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落漆了

更新时间:2018-07-25 08:26:40 作者:风过无恒 字数:1536

安承宇和保卜追了出去,可是舞池里人太多,被挡住了,没能赶上唐芸芸的步伐。

  而在一旁休息的王婉茹,再也按耐不住地起身,对着保卜大骂:“你有病哪,干嘛讲那么大声啊?”

  说罢,她强忍着脚痛,一瘸一拐的,尾随唐芸芸出了礼堂。

  .

  礼堂外,唐芸芸坐在矮篱笆上伤心地哭着。

  王婉茹坐到她身边安慰着:“别哭了,保卜他也不是故意的。”

  唐芸芸气极:“我看他就是故意的!自从上学的第一天开始,他就不停的找我麻烦。”

  .

  这时,天厨四少走了过来。

  骆卓飞也批评保卜道:“二少,你可真是够二的了,想到哪说到哪,还不快点向芸芸道歉?”

  说完朝他使了个眼色,让他快点道歉。

  可是保卜却没看懂他的意思,还一脸无辜地辩解道:“是她说听不见,要我们大声点的啊。”

  王婉茹一听他的话,气的恨不得一巴掌把他扇飞,瞪着他道:“她叫你大声你就大声啊?你不会在她耳边说啊?”

  童同也拍着保卜肩膀说:“保卜,这事,你是该道歉。”

  他说着,看向唐芸芸,说,“芸芸,别难过了,你看,我们都让保卜向你道歉了。”

  保卜看大家都这样说自己,心里也不高兴,嘴上嘟喃着:“诚实也是一种错误。”

  众人听到他说完,异口同声地看向他说道:“二少你闭嘴!道歉!”

  保卜委屈地说道:“闭嘴了还怎么道歉啦?!”

  众人看到他还不道歉,都瞪着他。

  看到众人严肃的表情,纵使保卜心里百般不情愿,嘴上也软了下来,朝着唐芸芸道,“好啦好啦,对不起啦芸芸,卖靠啊啦。”

  唐芸芸听他的道歉不情不愿的,哼了一声没理他。

  抬手擦了擦眼泪,可是却不小心把假睫毛给擦掉了……

  保卜又发现了:“哎哟……落漆……她的毛……她的毛……”

  想到刚才的事,他硬憋住笑,‘好心’的指唐芸芸,改用闽南语,“现在是该说还是不该说啦?”

  王婉茹一听他的话,更加来气:“你又要说什么啦?”

  保卜实在憋不住了,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她……她的毛……掉了啦……”

  大家听他说的不清不楚的,都是一头雾水。

  什么叫她的毛?哪里的毛啊?

  这时,安承宇、骆卓飞和童同看向唐芸芸,才发现原来是她半边假睫毛掉了,粘着脸上。

  唐芸芸现在的糗态真的很好笑,可是三个男生却都不敢笑,硬是撑着。

  问题是保卜这二货哪里憋的住?

  可是他也知道,他不能笑。

  最终,实在憋不住了,他只好捧腹在大笑中奔离。

  唐芸芸自己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见保卜大笑奔离,再看看自己手上还半沾着的假睫毛,顿时怒吼:“二少,我看你不只是二少,还是二百五,你!欠!揍!”

  “啊,那个……”

  见这阵势不对,骆卓飞眼珠子一转,“芸芸,我们去帮你追他打他哈。”

  说罢,冲左右使个眼色。

  王婉茹和安承宇立即会意,也跟着骆卓飞一道尾随保卜狂追。

  全跑光了……

  .

  唐芸芸委屈的在原地放声大哭起来。

  童同没有走,刚才唐芸芸那个样子其他人都在笑,只有他,替她难过。

  他走上前去,安慰唐芸芸:“芸芸,保卜就这样疯疯癫癫的,你别跟他较真。其实,要我说,女孩子自然就是美,干干净净、清清纯纯的多好?干嘛非得搞那些鬼玩意儿?非得把自己弄得像芭比娃娃似的?”

  童同尽量小心翼翼的说话,可没想到这样的话还是让唐芸芸二度受伤。

  她恼道:“我就想作芭比娃娃,关你屁事啦?!”

  看着唐芸芸泪奔而去,童同错愕。

  漆黑的路上,只有星星点点的路灯散发着温暖的光芒,骆卓飞在前,安承宇在后,一路追打着保卜。

  “别跑,保卜!”

  “快跟芸芸道歉,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女孩子的体力本就比不上男孩子,再加上王婉茹先前又崴了脚,很快就落到了后面,但也依然穷追不舍。

  保卜回过头,冲他们做了个鬼脸,边跑边嚷嚷道,“让我站住让你们打啦?我才不要嘞!”

  为了不被他们追上,他猛地加速,拼了命地埋头奔跑。

  见保卜还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三人就觉得更加生气,也都相继加速追了上去。

  众人穿过礼堂前树影婆娑的小树林,绕过校园中央那个大大的湖心岛。

  最后,在经过椰林大道的时候,王婉茹突然发出“呀!”的一声。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