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想活命,只有杀出去

更新时间:2018-07-31 17:57:51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03

十里范围内的魔人邪影,在向一处集结,做不到无声无息。

  几队武者察觉了异常,反应不一。

  一队青壮武者共有五人,其修为均在二十五阶以上。

  “不对劲。”任队长的龙魂俢者,年近三十,常来外天猎险,经验丰富,“邪影先行,魔人落后,这像是集结的迹象,有事要发生。”

  另几位俢者,也是见多识广。

  云岚女修凝声言道:“银皮魔人和中阶邪影,没有号令邪修的本领,这若是号令集结,那么九成是高阶邪修,或是修罗鬼青,如果是的话……”

  血皮魔人刀枪不入,高阶邪影近乎无影,能杀人于无形。

  凭本队的实力,根本对抗不了。

  是血皮魔人还好,他们有可能逃掉,若是高阶邪影,必定死伤惨重乃至全队覆灭。

  二十阶以上的修罗或鬼青,格外难缠,也足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撤!”

  无任何犹豫,五人立即朝中城驻地撤回……

  步凌风等人,同样察觉了异常。

  “奇怪了,魔人不会是瞎了吧。”路遇一伙魔人,正准备迎战的步凌风,疑惑了捋了下鬓角长发。

  赵瑞等人,同样纳闷。

  现世的武者遇到了魔人邪影,出于某种原因可能会避而不战,但魔人若见到现世的活人,肯定是会扑上去的。

  偏偏,这次没有,此伙魔人竟没搭理他们。

  “难道小爷的煞气重,魔人不敢惹小爷?”步凌风臭美地想着。

  同队的幻月女修傅简月,二十阶修为,有一定见识。

  “不是,魔人在被某个事物吸引,在朝那里赶去,并且很重要,所以没停下来袭击我等。”傅简月沿着魔人行进方向看去,未发现更多的线索。

  步凌风神色大动,“某个事物,很重要?”

  初生牛犊不怕虎,适合形容他当今的心态。

  家境富裕,步凌风从小到大顺风顺水,没遇到什么挫折,部分事宜,其父早给他安排好了。比如入幻天宫修行,修暴风武脉,以及到外天历练。

  即使是这段时间的历练,他也没遇到险事。

  “走,尾随他们,看看这些魔人到底要做什么?”步凌风十分好奇。

  傅简月则是迟疑,“情况难料,还是不去为好。”

  “没那么严重,”步凌风有些不以为意,好奇心驱使,若不去瞧瞧他心痒难耐,“悄悄跟着,有师姐和徐师兄在,见势不妙,咱们溜走总来得及吧。”

  二十阶狂火武脉的徐放,体魄人高马大。

  修狂火武脉的人,或多或少会有份炽烈的狂气,罕会轻易退缩。

  “富贵险中求,情况反常,或许会藏有机遇。”徐放自恃武力,有意前往。

  傅简月的顾虑不浅,如果只是出于交情来帮忙的,她不会应同,但她属于受雇的身份,又听徐放那么说,她勉强同意,“跟着可以,但必须慎重,发现不妥,立即撤退。”

  “师姐圣明。”步凌风笑了。

  以他马首是瞻的赵瑞三人,自然不反对。

  “注意隐匿。”

  六人蹑手蹑脚地,跟随在魔人之后……

  ……

  荒丘处——

  附近的魔人与邪影,已经集结而来。

  站在荒丘上的赏秋蓉,玩性大发,挥着小手低声指挥着,“站好队,乱叫的不要,放轻脚步悄悄的进入。”

  她的话,魔人邪影言听计从。

  脚掌轻拿轻放,混着邪影的魔人拍着队伍,缓缓走进了洞窟。

  十个、三十个、五十个……

  赏秋蓉要用魔人把洞窟填满,让武翰等人好好的体会下绝望。

  不过,她低估了武翰等人。

  秀眉微蹙,修炼中的初娆缓缓睁开双眸。

  “有声音。”神网感知敏锐的她,隐约的听见了踩压沙砾的声响。

  初娆当即警觉,轻轻喊醒了其他人。

  “嘘……”她以眼神示意洞外。

  武翰、卫奚雨等点头,以示了解,洞外有情况,不知是人还是邪修。

  未言语,六人向洞外挪去。

  “是魔人,好多魔人,还有邪影!”看清情况,初娆脸色大变。

  另五人的心戛然猛沉,顿时慌了。

  “这分明是个废弃的巢穴,怎么会这样啊。”卫奚雨的声音都变了。

  在此时此刻,要说最镇静的,当属武翰。

  “管不了那么多了,咱在洞内,没处逃没处躲,想活命,只有杀出去!”他说着,龙纹棍已经入手。

  听他之言直接抓住了问题的关键,初娆随之冷静些,“武翰言之在理,事态紧迫,立刻马上杀出去。”

  “汲元珠呢?”耿飞寒忙地问道。

  “情况不明,先杀出去再说,如果没死,找机会再回来取。”古梦英摘下腰间的鞭索,便朝洞外走去。

  “梦英。”初娆拉住了她,凛声安排道:“越是这时候越不能慌!梦莹垫后,奚雨在前开路,耿飞寒跟随,武翰你和莫正焱在我左右,走!”

  她说得清楚,武翰等人均是会意。

  “走。”

  六人大致站成一纵,立即向前冲去。

  刚过早前布下的隐匿幻光,他们与魔人照面了。

  初娆最先最先出招,一抹迷幻紫光在魔人间绽开。

  紧接着,寒翎火扇又扇出一缕缕的白光。

  白光寒冷,错落洒下,打中魔人即铺漫开来。

  被白光包裹的魔人,像是冻住了,结起冰霜,行动骤然变得迟缓。

  紫微系绝学五色幻光,蓝光防护,灰光隐匿,白光封禁,金光辟邪、紫光迷幻。

  随即出招的,是在前开路的卫奚雨,“风丛乱刃!”

  长剑如蛇信般急剧抖动,剑影绰绰,剑身的锋芒激增。

  卫奚雨抖腕前斩——

  锵锵锵。

  数十道锋锐的剑光,一斩而出。

  各道剑光似拖着尾巴的灿金流星,相互错乱地纠缠翻飞,汇成一道剑流向前冲射。

  锵!

  剑流所过,污血飙飞,冲出数丈远,斩退十余魔人,杀出了一条血路。

  这么施展‘风丛乱刃’,卫奚雨是第一次。

  面临性命危机,潜力被激发,此招的威力比往次强了许多。

  “杀!”

  六人暴动,向外冲杀。

  众魔人与邪影见到了目标,更是疯了似的涌上。

  半个洞窟,挤了六七十位魔人,快塞满了,呜嗷嗷的似要炸锅。

  听到激烈的声响,在荒丘上的赏秋蓉面泛兴奋之色。

  既然已经开打,就无需再小心翼翼。

  “冲,全都冲进去,将他们堵死在里面。”

  听她号令,在洞外排队的魔人邪影,朝洞窟内疯涌而入。

  洞窟内,暴乱不堪。

  在前开路的卫奚雨,压力最大,剑光闪烁,急剧明灭。

  但扑来的魔人太多,杀不胜杀,若不袭中头颅、脖颈等要害,魔人即便斩断了手臂、划破了肚肠,也照样扑过来手撕口咬。

  锵。

  阴暗中亮起的剑光,照亮了卫奚雨冷厉的面容。

  一剑封喉,斩破了魔人的脖颈,从伤口喷出的污血,溅在白衣的衣襟。

  溅向面容的污血,则被皮肤的元光隔开了。

  没工夫理会血迹,卫奚雨左手施展战法撼地熊,拍击身侧。

  嗡砰。

  元力波纹如盾,猛震开来,震退了扑来的三个魔人。

  右手风丛乱刃,长剑吞吐锋芒,狭芒三闪,三个魔人眉心处的头颅近乎同时被斩破,当场殒命。

  卫奚雨剑法犀利迅疾,近乎招招毙命。

  但魔人实在太多,她应付不及,剑豪武脉俢者并不很适合当急先锋。

  这边她刚杀掉三个魔人,就有另一只魔人抓向她的脖颈。

  惊险关头,重刀劈来。

  铛锵。

  面目中刀,魔人被劈腿。

  出刀支援的,是耿飞寒。

  他欲修妖星武脉,箭术高超,擅长远攻,可在此等近身激战中,弓箭失去了作用。且他的力量不强,以武兵钢刀重劈,也难一击毙杀魔人。

  此刻他能做的是不成为负担,没法给卫奚雨提供多少的助力。

  六人向外冲杀,陷入诸多魔人邪影的围攻之中,在前的卫奚雨压力巨大,垫后的古梦英也频遇危机。

  魔人邪影从后面扑上,古梦英做不到逐个击杀,只能鞭卷狂风,一遍遍的击退。

  轰、轰……

  魔人前仆后继、张牙舞爪,被鞭索扫退,转眼又扑上,被扫退又扑上,没完没了。

  居中的初娆,也是忙得焦头烂额。

  如同天女散花,她手中的寒翎火扇,挥出片片黄金叶飘洒激扬,奈何邪影众多还混在魔人之间,她委实应对不及。

  哪怕金光叶片混入古梦英卷起的狂风,衍变成秋风扫落叶的场面,仍不能阻止上下左右乱飞的邪影杀向六人。

  武翰、莫正焱的境况,同样危急。

  两人在两侧,一用棍一用锤,周遭拥挤,招数施展不开,唯有跃起来轮砸,把魔人砸到在地。

  砰砰……

  从洞底到洞口距离不远,不足十丈。

  六人向外的浴血冲杀,却是举步维艰,在不经意间,都添了伤势。

  背部的三条抓痕,武翰都不知是何时中的招。

  “杀!”

  面对尸骨无存的性命威胁,六人已经是拼命了。

  竭尽所能地攻杀,六人飞檐走壁地冲闯,终是冲到了洞口处。

  可洞口的内外,被乌泱泱的魔人邪影堵住了,几乎是水泄不通。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