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误会引发的血案

更新时间:2018-07-26 09:57:18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20

外天幽境和古风界域,二者的地貌基本相似。

  但由于外天荒芜,地貌与现世多少存在着一定的差异。

  此处,是片荒丘。

  天色如现世遍布阴云的黄昏,昏黄的日光从缝隙间透射出,渲染着鱼鳞状的阴云。

  在此天色下,荒丘更显荒凉。

  尤其是荒丘上的一处洞窟,洞口阴晦、洞内阴森,不知里面藏伏着什么。

  武翰等人,在蹑手蹑脚的靠近。

  经历十多天的磨合,六人之间已有一定的默契,无需言语商谈,眼神与手势的交流便能表达简单的意思。

  初娆微微点头,据她探知,洞内没有明显的响动,应是空的。

  古梦英、卫奚雨会意,率先走入,武翰等人警惕着身后,倒退地跟上。

  洞内阴暗干燥,气味难闻,很空旷,沙石落地的声响清晰可辨。

  六人警惕十足,没出现意外的到了洞底。

  “没有邪影隐藏,安全。”初娆低声开言。

  倘若洞内藏着她发现不了的高阶邪影,那她六人连逃的机会也没有,也就不需去顾虑了。

  初娆走到狭窄处,挥出灰蒙蒙幻光封住洞口。

  她的话,令武翰等人放松了。

  揉着肩膀,卫奚雨转圈打量,低声说着,“魔人的气味很淡,这里应该闲置很久了,幽元气倒是浓郁,大家把汲元珠摘下藏在这里,估计用不上二十天就能蓄满了。”

  “好嘞。”

  六人仔细探查洞内的情况,并把汲元珠藏在缝隙等处。

  没有额外发现,六人聚到了一起。

  初娆取出地图瞧了瞧,小声道:“这里距离中城驻地超过了两百里,已经很远了,我等不宜再远走。先在洞内休整一天,然后在附近转转,等汲元珠蓄满了,我等就回驻地,到时看情况再决定是否再出来。”

  他等六人,各自只有一颗汲元珠,蓄满了得回驻地才能更换。

  “嗯,就这么办。”卫奚雨赞同。

  武翰等人,也没异议。

  无更多的话可说,六人就地修炼。

  近十来日,纵然没有经历大战,但小战频频,不时有担惊受怕,六人谁都没歇息好。

  劳逸结合,此刻修炼,明显可以感觉到修为的进展。

  嗡。

  桂圆大的先天散人丹,在双手间滴溜溜的自转。

  丹丸不仅在从双手吸取元气,也在丝丝地,吸取游离在空气中的幽元气。

  丹丸的转动不比往常快速,转动时又明显比往常平稳。

  修为在点滴积累,趋近于十七阶。

  武翰在修炼,缠在小臂的龙纹棍,则在自顾自的游动。

  从左小臂游到右小臂,再游爬回来,如此反复。

  此为他近来修炼人兵合一的成果。

  在赶路时,他除了会运用神识探查周围,以此修炼神网之外,他还会修炼人兵合一。

  道门八极中的人兵合一,不像铁骨铮铮、炽烈血等,需要使用相应的资源来补养。它的修炼,只需件兵器辅助,也没什么丹药,能助益它的提升。

  人兵合一,更注重日以继夜的投入。

  比如睡觉时也抱着兵器,吃喝拉撒时,兵器也不离身。

  武翰在赶路时,会以初学乍练的人兵合一,引动龙纹棍如同小蛇在手臂上蜿蜒,在手指间穿梭,以来增加契合,这正是修炼人兵合一。

  他拥有件灵兵,便是拥有超强的人兵合一天赋。

  长此以往,无需他刻意控制,仅受武丹的引动,龙纹棍便自行游动。

  得武丹气息的熏染,龙纹棍在被渐渐炼化着。

  嗡……

  武翰沉入在修炼之中,未发觉左腕的清心红绳,隐隐有异样。

  清心红绳是红黑两色,其中的黑绳,在微微发亮。

  黑绳是第五萱萱的发丝炼化而成,对先天毒灵具备天然的感应。

  而先天毒灵赏秋蓉,正站在荒丘之上。

  “嘻嘻嘻……”少女容貌,却是蛇蝎美人的模样,赏秋蓉自顾自的坏笑。

  “先天散人丹,你死定了。”她指向脚下,小脸的笑意狠辣。

  其实以她十八阶修为,不论是目力还是感知,都不足以透过荒丘的阻隔,看到洞内的武翰。

  她在装模作样。

  换做是正常的武者,要杀某个人,八成会瞧准机会即下杀手。

  但赏秋蓉不正常,不能用正常人的想法去衡量她的心思。

  不到十七岁的她,玩心甚大,如果轻而易举的直接杀了先天散人丹武翰,她会觉得无趣。

  她要慢慢玩。

  “诶呦。”她偏头看向远处。

  在远处的荒丘间,有一队六名武者在隐匿行进。

  六人是四男两女,看服饰,均是三道门的弟子,四位男弟子有二十阶修为,另两位女子是十九阶的紫微。

  见此,赏秋蓉来了兴致。

  “一伙又一伙,先天散人丹来外天撒野,竟有这么多人暗中保护,哼。”

  她误会了。

  近来出现在武翰等人附近的队伍,有部分队伍只是偶然途径,剩下的多是义武联盟的人,或是与义武联盟有关的武者,目的是为了对付武翰。

  赏秋蓉哪里知道什么义武联盟,更不知武翰的私人恩怨。

  她误会了,完全弄反了。

  “高修为的武者,姐姐姑且对付不了,就先玩玩你们这几个小喽啰。”

  狠辣自语,赏秋蓉扭扭哒哒的走下了荒丘……

  ……

  六名道门弟子,有紫微、龙魂、征战、狂火、妖星、暴风,实力不弱。

  但心知外天的凶险,六人不敢大意,小心翼翼的行进着。

  “那里有残骸,过去看看。”为首的翟江,当先走去。

  残骸是散乱的骨头渣子,显然是被消魔烈酒销毁的魔人尸体所剩下的。

  六人相互看了看,面色凝重。

  “不一定是武翰他们,无需理会。”翟江说着,打量另五人的神色。

  五人的神色,均浮现了一抹放松。

  实际上,他们的本意,是不想在外天去对付武翰的。

  外天凶险,历练时去节外生枝,那是拿自己的小命去开玩笑,且六人与武翰没半点仇怨。

  但义武联盟在三道门三代弟子中存在已久,暗受万寿庄把持,而六人的家世,或多或少与万寿庄脱不开关系。

  有的时候,他们是身不由己,比如这次。

  不想费力去追踪武翰,便不去认真。

  “就算是,也没痕迹可追啊。”

  “嗯,走吧。”

  态度一致,继续行进。

  可刚转身,就看见在不远处,一截倒地的枯木上,翘腿坐着位少女。

  六人惊吓不轻。

  因那位少女何时出现在哪里,他们毫无察觉。

  更可怕的是,少女的衣着装扮,举止气质,一看就不是好人。

  是邪修。

  真正的邪修!

  六人的心,咯噔一声。

  翟江强自镇定,凝然问道,“敢问姑娘是何许人也?”

  另几人偷偷准备着,在最后的一位紫微,偷偷地取出求救号箭背手藏在身后。

  而坐在枯木上的少女,不是别人,正是毒灵赏秋蓉。

  她晃着小脚,优哉而嚣张。

  “不应该问姐姐是谁,要问姐姐要做什么。”她笑意浅浅的说道。

  若不看她的人,仅听声音,会以为是邻家的清纯少女。

  翟江缓缓眯起双目,凝声再问,“敢问姑娘要做什么?”

  另五人的心弦绷到极致,只要对方有任何异动,他们就会立即出招。

  听到问话,赏秋蓉的笑意加浓,欢快的说道:“姐姐啊,是来杀你们哒!”

  此时不出招,更待何时!

  翟江六人就要暴起攻杀、发号箭求救。

  然而!

  六人惊恐的发现,身体动不了了。

  武丹、元力死水般不听调用,全身麻痹,手指都动不了,连话也说不出。

  号箭就在手中,偏偏无力去激发。

  “而且已经杀完啦。”说出后半句,赏秋蓉笑嘻嘻的站起来,转身离开,挥小手告别,“后会无期喽。”

  墨黑的裙衣,雪白的肤色,那背影娇小玲珑,她却作出尤其狠毒之事。

  就见,翟江六人惊恐得瞪圆双眼,右手不听使唤地抬起,缓缓的,掐向自己的脖颈。

  右手不断地加力——

  噗。

  咔嚓。

  六人掐破了各自的喉咙,血水涌冒,接着,捏碎了自己的脖颈。

  听接连的闷响,死去的六人摔倒在地。皮肤浮现乌黑之色,血肉迅速干瘪,不多时,成了六具焦炭,被风一吹,破散为黑灰散尽,最终剩下了衣物鞋靴、百宝囊等物。

  杀了六名道门弟子,赏秋蓉不在意,没特别的反应。

  对她来讲,只是小事。

  她杀现世的人,和现世的人杀外天的魔人,她没觉得有何不同,杀了就杀了呗。

  一路如在后花园散步,赏秋蓉重回之前的荒丘之上。

  “咳咳。”她清清嗓子,深吸一口气。

  两根手指塞入小嘴,她运气使劲地吹口哨。

  “嘘……”

  口哨声奇怪,动听而十分低微,人耳难以听见,却能扩散出近十里之遥。

  十里范围内的魔人邪影,听闻口哨声,纷纷循声看去。

  在被召唤,它们开始向荒丘集结。

  不考虑某些因素,十八阶修为的八纹先天毒灵赏秋蓉,能够很轻松地杀掉武翰六人,就如杀掉翟江六人一样。

  但,赏秋蓉不打算那么做。

  玩心十足的她,不怕把事闹大,至于结果,她也是不在乎。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