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狼群血,暴军乱野猎邪魔

更新时间:2018-08-01 08:54:50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40

洞窟内的战况惨烈,荒丘上的赏秋蓉,瞧得兴致勃勃。

  “冲啊,吃掉他们!”

  她吆喝着,魔人邪影像打了鸡血一样,更加疯狂,完全不知死为何物。

  幸亏洞口坚固,不然会被撑破了。

  嗷……

  “杀!”

  洞内外血水飞溅。

  渐渐的,赏秋蓉的兴致减少了。

  “这都冲不出来,先天散人丹也不怎么样嘛,扫兴。”

  古时出现一位南宫飞羽,而此颗先天散人丹与先天飘渺有关,赏秋蓉重视以待。

  但就她当前所见,此先天散人的表现,没什么可取之处,不好玩儿。

  “赶紧死吧,姐姐带你的尸体向扶弋老不死的交差。”她抱起手臂,踮着小脚观看。

  洞窟内,污血和尸体遍地。

  六人被堵住了,进不得、退不得。

  洞口处不宽阔,六人两侧的魔人较少,前和后的魔人,却是多如潮水,不断冲击着随时会将六人淹没。

  “杀,快杀!”惊声急喝,卫奚雨已经顶不住了。

  长剑闪光,招招索命,但元力消耗过快,她已有乏力之感。

  而扑来的魔人太多了,她杀死两个,扑来三个,杀死四个扑来五个……杀不出路,没有空隙可钻。

  她脚下踩着的尸体,横七竖八叠罗了两层。

  “滚!”卫奚雨怒震元力,震荡开的元力如一面大盾向前撞去。

  轰!

  撞响轰鸣,前面的魔人被撞得倒退。

  奈何前面的魔人众多,洞口内外的魔人上百之多,更在相互拥挤着,像道城墙。

  剑豪武脉俢者在前期,不擅长大开大阖的攻击,尤其是女剑豪在更快更灵巧之余,力量更显不足。二十阶修为的卫奚雨,能将前面众魔人撞得一两步,已是在玩命的爆发武丹的力量。

  轰……

  倒退的众魔人,转眼回涌。

  这时,一个邪影逮住机会,从卫奚雨的面前急闪掠过。

  嗤。

  黑影弯钩,划中了卫奚雨的右眼。

  觉醒武脉之后,武者开始修炼炫纹,卫奚雨虽未炼出炫纹,倒有元光护体,低阶邪影的袭击不易伤到她。

  但眼目是要害尾部,眼睛的剧痛直袭脑仁,她不禁痛叫一声,本能地慌忙遮掩面目。

  她的攻杀停滞,魔人就此扑上。

  亏得耿飞寒及时出手,砍翻了扑咬卫奚雨的魔人。

  却也是无济于事。

  耿飞寒的近战本领,是六人中除了初娆之外最弱的一位,根本抵挡不了众魔人的狂扑。

  “完了!”莫正焱心中悲呼,前面一旦失守,六人将会全军覆灭。

  在最后的古梦英又没法补到前面,卫奚雨都是顶不住了,不论是他还是初娆、武翰,更是不够看。若是他们一起上,则会腹背受敌,离死会更近。

  莫正焱稍一分神,肩膀就被魔人抓到了。

  血肉被撕破,鲜血淋淋。

  霍地,急喝声响起,“退后!我来开路!师姐策应我!”

  是武翰。

  吞下大把小元丹和烈血珠的武翰,放弃左侧的魔人,两步冲到了最前。

  他横棍向后,龙纹棍的两端拦住卫奚雨、耿飞寒,将二人推到身后。

  旋即,他双手抡起龙纹棍,横扫众魔人。

  砰轰!

  棍扫一大片,扑来的众魔人被他打得停顿。

  武翰对自己的定位,始终是主攻,第一主攻。在结队历练之初,他就想与初娆说此事,仅是自知修为低实力弱,有卫奚雨和古梦英在,主攻怎么也轮不到他。

  此刻情况危如累卵,他是不上也得上。

  狼群血,暴军乱野猎邪魔。

  龙纹棍抡起,即是狂风暴雨。

  砰砰砰……

  乱棍乱扫,不求毙敌,只欲将众魔人轰退。

  武翰的离开,令初娆的左侧失守,但他堪堪挡住了前面,缓解了危机的降临。

  有所振作的卫奚雨,立即补在初娆的左侧。

  “武二驴子,尽情撒野吧!”初娆未上前,反是拉着耿飞寒退后些。

  在参加巡天使者布下的考验时,她先后得了五颗极品大元丹,给了武翰一颗,送回家中两颗。

  剩余两颗,她留着未舍得用。

  一是她不急于提升修为,武丹只是四纹,绝学掌握不足,资质与境界欠缺,修为不易提升,以极品大元丹推动,会让修为虚浮,今后易遇瓶颈。

  二是,为了以备不时之需。

  极品大元丹虽不是疗伤丹药,关键时刻却能救命。

  比如此刻——

  取出极品大元丹,她服下一颗,另一颗握在手中。

  丹药入口即化,化为极为精纯的元气,散布四肢百骸,同样分散在全身的武丹,随之得到补养,精气神大为振作。

  “金光乍现。”她朝洞顶扇出金光。

  金光撞在洞顶,烟花状炸开,下雨般洒落,乱飞的邪影纷纷躲避。

  初娆翻转寒翎火扇,朝前扇动。

  呼。

  寒风散发白光,吹拂前面的众魔人。

  白光封禁。

  众魔人的肤表结起冰霜,前扑之势戛然迟缓。

  得到策应,武翰趁机狂攻。

  “狼群血、狼群血。”他咬牙切齿,乱棍越打越急。

  棍影交错,笼罩十余个魔人。

  遭到打击,前面的魔人不得前扑,后面的魔人被挡住了,洞外的魔人则在发疯冲向洞内。

  要想活命,就得将他们打退,以让六人冲出洞窟。

  “太慢了,还得快!”武翰撒了野。

  不理会其他,他只顾施展狼群血,一而再地将龙纹棍抡扫得更快。

  快快快!

  一息十棍。

  一息十一棍。

  一息十二棍。

  嗷呜……

  棍影成片,撕扯空气带起的风声,宛如狼嚎呜咽。

  “快快快!”

  一棍快过一棍,棍影重叠。

  服下肚子的小元丹,散作着元力补充体力的急剧消耗。

  全身的血液在奔涌,再融入烈血珠的炙热,几乎要沸腾了。

  冒然一次服下五颗烈血珠,这是很危险的,对炽烈血的修炼非但无益,反会有害,闹不好会有性命危险。

  但在此刻,滚烫的血液能给他带来更多的力量,有助于体力的恢复。

  “还不够快!”从毛孔溢出的汗水是细密的血珠,武翰双手的虎口震裂了,他仿若未觉,只顾轮扫龙纹棍。

  他的血,染进了棍身鳞纹间。

  砰砰砰……

  数百棍下去,最前面的十余魔人已然被他打死了。

  武翰不罢手,龙纹棍抡扫不休。

  一人一棍,他在洞口后挡住了过百魔人。

  一夫当关!

  当打出一息十七棍的速度,他感到力竭了,强烈的窒息感,让他的呼吸严重不畅。

  “武翰,回头张嘴!”

  初娆的清喝贯耳,武翰不去想是为了什么,纯粹是出于信任。

  在他回头之际,由蓝光包裹的极品大元丹飞入了口中。

  丹药化开的瞬间,身躯重复充沛的力量感。

  吧嗒下嘴,略作停顿,他以战法狼群血再攻。

  “快,再快!”

  狂攻的态势,比之方才有过之无不及。

  一息十八棍。

  十九棍。

  二十棍!

  当攻杀速度达到一息二十棍时,武翰恍然觉得,周围的所有全变慢了。

  魔人、邪影的动作放缓了,连各种吵杂声,也在拉着长音。

  手中的龙纹棍,血脉相连的感觉清晰,仿若可以随心思随意的控制。

  “呼……”

  吐着气,武翰不清楚这是什么状态。

  他不去想,继续攻。

  龙纹棍抡起,弯曲的棍身变长了,带起道道残影。

  砰。

  砰砰砰。

  霎那间,棍影翻卷着倾泄。

  狂风暴雨的棍影下,众魔人踉跄倒退。

  刚刚,初娆在策应武翰,以金光应对掠向对方的邪影。

  这会儿,不用她策应了。

  只见掠向武翰的邪影,陷入了泛滥的棍影中,如同疾风中轻飘飘的柳絮身不由己,虚幻的影身被棍影扯拽扭曲,稍弱些的邪影都是破散了。

  无元力无辟邪本领的武翰,竟能棍杀邪影!

  “狼群血的势,还有略有小成的人兵合一!”在此等关头,初娆是不由得分神去多看几眼。

  “是势!”

  卫奚雨也是认出。

  势,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是一种超凡脱俗的境界。

  几人快忘了正处惊险之中,望向武翰的目光,迟迟收不回来。

  蓦然停下了急攻,武翰缓慢收棍。

  随着他的动作,纷杂的棍影敛入棍身。

  武翰双眉紧皱,双目死死地锁定身前的魔人,精气神力凝聚一统。

  举棍,不快不慢。

  “狼群血,暴军乱野猎邪魔。”自语声罢,扫棍。

  棍动,二十数染血的棍影重重叠叠,瞧着,像个血色大扫帚。

  破空声,完全不是正常的声调。

  嗷!

  铛!

  龙纹长棍扫中在前的十余魔人,洞口跟着震颤。

  这一瞬,时间仿佛停顿。

  只见,劲风般的势气,在众魔人之间冲刷。

  下一瞬——

  轰!

  被棍扫中的魔人,暴退出了洞口。

  后面的魔人被冲撞,顿起连锁反应,过百的魔人踉跄后退了丈许。

  在最后的魔人,甚至后退不稳摔倒了,沿着斜坡,咕噜噜的滚下。

  洞口的三个魔人,没有被龙纹棍直接打倒,却被生生的震散。

  不是被龙牙寒魄冠所杀,是遭狼群血的势气震杀。

  轰……

  轰鸣回响,久久不绝。

  此击的威力,远远不是十六阶武者所能施展的。

  仅一棍,就攻破了众魔人的封堵。

  站在荒丘上的赏秋蓉,微起了大眼睛,弯起了嘴角,“这才像样嘛,嘻嘻,有趣啦。”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