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其实翰爷是主攻

更新时间:2018-07-26 09:55:50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23

外天幽境是邪修的天下,对于外来的武者而言,危机四伏。

  不论是自由历练还是猎险,都是尤其危险的。

  若遇邪修,要么藏匿、逃跑,要么战。

  此刻,武翰等人遇到了二十余个魔人与邪影。

  “没有银皮魔人和中阶邪影,未发现我等,偷袭,速战速决。”初娆简要说明探知的情况。

  “闭眼!”

  她最先出招。

  武翰五人闭目转头之后,初娆手中的寒翎火扇,泛起微弱火焰的般的紫光。

  她挥扇,射出一缕紫光。

  紫光落入众魔人之中,像是烟花绽开。

  啪。

  绽开的紫光不刺目,可被照耀到,魔人与邪影等先是骚乱,随后大乱。

  他们部分像是被强光耀得爆盲,分不清东南西北,有的如同走走路就疯了,攻击身旁的魔人。

  仅有五六个魔人与邪影,未表现出明显的异样。

  紫微二十阶绝学五色幻光,共有五种本领,其中以金光辟邪、紫光迷幻最为著名。

  凭初娆的修为以及对五色幻光的掌握,原本不足以一招迷幻十几个魔人邪影。

  但她握有灵兵寒翎火扇,得以一举抢得战斗的先机。

  “本修先上。”

  古梦英是典型的巾帼不让须眉,一声低喝,她已如猎豹窜出去。

  十九阶修为,她尚未修暴风绝学,但速度依然是超快,散出的元力一遇空气就掀起了狂风。

  鞭索在手,古梦英势同驰骋的猎豹,从魔人群一冲而过。

  呜嗷……

  两个魔人被鞭索抽翻在地,狂风吞没了被冲成两半的魔人群。

  众魔人与邪影更乱了。

  “到我啦。”

  卫奚雨身似燕雀灵巧,足尖几次点地,她便闯入了魔人群。

  手指抹过狭长的银灰剑身,剑身嗡嗡颤鸣。

  她拧身旋剑,剑锋划过一圈。

  “剑气初光!”

  锵。

  薄薄的剑光,似匹练旋开,激闪而过。

  当即,十余个魔人邪影被斩中,两个魔人被直接削掉了脑袋,四个邪影被一斩为八。

  只是剑豪武脉不善辟邪,四个邪影稍加僵住后,剑伤重新弥合了。

  “上!”

  武翰、莫正焱紧跟着冲上。

  手挽弓箭的耿飞寒,则与初娆并肩垫后。

  初娆在以金光和幽莲黛叶对付邪影,耿飞寒双目犀利,锁定一个魔人即挽弓爆射。

  咻砰。

  箭矢射入眼眶,魔人仰倒就此毙命。

  战斗一开始,便是格外激烈,六个各展所学,奋力厮杀,武翰亦在猛攻。

  “行山虎、撼地熊……”

  战斗时,武翰心无旁骛,全神贯注。

  不为战斗而战斗,他视其为练功。

  龙征战法的虎狼熊鸟蛟,他或交替施展或单一不断运用,尽可能地去连贯圆润地打出。

  翼蛇鸟,翱天戏水残影踪,此式不单单是躲闪的身法,也可以借辗转腾挪将其融入于攻杀。

  用以承转、借力打力,从而以柔化刚,令攻势连绵不绝。

  当然,战法最重要的是——势!

  武翰已经踏足战法势的层次,他要通过战斗,继续将‘势’熬炼得清晰、猛烈。

  同时,他也在炼道门八极。

  道门八极的修炼,正常要按相应的招法一板一眼的进行。

  不过,八极是强化武者的身与魂,招法只为一条标准途径,战斗等则可以让身魂在此途径上越走越快。

  熟能生巧,用进废退。

  不仅是战法、八极,武脉绝学也是一样,通过反复的施展,在压力下寻找突破,方可不断的进步。

  心神集中,神网感知自然而然的极力运用着,武翰又在借由施展战法,来体会手中龙纹棍的变化,增进血脉相连感,由此修炼人兵合一。

  此些说着复杂,做起来其实仅一件事,那就是战斗。

  凭借感知的分辨,他从两位魔人扑袭的空隙侧翻钻过,再重棍劈砸。

  嗷砰。

  魔人后脑中棍,蓬的跪在地上。

  然而,此魔人的肉身比石块还要坚固,力量奇大,竟顶着龙纹棍在站起身。

  “狼群血!”武翰想也不想,乱棍抡砸。

  砰砰砰……

  棍影错落,群狼暴乱之态,分不清个数。

  在站起身的魔人,像是频频下沉的木桩,再度跪倒在地。

  另一个扑来的魔人也在乱棍笼罩之下,被三棍击退。

  乱棍不停。

  砰砰……

  三五十棍砸下,铁板也能砸变形。

  跪地的魔人也是扛不住,死了。

  “四十一二棍,还是生疏,如果人兵合一略有小成,刚才至少出六十棍。”武翰心中思忖着。

  刚刚施展狼群血时,他隐隐有些驾驭不了龙纹棍,棍身承受的力量过盛,欲脱手而出。

  倘若他能较好的驾驭,尽量运用好每分力量,出棍的速度必然更快,力道也会更强。

  “嗯?”神网感知身后有异,武翰转棍后刺。

  砰。

  从身后扑来的魔人,被刺中腹部,武翰借力避闪。

  正当他准备回身袭杀时,豁然发现一个魔人向他撞来。

  武翰有些猝不防及,急忙避让、甩臂抡棍。

  砰。

  打翻魔人,武翰却见该魔人的头颅有破碎,已经死了。

  他连忙看向一侧,“打得真猛。”

  在他一侧的,是手持百炼破冰锤的莫正焱,虽无元力,其身却散发着热浪,吹得衣袍与黑发怒扬。

  同样是施展龙征战法,莫正焱攻势狂猛,不管不顾肆意打砸之态,钢锤抡砸横扫千军,传出了骨骼破碎的咔嚓声响。

  叮铛哐嚓……

  态势吓人。

  狂火武脉是十六武脉中较易修行,又难修行的一道。

  容易在不像剑豪紫微等那般精妙,难在一个‘狂’字。

  ‘狂躁暴烈’的火,才有大杀伤。

  尚未觉醒武脉的莫正焱,自然不知火道真谛,战斗时狂猛,倒有几分狂火的气概。

  有这么一位战斗起来不要命的同伴,应算件好事,武翰却是心感郁闷。

  “又来了,这个没死。”

  一个魔人被莫正焱暴捶扫退,踉跄地朝他扑撞而来,武翰不得不从激战中抽身去对付。

  状况超出预判,他应对得左支右绌。

  武翰清楚莫正焱不是有意为之,可两人距离近,若不善配合,必定相互妨碍。

  对方战得太狂猛,不管旁人的情况,为了不出差错,武翰只好配合对方。

  对方狂攻乱打,他在旁边策应。

  “其实翰爷是主攻。”武翰郁闷。

  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他对自身的定位,都是主攻杀的武者,在队伍作战时负责第一主攻。

  一个队伍可以有多位主攻,但必须有主有次才能尽量发挥战力,不然相互掣肘,实力必然大打折扣。

  这会儿,不得不策应莫正焱,放不开手脚,他挺别扭。

  “只要我的实力明显强于他,主次就分明了。”想到此点,武翰的郁闷变成了斗志,“咱俩都是十六阶,看我先超越你!”

  战圈中,杀伤泛滥。

  砰铛。

  咻。

  锵。

  鞭索卷带狂风,剑光闪烁,金光飞叶、寒芒流矢……

  随着五个邪影被杀掉,战斗的激烈直降,灰皮魔人固然凶恶,却构不成足够的威胁。

  很快,激战结束了。

  “先检查有无受伤,然后立即打扫战场处理尸体,注意屏住呼吸,倒药水时务必小心。”初娆凛声安排着。

  战斗声响不小,会引来附近的邪修,要尽快离开这里。

  此战抢到了先机,打得顺利,六人均未受伤。

  六人不耽搁,即刻取出药水去销毁魔人的尸体。

  药水名叫消魔烈酒,具有很强腐蚀力,固然是为了处理魔人尸体而特制,但活人若被迸溅到,轻则脱层皮,重则血肉坏死。

  嗤。

  一滴酸气刺鼻的水滴落下,魔人的尸体就燃起了微弱的灰白火焰,纸人般飞快瓦解。

  散发的稀薄烟气,有股腐烂的臭味。

  普通的魔人尸体,无任何价值,以消魔烈酒销毁后,除了骨头渣什么都剩不下。

  六人没多观看,立即离开。

  “这伙魔人的巢穴也许就在附近,是否找找看?”莫正焱随口提议道。

  魔人是外天幽境的土著,选择的居身之地,往往幽元气浓郁,甚至会有特别的矿物等等。

  大部分猎险的武者,就是通过邪修的巢穴来获取资源。

  “现在还不是时候,再等等。”初娆心有顾虑。

  她顾虑的不是邪修,是人。

  外天幽境是无法之地,是杀人的好地方。

  初娆担心,古翌等人乃至林皓,也许会借历练的机会报复武翰。

  所以目前最重要的,是隐匿行踪,不能被某些人盯上,步凌风等人也要甩掉。

  初娆的顾虑是对的。

  早把狠话放出去的古翌,自不会轻易是放过武翰。

  武翰等人前脚离开中城驻地,数队义武联盟的人也跟着出城了。

  至于林皓,他把武翰视为了眼中钉,对方得意,他就难耐。

  并且,阁主林中阳叮嘱他,多照看点武翰,能帮持时尽量相助。

  林皓满口答应,作为五师兄,他一定会尽力‘照看’小师弟。

  而除了他们,毒灵赏秋蓉也盯上了武翰,只是对方离中城区还不够远,她不宜下手……

  外天的白昼,像现世遍布阴云的黄昏,夜晚时,阴晦如渊底。

  时光消逝,过去了十余日。

  经历了多番激战的武翰等人,终于找到了一处邪修的巢穴。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