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翰爷本事不大,但骨头够硬

更新时间:2018-07-20 09:33:57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60

寻声看去,开声之人正是武翰。

  他的一声大喝,喝止了费双帛的脚步。

  林皓、古翌等人的神情,也随之一沉。

  到了这会儿,你还想造次?

  费双帛被喝得愣住,不禁有些底气不足,回过神儿,他变成了恼怒。

  “武师弟是想负隅顽抗了?对,把我等打倒也是胜利,听说武师弟的战斗是不死不服,就让费某来领教下。”他笑着,一步步走向武翰。

  除了林皓、古翌等几人,其他弟子均是向前一步,各般不善的神色。

  态势就像一群大猫,包围着瑟瑟发抖的小老鼠。

  但,武翰不认栽。

  他很凶,很狂妄。

  “哪来的无名小喽啰,滚一边去。”指着费双帛的鼻子,他大骂道。

  而费双帛的脸色,顿然难看。

  武翰不给对方反唇相讥的机会,手指指向林皓、艾铭扬、古翌等人,“合起伙来欺负翰爷,这个仇还有你们这帮孙子的嘴脸,翰爷记下了。”

  何曾被当众指鼻子骂,林皓的脸皮黑了。

  一向盛气凌人的古翌,脸色更是阴沉得吓人,像要下雨。

  “想收拾我,没门。孙子们,翰爷本事不大,但骨头够硬。”如果给武翰粘上连毛胡子,那这会儿他就是一副破马张飞的样儿,凶恶且狂。

  “你等要不弄死翰爷,等翰爷翻了身,定让你等这些孙子跪地叫爷,有种来追啊,不追就是孙子!”

  骂完,他掉头冲向崖边。

  这个举动,惊到了众人,初娆吓一跳。

  不清楚了解此处地势的费双帛,暴起急追,“小畜生还想逃?!”

  武翰距离崖边很近,仅有助跑的距离。

  他要跳崖,初娆来不及阻止,疾奔到崖边,他毫不犹豫地冲了出去。

  嗖……

  惯力使然,身体在朝对面山壁冲去,同时也在下坠。

  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

  而追过来的费双帛,看到悬崖宽达数十丈,惊得头皮发炸,吓得连忙停脚。

  他亲眼看着,未能跳到对面的山崖的武翰,继续向下坠落。

  “这么狠,说跳崖就跳崖,活腻歪了不成?”他头脑发懵。

  这次,可能闯祸了。

  “武翰!”初娆惊呼,声音都变了。

  她急切地赶到崖边,但凭她本事,来不及救武翰。

  狗急跳墙的武翰要寻死,林皓等人措手不及,无不骇然变色,全都赶到崖边去查看。

  悬崖中——

  如果武翰是竖直坠落,直接摔在地那是死定了。

  不过,他的坠落呈一条抛物的弧线,在坠落时,他在撞向对面的崖壁。

  只是对面的崖壁也很陡峭,没他的落脚地,且下坠速度已是过快了。

  根本没时间作细想,一眨眼的时间,都会关乎生死。

  好在,武翰事先在脑中演练了两遍此刻的场景。

  “就现在!”

  龙纹棍入手,斜持着,他以棍的一端刮碰到了崖壁。

  听稀里哗啦的乱响,岩壁上凸起和风化的表层,坍塌般地破碎。

  受到了阻力,武翰坠落的速度一减,撞向岩壁的势头,也随之减弱了。

  “不好!”

  神网感知惊见崖壁上一块突起的岩石,武翰暴惊失色。

  他若撞上,且不说伤势会如何,他必然会被弹开,那之后就很难再有缓冲。

  下坠的速度太快了,慌乱之下没有章法,他用龙纹棍乱杵,终是将身体横挪了一些。

  砰。

  他的肩膀,被突起的岩石刮碰到了

  武翰只觉肩膀麻烦,旋即身体栽斜着朝一侧抛去。

  而此侧崖壁略呈斜坡。

  好比一个皮球,他撞在崖壁上翻滚着跌落,弹起再摔落,侧身翻滚,前滚翻,头着崖壁、背着崖壁,再弹起再摔摔落……

  下坠的势头太猛,他不能借此挂住身体,只能尽量的调整姿势。

  如此摔打,倒缓冲了下坠的速度。

  挨过了这段,悬崖过了近半。

  接下来的崖壁虽有一定坡度,却有诸多嶙峋的怪石。

  武翰若滚落的坠下,就算不死也会遍体鳞伤没了半条命。

  就在这时,尖锐的破空声密集地传来。

  嗖嗖嗖……

  是十余杆由明黄元力聚成的长枪。

  长枪迅比流光,势如攻城之矛,又精准无比地激射在武翰的手脚旁,锵锵锵插入岩壁,如楼梯错落排开。

  惊见救命稻草,武翰本能地匆忙探手抓捞。

  他抓住了长枪,下坠之势一顿,手中的长枪随之破散。

  无法镇静,他匆忙地左右乱抓,双脚踢踩。

  抓散了十根长枪,免不得翻了几个棍头,他终于抓住最后一杆长枪挂住了身体。

  离地几十丈悬挂在崖壁上,武翰的武袍已是破烂,染有不少血水,身上十几处划伤磕伤,状况惨淡。

  不过,他已经安全了。

  “没死成,哈哈……”武翰咧嘴笑了。

  他抬头向上看,扯脖子大喊道,“孙子们,给翰爷等好了!”

  “孙子们,给翰爷等好了!”

  悬崖空荡,洪亮的回音重重叠叠。

  在山崖上的初娆听见了,长吐口气,气恼地骂了句,“混小子,早晚被你吓死!”

  林皓、古翌等人的脸色,则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几十上百人的费力围追,眼看着可以有怨报怨,却被武翰这么化解了,凡是弄他等一脸灰。

  阁主已经介入了,他等唯有悻悻收场。

  唰。

  一道人影掠入悬崖,停在了武翰的前面,正是十七阁的阁主林中阳。

  “你这孽徒活腻了吗,这若摔下去,你全身的骨头没几根不断,愚蠢。”林中阳不悦训斥。

  若非他在时时关注着,得以及时出手,武翰跳崖不亚于自寻死路。

  被训斥,武翰目光飘忽。

  他倒是颇为高兴,“弟子就知道阁主会来救,所以才敢跳。”

  被许多弟子围追,必然会引起执事或阁主的注意。

  执事为什么不介入阻止,武翰不太清楚。

  但他肯定,除非他发生了让人反应不及的意外,不然,他死不了。

  因为,他拥有先天散人丹。

  如果他不明不白的死了,龙泣谷没法向第五萱萱乃至天下交待。

  即便没人会为他讨还公道,天下人议论是非的口水,也能淹了古风界域的龙泣谷。

  另外,他也相信龙泣谷的严明。

  如此一来,他‘走投无路’的跳崖,将被动化为主动。

  退一万步讲,哪怕没人来救,他凭自己的挣扎,也应该能保住性命,总好过被人打成伤残好。

  林皓不知武翰的脑子是怎么想的,无奈摇头,“遍体鳞伤,不宜再继续特训。”

  武翰闻言傻眼。

  被淘汰了?

  林皓话锋一转,“行吧,算你通过了,先回谷养伤。”

  对方并未做错事,他未多加训责,放出一个飞云盘,托着武翰飞离悬崖。

  生平首次飞行,武翰倍是新奇,毫无恐惧。

  待看到站在山崖处的林皓等人,他咬牙切齿地大喊道:“孙子们,等翰爷……”

  蓬。

  他的脑袋,遭一道气流打中。

  是林中阳出的手,武翰当场住口。

  在众弟子的注视下,他被林中阳带离了此地,无人提出异议。

  虽说直接让武翰通过特训,不符合特训的规矩,但阁主的决定,哪个三代弟子敢去质疑,林皓也要乖乖闭嘴。再者,数十弟子围追武翰一人,本就涉及弟子间的私怨,还差点闹出人命,林中阳未重罚他等,已是出人意料了。

  “应该是这样……”初娆若有所思……

  剩余的特训,武翰没参加,他安稳的在谷内修炼养伤。

  十日特训的内容,先是逃匿与追杀,剩下的还有听从指挥的急行军、结队战斗、抢救疗伤等。

  十分重要,却不是必须参加了才能在外天生存。

  在龙泣谷修行,与在城镇的武馆修行相比,优势是弟子远离尘嚣,可以将更多精力专注用于武道。

  像武翰等弟子,除了日常修行之外,时而要接受各种训练,战斗与疗伤是最基本的。

  每年在年中的时候,有武艺竞赛,在岁尾还有拜阁会,这让弟子体验真实的实战与较量。

  历年竞赛与拜阁会,武翰虽大多是个看客,却非什么都不懂。而十日特训,并不能让弟子突飞猛进,主要是为历练做好准备,调整好面对紧张惊险的状态。

  武翰近来经历的,已经很惊险了。

  不参加特训,他也没什么忐忑,踏踏实实的修炼养伤,调整状态养足精神。

  时间匆匆,到了进入外天的时候。

  去外天历练的弟子,共有三千四百余数,分阁列队,逐批进入。

  从现世去外天的入口,古风界域共有四处,其中一处由道门龙泣谷把守,正在谷内的幽天阁。

  幽天阁仅一层,似由铜铁浇铸而成,格外的厚重庄严。

  两扇门轰然打开,门后,是由明黄波纹卷成的一条漩涡隧道,通向幽深的晦暗。

  着统一武袍与武裙的众弟子,排队走入其中。

  没走入多远,便没了踪迹。

  武翰跟着队伍向前移动着,好奇的小声问道:“师姐,外天的邪修多吗,都长什么样,见到就能认出来吗?”

  初娆走在武翰的前面,马上进入危险的外天,她比较紧张。

  “别说话啦。”她小声回应道。

  “师姐是不是有点害怕?”武翰又问。

  “再说话把你嘴封上。”

  “哦……”

  闭紧嘴巴新奇张望着,武翰跟随队伍,进入了外天幽境。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