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五什么,怪梦应验了?

更新时间:2018-07-03 09:08:03 作者:六尺相 字数:2460

听罢,武翰张大了嘴巴,“啊?”

  六纹的武丹?

  玄天使者助他顿悟?

  这会儿,他的心情十分复杂。

  龙泣谷当今的三代弟子之中,没一位筑成六纹武丹。

  若他筑成了,将是第一人,顿时繁花紧簇。

  结果,筑成了不能用好坏评价的先天散人丹,前途变得难以预测。

  心思简单,武翰不为六纹武丹、先天散人丹多纠结。他恍然大悟,原来自己修炼时睡着了,是因为飘渺绝技仙通,不是因为自己好吃懒睡,这回好了,不用被小蛮腰师姐笑话了。

  “由于本宫的插手,导致了武丹变故,这样,你再选一件宝物。”第五萱萱大方的说道。

  还能再选一件宝物,武翰自当惊喜。

  只是,他有些伸不出手。

  “仰仗使者侠义相助,弟子武翰筑成了千古第四颗先天散人丹,本该是弟子感恩戴德,若再拿宝物,弟子就成了贪得无厌,恩将仇报,忘恩负义,不能拿!”瞧着宝物,他垂涎不已,却十分坚定地拒绝。

  他的此番话,在第五萱萱看来一点也不意外。

  据近日观察,她了解对方有很强的原则。

  她板起脸,“一个男子汉,怎像个小娘们一样矫情,让你拿你就拿,一码归一码,以后你会明白的。”

  武翰转转眼珠,想过后,他随手拿个白丸。

  “以后有机会,弟子定十倍回报使者。”他郑重地说了句。

  “好,本宫记着。”第五萱萱莞尔,伸出素手,“把你的红绳拿来。”

  武翰不知对方要做什么,没问,取出红绳递了过去。

  素手泛起十云雾,第五萱萱取下一根青丝秀发,对红绳进行炼制。

  武翰不明所以的看着。

  稍许,红绳已经大变样子,是红绳与黑绳各两根编成了一股,透着紧致坚韧的质感,散发极淡的清新,闻之,提神醒脑。松开手,红绳在漂浮着。

  “以清心术语简单炼制下,有清心宁神之效,还你。”第五萱萱随手送还了红绳。

  以她的发丝混入炼制,倘若武翰遇到致命危机,她会知晓。

  武翰愣愣地接过,系在了左腕。

  他暗自猜测,巡天使者这么做,也许是预防他像南宫飞羽一样,散人修炼会偏于修罗武脉。

  “考验结束了。”第五萱萱站到崖边,望向天边。

  应着她的话,东方渐渐亮起白光,弥漫在云崖峰的雾障随之消散着。

  一颗颗极品大元丹,显露在山林各处,用于犒劳。

  “本宫该走了。”她回首看向武翰,笑意浅浅,映着破晓的晨光,她的风采飘逸空灵,“后会有期,你我会再见的,记住本宫的名号……第五萱萱。”

  仅是再普通不过的告别,武翰却像被雷劈了,眼睛越瞪越大。

  “叫什么?”他不由脱口惊问。

  她疑声重复道:“第五萱萱。”

  “第五什么?”武翰跟个白痴似地。

  “第五萱萱。”秀眉皱起,第五萱萱意识到不寻常。

  “什么萱萱?”武翰像是见到了鬼。

  在这里,他与第五萱萱首次见面,以往没有任何交集,更没听过对方名字,他都不知有‘第五’这个姓氏。

  但在魔御关时,他做了个怪梦,梦中有个小男孩叫他爹,并且提到了第五萱萱。那会儿,他认为只是被考验影响做个怪梦,然而,巡天使者竟然叫第五萱萱。

  怪梦开始应验了?

  第五萱萱轻弹手指,莹光微闪,武翰迅速平静了,她疑问道:“有什么事吗?”

  武翰目光闪烁,几乎要把怪梦说出来,又憋了回去。

  这梦,他不敢乱说了。

  “没、没事。”他连连摆手。

  第五萱萱怎会相信,但对方不肯说,她也不刨根问底,对方只是十四阶的小弟子,又能有什么重要大事。

  她摇摇头,飘身离去了。

  留下武翰站在山崖处,脸色红蓝白绿紫的变化。

  那个怪梦,会是怎么回事?

  是否在寓意着某件事?

  与七重天有关?

  又会是怎么回事,似乎是天大的事?

  武翰心中有种惊悚感,哪怕是被鬼怪掐住脖子,他也没这次来得震惊。

  不是巧合,绝不是胡思乱想的巧合。

  武翰愣了好一会儿。

  转而,他看着左手中的白丸、右手中的水晶,系在手腕的清心红绳,有点后悔。

  无亲无故的,第五萱萱算是待他不薄,他竟然隐瞒了怪梦。

  太不仗义了。

  武翰从没想到,自己会这么不地道。

  “甭管是福是祸,应该告诉她。”他再想寻找第五萱萱,却是找不着人。

  他叹声气,看来,唯有来日再见时再说了……

  第五萱萱没有直接离开,她找上了初娆。

  “雾散了,哎,考验结束啦,毛也没得着啊。”闹心地哼哼着,破晓时分空气清凉,初娆则是燥热,紧着扇蒲羽扇。直到见着极品大元丹,连忙收起了三颗,她才觉舒坦。

  “谁?”

  她蹙眉,向前看去。

  飘渺俢者的风采,无需景色映衬,第五萱萱走到哪里,哪里风景优美。

  孑然静立,她平静地开言,“初娆,本宫此来,是想请你帮忙。”

  初娆心思灵巧,稍作感知,即认出了对方。

  压制心惊,她不露异色。

  好事,找上门了。

  以后辈的身份自居,她矮身见礼,“紫微系弟子初娆,拜见巡天使者,使者有何差遣,尽管吩咐。”

  “无需多礼。”第五萱萱仪态平易。

  是因为武翰,她才注意到初娆,尤其破情欲关时,对方的机智令她赞许。

  她找到对方,也是因为武翰。

  毫无颐指气使的语气,若非飘渺的气质,她更似龙泣谷的一位三代女弟子。

  她轻声道:“武翰深得本宫赏识,他有鲜明的个性与长处,却也是明显的缺点,过于执着,冲动好战,欠缺机敏与圆滑的变通。”

  与武翰相识不久,但此番评价,初娆严重赞同,“嗯!嗯!”

  第五萱萱说出了请求,“而你,则可以很好的弥补他的缺点,与他又合得来。所以本宫想请你在今后,在情况允许的时候,与武翰结队同行,共勉成长。此为寒翎火扇,是件灵兵佳品,聊作答谢。”

  一枚白丸,出现在她的手中。

  瞄了下白丸,初娆的心中,是满满的惊喜。

  寒翎火扇,是紫微系经典兵器之一,出自巡天使者之手,毫无疑问是真品。

  而第五萱萱的请求,在她看来,不要太简单。

  在巡天使者面前说虚伪言辞,只会弄巧成拙,初娆实话道:“武翰拥有不俗的潜力,即便使者不说,弟子也会与他交心相处。此寒翎火扇,弟子固然喜爱,却受之有愧。”

  “也是,既然如此,本宫不能勉强。”第五萱萱微微点头。

  您也不多让让,初娆暗呼要命,自己装啥大尾巴狼,痛痛快快接下多好。

  煮熟的鸭子飞了,与一件灵兵失之交臂,她的心头仿佛在滴血。

  却听第五萱萱又道:“你我年岁相当,相逢既是有缘,此柄寒翎火扇,权当见面礼了,收下吧,莫让本宫尴尬。”

  二者的身份相差巨大,听此言,初娆不免惶恐,“弟子高攀。”

  她倒爽快地收下了见面礼……

  考验结束,林中的所有异常景象,全面褪去不留痕迹,巡天使者也离去了。

  迎着升起的朝阳,众弟子三五成群地,回返了山谷,继续着日复一日的修行。

  而有小部分弟子,开始为不久之后的外天历练做着准备……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