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走散,伤病痊愈

更新时间:2018-08-10 09:49:06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57

邪影速度飞快,从四周聚来,足有近六七十数之多,且在不断增加。

  瞧着,是一大片影影绰绰的黑影,涌向了武翰等人。

  “不要恋战,且战且逃。”

  初娆、傅简月、徐放纷纷急喝,各自出招。

  实力相对较弱的武翰五人,也是闲不着,奔逃时,竭尽所能的攻打邪影。

  奈何,邪影太多了,乌泱泱的像是蝗虫,即便八人要抱团抵御,也还是被冲散。

  唰唰唰。

  邪影乱闪,影剑影钩乱挥。

  初娆三人处境不妙,武翰五人的状况更是糟糕,面对邪影的袭击,是防不胜防。

  嚓嚓嚓……

  一个照面的工夫,五人均是挂了彩。

  深浅不一的伤口不够威胁性命,但如武翰一般不怕疼的人,都是痛呼出声。

  左肩有伤,他只能单手使棍,想动用狼群血之势,又是有心无力。

  仰仗龙纹棍本身的灵兵之力,他才得以棍扫得低阶邪影的影身扭曲。

  嚓。

  一个邪影从他的身后掠过,他的脖颈多了道伤口。

  幸亏是后颈,如果是前颈,他的喉咙可能会被划破,少不了血溅三步。

  “武翰,戴上寒魄冠!”扇耀金光,逼退近前的邪影,初娆赶到武翰的身旁,直接将铜金铁片按在对方的额头。

  龙牙寒魄冠是灵兵佳品,饶是不催动龙威震慑,仍会有抵御乃至灭杀邪影之能。

  武翰戴上,安危多了层保障。

  没推辞,武翰急喝道:“师姐,如果走散了,咱们在这一带最高的地方汇合!”

  关于不慎走散了后该如何汇合,他们早有过商量。

  “你不要做傻事啊!”初娆神色急变,连忙回应。

  局面混乱凶险,她没工夫去多说话,匆忙去施招,扇出的金光在地面炸成烟花迸射。

  啪。

  呼……

  细密的雪花也在飘洒,还有团团火焰爆鸣。

  有点娘气的步凌风,在此时此刻显露了狂野的一面。

  虽尚未觉醒暴风武脉,他手中挥舞的鞭索却卷起阵阵劲风,呼啸有力。

  劲风、细雪、火焰还有金光,混在一起,再加上乱闪的繁多邪影,场面乱成一锅粥。

  混杂在其中的中阶邪影,更是莫大的威胁。

  八人身不由己,难以相互照看。

  “别停,先前冲!”徐放身燃火焰,奋力向前冲闯。

  若不快些逃,一旦再有大批魔人围来,他们的活路就断了。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往这边逃。”伤口疼得武翰咬牙切齿,心中做下决断,他不与任何人商量,掉头往旁侧急逃。

  他一动,十几邪影随之而动。

  等初娆反应过来,武翰已跑远了。

  “臭小子又耍混!”初娆想去追,又止步了。

  对方一意孤行,是不想因为自身连累了大伙,她再跟去的话,岂不是让武翰就是做鬼也心有愧对。

  “逃!”

  凛声大喝,她挥出金光炸裂……

  八个人,初娆七人朝一个方向逃,武翰独自在逃往另一个方向。

  显而易见的,不断有邪影舍弃七人,而去追向武翰。

  实际上,初娆也罢,亦或是五纹武丹的步凌风也好,扶弋都瞧不上眼。

  被扶弋派出的血皮魔人,目标只有先天散人丹,顺带的杀掉其他的现世武者。

  受血皮魔人号令的众邪影,自然以杀武翰为主。

  武翰分开去跑,引走了数十个邪影。

  初娆七人压力锐减,他则遭了殃。

  邪影速度超快,他被团团围住,根本冲不出去。

  不过,武翰可没那么容易被打倒。

  他放弃施展战法,过丈长的龙纹棍如条柔韧的长蛇,在身上急剧盘绕护住要害部位,以来抵挡邪影的袭击。

  “翰爷顶死你!”

  他像只蛮牛,戴在头上的龙牙寒魄冠用作犄角,他发飙地用头冲撞。

  此招看似胡闹,却是有效。

  龙牙寒魄冠的材质特殊,天然具备威慑之力,戴在头上处于开启状态,即有抵御外邪迫害其魂魄之能。

  不被他撞中自然是好,若被撞了,低阶邪影就像纸片一样被撕碎。

  一个中邪邪影,以手中影剑不巧的斩中了寒魄冠。

  叮。

  斩击令头冠轻颤。

  轻颤微弱,但震动传递于影剑,却见影剑在先、邪影在后,被震成了泡影破散。

  被这一幕惊吓,所有邪影不敢再袭击武翰的头颅。

  嚓嚓……

  伤口不断增添,疼痛难耐,却阻止不了武翰的奔逃。

  越疼,他跑得越快。

  这时,林中阳与血皮魔人的激战之处,突有一道明黄光束冲天而起。

  光束在高空中炸开,竟勾勒出虚幻的龙形,仿若龙魂。

  龙形威凛,探首咆哮。

  嗷吟……

  龙吟高亢,如天威滚滚。

  首当其冲遭到龙吟威慑,血皮魔人的行动迟缓。

  林中阳伺机出枪,伤口重叠,在其精钢铸造般的胸口,刺出个血洞。

  凛冽龙吟扩散,方圆数里范围的低阶邪影,被一概震散,中阶邪影也被震得晕头转向。

  得此相助,武翰以及初娆七人的境况陡然好转。

  “是龙魂令!”认出空中虚影是何物,初娆的脸色连变。

  龙魂令是紧急的召集令,在现世十几年乃至上百年也不见得用一次,就算在外天,每年也难见一次。

  在外天此令一出,不论相隔几千里,驻地即会得知。

  以龙泣谷为主的三道门部分强者,会以最快的速度,向龙魂令发起之地集结。乃至在此一带猎险的散修强者,也会应号令向此赶赴。

  因是格外的大张旗鼓,非危急的要事,不得轻易使用龙魂令。

  浑元山的狂火令,幻天宫的暴风令,也是如此。

  按理说,仅是八名弟子遇险罢了,林中阳不该使用龙魂令。

  但八名弟子中有先天散人丹,就另当别论了,并且事有蹊跷,不可疏忽对待。

  是以在犹豫之后,林中阳捏碎法珠,放出龙魂令,不管邪修有什么阴谋,他都要将之掐灭……

  ……

  “好机会,撞死你!”

  仅剩的两个中阶邪影,由于龙魂令的威慑而僵住了身形,武翰见到机会,以龙牙寒魄冠冲撞,撞散了邪影。

  没了邪影的追杀,他跑得更快,冲进了乱石堆扑倒在地,猛喘了几口气后,他矮着身放缓动作继续逃离……

  时间匆匆,过了半日。

  藏身在山石旁,被蒙蒙灰光包裹着,武翰在边处理着伤口、边听着远处传来的轰鸣声。

  “一处、两处……十处。”距离远,轰响声杂乱重叠,他数不明白有多少处战斗。

  他却能肯定一件事,因为龙魂令,定有数位乃至更多修为在三十阶以上的道门强者赶来了,估计正在激战邪修。

  “打得这么激烈,看来邪修是不服叫板呢。”

  他皱着眉头,取出了地图。

  倘若道门强者来了,邪修选择了退避,那他可以躲在这里,等林中阳来找他。

  但若有更多的高阶邪修赶来对战,他必须继续逃,尽可能地远离这里才行,否则随时可能被高阶邪修逮住。

  “我现在在哪,在这?”

  手指在地图上比划,武翰犯迷糊,天色暗沉空中没太阳,他连方向也分不太清。

  “就这吧。”他凭感觉在地图上确定了所在位置,随之琢磨路线,“不能径直回驻地,得从这里绕过去才好。目前,还不是和小蛮腰师姐汇合的时候……”

  “嗯……”

  情况有点复杂,他自感脑子不够用。

  他也懒得往更复杂了想,快刀斩乱麻,“先往远了逃,然后到这片山岭等小蛮腰师姐!”

  收起地图,他蹑手蹑脚的动身。

  身有幻光隐匿,他的行走近乎悄无声息,只要不行走得过快,或额外弄出响动,附近即便有灰皮魔人和地阶邪影,也不易发现他。

  “有点疼。”行走牵动了伤口,他轻吸冷气。

  被邪影袭击出的伤口,细如一线,固然容易愈合,也抹了药膏,但伤口足有数十,静养都会疼丝丝的,何况是走路。

  亏得武翰不怕疼,“吃个幽灵蛇犁来止痛吧。”

  哐嗤哐嗤……

  没初娆在身边管着,他把蛇犁当水果吃,直到嘴巴麻木得用不了,他才停下。

  “有魔人。”提前发觉,他躲着走。

  身有隐匿幻光,令他可以避免不少无谓的争斗,走累了,他歇歇后再走。

  如此,又过了三日。

  树木低矮稀疏的林中,武翰坐在树根处歇息,只见他身上的蒙蒙辉光,缓缓褪去了。

  “要再能维持几天就好了。”

  他叹下气,倒不犯愁。

  三日以来不曾战斗,食用十颗幽灵蛇犁,偶尔服用小元丹,火虚病症以及伤势基本痊愈,肩膀洞穿箭伤也快拖疤了。

  此等自愈之能,挺不寻常,武翰猜测,八成有‘龙水’的功劳。

  伤病好了,武翰状态不赖。

  幽灵蛇犁给他带来了多方面的逐步增益,炽烈血、铁骨铮铮均有进展,尤其是神识,比以往强了近倍。

  修为更是蠢蠢欲动,只需安稳的修炼一番,就可达到十七阶。

  只是以眼下的处境,他不能肆意练功。

  “也不知小蛮腰师姐他们在哪,是否完全?”心中想着,他取出蛇犁边吃边歇息。

  他在警惕着周围,却浑然没发觉在身后,出现了一道玲珑的身影。

  “原来你在这,嘻嘻。这次,看谁还能救你。”先天毒灵赏秋蓉,满脸坏笑步步紧逼!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