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云崖峰,迷雾重重

更新时间:2018-07-03 08:59:22 作者:六尺相 字数:3130

考验将于明日破晓结束,消息下达,武翰没听着。

  疼,浑身散了架的疼。

  睫毛抖了抖,他猛的睁开双眼。

  大字躺在地上,他望着树冠茂盛,光线异常阴暗的上空,意识渐渐恢复。

  “翰爷变成鬼了?是厉鬼,还是怂鬼?”武翰眨眨眼,坐起了身。

  确认没死,不缺胳膊少腿,龙纹棍在手旁,他又连忙看向四周,寻找其他人。四周蒙着薄薄雾气,视线极差,找了好一番,他也没找到第二人,“摔成末了,还是被鬼吃了?”

  “不应该。”他摇摇头。

  那些鬼怪只属于阵眼的傀儡,韦少杰等三人饶是摔碎了,鬼怪也定不会吃掉他们的尸体。

  山中又没有豺狼虎豹,找不着那三人的尸体,自己没摔死,武翰只想到一个解释,便是掉下山崖的四人都没死。

  也许是监察执事救下他等,可能是鬼怪接住了他们。

  武翰可以肯定,之前的经历不是幻觉,因为肩膀的咬伤刚结疤,全身的疼痛也不是假的。

  “韦师兄他们被淘汰,执事将人带走了?”

  只是考验罢了,又不是去外天历练,出不了什么大事,武翰不去多替韦少杰等人担心。

  之前的事儿,他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不做深想。

  活动着筋骨,他查看伤势。

  伤势不重,摔了下而已。

  “诶,我的筋骨……”武翰诧异。

  他握拳发力,肉眼可见的,绷起的筋弦呈暗金色。

  瞧着怪,又很奇特,他试着朝树干打一拳。

  砰。

  树皮凹陷,多出个拳印。

  “诶呀,不疼。”武翰乐了,“力气大了,骨头也比以前坚硬!”

  “嗯,对,是铁骨金丹。”一对证,他认出了之前服用的暗金丹药。

  如极品大元丹,铁骨金丹等丹药,在整个古风界域都是稀有,普通武者只知其名,难见真丹。尤其是铁骨金丹,只有权贵者,才能偶尔弄到几颗。

  武翰舔下牙齿,牙齿仍是皓白,坚硬却是大增。

  扔嘴里一块软香金,他生生嚼碎了,起身,他练起了道门八极之一铁骨铮铮的招法。

  一招一式,强有力地展开。

  嗡锵、嗡锵……

  筋肉的挤压与牵动,致使周身骨骼轻颤。

  他可以体会到,丝丝金线般的热感,从胃部散向全身,在被骨骼吸收着。

  吸收的速度,比往日快了不少。

  服用了铁骨金丹,他再修炼铁骨铮铮,当会事半功倍,骨骼更易吸收软香金,也相对容易达到融会贯通的层次。

  嗡锵……

  暗金的筋弦、骨骼,随着修炼,色泽在缓缓鲜明着。

  武翰喜爱练武,酷爱大汗淋漓、筋疲力竭、逐渐变强的感觉。

  让他这么修炼,他不觉枯燥的,能连续练几个时辰,直到饭点。

  但正在考验之中,不是练功的时候,练过几遍,浑身舒爽了,他意犹未尽的收手。

  “接下来该怎么做呢。”

  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也不知该往哪里走,武翰只好随便选个方向行进。

  他往山上走。

  心中提着警惕,他走出一段路。

  “人呢,咋没一个人,诶,有人吗?”林中安静,连风声也没有,武翰的警惕,变成了无聊,也不怕引来鬼怪,他大声喊着,“有没有人呐,出来一起走呗……有鬼没,出来一只啊!”

  没人回答他。

  武翰加快了脚步,无聊地踢石头,打灌木丛。

  雾气渐浓,他没去理会,一直向上攀爬,顺顺利利的到了山顶。

  山势比较低矮,站在山顶上,视野也不佳,空中弥漫浓雾,他只能隐约的瞧见起伏的山峦。

  “哦,那个山头最高,是云崖峰。”武翰挠挠头。

  云崖峰,是龙泣谷门址九十里山林中最高一峰,位置中偏北。

  武翰暗想,如果他是巡天使者,会选择待在最高的山峰上,“反正不知往哪走才对,就它了。”

  三思而后行,不是他的作风。

  不管对不对,他当即下山,往云崖峰的方向赶去。

  有了目标,脚程加快,他下到山脚时,阴风突起。

  呜……

  风阴凉,带着雾气,很潮湿。

  浓眉皱起,武翰减缓了脚步。

  呜嗷作响,阴风的阵势随之扩大,吹扫地上的烂树叶,腐朽的霉味弥漫在如烟尘的浓雾中。

  鬼气森森,阴冷如坠冰窖,武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个鬼厉害,有麻烦。”眼珠转了转,摘下百宝囊,他蹲在树下捣鼓着。

  呜呜……

  浓雾翻涌,阴风呜咽。

  一道扭曲的黑影,在雾中飞快掠动,时远时近、时左时右。

  “嘿嘿……”鬼影发出勒紧嗓子,分不清男女的奸细诡笑声,令人毛骨悚然。

  武翰没去看,依旧在捣鼓。

  看他没有害怕的样子,鬼影停止飘飞,掐腰飘在雾中,似乎在生气。

  一言不合,它拧下了自己的脑袋,扔给武翰。

  砰嗒。

  披头散发的大头,落在武翰的脚旁。

  面孔五官朝上,是位男子,死相极为可怖。面皮肿胀红紫,两颗外突的眼珠爬满血丝,鼻子被削掉了,嘴巴大张,红紫的舌头怂拉在嘴边,得有半尺长。

  胆小的人见之,会当场吓晕。

  武翰瞥了眼,侧腿将死人脑袋踢一边去,闷头继续捣鼓。

  “嘿嘿……”头颅阴森怪笑,滚了两圈,飞回浓雾,重新和无头鬼影拼凑在一起。

  “嘿嘿……”

  诡笑声声,鬼影朝武翰飘去。

  身影显露,它穿得破衣烂衫,满身是血。

  像遭野兽啃食,开肠破肚,不仅可怕,看着更让人恶心。

  到了武翰身后,它伸出血肉模糊的右手,轻拍其肩膀。

  “大哥,问个路呗。”它口齿不清,说话时,咬到了舌头。

  武翰缓缓回头,却见他嘴歪眼斜、七窍流血,嘴里在咬个鲜血淋淋的圆球。

  “啊哈哈……”他突地放声狂笑,笑声震耳。

  “啊!”

  正准备吓人的鬼怪,反被吓到了,鬼叫一声,踉跄后退。

  半尺长的舌头,吓回了嘴里。

  它掉头就跑。

  武翰起身急追,前跃一个飞踹,踹在对方的屁股上,鬼怪摔得满地打滚。

  “还来找你翰爷的晦气。”追上去,他抬脚猛踹。

  两脚下去,那鬼怪化为烟雾散了。

  阴风跟着停了,浓雾迅速稀薄。

  “真不经打。”取下口中的果子,咬了一口,武翰不满意。

  被鬼怪用那么粗的大棍子,从悬崖上打下来,他心里多少有火。一只鬼怪不开眼,又来吓唬他找茬,他正好要暴打一顿来解气,顺便拷问下怎么破关,以及让鬼怪领路,带他找找初娆。

  至于七窍流血,是用果皮的鲜红汁水抹的,果子是初娆给他的,饿了时用来填肚子。

  “胆这么小,还出来吓人,不称职。”

  惦着脚鄙视几句,武翰兴趣缺缺,两口吃完果子,拍拍手走人。

  接下来的一路,没一只鬼怪来惹他。

  他所到之处,连声鬼哭也听不着。

  “小蛮腰师姐。”

  “师姐……”

  “有没其他人没?”

  武翰边赶路边找人,却一个人也遇不着。

  林中鬼怪出没,有弟子听到他的喊声,反倒不露面了,躲得远远的。

  雾障渐浓,等他大致走到云崖峰的山脚处,周遭是迷雾重重,天又暗,隔两步便已看不见人。

  “难道,这是第五关。”武翰不擅深思熟虑,却不傻。

  考验是在迷雾中寻找巡天使者?

  他颇感棘手。

  没雾时,他尚且迷路,遑论再加迷雾障目了。

  “上山找找再说。”

  周遭见不着便于记路的标记,他沿着往高处蔓延的地势行进。

  没遇到人,也没遇到鬼,山势越走越陡峭。

  武翰尽量直线向上攀登,遇石过石,遇涧过涧,计算着行程,他估计至少到了半山腰,距离山顶不远了。可继续前行,他发现雾气渐渐稀薄,不多时,他又下到了山脚。

  “怎么回事?”

  他懵了。

  沿着上升的地势攀爬,怎么会走下坡路?

  穿过了第五关,又回到了第四关?

  武翰继续走了一段路,果然,林间没了浓雾,光线晦暗,正是第四关的景象。

  他固然无甚阅历,倒有基本的见识。

  不认为自己会路痴到分不清上下,那,只能把问题归结于考验。

  第五关是个迷局,巡天使者在迷局之中。

  参与考验的弟子,应该通过精细入微的感知观察,寻找相应的标记,通过推衍,来找到迷局中的路径,由此抵达巡天使者所在之地。

  “嗯,第五关,应是考验神网感知和悟性。”

  武翰抓住了问题的关键。

  神网,是最难修炼的道门八极之一,格外注重天资,单靠苦练勤勉,或许都不得入门。

  且神网,十分重要。

  龙泣谷的龙魂、征战、剑豪、紫微四武脉,仅征战一脉不用修炼神网。

  紫微武脉,更是以神网为首修,这也导致紫微系俢者的数量,远少于另三道武脉的俢者。

  而九纹先天飘渺,正是天生神网融会贯通,其后再修魔御,即是飘渺武脉。

  八纹先天毒灵,与之恰恰相反,是天生魔御融会贯通,其后再修神网,便为毒灵武脉。

  “过关铁定是出奇的难,没几人能做到。如果几百人、几千人找到巡天使者,使者一一赐宝,岂不要倾家荡产。”难归难,武翰却没气馁之意,试试又不要钱,尽力去闯就是了。

  想到这,其心头泛起紧迫感。

  “这么说,考验随时会结束……得快点了!”

  时间半点不宽裕,没工夫磨蹭,武翰小跑着再次钻入雾障之中。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