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我是肤浅的人吗?

更新时间:2018-10-11 14:54:21 作者:风过无恒 字数:1986

那时——

  妈妈回来了,卓航关进监狱,我和卓先生重新在一起……

  我们最初住的是我的小公寓,50多平的房子,只住了三个月不到,很快搬离。

  原因是有色眼光太多。

  我和卓先生同出同进,他的年龄我的年龄,他的白发我的黑发,我们站在一起很违和。

  若我们不牵手,不拥抱,没有缱绻的目光,也许别人会以为这只是一对父女。

  可偏偏,我喜欢他牵着我,喜欢他拥着我,看着他我就觉得分外满足,看着他就忍不住会笑。

  恋人关系一目了然。

  每每在小区经过,我都会看见有人克制的看我们,有人在我们走后小声议论……

  搬家的事由卓先生提出,理由是:房子太小,衣柜不够,书架不够,爱爱的地方也不够……

  “我记得最初还是你教我的,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内心强大才是真的强大。”我不在意住哪里,只要那个地方有他。

  “这里真太小了,书房只够一个人待。”他说。

  “这不挺好吗?你在书房工作,我在客厅看书,或者我在书房写东西,你在客厅工作。”我说,“我们俩若在同一个房间才麻烦,谁知道你什么时候兽性大发?”

  他看着我笑,想把我看得心虚。

  我怎么可能心虚?!我那话可没说错,我们在客厅和书房都不纯洁过。

  他根本经不起逗,无论在看多么重要的文件或者计划,只要我跑到他旁边,注视他一会儿,或者穿上根本谈不上性感的睡衣,他都会——

  原!形!毕!露!

  很凶残。

  “新家准备了两个书房,一个大的,足够我们两个人用,一个小的,单独给你。”他说。

  我不为所动。

  “有个健身房,我想锻炼下身体,毕竟不年轻了,怕以后老了满足不了你。”他说。

  我略有心动,却“哼”一声,佯装恼怒:“我是那种每天只知道XXOO的肤浅之人吗?”

  “你当然不是,可我是。”卓先生接得很快,“我忍心我以后老了,想吃吃不到?”

  我傲娇“恩”了一声,微微扬眉:“这个理由略成立。”

  “还有个游泳池,你不是一直想学游泳吗?我教你。”他说。

  我的脑海里立即浮现出卓先生美好身材,很不纯洁想在游泳池里来一发,于是瞬间妥协:“这个好!我们搬家吧!”

  “我还准备了很多其他理由。”他说。

  “不用了,你已经成功把我说服了!”我拎起手包,催促,“我们走吧!”

  他上下打量我,疑惑:“究竟是哪个点把你打动的?以前没发现你对学游泳有这么强的执念。”

  “我小时候被淹过。”我很严肃,“这只是其中一方面的原因。还有个原因,网上有种言论,说世界末日必定是洪水淹没地球,我若学会游泳,自保手段就多一项。”

  “我可以驮着你。”卓先生建议。

  “别闹了,你又不是西游记里的大海龟。”我双手挽着他的臂,盛情相邀,“快走吧,感觉你似乎已经把房子装好了,我们去看看!”

  .

  看房子的结果当然没有如我想象般“来一发”。

  其一,游泳池在室外,不是恒温。

  其二,这里虽是别墅区,独立别墅,楼与楼之间有许多植被,但谁能保证树木间没个缝隙?

  再说,远处高楼大厦上,万一有人拿个天文望远镜。

  连土星都能拍得清清楚楚的仪器,拍个游泳池旁的不纯洁视频,简直易如反掌。

  再再说,家里还有佣人。

  打扫房间的,做饭的,守卫安全的……我心塞得不得了。

  这么多外人,意味着以后在自己家里走来走去,都必须穿得整整齐齐……还有那啥,也要克制,总不能让人听见……

  其实吧,我也会害羞,只有和卓先生在一起才会没脸没皮。

  我长长呼一口气,把卓先生拉到角落,极认真:“卓先生,我有事跟你谈。”

  “怎么了?”他的目光掠过高处一点的地方,“你还没看楼上。”

  “我要说的事情和看不看楼上无关。”我的下巴朝厨房、佣人房等地指了几下,“能不能不要他们?我们可以自己做饭,也可以……”

  本想说也可以自己做清洁,可看着这么大个房子,我咽下后面那句话,改成:“或者……不让他们住家里,驻家改成钟点?”

  他看着我笑,一手环过我腰,笑容愉悦:“怕有人打扰二人世界?”

  “你想多了!”我拉下他的手,义正言辞,“无数书籍告诉我们,教养就是无论做什么,都要替身边人都想想。你想,他们都有家人,肯定希望晚上陪着家人,就算家人不在当地,也肯定希望拥有属于自己的时间与空间。”

  “我们晚上不需要人照顾,完全可以让他们各回各家。”我拉下他再次揽在我腰上的手,“比如你现在的动作,我认为非常不妥。虐狗是一件拉仇恨的事情,特别你还拥有这么个年轻美丽的未婚妻!很多人会妒忌。”

  他“喔”了一声,低头亲吻我的唇,辗转的,连我舌头一并勾出来……手掌紧紧握在我的腰上。

  我……我这个没骨气的,瞬间把刚才那番有关教养的话抛之脑后,与卓先生吻得难舍难分。

  有人说接吻就像吃果冻,软软滑滑,要我说,接吻是一场掠夺与给予。掠夺的是空气,是正常的脑思维,给予的是爱。

  对于卓先生的爱,我向来没有抵抗能力。

  虐狗就虐狗吧,拉仇恨就拉仇恨吧,只要是他,我就忍不住想放纵,哪怕下一刻地球要毁灭,我只想继续快乐的事。

  一吻结束,一吻又始,唇与唇分开再次贴合的瞬间,空气进入鼻腔进入肺,然后是窒息般的本能。

  到我们终于停下时,我从他的眼睛里看见满满的小火苗,以及一脸焦渴的我。

  他的鼻息喷在我脸上,痒痒麻麻的,轻声问。

  “要吗?”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