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当翰爷摘下红绳,尔等都是孙子

更新时间:2018-07-03 09:01:18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33

第四关鬼都,淘汰了大批弟子。

  目前在第四关范围,仅剩不足万数弟子,第五关雾障内外,只有五六百人。

  “那孙子会跑哪去,找半天不见人,八成被淘汰了。”懒散地挥扫雾气,江双豪有些气恼,在浓雾弥漫的山林中乱走乱找,累得他脚丫子疼,“战兄,要不算了吧。”

  另几人也有泄气,他们不想白忙一场。

  江双豪等人懈怠,车战暗有不满,倒未表露出来。

  车战不肯善罢甘休。

  他得不到的,也不能让武翰得到,所以,他要尽一切可能,阻止对方拜见巡天使者。

  “哥几个咬牙坚持下,他筑成散人丹,会被另眼相待,不容易淘汰。”他许下利益,来说服八人,“找到他,逼他交出洗髓驻颜丹,咱哥八个平分,出了事,本人一力承担。”

  有油水,才有劲头。

  “战兄说哪里话。”江双豪露出了笑脸,“但这么找不是办法啊。”

  天暗雾重,树密石乱,在云崖峰一带找到武翰,的确不容易,地广人稀,不方便打听。

  “去雾气太浓的地方找,想找到人,纯粹是靠瞎猫碰死耗子。”车战沉着脸思量,“没有好办法,咱找个地方守株待兔,如果他不巧经过……哼!”

  鲁凌青眼睛一亮,“有一地,咱们偶然路过三次,那里的雾不浓,又在山上,不如去那蹲守?”

  “还能找那地吗?”车战面露喜色。

  鲁凌青呵呵一笑,骄矜道:“小弟记人记路的能耐,不是吹嘘,顶呱呱。”

  “事不宜迟,哥几个,走。”

  车战迫不及待了,九人立刻掉头,去某处蹲守武翰……

  ……

  迷路的滋味不好受,武翰也想找人结伴,一同在雾障迷局中搜索路径,最好是初娆。

  偶然的,他遇到了十几位同门。

  但这十几人,均是二十五阶修为的入室弟子。有的觉得他脚程慢是累赘,不愿带着他;有的是自认过关有望,不愿让他跟着沾光过关;有的认为人越多,越难过关;有的邀他同行,但没走多远,他跟丢了……

  情况如此,个人顾个人。

  找不到初娆,他断了找人结伴的念头,全靠自己吧。

  这会儿,他孤身一人。

  盘坐在地,他在深呼吸,放空心思。

  “意守空灵,心法无相,淡却五感六觉,封眼耳口鼻舌身,意轻柔棉丝缕缕……”

  默念口诀,他的呼吸渐渐平缓,直至似有似无,心跳也降到了最缓。

  这,是在修炼道门八极之一神网。

  神网的修炼,说难特别难,说简单很简单。

  基本的,只需静坐像老僧入定,找准了状态,没准几个时辰就入门了。

  但若资质不足,则举步维艰。

  神网的修炼,十分重要。

  它关乎俢者各方面的感知,意识的反应,领悟力的深浅,意志的强弱,对元力的驾驭,进一步关乎武脉绝学的施展,甚至,关系俢者与天地法道的亲疏契合等等。

  因为它重要,所以要尽早地接触与适应,以便于正式地修炼。

  武翰嗜好练武,自然也早早接触神网,但一直不得入门。

  比如此刻——

  意守空灵,无思无想,心神集中于眉心。放缓念头触感,假象丝丝缕缕轻柔的意念,从眉心位置缓缓向外渗透,尝试去感知外面的冷热、声音、湿润与干燥、以及元气、波动气机等。

  此些,他做得中规中矩,意念也很清晰,但眉心似有一层薄膜,阻止意念向外渗出。

  这种状况,很久以前他便遇到了。

  他曾向各位师兄和执事请教,得到的答案不一,有人说他资质差,有人说他没找对状态,还有人说他有心病……

  神网难入门,是普遍情况,武翰没在意。

  如今需要学以致用,一下成了难题。

  过了半刻钟。

  “昂……”

  武翰被自己的呼噜声吵醒了。

  “没成,可能是地气不好,继续走。”

  吧嗒吧嗒嘴,他又在迷雾中乱窜起来,找不着线索,他只能乱找。

  浓雾障目,东南西北不辨,上山下山也搞混,他不小心又走出了第五关范围。

  叹口气,他重新钻回雾中。

  “看不懂啊。”遇到一块奇形怪状的山石,上面被其他弟子留下各样的路标,可惜武翰一个看不明白。同样留下标记后,他席地盘坐,尝试修炼神网,结果不变,他起身再走。

  时间匆匆,林外的夜已深了。

  “这里,我路过一次,是什么让我反复走回头路?”武翰放缓了脚步,细致去听、去观察周围。

  铛铛铛……

  敲击声,隐约的夹杂在雾中。

  “什么声音?”武翰好奇。

  仔细辨明声音的来源,他接近过去。

  雾气妨碍视线,走到近前,他认出那是一伙弟子,或在坐着或在半靠着,其中一位正在用力敲击石头。

  “各位师兄是在干嘛?”他好意的询问。

  听其声音,当即跳起一人,“武翰?!”

  其他几人,都是急忙站起,眨眼工夫,把武翰包围在中间。

  “麻烦了!”武翰惊愕头大,怎么遇不着小蛮腰师姐,偏偏碰到了车战。

  包围他的众弟子,正是以车战为首的九位义武联盟成员。

  车战等九人,在此守株待兔大半夜,久久不见武翰途径此地,九人等的昏昏欲睡。车战敲击石头,希望以声音引来武翰,敲碎了几十块石头,终是得偿所愿。

  “武翰,意外是吧,这不是巧合,老子已等你多时!”

  压抑多年的怒火,在此时发作了,精钢棍在手,车战杀意凶横。

  江双豪、鲁凌青等八人,也均是铁棍在手,围成一圈,很有打家劫舍的凶狠态势。

  打架斗狠,义武联盟的成员常做。

  武翰一惊一乍,扫量九人,迅速镇定。

  双眉紧皱,目光落向车战,他沉然道:“你想怎么样,这是第五关,巡天使者、掌门、阁主、执事,肯定在云崖峰一带,你胆子再肥,还敢杀我废我不成?”

  “哈哈……”

  车战仰头大笑,笑得嘲讽。

  杀了废了武翰,他非常想,但不敢在这下手。

  龙泣谷门规严明,杀人行凶者,必然受到处罚。

  “你偷袭同门抢夺丹药,竟想恶人先告状?”车战笑容讽刺,他胜券在握,“门规没惩治你,老子气不平,只好亲自替兄弟讨还公道。你抢了闵从他仨九颗小元丹,那时候,九颗小元丹比你全部身家还多吧,靠抢来的丹药,你筑成散人丹,随之破关得宝,这账,你说怎么算?”

  他敢在此围住武翰,自是为了自己的行径,找了尽量正当的情理。

  武翰没有伶牙俐齿,找不出对方话语的破绽去反击。

  屈服,必然不是办法。

  “我曾主动致歉赔偿,是他仨不接受。我犯的错,等考验结束,我会去找阁主请罪,轮不到你这个无关之人,来借题发挥。”对方一而再找茬,上次是虎力丹,这次更找了一帮人,武翰动了怒气。

  真把他当怂包了。

  他意识到,今夜,二人恩怨得有一次了结。

  “今儿在这,你说的不算,老子说的才算!”车战呸了一口唾沫。

  在阴暗的映衬下,车战粗犷的面容,显得横肉乱颤。

  他的凶相,江双豪等人见了,都暗觉胆颤。

  “交出你所有的财物做赔偿,这事就算了了,不然,你别想离开。”车战上前一步,咄咄逼视。

  武翰险些一拳打过去。

  瞧了眼红绳,他压下恼怒。

  “我不跟你们打,有本事,来抢。”说罢,他大步向外走去。

  江双豪和另一人,肩并肩靠在一起,挡住了武翰的路,江双豪面无表情,“小子,识相点。别以为你筑成散人丹,与众不同了。龙泣谷戒律严明,你别想有特权。”

  掌门或执事,也许在暗中观望,他说龙泣谷的好话,等于在说自己的好话,油滑的表面文章。

  “我不认识你。”武翰哼了声。

  他侧身要从一旁钻过,另两位弟子又挡住了路。

  车战等人不先动手,仅用身体阻挡,不让武翰离开。

  任由如何粉饰,他等在做的,定然是错事,谁先动手,事后追究起来,会罪加一等。

  左右车战九人不准备去拜见巡天使者,有时间和武翰耗下去。

  武翰气得喘粗气。

  其实,如果他高声呼喊救命,附近的监察执事听见,多半会赶来喝止此场争执。

  但他觉得,那么做有点丢人。

  相比较,他宁可挨揍。

  他要继续尝试去通关,考验随时会结束,没时间在此磨蹭。

  深吸一口气,他回身看向车战。

  武翰表情严肃,十分严肃,如在说事关生死存亡的大事,“车战,你铁了心是吧?”

  “说得咋那么对!”车战走到武翰的近前,仗着身高,咄咄俯视,“你和我,必须废一个,才算完。你不垮,咱俩就一直玩下去,看到了最后,谁玩死谁,有趣吧,哈哈……”

  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

  车战虽不是小人,却有难缠的蛮横,像亡命徒。

  “呵……”严肃瓦解,武翰笑了。

  他后退一步,低头,摆弄系在左腕的红绳,随口说着,“当翰爷摘下红绳,尔等都是孙子。”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