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挠人的赏秋蓉

更新时间:2018-08-01 08:57:46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45

望着武翰等人远去,赏秋蓉未去阻止。

  “真乖。”她笑意盎然。

  若非邪魅的妆容,她的笑容,会是尤为俏皮可爱。

  正如初娆的判断,六人若不管不顾地往中城驻地逃,或向道门强者的方向赶去,令她玩不下去,那她在六人逃脱之前下杀手,然后带走先天散人的尸体。

  但六人既然如此识趣,她玩心大起。

  “嘻嘻嘻……”

  笑得嚣张得意,赏秋蓉欢跃地走下荒丘。

  走出没多远,在她的一侧远处,出现道黑影。

  黑影的速度超快,仿佛是缩地成寸,几次移动,便到了她的近前。

  “扶弋老鬼,你来干嘛啊?”想着怎么收拾武翰等人才有趣,赏秋蓉乐呵呵的停下脚步,随口问道。

  扶弋,形体格外高大,身罩宽松的黑袍,看不清容貌与表情。

  扛着白布旗幡,倍为诡异。

  俯瞰姿态,其沙哑的声音透着浓烈的不满,“为何不杀,而把人放走。”

  “诶呀,急什么。”赏秋蓉满是不以为意的表情,“先玩玩嘛,先天散人丹几百上千年才有一次,直接杀了多没趣,你别管啦,姐姐办事,妥妥哒。”

  要是信她,扶弋便不来了。

  扶弋远不是赏秋蓉那般想法简单,他考虑的是大局。

  他恼然斥责,“胡闹,你一旦暴露,三道门会领兵攻入外天,老夫多年的计划会被你毁了。”

  “大惊小怪,飘渺且是奈何不了姐姐,凭他们虾兵蟹将也想撒野?姐姐想逃,没人拦得住。”赏秋蓉嗤笑,有恃无恐。至于什么计划,她不放在眼中。

  小小古风界域罢了,无关痛痒。

  呼啦。

  黑袍无风抖动,冷冽作响。

  “没你的事儿了,老夫会派血衣卫去杀。”扶弋不愿再费唇舌,阴冷开言。

  “嘿……”赏秋蓉笑意加浓。

  眼梢处的邪魅色彩如烟气扭动,她的身影豁然模样,以超快的速度凌空绕到扶弋的背后。

  右手的长指甲变为墨黑色,她狠狠在扶弋的面庞上挠一下。

  嗤嚓。

  抓挠声,如刀片快速的刮过皮革。

  一抓得手,赏秋蓉立即逃跑。

  十八阶修为的她,尚不能迅捷的凌空飞行,她小步子不大,跑得却比飞鸟还快。

  噌噌噌……

  “老东西你敢乱插手,当心姐姐的报复。”放下狠话,她逃没影了。

  扶弋强大并心有提防,没被抓伤。

  但赏秋蓉乃先天毒灵,挠人是非常疼的。

  从宽松的黑袍中,伸出皮肤惨白得如几十年不见阳光的干瘪手掌,他摸摸面庞,握紧了拳头。

  过了会儿,一个魔人来到扶弋的身后。

  该魔人,犀牛皮般的皮肤呈暗红之色,如同干涸的血迹,不是多么魁梧的躯体,却深藏着浓厚的暴虐气息。

  高阶邪修,血皮魔人。

  “盯着毒灵,情况若有变,你立即杀掉先天散人,记住,保全尸体。”扶弋沙哑阴沉的吩咐道。

  血皮魔人点头,随即尾随赏秋蓉而去……

  ……

  中城驻地外。

  为了促进弟子间的结识与互勉,此番历练,三道门是共同进行、统一指挥。

  由于历练的地点,在中城驻地周边百里范围之内,相比于自由历练,危险要少得多。

  各道门的强者,会对会严重威胁到众弟子性命的中高阶邪修,进行斩杀或驱逐,以减少意外的发生。

  龙泣谷十七阁阁主林中阳,肩负众弟子的身家性命,他不敢掉以轻心。

  同时,他也惦记着武翰等人的安危。

  巡查一番后,林中阳落回地面暂且歇脚。

  “看看你几个在哪?”他取出八方罗盘,托在手中观看。

  八方罗盘铜铁质地,盘面遍布方格,边缘刻画一圈弯曲的条纹,有几分玄秘感。

  他注入元力,盘面的方格开始上下起伏并错乱的移动。

  过了稍许,盘面静止,十个凸起的方格,亮起了颜色不一的光芒。

  林中阳扫量全盘后,目光落向微亮白光的方格。

  这是在寻踪。

  古风界域只是一重广尘天繁多的界域之一,地域小,且世界规则存在着局限。

  武者的修为,最高只能达到四九的三十六阶,图腾炫纹后期。

  境界修为称不上多么高深,导致武者的本领是有限的,也造不出神乎其神的宝物。

  比如寻踪、追踪,距离远了,就成了两眼一抹黑。

  在建设较为完善的现世会好些,在邪修称霸的外天,部分追踪器物派不上用场。

  八方罗盘,可在外天使用,追踪范围八百里,可以大概辨出方位,但需要有印记可供追寻。

  武翰的百宝囊,被林中阳种下了印记。

  尽管巡天使者交待说,不可宠溺培养,尽量把武翰视为普通弟子对待,只需在大事方面予以适当扶持即可。其余的时候,任其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但先天散人丹千古无一,龙泣谷必然会另眼相待。

  在武翰被关禁闭之时,林中阳就对其百宝囊做了手脚。

  “还在远走,修为不高,胆子倒真够肥。”

  林中阳放心不下,如果武翰等人再往远走,他会去把人带回来。

  毕竟对方几人修为最高才二十阶,不宜驻地过远,越远越易出事……

  ……

  荒丘处。

  步凌风六人,见到洞窟内场景,惊得瞪大了眼睛。

  洞窟的内外,尸体横七竖八,血水铺地,浓重的血腥味呛得人脑门生疼。

  他们跟踪魔人想一看究竟,结果跟随没多远,魔人不走了。

  无奈,他们继续径直行进,最终到了这里,没想到竟会看到这样的场面。

  “一场血战啊,呕……”

  白手帕掩着口鼻,步凌风有点反胃。

  他指向洞外的几具魔人尸体,“看这几个,都快打零碎了。”

  二十阶幻月武脉的傅简月,也是目色惊诧,略作感知,她得出了判断。

  “聚在此地的魔人至少一两百,看血迹的凝固,战斗大约发生在半个时辰以前,无残破衣物,没人死,这伙武者有剑豪、紫微,用锤的人应是未觉醒的狂火,还有一位暴风。”

  此判断,基本准确。

  二十阶狂火徐放,看罢尸体补充道:“尸体上没有枪尖刺杀的伤口,那,领头之人的兵器,应该是棍。”

  “棍?”步凌风的眼珠乱转。

  四道门十六武脉,各有善用兵器,以便于发挥武脉的特长、施展绝学本领。

  像常见的是龙魂使枪、征战挥戟、剑豪持剑、紫微摇扇等等。

  用棍者,少之又少。

  往往,是不愿杀生的武者才用棍。

  一枪扎下一个窟窿,一棍打下一个包。

  步凌风知道的在外天用棍的武者,只有武翰,且用的是灵兵木棍。

  “武翰?!”

  六人齐声诧异。

  “对,就是他们,正好六个人,武翰还有紫微剑豪暴风以及两名未觉醒的弟子。”猜测与推断吻合,步凌风肯定。

  “是人的血脚印,他们往这边跑了!”赵瑞发现了痕迹。

  “走,看看去。”

  周遭不见活着的魔人,六人无甚顾虑,沿着血脚印和血迹寻找。

  不多时,他们找到了武翰等人处理伤势的地方,看到了销毁衣物留下的残渣。

  细致查探,傅简月另有发现。

  “咦,这是……”掌心有元力绕旋,一根绣花针从泥土中飘出,悬在她的手中,“是香引针。”

  “用它缝伤口?”步凌风不认识,白痴地问道。

  傅简月则很认真,“没任何血渍残余,不是,应是故意留下,用来做路标。”

  步凌风哦了声。

  不认为武翰有这份细心,他想到了初娆,略显眉飞色舞,“是紫微姐姐。”

  看他娘里娘气的,绕是相处了十多日,狂火徐放仍受不了,好想一巴掌拍过去。

  “这个方向是回中城驻地,既然是往回逃,为何多此一举留路标?”徐放想不通。

  “那就是改变了主意,换方向了。”为了证实猜测,傅简月在周围仔细查探。

  果然,通过模糊的脚印还有气息的指示,她指向旁侧,“他们去了这个方向。”

  几人连忙看去,未看到人。

  “走,追他们。”

  步凌风走出几步,赵瑞三人跟着,傅简月与徐放则停在原地。

  “如果他们在面临巨大危机,我等去了不仅没用,还会搭进去。”傅简月言辞肃然。

  捋下鬓角的长发,步凌风转回身,无奈道:“都到这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啊。徐师兄不是说富贵险中求嘛,武翰他们血战一场后没朝驻地逃,或许找到个某种线索。”

  “是啊,也许是机遇,武翰特别,遇到的事儿也会特别。”

  “咱六人在武翰六人在后面跟着,见势不妙就逃呗。”

  “如果他们遇险了,没准咱还能救了他们。”

  赵瑞三人附和着。

  即便傅简月聪颖,也想不到有位毒灵在耍弄武翰等人,便意识到不到事态的严重,她与徐放被说动了。

  “追去可以,但一有不妥立即停止。”她事先讲明,“另外,香引针如果藏得隐秘,以本人的感知,可能会找不见,所以别报太大希望。”

  “师姐英明。”步凌风不慎捏出了兰花指。

  硬汉脾气的徐放,有点崩溃的拍额头,“我滴娘啊。”

  话不多说,六人不快不慢的追去,而武翰等人,正处于危机环伺之中。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