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真正的历练开始了

更新时间:2018-07-26 09:51:46 作者:六尺相 字数:3127

“啊?”武翰愕然的张大了嘴巴。

  不是说人怕出名猪怕壮嘛,对方怎么还把他往壮猪一面推。

  初娆的嗓门清亮,成功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唰。

  众人的目光,纷纷落向武翰的身上。

  上下打量、左右观察,像是在查看一件珍宝,或说是在审视一个怪物。

  “对,我就是武翰。武翰的武,武翰的翰。”武翰仰头挺胸大步走,任人观看。

  参加魔御考验那会儿,他因先天散人丹出了名,故而引人注目。

  那时,他很不适应。

  终究是年少不够成熟、缺少阅历,在过多人面前讲话,也会紧张一二。

  好在,他在渐渐习惯着。

  并且随着一件件事情的经历,纵然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心境却在变化着。

  比如近十日的赶路,他便有明显的改变。

  最初几日,他是个纯粹的新人,像个累赘。

  在数千弟子惊险急逃之后,他的实力虽尚不能独挡一面,却至少不再是拖油瓶。

  后几日的数场战斗,他不再是看热闹的,可以出战对付邪修,不能说帮了大忙,倒让严巍等人省了些力气。

  假如再次面临惊险的急逃,他必然会镇定许多。

  这,正是历练。

  激烈的战斗或残酷的逃亡,也能促进修为与实力的提升。

  在昨日,武翰的修为升至了十六阶。

  心境的改变,令他可以较为坦然地面对众人的关注,尽管仍有点发毛。

  “不知我有没有眼屎……”他擦了下眼角。

  众人的关注打量,不单是用肉眼,更以神识探查。

  无形的神识扫来扫去,得出种种结论。

  “十五六阶的修为。”

  “这才多久,修为升得太快了!”

  “武丹气息探不到。”

  “他有阻隔神识的器物。”

  “灵兵……”

  议论声有大有小,纷杂不一,惊叹声不在少数。

  若非铁片样子的龙牙寒魄冠,能够阻碍神识对武翰的深入窥探,不然,他会没什么秘密可言。

  “师姐,干嘛把我供出去。”武翰小声疑问。

  在武翰身旁的是初娆,免不得也被打量,她无甚别扭,举止不减从容。

  目不斜视,她小声回应,“师姐我会害你吗,你的名已经传开了,没必要再藏着掖着,得学会因势利导,现在你显得底气越足,别人想动你越得掂量掂量,信师姐的没错。”

  人情世故尔虞我诈方面,武翰不太懂,“哦。”

  实际上,在他筑成先天散人丹那晚,第五萱萱便找骆远征谈论了他的事儿。

  谈论的内容,便有是否该对‘先天散人丹’严格保密。

  得出的结果是不需要,因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且关键不在于保密与否,而在于武翰本人。但在他弱小时,必须要为其解决某些后顾之忧,如家眷方面。

  对此,武翰不知情,也不去想那么复杂。

  他信任初娆,对方说要底气充足,他便微微扬起了下巴,大步行走。

  很快,非议围观的众人中传出了非议声。

  有的是质疑先天散人丹的真伪,认为是龙泣谷搞的噱头。

  有的没看出他哪特别,有几件宝物罢了,不认为他在将来会有成就。

  有的则在说道关于武翰的谣言,打人抢丹、残害同门,说得有鼻子有眼,有理有据的,评价他品行不端。

  听到骂咧咧的谈论声,武翰的鼻子快气歪了。

  他又不敢大声嚷嚷,“道听途说,以讹传讹。”

  “哎……”初娆悠悠叹息,“谣言似是而非,本来挺寻常的一件事,但被特意宣扬,就变了味,变成了某些人的工具。有时候,人是最可怕的。谣言对你而言,也是一种历练。”

  “哼哼。”解释不清楚,武翰闷声忍着。

  所幸围来的众人仅是想瞧个稀奇,未给他更大的麻烦。

  随同队伍,武翰等人到了龙泣谷的辖地,位于驻地正东城区的龙胜园。

  在大城小镇设立武馆,龙泣谷的弟子,不仅仅是谷内的四万数,而是古往今来难以计数。

  入谷修行的弟子,为记名弟子、入室弟子,衣食住行皆由龙泣谷提供,还有月例丹药可以领取。

  在武馆修行的弟子,只是龙泣谷的普通门生,是要交学金的。

  二者没有太大不同,修为不超过二十五阶,均为三代辈分,二十五阶出师,三十阶升为二代弟子。

  二者倒有一些差别,记名弟子相当于兵,必要时,需为道门效力。

  此次,在武馆修行的龙泣谷门生也来了,近有万人,现正在龙盛园休整。

  算上武翰等众弟子,辖地里有一万两千余位青年男女,凑到一起颇为热闹。

  “到了这就安全了,各位,几位好友在严某,严某先走了。”拱手告辞,严巍大步走开了。

  他有固定的队伍,接下来他一队人会单独历练。

  徐盛周广私交甚好,两人此次来到中城驻地,准备找一个历练队伍。

  通过近十日的接触,他俩想继续与武翰和初娆结伴,但心有顾虑没开口,打声招呼,他俩也离开了。

  武初二人站在原地,没急着去做什么,

  龙胜园是休整、疗伤、补充物资之所,建设简单,无甚观览的景致,瞧着众弟子来来往往,又别有一番感触。

  “这些弟子中,你有熟人吗?”轻摇蒲羽扇,颇为悠闲,武翰随口问道。

  武翰摇摇头,“应该一个没有,我家所在的淸武镇,离中城远着呢,在那修行的弟子没多少厉害的,很少来外天历练。我哥不咋喜欢练武,两年前就跟着我爹跑商了,更不会来了。”

  除了谷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