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中城驻地,古风名人

更新时间:2018-07-20 09:40:00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40

发现武翰冲了出去,吓坏了初娆。

  近几天来,她让对方跟紧她,战斗时不要往上冲。

  毕竟外天凶险,意外可能随时会发生,武翰修为尚浅,经验不足,尚且不能独挡一面。

  之前的几战,对方老老实实的没乱参战,结果在如今最凶险的时候,对方跟脱缰了一样的冲了出去。

  “你给我回来!”初娆惊急。

  你要是死了,老娘得把寒翎火扇还给第五萱萱。

  她抓狂,又是没招,总不能去把武翰拽回来,她只有设法进行策应与支援。

  严巍三人都在激战,也没工夫去管武翰。

  “杀!”

  武翰发飙了。

  身如游蛇翼鸟、猎豹猛虎,他在六七个魔人之间左冲右突。

  手中龙纹棍,上演着龙尾猛虎、群狼暴熊,力量肆意爆发,翻卷抡砸。

  重棍劈杀在头颅,魔人的脖颈不堪重负地折断。

  棍身横扫,扫中腿弯,另一魔人跪倒在地,旋即后脑中棍向前扑倒。

  此魔人的实力较强,头骨未碎,他还能站起来,不料后脑又中两棍,就此一命呜呼。

  另一个已扑到近前,武翰抬腿侧踹。

  踹中魔人腹部借力后退,他转身施展战法狼群血,乱棍抡砸第四个魔人,劈头盖脸将其击倒。

  这时,一个邪影杀向他,被初娆挥出的金光烧成灰烬。

  武翰仿若未觉,从第五个魔人的手下矮身钻过,同时下扫龙纹棍,绊倒了魔人……

  铛。

  砰砰砰。

  丁啷哐啷……

  棍影错落,暴乱拼杀。

  不到十息工夫,六个魔人被打翻了,五死一昏。

  周围数丈范围的混乱,因此平静了不少。

  战斗短暂,武翰却有脱力感,全身筋肉肿胀元光流溢,比修炼一整天还要劳累。

  “小心!”

  初娆豁然惊声提醒,寒翎火扇挥出金光袭去。

  但,邪影最难缠之处是速度太快,来去难见踪影。

  初娆的本领虽擅长辟邪,但金光打空了,那邪影已然挥影剑斩向武翰的头颅。

  武翰来不及躲,也来不及挡。

  影剑斩下。

  唰。

  却见,邪影莫名的僵住了。

  它是一道黑影,挥剑形的黑影,斩在武翰的耳侧。

  维持着此个动作,它静止了。

  下一瞬,印在武翰额头的铜金铁片绽放毫光,自行变化成了龙牙寒魄冠。

  嗡。

  颤声微鸣。

  静止的黑影结起了冰霜,随即,散成霜粉洒落消散。

  嗡鸣声传开数尺远,另一个掠向武翰的邪影,也是同样的下场,先结冰霜后消散于无。

  “嗯?”武翰才反应过来。

  他不禁有些后怕,邪影的厉害他领教过,手臂被划破了皮肉,他竟疼得吸冷气。

  而他若被低阶邪影斩中头颅,固然不至于被斩首,但耳朵没准会被削掉,那会有多疼。

  后怕过后,武翰猛感头晕。

  如同两天不睡觉头脑疲累,闭上眼睛的那种眩晕感。

  “是神识消耗过猛……”

  武翰清楚原因,灵兵龙牙寒魄冠不是以元力催动,而是以神识。

  他的神网修炼是初学乍练,虽有神识却是孱弱,正常情况不足以催动灵兵。

  由于人兵合一的契应,龙牙寒魄冠应激以他的神识,释放‘龙威’震慑,震散邪影,造成了神识的消耗。

  神识,可以理解为魂魄或说元神的力量,等同于魂力。

  魂力消耗,他因此头晕。

  武翰使劲摇摇头,头脑清醒了些。

  “龙牙寒魄冠这么厉害,翰爷还何惧之有。”他凶狠一笑,继续攻杀魔人,乃至用头撞向邪影。

  此次,他不再是拖油瓶。

  十五阶修为的他,纵然实力有限,但他的参战,明显地减少了严巍四人的压力,五人可以继续移动了。

  “二队已不需支援,快,向前跑,快!”严巍不敢恋战,击退银皮魔人,率先向前冲杀。

  武翰四人立即跟上,击退或击杀来袭的魔人邪影,尽快的向前逃。

  后面,是越来越多的邪修。

  不仅是他五人,其他弟子也是有多快、逃多快。

  哒哒哒……

  武者与邪修在追、逃、战,堪称是万马奔腾的景象。

  各阁的阁主、执事混在其中,或在激战高阶邪修,或在救援遇险的弟子。

  饶是如此,弟子的死伤仍然不可避免。若被执事与高阶邪修的激战殃及,非死即伤,被邪影袭击一旦丧失反抗之力,会被魔人撕碎、吃掉,有时,想去救也是来不及。

  当急逃的弟子与邪修分开,相互间拉开了间隙,执事等人才得以大放杀招。

  十七阁阁主林中阳,带着一位缺条手臂的弟子飞到空中。

  双眉怒皱,俯瞰在成群在地上追杀众弟子的邪修,他右手虚抓,手中聚成一杆明黄长枪。

  抖腕、掷出。

  嗖。

  枪似流星射落。

  在枪身之外,明黄光芒勾勒出一只三根指爪怒张的巨爪。

  龙魂武脉三十阶绝学——龙爪。

  枪射落,形如巨龙踏爪。

  嘣咔。

  轰!

  长枪射在地面,地表裂出沟痕。

  被巨爪踩踏,十余丈的地表龟裂,范围内的魔人与邪影分崩离析,一概毙命。

  如此这般,阁主、执事阻杀邪修,众弟子急行冲闯。

  历时半日,终是甩掉了邪修,度过了此场危机……

  ……

  中城驻地一带,黑绿密林间。

  人影异常高大,似真似幻,罩着宽松的黑袍,扛着一杆白布旗幡。

  说他是人,却是鬼气森森。

  “你在作甚?”他开口,男子声音阴沉沙哑。

  闻言,在林间缓步走动的少女,脚步停滞。

  她十七八岁的样子,娇小身姿,雪白肌肤,一身墨黑的纱裙,给人一种异样的美感。

  鬼神雕刻的精致五官,本该清纯可爱,她却装扮得极为邪魅。

  黑红青混淆的色彩,抹在眼梢、双唇、眉心。

  瞧着,是水中毒蛇一般的鲜艳。

  她不是旁人,正是先天毒灵赏秋蓉。

  隐有心虚的瞥瞥眼眸,其小巧的嘴巴,弯起嚣张的笑意。

  “姐姐抓几只蝎子,难道要向你请示,扶弋老鬼,你管得太宽了。”转过身,赏秋蓉摊开了小手。

  白嫩的小手中,托着一只鲜红色的大蝎子。

  蝎子乖巧,在手心和小臂上爬来爬去。

  扶弋并不相信,“现世的人来外天撒野,你不去毒杀他们,却在此抓蝎子,可笑。”

  “哼,扶弋老鬼,你少来教训姐姐。”赏秋蓉的小脸冷了,眼梢的色彩加重,“我乃八纹毒灵,你一个六纹鬼青算哪头蒜,敢对我吆喝,嫌命长了?”

  呼!

  扶弋以旗杆指来,赏秋蓉不禁后退一步,神情暗有色厉内荏。

  “到了老夫的地盘,别放肆!”他警告道。

  赏秋蓉无奈地撇下嘴,“好,您是本界的爷,是前辈,俺是外来的住客,要夹紧小尾巴。”

  老东西你等着,她暗暗咬牙切齿。

  扶弋收回了旗幡,阴沉道:“准确消息,先天散人已经来到外天,你去毒杀他,保全尸体。”

  “好,明白,俺去大开杀戒。”赏秋蓉应了声,扭扭哒哒的走了……

  ……

  历时十一日,大批的龙泣谷弟子,终是赶到了中城驻地。

  中城,古风界域第一大城,繁荣昌盛。

  它不属于任一势力,又为龙泣谷、浑元山、幻天宫、龙玄商会等势力共同掌管,通天塔正在中城之中。

  相应的,中城驻地也是外天最大的,防御建设最强的,人数最多的驻地,俨然是一座城池。

  驻地能容纳十几万人,里面集结的武者,来自于古风界域的各地,不乏实力强劲之人。

  道门的三代弟子,来外天闯荡叫历练。

  各势力那些修为在二十五阶以上的武者,来外天闯荡,则叫猎险。

  驻地内,现已是武者众多。

  “龙泣谷的三代弟子到了。”一声吆喝,在城门处传开,吊桥随之缓缓放下。

  城墙上武者颇多,顿时掀起喧哗的议论声。

  “看样子足有两三千人。”

  “比去年多了些,这批弟子快长成了,算时间,还有两年就出师了吧。”

  “不知先天散人丹是否一同来了。”

  “那弟子好像叫吴寒。”

  “好像姓武,武道的武,武寒。”

  “听说那小子品行不端啊……”

  随着龙泣谷弟子进入驻地,在众多武者的谈论声中,可以听出多数提及了先天散人丹、武翰、巡天使者。

  在九重天地,都是自古罕见的先天散人丹,出现在古风界域,那是传说变成了现实。古风界域不大,人口不到十亿,有什么轰动的消息,在武者之间传扬的很快。

  武翰现是古风界域的名人,消息灵通点的,都听说了他的事儿。

  不少好奇的人,赶到了城门处围观。

  “到了。”

  “这么多弟子,哪个是先天散人丹啊。”

  “那个长得歪瓜裂枣的男弟子,看着像。”

  “奇人嘛,应该模样就很出奇。”

  “武汗来没来,举手招呼下。”

  “谁是先天散人,站出来让大伙瞧瞧啊。”

  招唤声从两侧传来,仿佛是讨债的,武翰直挠头,没敢应声。

  走在他身侧的初娆,用手肘碰碰他,调侃道:“武大胆,你现在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啦。”

  “呵呵,不太好。”武翰讪笑。

  初娆白了眼,举起手中的蒲羽扇晃了晃,然后指向武翰,清亮地喊道:“他,他是武翰!”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