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幽灵蛇犁,兵分两路

更新时间:2018-08-06 08:07:45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33

闻言,武翰等人立即望去。

  夜色太浓,视野极差,凭肉眼只能瞧见林木的轮廓。

  正是因此,再微弱的光亮,在阴暗中也显得醒目。

  那是一株古木,树干得是五六个人才能合抱,树身已有部分腐朽,朽烂出了个大树洞。枝叶尚算茂盛,奇异的是,枝叶间有一团团微弱的光亮在时明时暗。

  光亮之微弱,除了初娆,其余五人是经提醒才留意到的。

  “是的!”听到有果子,武翰的口水快流出来了。

  “在闪光,是奇果。”

  “特殊的药果……”

  卫奚雨等人,充斥紧张焦躁无助疲乏等乱七八糟负面情感的心中,终是泛起丝丝惊喜,几人纷纷低声开言。

  “嘘……”初娆也惊喜,“悄悄靠近,可不能乐极生悲。”

  “嗯……”

  奇异的果实在前,六人把警觉提到了最高,蹑手蹑脚的靠近。

  小心无大错,没有邪修跳出来,也没发现邪修隐藏,六人到了近前。

  肉眼派不上大用场,六人以感知查看果实。

  “这果子,好丑,好像有毒。”武翰奇异之余,不禁失望,树上的果子他不仅没吃过,都没听说过。

  他向来胃口甚好,吃嘛嘛香,但树上的果子,明显一副不能吃的样子。

  莫正焱与耿飞寒,也没认出那是什么果。

  卫奚雨和古梦英,平时背了些描述资源的书籍,只觉好像在书中见过,却叫不出名字。

  “蛇盘果,学名幽灵蛇梨。微毒,弃皮少量食用,壮血益元、健骨强神……”

  初娆却是一眼认出了,并说明相关的描述。

  紫微武脉不好修,武者除了精通武脉本领之外,还要足智多谋、心思机敏、学识渊博。

  “对,是蛇盘果无疑。”卫奚雨当即恍然,兴奋地小声道:“像个小梨子,灰白表皮皱巴巴的,褶皱像小蛇盘绕,的确是。这么多,得有几百颗吧。”

  “哈,这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嘛。”古梦英笑了。

  武翰等三位男弟子,以前不晓得啥是蛇盘果,听罢初娆的描述,见卫奚雨二人惊喜的神色,均意识到撞见了好运。

  蛇盘果,又名幽灵蛇犁,是外天幽境的特产。

  说是特产,不单是因它生长于外天,也因它一旦到了现世,不论如何封存都会瞬间枯干,药效全失,很奇异。

  同时,它具有轻微的毒性。

  其毒类似蛇毒,会令食用者口舌麻痹、流口水,乃至心神不宁、惊悸、躯体抽搐等病状。

  严重者会出现幻觉,甚至中毒丧命。

  瑕不掩瑜,只要注意适量食用,幽灵蛇犁能给俢者带来多方面的裨益。

  此果比较稀缺,若拿到中城驻地售卖,一颗果子一块元石,会引来争先抢购。

  树上有几百颗幽灵蛇犁,那就是数百块元石。

  “奚雨上去摘果,我在树下接着,其他人保持警戒。”

  初娆安排,五人各自动作。

  奔波逃命,卫奚雨是身心俱疲,但偶得机遇,她现有满身的力气。

  她灵巧上树,手中长剑悄然轻挽,颗颗幽灵蛇犁随之落下,一颗不落的被初娆接到。

  稍许,除了十几颗未熟的果子,其余的全被摘下。

  “二百四十三颗!”

  六人围着一堆果子,无不欣喜,话不说多,即刻平分。

  三位男修每人四十颗,三位女修出力多,各自分得四十一颗。

  “去掉果皮再吃,果核不能吃。蛇盘果微毒,每日不能吃多,先每人最多吃一个。看看反应,武翰你有伤病,只能吃半个。”初娆叮嘱着。

  言罢,六人开吃。

  “呃……太难吃了,又酸又苦又辣。”刚咬一口,卫奚雨就吐舌头。

  初娆在捂住嘴巴,防止自己吐出果肉,眼睛都瞪大了。

  实在太难吃了,魔人都不食用,怪不得他们能找到成熟的幽灵蛇果。

  如男子般爽快的古梦英,也是满脸的难耐,果肉含在嘴里,不想吐掉又咽不下去。

  莫正焱、耿飞寒,是恶狠狠的表情。

  因为肯定幽灵蛇犁对自身大有裨益,也是贵得很,他俩伸长脖子使劲吞咽。

  咕噜。

  咽得脸红脖子粗。

  苦辣酸的汁水,刺激得喉咙跟抽筋似的。

  “哈、哈……”他俩猛喘气。

  像是把碱土辣椒面用柠檬水混在一起,实在是难以下咽。

  初娆五人瞅着手中的幽灵蛇犁,是满脸发愁,知道难吃,可没想到会这么难吃。

  哐嗤哐嗤……

  狼吞虎咽的声音。

  初娆五人闻声望去,接着,全长大了嘴巴。

  武翰模样憔悴,劲黑的武袍虽无血迹,但面皮苍白没有血色,气息虚浮,整个人没精打采的。

  然而,约拳头的幽灵蛇犁,去了皮后,被他三五口吃了下肚。

  关键的是,他舔下嘴边的汁水,吧唧下嘴,然后看着口中梨核,貌似在犹豫要不要一块吃掉。

  “好吃吗?”卫奚雨怔怔地问道。

  “还行,有点酸,可能没熟透吧。”武翰头也不抬的随口说着,意犹未尽地,嘬了下梨核的汁水。

  几人面面相觑,难道吃的不是一种果子。

  他们将信将疑地又咬一口,你娘,还是那么难吃。

  几人不由怀疑,武翰是不是味觉时常。

  “平常时,你是不是吃什么东西都没味道啊?”卫奚雨怔怔的又问。

  武翰不明所以,“没有啊,倒是吃什么都挺香,白饭馒头包子饺子馅饼。”

  说及吃的,肚子咕噜噜叫。

  初娆则咬起了贝齿,“让你只吃半个,剩下的半个在哪呢?”

  “呃?”武翰愕然。

  方才吃得太快,他把这茬给忘了。

  转转眼珠,他不以为然的谄笑道:“师姐不用担心,这点毒根本奈何不了我,就我这身子骨,香耐内猫猫,喔喔喔诶?喔地社透咋内……”

  说着说着,他口齿不清,开始流口水了。

  “中毒了!”初娆一吓,“快吞吐来!”

  “妹妹妹……”武翰连连摆手,口舌麻痹了,他还说没事。

  见初娆要动手,他转身就跑。

  “抓住他,让他吐出来!”初娆几人连忙去抓人……

  ……

  中城驻地外。

  看罢八方罗盘,林中阳的担心加重。

  “还在往远走,不会遇到事儿了吧?”

  他知晓武翰的胆子肥,说对方不知分寸他相信,但机警的初娆必然知晓轻重,不会冒然涉险。

  “不等了,去瞧瞧。”身为阁主,尽量保证弟子在历练中的安危,是他的职责。

  且他收了武翰一块天机玉,于情于理,更加不能疏忽懈怠。

  交待执事几句后,他亲自赶往。

  外天凶险,以林中阳的修为与实力,不能肆意妄为,他沿着大致的方位,尽量隐匿前去寻找武翰等人……

  ……

  在密林中过夜,一夜无事。

  早晨时分,空中阴云不散,下着蒙蒙细雨。

  “走了,继续往动走。”初娆低声招呼着其他人。

  食用了一颗幽灵蛇犁,歇息了半夜,几人的状态基本恢复了,仅是仍觉身心疲乏。

  武翰的状况也有明显的好转,肩膀的箭伤涂了药膏已结了血疤,左臂可以稍作活动。

  幽灵蛇犁缓解了火虚病症,其面容恢复了少许血色。

  预计再有三俩日,病症就会消失。

  “好嘞。”闻言,他立即起身。

  “继续走吗?”卫奚雨则有些迟疑,“待在林中,也许会安全些,林外太空旷啦。”

  耿飞寒也犹豫,语气透着焦灼,“昨夜没动静,邪修是否已经放弃?”

  歇息时也是提心吊胆,他双眼的眼白,结起了细密的红血丝。

  他很佩服武翰,昨晚对方竟睡着了,甚至睡得打呼噜。

  不知该说对方胆肥,还是没心没肺。

  并且后半夜时,武翰又偷摸吃了一颗幽灵蛇犁,初娆发现时,已经吃完了。

  对此,耿飞寒除了佩服,说不出别的。

  没武翰那么晒干了都比南瓜大的心,他不愿再逃了,只想带着幽灵蛇果尽快回返中城驻地。

  莫正焱、古梦英没开言,二人看向初娆,均有份犹豫。

  “哎……”初娆沉重叹气。

  目前情况如何,她无从准确判断,不知是否已经脱险。

  只是昨晚有种被监视的感觉,她不清楚是否为错觉。

  “倘若邪修因别的事而放弃了,当然最好,但若没有,我等停下是坐以待毙,往回走更冒险。”她凝然说服着。

  卫奚雨等人的侥幸之心,没被打消。

  毕竟,她几人多半是被连累才陷入了逃亡的境地。

  武翰不傻,看得出几人的迟疑,“武某有个办法,肯定可行。”

  “什么办法?”

  卫奚雨几人忙地问道,初娆则蹙起了秀眉。

  “一整夜没动静,那个邪修想必去睡觉了,也许会睡个大懒觉,现在还没睡醒,应该派个小喽啰在盯着咱们。”武翰认真地分析,“所以,咱兵分两路,我一路,你们五个一路。”

  初娆没吱声,卫奚雨几人皱眉。

  “肯定可行。”武翰接着说,“武某是先天散人,千古无双,邪修肯定是对我感兴趣,至于你们五个……”

  他随口说着,又很郑重与坚定,“只要趁邪修没来,我先走,你五个藏好喽,等我走远了,你们再往驻地走就成了。机会难得,错过了此次,也许再没有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