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菜脯蛋

更新时间:2018-07-04 19:42:51 作者:风过无恒 字数:1365

这四个学生一而再再而三,公然在课堂上哄堂大笑,不但影响其他同学听课,对老师更是没有丝毫的尊重。

  邓教授只觉得额头上青筋直冒,可他还是耐着性子将火气压下来,伸出手指朝他们虚点了一番,道,“王婉茹,你继续说。”

  王婉茹吐了吐舌头,接着往下道,“另外,如果蛋壳看起来有血痕或红斑,那就代表母鸡有发炎感染的可能。”

  她的回答,显然让邓教授很满意。

  他的脸上终于露出笑容,并不住地点头,嘴里也毫不吝啬的夸奖道:“很好,回答的很好。”

  正想转身返回讲台,却又见天厨四少憋笑憋到面红耳赤的模样,不悦地屈指在他们的料理台上敲了敲。

  “你们既然一谈到蛋就这么开心,那么……”他的目光依次扫过四人,最后落在了安承宇的身上,不苟言笑地发问,“安承宇,你来说说鸡蛋的营养价值在哪里?”

  安承宇连忙正经起来,回想着之前学过的知识回道,“报告教授,除了蛋白质之外,鸡蛋也含丰富的卵磷脂、维生素A、D、E,和维生素B群,还有铁、锌等10多种矿物质。”

  “非常好。”

  见他回答流畅,邓教授这才满意了,也不再计较他们上课捣乱的问题,转身回到讲台上。

  安承宇坐回位置上松了口气,幸好没有被问倒,否则想也知道后果很严重。

  .

  小风波过去后,邓教授站在讲台上,对着学生们宣布,“那么现在,各组开始做一道“拿手蛋”吧。”

  话音刚落。

  教室里,顿时响起了一片嗡嗡的讨论声,各组都在认真地研究着自己的拿手作品。

  天厨组。

  王婉茹突然狠狠地拍了下骆卓飞的胳膊。

  骆卓飞猝不及防痛叫出声:“干嘛呀,很痛耶。”

  “你们搞什么鬼啊,一直笑个不停,我还以为自己讲错了呢,吓我一跳!”王婉茹抱怨道。

  骆卓飞一本正经地咳咳了几声,宠溺地揉了揉王婉茹的头发,说:“哎呀,你不懂啦,这是男人跟男人之间的火花!”

  “什么鬼啊,你别弄乱我的发型啦!”王婉茹狠狠地瞪了骆卓飞一样,忙不迭整了整自己的头发。

  “唉唉,别再闹了,”童同打断他们对话,“我看教授好像盯上我们天厨组了。”

  几人同时抬头看去,果然看到邓教授的目光,时不时的向他们飘来,而且停留的时间还颇长。

  王婉茹低声朝众人道:“你们别在闹了,我可听说,邓教授扣分从不手软的,你们皮紧一点!”她特意指了指骆卓飞、安承宇和保卜。

  骆卓飞摆摆手:“好啦好啦!你们说,该做哪道拿手蛋呢?”

  他的话音刚落,六个人纷纷陷入沉思。

  .

  “到底做什么呢?”

  王婉茹托腮,很是困扰的抓着头发。

  突然,听到安承宇打了个响指。

  “我们做菜脯蛋怎么样?这也是一道很能代表台湾文化的菜色。”安承宇提议。

  王婉茹惊奇地看着他,“你们在大陆,也知道菜脯蛋哦?”

  “当然啦,只不过在我们那里不叫菜脯,而是叫萝卜干。”童同不以为然,正儿八经科普道。

  安承宇边点头边说:“对,菜脯蛋在福建有,在广东潮汕那一带也有。”

  唐芸芸诧异道,“是喔?我还以为它只是一道端不上台面的家常菜呢。”

  安承宇笑了笑,“现在两岸菜色相通,而且台菜在大陆也很火热呢。”

  “就以我们老家当地来说,蚵仔煎这种东西就很盛行,虽然也是家常菜,但是大人小孩都爱吃,所以酒店里经常上。”

  “不过没人想到,台湾却也盛行蚵仔煎。关于它的起源,一说是起源于福建泉州,又一说是台南,因此,很难说这道菜是具体从哪里传到哪里的。”

  唐芸芸听他说着,眼睛也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看,一脸崇拜地道:“安承宇你好强哦,懂得那么多,真厉害,说的我都想吃了。”

  大家都把目光望向了安承宇,却谁也没发现童同神色间的变化。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