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洗心革面,忽悠调教

更新时间:2018-07-09 14:31:31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40

吱呀。

  房门打开,武翰举步走出。

  手掌挡在眼前,清晨的阳光从指缝透过,他仍觉刺眼。

  “还是外面的空气好,在里面尽管也挺舒服,但修为被封,够糟心,没有外面自在。”他感概良多。

  给他开门的执事,离他远远的,“快去洗洗吧,大夏天一月不洗澡,你都馊了。”

  关禁闭比坐牢要惨点,一日一餐,换洗等也尽量从简。

  武翰又每天练几百遍龙征战法,天天汗水湿透,都快腌成咸肉了。

  他自己闻了吓,险些熏吐。

  “执事好,执事再见。”朗声见礼后,他赶紧跑了。

  形象略有狼狈,武翰躲躲藏藏的跑回寝区,钻进了浣衣房。

  正当晨练时刻,没几人在洗涮,武翰脱掉衣物不要,从头开始洗。

  一个月吃不饱饭,他明显瘦了些,全身的筋肉,因此显得更加棱角分明、强劲有力。参加五关考验时,他受了不少伤,现在的他从头到脚,没半条疤痕。

  哗啦……

  一盆清水,从头浇下,冲掉汗水污渍。

  武翰以前没感觉,这一刻,他只觉得当浑身粘乎乎又脏又臭,冲一盆凉水澡,真不失为一件快事。

  整个人都清爽了,焕然一新,仿若是洗心革面的重新做人。

  用上药水,他里里外外的仔细清洗。

  当他洗得满脸泡沫,有位弟子认出了他,“武翰?”

  “啊?”抹掉双眼的泡沫,武翰看清来人,立马朗声问候,“师弟早,师弟好!”

  “脑子被关出毛病了?”那男弟子吓了一跳,溜溜走远。

  武翰横横眼睛,继续洗。

  说起来,他挺郁闷。

  那日考验结束,一夜未睡爬上山崖连惊带累,又走了几十里山路回到谷内,他想好好的睡一觉。但他刚进谷,就被阁主林中阳带去见掌门骆远征。两人一唱红脸一唱白脸,把他好一顿臭训。

  臭训有理有据、上纲上线。

  武翰哪有分辨的余地,险些都相信自己是个十恶不赦的混球。

  偷袭同门弟子、抢走丹药,此等恶劣行径,废去修为逐出道门,也不为过。

  念在是在魔御关,勉强情有可原,可以不深追究。

  但在第五关,同门弟子私斗互殴,致使五名弟子重伤,实在不能容忍。

  骆远征训他是,目无法纪、恃才傲物、有才无德。筑成了先天散人丹,修为进展,仅仅小有成长,便敢与同门弟子好勇斗狠,以后若是有了大本事,没准会不把天下人放在眼中!

  骆远征清楚如此训斥,是冤枉了武翰。

  训斥的目的,不是因为武翰犯了什么错,而是预防他长歪,这也是巡天使者的叮嘱。

  由于车战等弟子坦然承认错在己身,骆远征仅罚武翰禁闭一月,好好反省。

  这一月,武翰像个犯人。

  每天早上执事来送饮食,他得站直了大声问好,并且背诵几条门规。

  态度若不端正,会加一日的禁闭。

  这么的,他养成了大声问好的习惯,出了禁闭,还没来得及改正。

  禁闭的一个月时间,武翰在练习战法之余,也有反思。

  他想通了一件事。

  在第五关,他得以入门神网,是因为他摘下红绳,摆脱一个心结束缚,放开了心神。

  心结,他不愿再找回来。

  他想通了,自身不再是离家的少年人,而是青年武者,已有本事为他做的任何事负责。

  他仍想说那句话,翰爷有一颗不羁狂野的心,当要做看淡生死祸福的人。

  另外,他也意识到了一点。

  为人要和善些,莫要忘本,不要吃独食。

  哗……

  冲洗干净,将削短些的头发,扎成一捆束在脑后。

  穿上劲黑的武袍,系上清心红绳,武翰重归俊朗青年人,大步走出了浣衣房。

  参加第五萱萱布下的五关考验,他表现突出,收获颇丰,百宝囊内现有一颗洗髓驻颜丹、一枚未解封的白丸、一块水晶,七块元石,以及六斤半软香金。

  扬眉吐气了,他迫切地想写封家信报喜,顺便往家中寄些财物。

  他大步流星,行往信缘阁。

  路上,他遇到一些弟子。

  看见他,有的弟子投目注视,目光异常,有的三俩结伴的弟子,窃窃私语。

  武翰听不见对方在小声说什么,也没看出特别的情况,权当自己成了名人,引人瞩目。

  “各位师兄姐弟妹早。”他主动问好。

  有的弟子微微点头,有的没作出反应。

  武翰略有尴尬,加快了脚步。

  他不是多愁善感的性子,到了信缘阁找来纸笔,不打草稿,想说什么便写什么。

  信上,除了问候爹娘兄长的话和说明近况,就是在写他已经长大成人,可以自力更生,知道该做和不该做的事儿,让家里不要担心。只差写上武者当马革裹尸还,就算他哪天死了,家里人也用不着伤心。

  写罢,他捣鼓着百宝囊。

  一两软香金价值两百颗小元丹,五百颗小元丹兑换一块元石,四斤多软香金加七块元石,总价二十块元石。

  “行,先这些。”

  他麻利的将软香金和元石塞入包裹。

  十四阶修为的他,今后的修为与道门八极的修炼,十分消耗财物,只留两斤软香金,不能支撑他多久。

  武翰倒不犯愁,他有宝物,随便卖一件,就有大把的元石。

  他又准备去外天历练,在外天,或多或少也能有财物进项。

  “劳烦执事。”

  走出信缘阁,武翰是格外的神清气爽。

  心神像脱缰的野马,全身的力量在躁动着。

  “好久没见着小蛮腰师姐,去打声招呼,然后拆宝、炼化龙水。”

  一路迎来不少异样的目光,武翰回到了十七阁。

  十七阁,是龙泣谷二十武阁之一,主修龙魂武脉,是两千数弟子听学练武之地。

  众弟子每日上午统一修行,下午自由修炼。

  武翰赶回时,正赶上众弟子在阁外武场晨练结束,初娆先看见了他。

  “诶武翰,这呢。”

  神秘兮兮的,初娆拉他到了人少的地方。

  着统一的月白武裙,身姿高挑的初娆,颇具英姿。

  她言辞关切,语气有点幸灾乐祸,“关禁闭,吃了不少苦头吧。”

  “跟养猪似地,别提了。”武翰摆下手,又解释道:“我在第四关的时候迷路了,找不着师姐,没能如约汇合,师姐后来怎样,可否找到巡天使者?”

  初娆没能通过第五关,是巡天使者找到了她。

  第五萱萱叮嘱她,不需把二人见面的事告诉武翰,她也不认为有说的必要。

  相应的说辞,初娆早想好了。

  轻摇蒲羽扇,她面带骄矜,凑到武翰耳旁小声道:“本师姐神机妙算,找到了阵眼,巡天使者额外奖励一柄灵兵宝扇,等炼化了,让你瞧瞧,记得保密呦。”

  哪知初娆会说谎,武翰信以为真。

  “嗯,师姐真厉害。”阵眼在哪,他都不知道。

  初娆接着唬弄,“师姐我的本事大着呢,而且算出,你应该很晚才找到巡天使者,却得了两件宝物。其中一件比较奇特,像块宝石,又不是宝石。”

  “算的太准了!”武翰瞪大了眼睛。

  他仿佛是重新认识初娆,“二十阶的紫微,就有这么大的能耐?”

  初娆挑起嘴角,享受武翰崇拜的目光。

  紫微系的确能掐会算,却得有足够的道行,她修为远不够的。

  她之所以知道,是第五萱萱有意透露,故意点明武翰得了件奇物龙水。

  不明说,而说成宝石似是而非,是为了增加可信度。

  果不其然,把武翰唬得一愣愣。

  初娆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在紫微眼前,没有秘密可言。”

  她与第五萱萱一致认为,武翰的脾性,即便有非凡的优点,但也有明显的缺点,没人辅助,太容易出事。

  很看好武翰的潜力,在合得来的情况下,初娆会选择与其长久地结队共赢。

  虽无意于扛鼎,但队伍的财政大权,她要抓在手中。

  所以,她要早早地树立军师、管家的威信。

  趁对方尚是个未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她趁机调教,“以后啊,信师姐的,没错。”

  两个武翰的心眼加在一起,也没初娆多。

  信任初娆,武翰哪架得住忽悠,不疑有它,他连连点头。

  瞄瞄周围,他有份疑惑,“师姐,这一个月出事了吗,怎感觉他们看我的眼神,怪怪的,好像防贼呢。”

  说起此事,初娆也是气得牙疼,“是有人故意造谣,你木秀于林,谣言是越传越邪乎。”

  “谣言,我能有什么谣言?”武翰不明白。

  不去避着人,初娆随口讲述,“谣言有十余个版本,其中一个,是说你见财起意,偷袭同门抢夺丹药,用抢来的丹药筑炼武丹,结果筑丹失败,侥幸筑成先天散人丹。武丹特殊,千古罕见,你得意忘形,到处欺压同门,丢下一点软香金,想摆平被你抢劫的弟子,还因一言不合,把车战九人打成重伤……”

  听完,武翰哑口。

  谣言中的事,他的确做过,但完全扭曲了事实。

  似有一道道目光,在戳他的脊梁骨,武翰浑身不自在。

  “有多少人相信?”

  谣言令他百口莫辩,一股火气,在他的心头烧起。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