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果子是否在闪光

更新时间:2018-08-01 09:02:47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33

箭矢的力道强劲,饶是与棍影刮碰威力衰弱了些,仍是贯穿了武翰的肩膀。

  噗。

  血水迸溅。

  箭矢从身前贯入,从身后射出。

  巨大的力量,带动武翰的身躯向后踉跄。

  在身后初娆,及时扶住了他。

  在此等关头,心弦极度绷紧,初娆已没了心力去一惊一乍了。

  反应迅疾,她抬手拍在武翰肩背处的伤口,金光从箭孔伤口冲刷而过,带出了逸散黑气的血水。

  箭矢有邪毒。

  亏得初娆机敏,不然毒力在伤口扩散开,或许不会直接要了武翰的命,却定然没好事。

  “丝……”没感受到剧痛,只觉半边臂膀麻木,武翰吸着冷气。

  他单手舞棍,继续抵挡箭矢。

  只是身有火虚病症的他,状态本就虚弱,再遭创伤,实力更是大打折扣。

  龙纹棍挥舞迟缓,只只箭矢从身旁闪射而过。

  咻咻咻。

  破空声尖锐刺耳,骇人心魄。

  若非魔人射箭的准头欠缺,呼吸之间,他就会身中十几箭。

  “快跑,我来背你。”扯着手臂,初娆将武翰背在背上,随即挥扇,扇出烈火状的紫光。

  紫光落地,砰然炸裂。

  砰。

  火树银花状,紫光遮掩了六人的行踪。

  与此同时,卫奚雨施展绝学剑气初光,斩起大片的沙石碎砾。

  “起风。”古梦英猛甩鞭索。

  腾空的沙石,遇到鞭索掀动的狂风,顿时衍变成了飞砂走石大肆呼啸。

  莫正焱则是掏出一个核桃般的丸子,甩手摔在地上。

  蓬。

  丸子破碎,爆出浓烈的火焰和烟气,一同卷入了飞砂走石之中。

  就此,六人的身影被完全遮掩了。

  而受操纵的三十个魔人,没有特殊的本领,被紫光闪到了眼睛,又被飞沙火烟阻碍视线,开弓放箭随之乱了。

  不知目标在哪,魔人乱射箭矢。

  咻咻……

  待风沙平息了些,六人已经逃出了一二十丈远。

  “嘻,有趣。”六人亡命奔逃,赏秋蓉瞧得兴致勃勃。

  对方六人没敢造次,只顾逃命,她得逞,心中的暴虐随之轻了些,玩性加浓。

  如果她亲自出手,或派出几个银皮魔人和中阶邪影,六人逃不了,但她还不想立即杀掉六人。

  “追。”

  她下令,三十魔人闻声而动。

  群狮狩猎般,众魔人边追边放箭。

  “不服气?姐姐就玩到你们服气为止。”赏秋蓉不紧不慢地跟着。

  后面追杀不休,六人只能不停的奔逃。

  “师姐,放我下来,我还能跑得动。”武翰强行挣脱,双脚落地,他向前趔趄险些扑倒。

  作为爷们,他实在不愿被师姐背着逃跑。

  另外,初娆独自一人不论是攻防还是躲闪,均能得心应手,背着他去逃,却会有诸多不便。

  魔人满身怪力,射出的箭矢力量尤为强劲,距离近了,一箭能把两人射个对穿。

  为了所谓的尊严,以及对方的安危,他要自己逃。

  “犟驴!”初娆有气,且也无可奈何。

  她只能抓着对方的手臂尽量携带,见其伤口在血流不止,她忙地施法反复封禁。

  咻咻咻……

  魔人在后面疯追,箭矢错乱的射来。

  六人除了抵挡和躲避来袭的箭矢之外,能做的只有逃,向前逃。

  逃到什么时候能够脱险,六人不清楚,那位高阶邪修何时会暴下杀手,他们也不知道。

  只有逃。

  “快,再跑快些,把魔人甩掉。”

  相互催促着,六人尽可能去拉开与魔人的距离,他们能争取的或说能做的挣扎,仅仅如此。

  “咳咳……”喘息粗重,武翰不时的剧烈咳嗽。

  要没初娆帮持他,状况甚差的他,已经落在了后面。

  他此时的心情十分糟糕,倒没什么惊慌恐惧,主要是压抑憋得慌,觉得很卑微,小命竟被邪修或说被他人肆意摆弄。

  长这么大,他都头一次有此般感受。

  以往练功是出于喜好,如今性命被摆布着,他多出了对变强的强烈迫切。

  “快、快……”

  魔人速度偏慢,追赶时放箭准头不足,箭矢的数量也是有限,双方的距离得以渐渐拉开。

  当追逃了十几里,六人甩掉了魔人。

  “呼呼……”武翰头冒虚汗,喘息是拉风箱般的粗重。

  还没等六人喘匀呼吸,竟另有三十多个魔人杀来,与之前的不是一伙,却也是拿弓放箭。

  六人抓狂,可没办法。

  “逃!”

  拖着疲乏的身心,六人继续逃。

  未等甩掉这伙魔人,半路又遇一伙魔人的拦截。

  已顾不得逃跑的方向,六人只能想法设法地甩掉魔人。

  跑,不停脚的跑。

  没有救援,也没遇到其他武者。

  仿佛整个外天幽境,只剩下了他六名现世的武者,其余的都是邪修。

  如同六只绵羊,在狮狼环伺的草原之上,漫无目的的逃窜。

  跑……

  天色愈见阴暗,阴暗的夜幕再次笼罩了荒芜的大地。

  六人乏累之极,尤其是武翰,已经没力气跑了,初娆等人轮番拉扯着他,他才没掉队。

  “再坚持会儿,前面有片密林,里面的果子清脆多汁……”前面是否有密林,初娆不清楚,因她也有些迷路了,类似望梅止渴的话,她对武翰说了不下十遍。

  听第一遍时,武翰振奋了许多。

  但听多了,他更没力气了。

  “嗯……”武翰舔了下干燥苍白的嘴唇。

  莫正焱身上也有伤,战斗再加逃命,到了这会儿,他也是跑不动了,“好像甩掉了,先歇歇吧,不然累也累死了。”

  初娆、卫奚雨、古梦英查探下周围,相互看了眼后,放缓了脚步。

  六人停下,就地歇息。

  在远处的阴暗中,毒灵赏秋蓉正在观望。

  派魔人追了大半晌,看着六人绝望的奔逃,她有些玩腻了。

  “杀了?”她捏着手指,小脸泛起厉色。

  但想起初娆说的‘离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大家风范,差远喽’这句话,她顿时咬牙切齿。

  “玩,接着玩,先让尔等休整下,别死得太早。”

  赏秋蓉没去下手,斜着眼狠狠的瞪了下后,她转身离开,消失在夜色中。

  她有些累了,要去睡觉。

  少了她的捉弄,武翰等人的处境随之好转。

  六人如坐针毡地歇息了半刻钟,恢复了些力气后,再次上路。

  “怎么没动静?”迟迟没有魔人邪影来犯,卫奚雨反倒更加不安。

  英气爽练的古梦英,也被折腾得憔悴,暗有破罐子破摔的态度,“爱来不来,咱走咱的。”

  “哎……”

  莫正焱、耿飞寒叹气。

  累,武翰不想说话。

  初娆没搭话,她在拿着地图,反复与周遭的地貌进行对照,可惜夜色太浓,实在不能肯定目前所在的方位。

  “往这边走,远离中城驻地。”

  对于她的提议,武翰等人没异议,如今这种状况,他等没什么好办法可去用。

  离驻地越远,会越危险,越孤立无援。

  三道门大多数弟子,都不敢走出太远,除非像中城五杰等艺高人胆大之辈。

  但性命被疑似高阶邪修捏在手中,随时会被砍头,哪会再担心蚊子的叮咬,六人不怕再遇到其他凶险。

  往远了走,倘若运气够好,遇到了在外天猎险的强者队伍,六人就可以脱险了。

  “大伙注意恢复体力,武翰……你还用别服用小元丹了,以免再加重病症。”

  初娆走在最前,叮嘱着,弹指留下了一根软香针……

  ……

  “是香引针,他们在这里改变了方向。”从地上找到了线索,傅简月目光闪烁的看向旁侧。

  步凌风正摆弄捡到的箭矢,他想不明白,“用弓箭,是邪修还是人?”

  跟踪追赶武翰等人,双方一直没能照面,且与中城驻地渐行渐远,他有些想放弃了。

  然而事情反常,疑点增多,如果这么半途而废,他又不甘心。

  “本队人马不比武翰一伙人弱,他们敢闯,本少有何不敢?”想罢,步凌风坚定了态度。

  “走,机缘不能让他们独占。”

  步凌风六人继续跟上。

  他倒要看看,武翰等人究竟在搞什么幺蛾子……

  ……

  武翰等人没再遭到邪修的袭击,一路上异常的顺利,成功找到了一大片密林。

  “小心些,林中也许藏有邪修。”

  警惕着,六人放轻脚步,走入密林中。

  外天幽境是个奇怪的地方,所生长的林木也与现世大不一样。

  此片密林,可能存在了几百年。

  倒塌在地的朽木横七竖八,在生长的树木多是低矮而尤其粗壮,盘根错节,树叶宽大呈黑绿色,枝叶茂盛的树冠遮挡稀薄的月光,使得林中如深渊一般漆黑。

  地面上荆棘灌丛繁密,藤蔓勾结,很难走。

  泥土朽木烂叶等发酵出的腐败气味,混着温热的湿气,夹杂在空气中,让人呼吸不畅、胸口憋闷。

  “当心毒虫。”

  初娆在前带路,细心叮嘱。

  外天幽境生灵稀少,连虫子也不多,但对现世武者来讲,外天的虫子多数带毒,被咬了肯定不会舒坦。

  武翰等人不敢大意,脚步轻拿轻放,尽量隐匿着,去搜寻林木灌丛的果实等物。

  找些无毒的果实,应该不难。

  不过,初娆另有发现,“停,你们看那棵树上的果子,是否在闪光?”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