

  然后,我看见他一只手探入裤子兜兜……

  我心头一紧,又有些莫名期待。

  他的手很快拿出来,果然是个戒指盒子。

  盒子有点旧,看得出摸过许多次,装在盒子里的钻戒依旧璀璨。

  记忆与现实重叠,是上次求婚时那枚。

  “居然没有弄丢。”我诧异。

  “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会弄丢?”他笑,一手拉起我的手,再把戒指取出,套在我左手中指上,徐徐道,“事实上,那日起,这枚戒指就一直在我身上。”

  一直在他身上?

  “那你为何不早点戴到我手上?”我不乐意了,我明明回到他身边已经很久。

  他没回答我的问题,只笑着反问:“现在不在你手上了吗?”

  他握我的手,郑重的在我戴戒指的指上落下一吻。

  虔诚的样子,让人不忍苛责任何。

  我的目光从他发上落到戒指上,璀璨的戒面,光线夺人眼目。

  女人大抵都喜欢闪闪发光的东西,我的心情好得不得了:“既然婚也求了,戒指也戴了,我们什么时候去登记?”

  “以前没感觉你这么急?”他问。

  我痛心疾首:“那是在等你主动,可你除了XX主动,其他事情一点也不主动,于是就只有我主动了。”

  他再笑,眉眼弯弯。

  我喜欢这样的卓先生,他的眸中是星光闪烁的芒,银色短发也闪着微光,法令纹虽比从前深,但每一寸都镌刻着时光。

  温柔而缱绻。

  “我的户口本就在隔壁房间抽屉,什么时候都能登记结婚。你的户口本呢?”他伸手,掌心朝上,笑望着我。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