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更新时间:2018-08-06 08:09:14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53

听了武翰之言,几人神色各异,相互看了看,又瞧瞧初娆的反应。

  卫奚雨心下纠结,皱了皱秀眉,她声音凝重,“武翰,你这么说是将我等置于不义的境地,为了自保而抛弃并肩作战的同伴,莫说别人笑话,连我也瞧不起自己。”

  “对。”古梦英沉然认同。

  耿飞寒点头,莫正焱正声言道:“你莫要误会,我等别无他意。”

  毫无疑问,谁都不想死。

  几人都明白幕后的那位邪修,极有可能是奔武翰而来。只要与其分开,几人应该就可以远离此场灾祸。

  现在,正是个好时机。

  但几人的心中,都过不去‘背信弃义’的槛。

  是以,纠结焦虑。

  初娆却在垂着眼眸,未吭声,不知是何态度。

  挠挠头,武翰犯难,他实在不是伶牙俐齿的人。

  绞尽脑汁想了想说辞,他烦闷的再道:“咱六个捆在一起,估计也不是那邪修的对手,邪修要杀我的话,不管我是一个人还是咱六个在一起,都活不了。所以趁现在,你们赶紧走,师姐你倒是说句话啊。”

  “他说得对。”撩起眼帘,初娆凝沉的开言了。

  “看,师姐认同。”武翰松了口气,心里又有点莫名的不是滋味。

  “这……”

  卫奚雨四人意动,如果初娆都同意和武翰分开走,他等便没纠结了。

  却见初娆轻挽蒲羽扇,扇面聚起了灰光。

  扇出,隐匿灰光如个薄薄的气泡,将四人笼罩在了其中。

  四人惊诧,不明所以。

  武翰瞪起了眼睛,惊愕的看向初娆。

  “大伙相互扶持逃到这里,已殊为不易,各位的所作所为已然仁至义尽,完全不必再共患难。到此便分道扬镳吧,后会有期。”初娆说着,走到了武翰的身旁,“走吧,别瞪眼啦。”

  “哦哦。”武翰连声应着。

  “各位后会有期。”

  告别一句后,武翰、初娆结伴快步离开了,留下神色复杂的卫奚雨四人。

  既然对方二人态度坚决,卫奚雨四人不再纠结。

  借此,四人确定了一件事,关于武翰品行不端的传言,纯属恶意中伤。

  “收敛气息,等。”

  四人不再交谈,借着隐匿幻光的遮掩,小心的等待。

  约过了半个时辰,没有任何状况出现,四人才走出幻光的笼罩,悄悄朝中城驻地回返。

  一口气赶出几十里,他们才敢松口气。

  实际上正如武翰所想,赏秋蓉的确歇息去了,并睡了大懒觉。

  等她想起先天散人丹时再次找去,发现只剩下武翰两人。

  因为瞧不上,她没兴趣去追杀卫奚雨等人。

  “众叛亲离的滋味,如何啊?”赏秋蓉笑容得意,“去,把他俩弄残,注意别弄死喽。”

  一个银皮魔人、一个中阶邪影,应声而去……

  ……

  脚步落地无声,初娆时时警惕地查探周围的动静。

  有这么一位机警的同伴在身旁,武翰理所当然的把心放在肚子里。

  快步赶路时,龙纹棍如小蛇般,倍为灵巧在手臂上、手指间爬来绕去。

  先后服用了两颗幽灵蛇犁,由于量少,武翰的状态虽远不及全盛时,但身体的难耐减轻了很多。

  得到不寻常的补养,他的精气神很好。

  “师姐,我觉得我可以再吃一个犁。”眼神飘忽地瞥着旁处,他小声道。

  “不行,再等半日。”扫视着周围,初娆随口拒绝。

  “师姐,我肠胃好还有炽烈血,多吃没关系。我感觉我再吃二十个蛇梨,就能到十七阶,神网和铁骨铮铮还会略有小成。”

  “不行!”

  “哦……”

  两人闷声赶路,过了一会儿。

  “那你吃一个吧。”

  “好!”

  武翰惊喜,连忙掏出幽灵蛇犁。

  刚剥掉皮,又被初娆阻止了,“等等。”

  “啊?”他苦了脸。

  “有邪修来了!”初娆的俏脸蓦然沉冷,回身望去。

  哒哒哒……

  沉重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武翰也惊然,连忙咬了口果子,同时龙纹棍入手,准备开打。

  “别战,跑。”初娆刚说完,没等起步去跑,即有黑影闪掠而过。

  黑影站定,堵截在二人的前方。

  “中阶邪影!”初娆脸色再变,武翰都被幽灵蛇犁的汁水呛到了。

  该邪影,明显形态稀薄,半透明状,可以隐约透过黑影之身看到后面的事物。

  移动时因为太快,轨迹是断断续续的,黑影时隐时现,快得让人难以反应,并能在空中急掠,如同飞行。

  其手中的影剑,剑刃在泛着森冷的锋芒。

  中阶邪影,方方面面要强于低阶的,尤其是魔御方面的威能。

  二十阶紫微武脉的初娆,以辟邪金光可以杀死低阶邪影,但对于中阶邪影,起不到足够的克制。

  哒哒!

  后面追来了一个魔人。

  银灰的糙皮,映着金铁的坚硬质感,更有钢筋铁骨的魁梧,这是银皮魔人。

  银皮魔人能够猎杀武脉俢者,像严巍、林皓等二十五阶的龙魂者,单打独斗的话,得费些力气才能勉强击杀一个,若不慎被袭,即会伤筋动骨。

  现在,一个银皮魔人、一个中阶邪影,前后夹击武翰二人。

  凭此魔人邪影的战力,足以将二人置于死地。

  “闭眼!”初娆冷喝,挥动寒翎火扇,扇出紫光。

  啪!

  紫光如火,在脚下炸裂。

  强烈的光芒耀开,以来迷幻魔人邪影。

  上次遇到三十个魔人挽弓堵截,事后初娆回响,自觉有应对不当之处。

  假如当时她的胆气足些,第一时间把紫光打在众魔人之间,那武翰也许就不会受伤。

  为此,她有些自责。

  吃一堑长一智,此次她先以紫光开战。

  “逃,往这边逃!”急喝着,初娆取出仅剩的三支号箭。

  银皮魔人中邪邪影一块来了,显然幕后的邪修要杀伤她二人,她意识到了危急,将三支号箭一起扔出。

  咻咻咻。

  三支号箭齐发,纷纷炸出了气机扩散。

  武翰也知事态危急,连忙跟着初娆急逃,饶是如此,他仍哐哐两口吃掉了幽灵蛇犁后,才把梨核扔掉。

  奈何,二人没什么逃脱的可能。

  初娆应对不了中邪邪影,肩膀有箭伤只能单手用棍的武翰,更对付不了银皮魔人。

  反过来,初娆的武力不足以正面对战银皮魔人。武翰状态不佳,固有带有龙牙寒魄冠,也难施展其威能,纵然掌握了狼群血之势,也有心无力去施展,他对付不了中阶邪影。

  二人结伴,完全战不了配合攻杀的魔人邪影,只能抵挡着奔逃。

  “师姐,接寒魄冠!”抬棍打中银皮魔人,武翰借力后退,摘下印在额头的铜金铁片,塞入初娆的手中。

  危急关头,没工夫去唠叨与推辞,初娆将铁片印在白净的额头,立即以神识催动。

  可惜,龙牙寒魄冠已被武翰初步炼化,初娆的神识被排斥。

  铁片勉强展为头箍的样子,震出微弱的颤鸣。

  嗡。

  颤鸣声威力有限,倒是惊退了邪影。

  “快跑……”二人仓惶逃窜。

  银皮魔人扑袭,中阶邪影乱闪,二人招架不济难免受伤。

  尤其是邪影,防不胜防。

  嚓。

  嚓嚓……

  二人的手臂、背部、腿部,不时地被影剑划中。

  影剑的剑刃拥有近乎实质的锋利,被划中,留下的是深浅不一的伤口。

  伤口是异常的刺痛,刺痛得让筋肉痉挛,头脑发晕、眼前重影。

  二人只能咬牙硬抗,宁愿被邪影所伤,也不敢被银皮魔人袭中,那轻则是血肉模糊,重则骨折筋断。

  以二人身躯的防御,承受不了银皮魔人的一击。

  嚓。

  二人不是在逃跑,是在逃命。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号箭炸开的气机,为二人带来了救援。

  “求救气机。”相隔十余里,林皓感知到了在空中扩散的气机。

  昨夜出发,他夜行数百里,碍于八方罗盘的追踪不是十分精准,他得通过蛛丝马迹继续寻找,因此浪费了些时间。

  “果然出事了!”林中阳脸色微变,即刻疾飞赶赴。

  “不行,得隐匿靠近。”

  考虑到冒然露面,可能会武翰等人直接带来杀身之祸,他落回地面,悄然奔赴。

  除了他,另有一伙武者也察觉了动静,并且离武翰二人很近。

  “有情况!”傅简月警觉,低声提醒。

  “是左边传来的气机,好像还有打斗声。”昨夜没歇息好,步凌风的眼圈发黑,出现了状况,他顿时来了精神。

  徐放在举目望去,惊疑道:“难道是武翰他们?”

  “去看看再说!”步凌风也不商量,提起衣袂,一马当先的冲去。

  赵瑞三人,立即跟着。

  傅简月、徐放稍作迟疑,也是跟上了。

  如果那边有大凶险,距离如此之近,他等已经被殃及,估计来不及逃了。若是没有,更不妨去救人。

  六人速度不慢,跑过了百余丈,看到了在逃亡的武翰、初娆。

  “两个中阶邪修!”傅简月凝重,警惕地查探周临。

  徐放皱眉,“只有两个人,其他人都死了?”

  “战况很惨烈啊。”步凌风则有小兴奋,“你之前不是挺横嘛,现在小命快玩完了吧,本少侠肝义胆,不能见死不救,事后你磕两头谢恩即可。”

  “上,去救人!”

  他先杀出,徐放等人也不落后。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