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真正的历练开始了

更新时间:2018-07-26 09:51:46 作者:六尺相 字数:3127

“啊?”武翰愕然的张大了嘴巴。

  不是说人怕出名猪怕壮嘛,对方怎么还把他往壮猪一面推。

  初娆的嗓门清亮,成功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唰。

  众人的目光,纷纷落向武翰的身上。

  上下打量、左右观察,像是在查看一件珍宝,或说是在审视一个怪物。

  “对,我就是武翰。武翰的武,武翰的翰。”武翰仰头挺胸大步走,任人观看。

  参加魔御考验那会儿,他因先天散人丹出了名,故而引人注目。

  那时,他很不适应。

  终究是年少不够成熟、缺少阅历,在过多人面前讲话,也会紧张一二。

  好在,他在渐渐习惯着。

  并且随着一件件事情的经历,纵然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心境却在变化着。

  比如近十日的赶路,他便有明显的改变。

  最初几日,他是个纯粹的新人,像个累赘。

  在数千弟子惊险急逃之后,他的实力虽尚不能独挡一面,却至少不再是拖油瓶。

  后几日的数场战斗,他不再是看热闹的,可以出战对付邪修,不能说帮了大忙,倒让严巍等人省了些力气。

  假如再次面临惊险的急逃,他必然会镇定许多。

  这,正是历练。

  激烈的战斗或残酷的逃亡,也能促进修为与实力的提升。

  在昨日,武翰的修为升至了十六阶。

  心境的改变,令他可以较为坦然地面对众人的关注,尽管仍有点发毛。

  “不知我有没有眼屎……”他擦了下眼角。

  众人的关注打量,不单是用肉眼,更以神识探查。

  无形的神识扫来扫去,得出种种结论。

  “十五六阶的修为。”

  “这才多久,修为升得太快了!”

  “武丹气息探不到。”

  “他有阻隔神识的器物。”

  “灵兵……”

  议论声有大有小,纷杂不一,惊叹声不在少数。

  若非铁片样子的龙牙寒魄冠,能够阻碍神识对武翰的深入窥探,不然,他会没什么秘密可言。

  “师姐,干嘛把我供出去。”武翰小声疑问。

  在武翰身旁的是初娆,免不得也被打量,她无甚别扭,举止不减从容。

  目不斜视,她小声回应,“师姐我会害你吗,你的名已经传开了,没必要再藏着掖着,得学会因势利导,现在你显得底气越足,别人想动你越得掂量掂量,信师姐的没错。”

  人情世故尔虞我诈方面,武翰不太懂,“哦。”

  实际上,在他筑成先天散人丹那晚,第五萱萱便找骆远征谈论了他的事儿。

  谈论的内容,便有是否该对‘先天散人丹’严格保密。

  得出的结果是不需要,因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且关键不在于保密与否,而在于武翰本人。但在他弱小时,必须要为其解决某些后顾之忧,如家眷方面。

  对此,武翰不知情,也不去想那么复杂。

  他信任初娆,对方说要底气充足,他便微微扬起了下巴,大步行走。

  很快,非议围观的众人中传出了非议声。

  有的是质疑先天散人丹的真伪,认为是龙泣谷搞的噱头。

  有的没看出他哪特别,有几件宝物罢了,不认为他在将来会有成就。

  有的则在说道关于武翰的谣言,打人抢丹、残害同门,说得有鼻子有眼,有理有据的,评价他品行不端。

  听到骂咧咧的谈论声,武翰的鼻子快气歪了。

  他又不敢大声嚷嚷,“道听途说,以讹传讹。”

  “哎……”初娆悠悠叹息,“谣言似是而非,本来挺寻常的一件事,但被特意宣扬,就变了味,变成了某些人的工具。有时候,人是最可怕的。谣言对你而言,也是一种历练。”

  “哼哼。”解释不清楚,武翰闷声忍着。

  所幸围来的众人仅是想瞧个稀奇,未给他更大的麻烦。

  随同队伍,武翰等人到了龙泣谷的辖地,位于驻地正东城区的龙胜园。

  在大城小镇设立武馆,龙泣谷的弟子,不仅仅是谷内的四万数,而是古往今来难以计数。

  入谷修行的弟子,为记名弟子、入室弟子,衣食住行皆由龙泣谷提供,还有月例丹药可以领取。

  在武馆修行的弟子,只是龙泣谷的普通门生,是要交学金的。

  二者没有太大不同,修为不超过二十五阶,均为三代辈分,二十五阶出师,三十阶升为二代弟子。

  二者倒有一些差别,记名弟子相当于兵,必要时,需为道门效力。

  此次,在武馆修行的龙泣谷门生也来了,近有万人,现正在龙盛园休整。

  算上武翰等众弟子,辖地里有一万两千余位青年男女,凑到一起颇为热闹。

  “到了这就安全了,各位,几位好友在严某,严某先走了。”拱手告辞,严巍大步走开了。

  他有固定的队伍,接下来他一队人会单独历练。

  徐盛周广私交甚好,两人此次来到中城驻地,准备找一个历练队伍。

  通过近十日的接触,他俩想继续与武翰和初娆结伴,但心有顾虑没开口,打声招呼,他俩也离开了。

  武初二人站在原地,没急着去做什么,

  龙胜园是休整、疗伤、补充物资之所,建设简单,无甚观览的景致,瞧着众弟子来来往往,又别有一番感触。

  “这些弟子中,你有熟人吗?”轻摇蒲羽扇,颇为悠闲,武翰随口问道。

  武翰摇摇头,“应该一个没有,我家所在的淸武镇,离中城远着呢,在那修行的弟子没多少厉害的,很少来外天历练。我哥不咋喜欢练武,两年前就跟着我爹跑商了,更不会来了。”

  除了谷内的弟子,初娆也见着熟人。

  “诶诶,你看,那位是中城五杰的冷丰羽。”在聚堆的众弟子见到一人,她连忙示意。

  在前面的开阔处,百数位弟子聚堆相谈甚欢。

  龙泣谷有名气的弟子,如商丽莲、邱野等人以及林皓,都凑到了那里问候闲聊。

  那里聚集的,俨然都是龙泣谷道门出类拔萃的三代弟子。

  在未来,他们多将是古风界域修龙泣一脉的知名强者,说不准哪一位便是十年后龙泣谷的掌门人。

  “冷丰羽,哪个是啊?”武翰来了兴趣,连忙看去。

  对于外界的消息,他可谓是孤陋寡闻,但他知晓中城五杰中的冷丰羽。

  中城五杰,是五位名气响当当的青年武者,一支队伍。

  古风界域有一个人为排定的武榜,叫做武青榜。是针对三十岁以下的青年武者,通过评估其武丹资质、修炼速度、战绩表现等,来确定是否入榜,以及榜位的高低。

  修为至少十八阶,武丹最低五纹才有资格入榜,榜位只有百位,半年一更新。

  中原五杰,平均二十三四的年岁,却都入榜了。

  其中的队长龙魂者冷丰羽,更是高居榜首,他的二十五阶修为不高,却有六纹的龙魂武丹。

  可以说,他算得上古风界域青年代的第一人。

  冷丰羽不单是资质卓越,在外天历练的战绩也十分显著。

  不说杀了多少邪修,便是被中原五杰搭救过的弟子,没有百位也有数十。

  可想而知,名气非常之大。

  顺着初娆了告知,武翰看到了冷丰羽。

  “真是仪表堂堂,风度翩翩。”他只觉得,同样是二十五阶龙魂者,林皓与冷丰羽的差距真不是一点半点。

  冷丰羽似有所感应,侧首看过来,看了稍许,又收回了目光。

  “中原五杰的其他人呢?”武翰好奇问着,“听说中原五杰,是龙魂、狂火、妖星,紫微、云岚?”

  一支队伍实力的强弱,不在于人多,重要的在于配合。

  初娆微微点头,“中原五杰很齐心,没听说再招纳别人。”

  “哦。”戳着手,武翰有点急切,“师姐,咱也赶紧找队伍吧。”

  “赶了十一天的路,你不休整一下啊。”初娆毫无急色。

  “不累啊,这些天晚上我歇息得很好啊。”武翰身心无疲累,拍拍胸脯,状态好得很,“咱已经是晚到了,再耽搁就找不着人了,快点快点……”

  在他的催促下,两人离开龙胜园,直奔驻地的中城区。

  在阁主与执事的带领下,随同众弟子从龙泣谷驻地赶到中城驻地,已完成了历练的一大步。

  接下来,众弟子可以选择从中城驻地回返现世,像部分受伤的弟子,已经被送回。也可以选择待在驻地不出,驻地还是很安全的,或是继续历练。

  继续历练分两种,一是统一行事。

  与之前相似,是众弟子在阁主等人的指挥与监管下,在驻地之外沿着定好的路线,适当迎战邪修。

  好处是安危相对有保证,比较适合修为低、缺少生死厮杀的经验的弟子。

  第二种,是单独历练,或叫自由历练。

  是弟子独自一人,或与好友结伴或与人结队,去驻地之外自主行动。

  像有固定队伍的严巍,以及林皓等实力强劲的弟子,或是中城五杰,都是去自由历练。

  他们的历练,更似是猎险,除了磨练自身的本领,也想探索外天幽境,获取资源乃至传承。

  这么做,才是真正的历练,非常危险。

  尤其是走远了,不能指望道门前辈及时救援,若是离驻地过远,可能死了也没人知道。

  整个外天幽境,能被龙泣谷等势力稍加把控的,只有四个驻地的周边。

  其他区域,凶险而充斥未知。

  武翰不是安份的主,跃跃欲试,准备自由历练。

  不过在此之前,他要找个队伍。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