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十日特训,小鞋好挤脚

更新时间:2018-07-09 14:36:20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30

十日特训,各阁弟子的训练和吃喝拉撒睡,全要在谷外山林进行。

  十七阁的两百四十位弟子,会由阁主林中阳亲自带领,六位执事协助,十二位有一定经验的弟子任大队长,在外天进行一段时间的历练。特训也是照此安排,颇有军旅的作风。

  林皓,二十五阶龙魂武脉,入室弟子,任五大队的队长。

  当前,天蒙蒙亮。

  “外天的危险,特训的重要,你们已经听过很多遍,林某不再复述。”他背着双手,笔挺而立。

  备有教官的架势,林皓严厉道:“仅一点,一切听从指挥。”

  “谁当害群之马,严惩不饶!”

  他的目光,多在武翰身上停留稍许,有威胁的意味。

  在他面前,二十一位弟子分三排站立。

  众弟子的神情大致分两种,一种是暗有奉承的郑重点头,一种是面无表情。

  林皓在十七阁,以刻薄嘴臭出名,被分在此队,部分弟子心中抵触。

  站在最后一排的武翰,更是额头青筋乱跳。

  接下来一段日子,不好过了。

  “送给阁主一块天机玉,阁主还让我分在林皓手下,哎……难道阁主不了解情况?”武翰耸耷着眼皮,暗下嘀咕。

  在他身旁的初娆,显得百无聊赖。

  听林皓继续说道:“在外天历练,最可怕的是与队伍走散;想要活着回来,最重要的是会逃命;最麻烦的,是除恶不尽,引来更多邪祟。特训的第一项,是逃命、藏匿、追杀。”

  “首次前往外天的弟子,出列。”他冷声下令。

  武翰等十位弟子,走到了前面。

  此十人,充当与队伍走散的弟子,需要逃回云崖峰才能脱险。

  期间,可能时时遭遇‘邪修’。

  初娆等曾去过外天历练的弟子,则把武翰十人当作漏网的邪修,进行追杀。

  林皓严厉地警告道:“此次虽只是特训,但莫敢当作儿戏,尤其是你等十名逃匿弟子,若被追杀者找到,免不了要挨上一顿痛打,以长教训。你等十一位追杀者,若被反杀,直接淘汰。”

  这倒不是他刻薄,而是特训的规矩就是如此。

  “逃匿弟子先走一个时辰,目标云崖峰,时限两日,逾期淘汰。”

  应着林皓的话,十名逃匿弟子钻入林中,快速的没了踪影。

  武翰跑得最快,当真如逃命一般。

  因初娆告诉他,林皓铁定会借此机会泄愤,他若被逮住,会被打得很惨。

  剩下的十一位弟子,各自得了块夜光手令,用于鉴别身份。

  在谷外山林中进行特训的,不止十七阁,略有先后之别的,总计四千余位弟子展开一场逃命和追杀的较量。

  各阁之间,也可以相互追杀……

  ……

  “前面有人!”

  神网感知察觉了异常,武翰连忙藏在树后。

  他稍稍探头,向前观望。

  过了几息工夫,两名男弟子出现在视野中。

  “不认识,别阁的,修为不明。”武翰屏住了呼吸。

  他转目扫视周围,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想埋身在地面枯树叶下,却会弄出响动。

  对方的神网如若比较敏锐,会直接发现他。

  不清楚对方的修为,他立即去跑,更加不可行。

  “只有冒险试下,现在。”

  趁对面两人没看向这里,他蹑手蹑脚而急切向树上攀爬。

  忙中出错,右手用力过猛,一块树皮被他抓破了。

  咔噗。

  声音不大,但在此林间,足以惊动感知灵敏的武者。

  武翰鼻尖冒汗,当即如狸猫跃起。

  他抓住一根树杈,翻身跃上,转而单手捏握树皮,将身体挂在树后。

  这时,两名男弟子闻声望来,此两人,均已觉醒武脉。

  好在,这只是特训。

  两人又属于追杀者,较为放松警惕不足,仅看了下没细致搜查,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对方轻松,武翰却紧张。

  确认人走远了,他才鬼鬼祟祟的爬下。

  在此场特训中,他知道自己会是最特别的一位,在穿着‘小鞋’。

  不仅林皓设法会整他,义武联盟的人,也会见机收拾他。

  是以,越少露面越好,尽量不与任何人照面。

  取出山林的地图瞧了瞧,他烦闷的皱眉,“不行,这么走迟早被逮住,得用险招。”

  不迟疑,他即刻上山,沿着崎岖的山脊走……

  与此同时,初娆在尽量帮他。

  她不能去找武翰,那只会把人引去。

  林间,她步伐优雅轻快,秀足轻踩地上的枯叶,竟无声响发出。

  只见初娆的月白武裙,散发着暗淡的毫光,这令她身影模糊,不细致查看不易留意到。

  该手段,是紫微武脉绝学五色幻光的隐匿之能。

  幻光可以迷惑双眼,也能干扰神网的探查,神识扫过,会误认为空无一物。

  不远不近的,初娆一直跟随在林皓的周围,

  “小肚鸡肠,以后谁嫁给了你,真是上辈子作孽。”即便不是因为武翰,她也反感林皓。

  她的跟踪,实则是为了捣乱。

  神网感知敏锐,她善于追踪。

  “武翰的气息在这一带有残留,他应该在不远外。”嘴角挑起一抹坏笑,初娆轻扇手中蒲羽扇。

  紫微武脉绝学,幽莲黛叶。

  蒙蒙元力扇出,吹卷起地面的枯叶。

  唰。

  被元力加持,脆弱的枯叶变成金铁一般的坚硬。

  百数片枯叶迅疾如流矢,激射前方的山石,轰炸般,岩石暴碎,声响轰鸣。

  山林中较为安静,此般轰响,惊动了数里范围内的弟子。

  隐约的,武翰听见了声响。

  “那边传来的,离远些。”他立即稍加改变前行的方向。

  林皓闻声皱眉,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没多理会。

  他在以不弱的感知力,搜寻武翰留下的蛛丝马迹,除了他,还有一些人也在追踪武翰。

  随着附近时而响起各般声响,迟迟逮不着武翰,林皓终于明白了。

  有人在捣乱。

  他立马查找在捣乱的人,由于相比之下,感知力略有不及,他没见到初娆。

  “一定是紫微系,除了初娆,没别人。”林皓恼火。

  他格外记仇,所有和武翰走近的人,他都恼怒。

  “哼,用这点手段就想阻止林某人,真是幼稚,太小瞧你五师兄。”师从林中阳,入室弟子的身份,又是特训五大队的队长,林皓有些权势的手段。

  他发动更多的弟子,再向执事打听,在此场逃往与追杀中,不怕找不到武翰。

  下午时分——

  山壁陡峭,武翰走得像是在过独木桥。

  “山势这么险要,应该没人会走这里。”警惕放松了些,他加快了脚步。

  目标是云崖峰。

  他挑崎岖的地方走,行进的速度慢,更要绕很远的路。

  若不抓紧些,迟早会被后面的弟子追上。

  武翰放开了脚步,步伐不断加快,最后疾奔而行。

  在错乱的林木与山石之间,在沟壑与崖壁处,他纵身跳跃,踏树登高……

  不经意的,他把赶路当作了修炼。

  练战法翼蛇鸟,练力量的把控、身体的灵活和意识反应。

  初学乍练的神网,无意的被他运用到极致,前方的路况,时时模糊的呈现在脑海之中。

  无需刻意计算,选哪处为落脚点,怎么跳转,如何翻越,他已经是了然于胸。

  噌唰……

  身似猎豹迅疾,腾转是兔起鹘落。

  脚下是嶙峋山地,而他畅通无阻。

  虽偶有失误,却越跑越是连贯与迅猛。

  如此奔行,很畅快。

  武汉乐此不疲。

  不过,他认为这一带应该没有其他弟子,此认为,错了。

  与他同在五大队特训的严巍,赶到了他的前面。

  “停下吧,你已经被发现了。”从树后走出,严巍似笑非笑。

  龙魂武脉二十五阶修为,严巍气宇不凡,匀称修长的身躯,笔挺而立,如杆长枪扎在地上。

  听见话语声,武翰吓一跳,脚下不稳,差点撞树上。

  他当即警惕,龙纹棍入手,准备迎战。

  待看清对方,他放松了。

  今早的时候,武翰、初娆、严巍等几人聊过几句,相谈挺和睦。

  此刻照面,他没把对方当敌人。

  收起了龙纹棍,他快步赶到近前,略有惊奇的说道:“好巧啊,严师兄。师兄真够快,赶到了师弟的前面。”

  二人相遇,不是完全的巧合。

  充当追杀者,严巍需要追杀逃亡的弟子,武翰正在其中。

  严巍也是有意追踪武翰,猜测对方会走险道,他不理别人,仰仗速度追上来,以神网搜寻,才得以截在武翰的前方。

  他的目的,自然不是为了打武翰一顿,而是想在不得罪任何人的情况下卖个好。

  “还笑呢,严肃点。”严巍郑重地告诫,“你是在逃匿,这里树木稀少,隔着几里都能看见你在疯跑,这是遇见了我,要是被某些人堵住,有你苦头吃。”

  “是是。”武翰讪笑挠头。

  他又小声问道:“严师兄知道林皓在哪吗?”

  严巍的神情变得凝重,扫了眼周围,他也压低了声音。

  “就在山下!你小子咋得罪他了,他竟然明目张胆地针对你。他,咱十七阁的几个人,还有外阁的,义盟的,加起来百十人在找你,估计你逃不到日落。”不是在夸张吓唬人,他说的是实情。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