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火虚病症,无药可医

更新时间:2018-08-01 08:56:16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48

打完一棍狼群血,武翰顿感脱力,像泄了气的皮球。

  身躯酸痛疲累,头脑昏昏沉沉,眼前重影。

  适才他打出的攻击,乃是施展战法狼群血的势,此招爆发了身躯的力量,也动用了神识的力量。

  势,简单的可以理解为,精气神与力量的统一,从而衍变融合。

  好比烈酒遇到了火苗,冷水落入热油锅,或是一硫二硝三木炭的混合。

  在来外天历练之前,武翰对龙征战法的掌握,便触及了‘势’。

  由于种种因素,势很模糊,不足以给攻击带来多少加持。

  近段时间,他频繁战斗,有意修炼战法的势以及人兵合一。

  此次情势所迫,他逼迫自己将‘狼群血’运用到极致。结果,达到略有小成层次的人兵合一与‘势’共同作用,促成了他有生以来最强的一击。

  一棍击退百数魔人,该战绩,足够他吹嘘半年了。

  当然,若无极品大元丹的元气和灵兵本身的威能,此击的威力必然会下降不少。

  “快冲!”顾不得疲累,武翰急喝,率先冲出。

  机不可失,初娆等人哪会耽搁,紧跟着鱼贯冲出了洞窟。

  到了洞外地势开阔,不论去逃还是去战,至少可以放开手脚。

  咻。

  咻、咻……

  初娆等人做的第一件事,是发射求救号箭。

  号箭带着尖锐的哨声窜上天空,前三支莫名其妙的哑了,第四只才成功炸开。

  啪嗡。

  号箭炸成一朵天蓝光芒,同时迸发强烈的气机扩散。

  “诶呀,失误。”赏秋蓉气哼的跺脚,第四只号箭斜着窜上天,由于距离远,她没阻止得了。

  而号箭的气机,能扩散出一二十里之远,如果三道门的强者发现,必定会赶来救援。

  气归气,赏秋蓉不在意。

  若怕事大,她岂会这么大张旗鼓。

  “逃,你能逃出姐姐的手掌心吗?”她盯着武翰,笑容坏坏。

  对于初娆等人,她没兴趣多看,几人压根没有能吸引她的地方。

  仍不亲自出手,她任由武翰等人去逃命。

  “逃,这边!”

  趁众魔人混乱,武翰六人冲出了包围,经初娆的辨认,他们朝中城驻地方向急逃。

  六人最低的修为是十六阶,速度均不慢,这是逃命,修为低的武翰、莫正焱、耿飞寒是有多快跑多快,哪怕伤口撕裂,也是顾及不得。

  魔人偏于笨拙,很快被甩在了后面。

  但让六人惊疑的是,不仅魔人没追来,竟连速度超快的邪影也没来追击。

  被打怕了?

  不可能。

  如果邪修这么容易被打怕,也就不会被称为邪修了。

  六人惊疑不定,但管不了那么许多,先逃再说。

  等跑远了,六人停下回身看去,发现仍没有邪修追来。

  “山丘上,有个人影?”目力最佳的初娆,见到了毒灵赏秋蓉。

  又因距离太远,她只能模糊地看出那是个人影,辨不准男女。

  武翰几人则只能勉强看见个黑点。

  “是什么人,邪修?”破损的武袍染有大片血水,浑身热气腾腾,武翰的脸色是疲累的苍白。

  初娆眺望远方,声音凝重的猜测道,“看不清,那人……可能是召来魔人邪影围堵我等的主谋。”

  卫奚雨几人的脸色连变,刚刚放松的心弦,再度绷紧。

  “如果是,那它定然不弱,可为何没亲自动手,还让我等逃了出来?”卫奚雨疑惑。

  古梦英想不明白,莫正焱、耿飞寒同样不明所以。

  “它在朝我等挥手。”

  初娆的话,再增五人的惊疑。

  武翰疲累,有些走不动也打不动了,瞪着双眼,他恼火道:“它脑子坏了吧,要战要打要死要活它来啊,在那装神弄鬼,脑袋估计被门夹了十多次。”

  这是气话,初娆却是赞同,“有可能。”

  武翰愕然,卫奚雨等人不解。

  “它应该很强大,不难杀掉咱六个,之所以没动手,也许是在玩弄。像猫吃老鼠,先玩腻了再一口咬死吃掉,她很自负。”初娆解释。

  听了此话,卫奚雨等人不由得全看向武翰。

  先天散人丹武翰,不仅在现世十分特殊,对邪修而言,也是殊为奇特的武者。

  他们怀疑,那位邪修的目标,可能是武翰。

  相识不久,他们不想被祸及性命。

  不过,卫奚雨四人均有武者的气概,非迫不得已,定不会抛弃并肩作战的同伴。

  四人未表露出是过多了异样,立即收回了目光。

  武翰还没意识到问题出在自己身上,未多想。

  “怎么办吧师姐。”被玩弄,武翰恼火,如果初娆说只有拼了,他不会迟疑。

  士可杀、不可辱!

  注视山丘上的人影,初娆沉吟稍许。

  “如果它直接下杀手,我等应该没活路,但它要猫玩耗子,我等就有活命的机会。”初娆变得冷静,“不能往中城驻地逃,跟它玩下去!”

  卫奚雨等人闻言惊然。

  却都明白,继续往中城驻地逃,等同于催促那位不知虚实的邪修对他等暴下杀手。

  “好!”武翰应得爽快。

  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玩就玩,没什么可怕的。

  “只有这样了。”卫奚雨几人别无他法。

  初娆微微点头,郑重说道:“一点,不论到什么时候,咱六个不能窝里反,不然会死得更快。”

  “明白!”

  武翰、卫奚雨等,均郑重应道。

  “大伙处理伤口,继续历练,”初娆说着,背在身后的右手轻弹手指,一枚绣花针射入了地面的土壤上。

  此绣花针,名叫香引针,会散发极淡而顽固的香气。

  初娆心思缜密,在来外天历练之前,曾设想可能遇到的情况,特备下了香引针。现以香引针做下标记,如果有人来救援,或许可以借此顺藤摸瓜找到他等。

  不管有用与否,聊胜于无。

  “武翰,你还好?”到了这会儿,初娆才留心打量对方的状况。

  这一看,她秀眉蹙起。

  六人中,初娆未多与魔人近身厮杀,她伤势最轻,简单处理即可。

  武翰的伤势最重,外伤未伤到筋骨,但状态甚差。

  其面色苍白,身上的皮肤也没血色,触感湿热。全身的毛孔各个像针眼,清晰可见,并且血管干瘪,成了一条条的凹槽。修为气息虚浮紊乱,有点似病入膏肓了。

  “还行啊,只是有点累。”包扎着伤口,武翰不以为然。

  卫奚雨几人在相互帮忙治疗伤势,看了看他,听他这么说,便没去在意。

  之前狂暴地乱棍猛攻,不累才怪,还能跑出这么慢,不得不说对方很有毅力。

  初娆却没大意,仔细查看武翰的状态后,神情的凝重加浓,“不是疲累,这应该是火虚病症。”

  “火虚病症?”武翰挠头。

  欲修狂火武脉的莫正焱,比较了解此症,“很像,刚才你是否服用了烈血珠?”

  “是啊,有五六颗,差点噎住。”武翰神色默然的点头。

  “那就是了。”初娆暗下叹气。

  她有些心疼对方。

  火虚病症是伤也是病,尚未觉醒武脉的俢者,多是因过度修炼‘炽烈血’引发,出现乏力燥热虚汗贫血脱水等症状。

  武翰服下五六颗烈血珠,对略有小成的炽烈血而言,是成倍的超量。他又爆发的激战,更是过度发挥自身的力量,尤其是最后一击。如此二合一,促成了严重的病灶。

  此症若在现世,不难治愈,几次药浴再休养几日就会痊愈。

  且以武翰的状况,痊愈后修为等还会大进。

  但在外天,特别是眼下的处境,是无药可医。

  六人所带的疗伤乃至吊命用的丹药,主要是用于金创伤和解毒,与武翰是药不对症,乱用只会加重病症。

  再如小元丹的元气,对现在的他非但起不了滋养做样,更会火上加油。

  对症的药,各驻地才会有。

  “不是大病,养几天就好了。”清楚了病情,武翰反是放松了。

  “你啊!”初娆不免心焦。

  她仔细叮嘱道:“伤痊愈之前,你不要修炼,不要再服小元丹,不能劳累。否则,轻则修为跌落,重则武丹崩溃。”

  后果会这么严重,武翰神色一凛,连连点头,“嗯,记住了。”

  “外天属阴虚,幽元气应该能起缓解之用,注意歇息,会好转的。”卫奚雨关心的宽慰一句。

  初娆则再次看向远处的荒丘,在洞窟内的汲元珠存有少许幽元气,如果取出来,会对武翰有帮助。

  奈何众魔人仍在,她等回去是送死。

  “对了。”灵机闪过,初娆想到了个主意,“水果,不,是药果,或许可以治此症。”

  外天幽境内生长的树木植株,所结的果实,虽不一定会蕴含幽元气,却会富含外天的气息。

  甚至,部分药果是弥足珍贵的资源。

  “不妨试试。”卫奚雨恍然点头,她赞同。

  性命受到严重的威胁,几人都是十分焦躁,没心思去管其他。

  不过,现在不能回中城驻地。

  接下来,是走一步看一步,反正是乱转,不妨去寻找药果。

  武翰恢复了战力,也有助于众人活命。

  “可以。”

  古梦英、莫正焱、耿飞寒均是赞同,武翰自然没异议。

  待处理完伤势,在地图上确认了地点,他们即刻动身前往。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