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你爸爸呢?

更新时间:2018-07-31 17:38:07 作者:风过无恒 字数:1445

说起这件事,王婉茹的心情顿时低落下来,她叹息一声,苦笑道,“愧疚呗!鬼点子是我出的,只怪我当初没考虑周全,才导致拖累大家。”

  说完,她耸了耸肩,侧头望着安承宇,又继续道,“芸芸怎么样?她没再怨我了吧?”

  安承宇知道王婉茹表面平静,实际上内心还是在意的,便笑道,“她哪里还会怨你,今晚上,就属她和保卜吃最多也喝最多。不管有什么气,也早该消了。”

  听了这话,王婉茹才放下心来,笑着摇摇头,道,“呵,她跟保卜还真是绝配。”

  想起保卜乐观的性格,安承宇也赞同地点头,“其实我挺羡慕保卜的,至少活的没烦恼。”

  王婉茹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道,“这就是原住民的天性,乐天知命。”

  安承宇将身子往后一靠,双手搭在后脑勺上,仰头看着夜空。

  “看见他,我就想起《药命效应》那部电影,”安承宇意味深长地说道,“男主角吃了药丸之后,激活原本沉睡的大脑,他赚了好多好多的钱,却也失去了自我……”

  顿了顿他又继续说道:“如果要我在保卜跟电影男主角之间进行选择,我宁可成为保卜。”

  安承宇眸光深沉,陷入了深思。

  “哇!你这是想媲美苏格拉底,还是亚里士多德呀?说的话这么有哲理。”

  这浓浓调侃地意味让安承宇眼皮一跳,酝酿好的气氛顿时被王婉茹打破了,他哭笑不得地反问她,“我这只是在陈述心情,扯得上哲理什么关系?”

  话音刚落,王婉茹见他没有明白自己话里的意思,不禁“嘿嘿”地笑了出来,“没有跟上吧?”

  “什么没跟上?”

  “我是学的保卜啊,”王婉茹笑着说道:“你不觉得跟他对话就是这样啊,你说火车头,他讲城门楼?”

  听她说完,安承宇才恍然大悟,忍不住大笑道:“哈哈,也是。”

  两人玩笑了一会儿,又安静了下来。

  晚风拂过树林传来“沙沙”的声音,月光透过树叶,在地上洒下斑驳的光影。

  这种宁静美好的氛围,让人舍不得打破。

  如此这般又沉默了片刻功夫,王婉茹忽然打消了沉默道:“你来这阵子,跟你爸妈报平安了吗?”

  安承宇想也没想的点头道:“嗯,我几乎天天都和妈妈通话视频。”

  说到妈妈,他又忍不住显摆起来:“我妈可是广播节目主持人,在我们那算是小有名气呢。”

  “是喔?”听到这里,王婉茹顿时有了兴致继续追问道,“那你爸爸呢?”

  王婉茹说完,马上就后悔了。

  她忘了之前安承宇曾对她说过,自己父母已经离异的事。

  可话已出口,肯定是收不回来了。

  不过安承宇自然不会把这样的小事放在心上。

  只是说到父亲的事,他还是不由自主的褪尽脸上的笑容。

  垂下头,月光落在他的身上,渲染出几分寂寥。

  爸爸?

  这个词对于安承宇来说,真的是太过于陌生了。

  他有多久没有见到爸爸了?

  静默了很久,他才徐徐地叹了口气:“我……我单亲,他们俩在我三岁的时候就分开了。”

  虽然已经听过,但王婉茹心里还是揪了一下。

  抬头仰望星空,星星簇拥在一块儿,唯独有一颗疏星在夜空中的一角。

  安承宇忽然有了点同病相怜之感,或许自己就是那颗疏星呢?

  独独存在一个角落的孤星。

  他慢慢道来:“说起来,现在想想我爸爸长什么样子,我都不记得了……”

  拢起眉心,他努力回想着父亲的样貌,终究还是叹息的摇了摇头,“嗯,真的是记不起来了。”

  不过当他说完这话的时候,脑海中却忽然闪过一个不是父亲,却胜似父亲的背影。

  看着身旁因为想起父亲,显得愈发寂寥的身影。

  王婉茹忽然特别心疼这个男生,原来他看似坚强阳光的背后,居然有着如此不可触碰的脆弱。

  与此同时,安承宇也是侧头看向身旁的女孩。

  看着安承宇眼中那抹迅速消失的惆怅,王婉茹心中微酸的同时,心疼的握住了他的手。

  这样的举动,完全是无意识的。

  可当两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四目相对,似有暗涌流过。

  静谧的长椅上,仿佛有怦然心动的声音在鼓荡着。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