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两纹半,紫红瞳

更新时间:2018-07-09 14:33:41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00

初娆消息灵通,关系武翰的事儿,她也格外注意。

  蒲羽扇的摇动变得沉缓,她凝声道:“有人煽风点火,再加上你被关了禁闭,必然流言四起。谷内四万弟子,至少一半相信了。剩下的一半,多半是将信将疑。”

  顿了顿,初娆接着说,“不是四万弟子没脑子,是先天散人丹太招风。这个道理,我和你讲过。”

  武翰头大,头疼。

  他气得直磨牙,转圈寻找,“是哪个孙子在煽风点火?”

  他怀疑是车战、乌鸿等,或是林皓,因他只得罪过这几个人。

  “消消气,生气解决不了问题。”初娆拍拍武翰的肩膀。

  “不生气,我不生气。”

  嘴硬着,实则他快气炸了。

  他抱起肩膀,生闷气。

  初娆的神情略显凝重,凝然道:“另有一条消息,是义武联盟放出话来,说你欺压他们的人,不会放过你,谁和你走得近,就是和义武联盟和古翌过不去。由此猜测,谣言与古翌脱不开干系。”

  “义武联盟?”浓眉皱起,武翰惊疑。

  他一心练武,少理别事,对义武联盟无甚了解,“古翌又是谁?”

  表面上看,初娆与义武联盟没什么交涉,其实多少有点关系。

  “古翌是义武联盟新选的当家人,他算不上强悍,但据说,他父亲是为……万寿庄做事。”

  说出此话,她仔细地观察武翰对此事的神情变化。

  只见武翰瞪起双眼,目色猛沉,随即两眼转了转,他捂嘴打个哈欠。

  “啊,谣言止于智者,谁爱信谁信,师姐我先回去了,回去练功。”话还没说完,他转身要走。

  初娆微愣,连忙道:“等等,你干嘛去。”

  “回去练功,炼化宝贝。”武翰面色沉默。

  初娆会信才怪,翻了白眼,无奈嗔道:“说,你是不是要去找古翌?”

  这都被看出来了,小蛮腰师姐的眼睛真毒。

  武翰惊愕之后,他咬着牙齿,否认道:“没有啊,古翌肯定很强,我打不过他,怎么会去找揍。”快被欺负到姥姥家了,若再不敢吭声,真是熊到姥姥家了,挨打也得去。

  他要这么懂得屈伸,也就不让人操心了,初娆心思灵巧,看穿了他的想法。

  “瞪着眼睛说谎,你要去,咱俩绝交。”初娆放下了狠话,“省得被你害死。”

  武翰顿时蔫了,小声犟嘴,“我又没说去找古翌,干嘛要翻脸。”

  他很憋气,不甘心。

  想到个主意,他立马来了精神,“师姐,趁这会儿晨练结束,我爬上阁顶当着所有人的面,把事情讲述清楚?”

  此法,他认为可行。

  “不可以!”初娆马上制止,“你那是在扰乱龙泣谷的安宁,话不等说完,就得挨收拾。再说,你大张旗鼓的,等于和义武联盟彻底撕破脸,你一没实力二没权势,没好果子吃,目前的你惹不起他们。”

  “嗯?”

  她瞪眼,武翰闭嘴。

  初娆接着说,“若要澄清谣言,唯有让阁主或掌门出面,却又会招来包庇嫌疑,阁主若肯出面,谣言也不会沸沸扬扬,所以也行不通。为今之计是装聋作哑,你少露面,让谣言慢慢平息。”

  “太憋屈了。”武翰抓狂、闹心,如果他是几岁孩童,肯定打滚撒泼。

  “还记得掌门说的一句话吗?”初娆叹声气。

  “当你足够强大,你所到之处花好月圆。流言蜚语乱传,是他们没看见你的真才实学,假如有朝一日,你成为三代弟子中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其他弟子敬畏你、崇拜你,谣言不攻自破。你现在斗狠,没用,只会吃亏。”

  听这话,武翰平静了。

  皱眉想了想,他沉然点点头,“好,听师姐的,我装聋作哑少露面。”

  “嗯,糟糕只是暂时的,师姐相信你。”初娆郑重地鼓励道。

  休息时间结束,武翰随着众弟子进入了十七阁,在二层听执教讲武。

  不知道谣言之时,他仅察觉其他弟子看他的眼神怪。

  如今知道了,他只觉得众弟子的眼神充满各种意味,防备、厌烦、鄙视等等。任由武翰心大,仍被瞧得发毛,脸皮发烫,他坐到角落里,仍有弟子不时地回头瞧他。

  好在,大家是同阁弟子,相互不陌生,众弟子未有过份的表现。

  也没遇到林皓,他咬着后槽牙捱过一上午。

  吃过午饭,他仍郁闷。

  避着旁人,他跑到谷外林间修炼。

  “可恶,等着!”

  砰砰砰……

  迅猛地练了数遍龙征战法,他的心情好了些。

  “哼,翰爷有宝贝……”靠坐着山石,他取出那枚封存宝物的白丸,“是什么呢?”

  他有点紧张,深吸口气,擦掉手心的汗水,双手紧握白丸逐渐加力。

  噗。

  白丸破成烟气散开,只剩一块铜金色泽的菱形铁片。

  “这是……”铁片冰冷,双指捏着,武翰体会着铁片传递来的信息,“灵兵佳品,龙牙寒魄冠。”

  无需旁人指点,他已经该如何使用此物。

  他将铁片按在铁头发际线的下方,嗡的轻响,铁片嵌在皮肤上。

  以人兵合一的契应加以操纵,铁片大放毫光,快速的增大变形。

  眨眼过后,成了半圈的头箍。

  头箍铜金色泽质感,显坚稳而沉重,上边缘呈钝齿状,两根獠牙立在最中间。

  狰狞的轮廓,让武翰徒增三分凶猛气概。

  此灵兵,是件头冠,名为龙牙寒魄冠。

  它是十分珍贵的灵兵,比龙纹棍珍稀十倍不止。

  其之用,一在于防,可抵御类似魔御、威严等外力对魂魄的迫害。

  二在于攻,可以‘龙威’进行攻伐。

  只是武翰的修为境界太低,莫说发挥龙牙寒魄冠的威能,尚且是做不到彻底炼化。

  “若有龙牙寒魄冠,我也不会在魔御关顺手牵羊啊,丢人,哎……”

  武翰晃晃脑袋,带着头冠,他取出封存一滴紫红的水晶。

  此物,假名龙水,真名龙荒之血。

  “怎么炼化呢,散人丹是虚丹,我又没元力,只能吃了,嗯……”

  将水晶含在口中,武翰盘膝坐在山石上,闭合双目收敛心神,双手抱圆。

  嗡。

  元光亮起,先天散人丹聚成。

  丹丸上,有一条清晰的纹路,一条浅淡的纹路,是为一纹半。

  散人丹滴溜溜的转动,气机牵引身魂。

  水晶在口,受武丹的引动,瞬间融化为温热的水流,流入喉咙。

  “嗷吟……”

  这一瞬,似有龙吟响起,暗藏无上威严。

  头脑嗡的一声,武翰进入了一种异常的状态。

  在此状态中,他忘了一切,忘了自己是谁,更不记得自己在修炼,无思无想,无情无欲。

  仿若只剩下一双眼睛,在混混沌沌之中窥视。

  混混沌沌,灰蒙蒙天地不分,隐约的,他看见一尊巨大身影。

  那身影奇异,似人非人,似蛇非蛇、似鸟飞鸟,尤其巨大。

  武翰看不清身影的细致形态,只能感受到无法言喻的神威,如果那身影是万仞雄岳,那他连只蚂蚁也算不上。

  对方是恒古永存,他是转瞬即逝。

  不知过了多久,混沌与巨大的身影,缓缓消失在眼前。

  嗡。

  先天散人丹,极速的转动。

  丹丸染着紫红色泽,第二条炫纹清晰了,接着,浮现了痕迹浅浅的第三条。

  两纹半。

  武丹的个头,是一增再增。

  再观武翰——

  他盘坐不动,身体却在噼啪乱响,如同在被错骨分筋。

  血管极度的鼓胀,像条小手指粗的蚯蚓,在皮下钻来钻去。

  哗哗……

  血水在沸腾。

  热气如烟,从他的身体升腾而起。

  此些异常状况,足足持续了半刻钟才消退。

  嗡。

  其修为,水涨船高的升至十五阶。

  两纹半的先天散人丹,褪去了紫红,重归元白,却近乎有桂圆那么大。

  正常情况,十八阶修为的四纹武丹,才约桂圆的大小,与许多常规丹药的大小相近。

  玄纹多,武丹会稍稍大点,倒不会有明显的差距。同是十八阶修为,六纹武丹往往只比四纹武丹稍大一圈,道门武脉色泽简称为武色,则会有直观差别,前者的武色更浓重。

  觉醒武脉之后,武丹的大小,不再随修为的提升而增大。

  而武翰的散人丹,是离奇的超大。照此趋势,他十八阶时,散人丹会大如荔枝。

  当然,这不是坏事。

  武丹越大,意味着越强。

  ‘龙水’炼化完毕,武翰缓缓睁开了双眼。

  他本是黑眼睛,但在此刻,他的一双瞳仁,是剔透的紫红之色,神异而冷漠。

  戴在头顶的龙牙寒魄冠,自顾自的轻颤,微弱的颤鸣声向四下传开。

  飘落的树叶蓦然静止在空中,瞬间结起了冰霜,铺在地面的树叶、野草、岩石等,也是结起了薄薄一层寒霜。

  嗡……

  转际,颤鸣声停了,落叶继续飘落。

  紫红色彩敛入眸底,武翰的双目瞳仁,恢复了正常的黑色,目色迷茫。

  “刚刚,发生了什么?”

  对于方才的修炼,他几乎没有印象。

  瞧向双手间的散人丹,他眨眨眼,“这是吃了大补药吗,两纹半……”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