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啊!不行啦,我死了

更新时间:2018-07-03 08:56:51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65

被鬼踩背了,武翰暗呼要命。

  他垂下脑袋,缓口气,振作心神,又抬起头,费力地回头看去。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勉强咧出友好的善意,他故作轻松道:“鬼大哥,差不多得行了,悬崖这么高,摔下去真会死人的,你们这些小兄弟为阵眼办事,不用太认真,回去歇息吧……”

  此些鬼怪,的确是阵眼的傀儡,无甚思考之能,又哪会和他聊天谈判。

  “嘿嘿……”

  惨白死尸厉笑连连,脚下加力,踩得武翰摇摇欲坠。

  你姥姥的,等翰爷上去的,把你们抓住挨个放血。

  狠话哪敢随便说,武翰呵呵尬笑,“鬼大哥,先让我俩上去,然后你们尽管打我,可好?”

  蓬。

  他后脑勺挨了一拳。

  是一只骨手打的,然后,骨手抓住他的头发,向下扯拽。

  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捶。

  刚才他凶得很,此刻是虎落平阳。

  一个骷髅头飞来,咬在他的肩膀,逼他放手撒开昏迷的许言,又来一只幽灵,拿绳子勒他的脖子……

  “麻烦大了,这些鳖孙要弄死我,怎么办!”

  武翰相信,正常情况此些鬼怪再凶恶,也不会刻意杀害众弟子,除非是意外。

  但现在,正是意外。

  以鬼怪的蠢脑子,或许根本不知道从悬崖摔下去的后果,从几百丈的悬崖坠下,谁又来得及救他。

  正如韦少杰所说,等监察执事找来,尸体都凉了。

  是以,纵是骷髅头快从肩膀咬下一块肉来,疼得他呲牙咧嘴,他也不敢松手。

  他抓着的,是一条人命。

  不松手,就不松手。

  能救要尽量救,即便最终救不了,他也于心无愧了。

  “怎么办?”

  只要我站起来,就不怕这些鳖孙,可我要松手,他就会摔死,拎着他,上不去啊……等!等执事来,怎么办,弘妍昏了鬼没咬她,对,装死!灵机一动,武翰想到了一个或许可行的办法。

  “啊!不行啦,我死了!”

  叫嚷一句,武翰脑袋垂下,屏住呼吸,装死蒙骗。

  此法初步见效,以惨白死尸为首的鬼怪,神态从凶虐变得茫然,咬抓踩的力道轻了些。

  它们无甚智慧,容易蒙骗。

  也因一切按规矩办事,很难蒙混过关。

  武翰的生机充沛,无衰败的迹象,心脏在咚咚跳,人气浓郁,气息蕴含战意。并且抓着许言不松手的右臂,因筋肉绷劲和右肩剧痛,在止不住的颤抖。

  此些迹象都在说明,他活得好好的。

  “嘿嘿……”

  惨白死尸更为凶恶。

  抬起大脚掌,砰砰地猛踹武翰的背脊。

  幽灵咬牙切齿地,用绳子勒他的脖子。

  骨手扯头发,拍打后脑。

  骷髅头更狠,纵然门牙掉了两个,仍是晃着脑袋使劲撕咬,皮肉被咬破了,血水从伤口溢冒而出。

  心中大骂,武翰装死不动,身体不断朝崖下滑去。

  几个鬼怪肆意的收拾他……

  “太欺负人了!”武翰实在装不下去了。

  咬牙瞪眼,他手脚乱蹬往回爬去。

  饶是如此,他仍没撒开许言。

  他活了,惨白死尸等踹得更起劲,后面,还有更多鬼怪在赶上来。

  “没办法了。”被围殴,身体不住地下滑,武翰不禁有点绝望。

  在百忙之中他匆忙地腾出左手,探入百宝囊取出暗金丹药,塞入口中。他不知暗金丹药是何药效,但定会对己身有益。服下此丹,或许,可以保他摔下悬崖后留住一条小命。

  丹药入口即化,药力呈热流,迅疾散布全身。

  浇铸一般,药力最先融入的,是周身骨骼,随之是筋弦。

  此个过程,有些痛苦。

  “丝……”

  武翰不由直吸冷气。

  他全身的筋肉,不受控制的绷紧再绷紧,筋弦因过度收缩而高高的绷起,好似弓弦绷绷作响。

  奇特的是,全身的筋弦变成了暗金色,隔着皮肉隐约可见,倍显坚韧。

  倘若透过皮肉去看,会发现他的全身的骨头,也浸染了暗金色,仿佛,他成了铁骨金筋。

  他服下的暗金丹药,被称为铁骨金丹,能够熬炼筋骨。

  此丹,会使俢者的骨头如钢似铁,筋比铁丝金弦的坚韧。会让融汇贯通的铁骨铮铮,达到金骨的层次,筋骨不仅坚而韧,更具备非凡的自愈、辟邪、水火不侵之能。

  当然,武翰的铁骨铮铮,仅是初学乍练的层次。

  嗡。

  身躯过度绷紧,震出一股热气。

  热气不足以伤人,却令惨白死尸等仓惶后退了些。

  它等再冲上前围殴,打在武翰身上,发出的是铛铛金铁之声,如打在铁块。

  鬼怪的攻击打在身上,像挠痒痒似的,晃头使劲撕咬的骷髅头,原本就缺俩门牙,现又把下排牙齿硌掉了两颗。

  武翰大喜,好机会!

  “龙纹棍,揍它!”

  手臂震动,缠在小臂的龙纹棍嗖的飞去,棍身迅速增大,凌空甩棍摆尾,砰的一声抽中惨白死尸的脑袋。

  力量虽不是很大,倒仍打得死尸摔出数丈远。

  仅剩的骨手、骷髅头、幽灵,一时按不住武翰。

  武翰也是挣命了,趁机三两下,身体缩回了崖边,半蹲,把许言扯拽上来。

  却在这时,骷髅头等像是见了鬼,怪叫着哄散逃开。

  “咋回事?”武翰惊愕。

  意识到情况有变,脖子僵硬的,他缓缓回头看去。

  追在后面的一帮鬼怪,已经冲到了近前,这不要紧,武翰可以起身跟它们打。

  令他张大嘴巴的是,那惨白死尸不仅再次回到他身后,更抱着一根搂抱粗、几丈长的木棍,那简直就是一截树干。

  武翰张口结舌,躲闪攻防,都来不及了,“打了你一棍而已,不至于吧。”

  “你姥姥的!”惨白死尸发狠,抡起了超级大的木棍。

  蓬!

  一棍扫过,武翰和许言,被一块打下了山崖。

  两人先是抛飞,然后坠落。

  嗖……

  “你等着,等翰爷变成鬼,再找你算账!”

  坠落的速度越来越快,武翰仅放出一句狠话,头脑便泛起了强烈的眩晕感,意识在陷入黑暗。

  想不了什么事,昏迷之前,他在想,得知自己摔死的消息,车战会不会高兴地笑死……

  ……

  阴暗的山林中,车战等九人正快步行进。

  车战早于武翰一夜进入第四关,他还算幸运,遇到了义武联盟的队伍。

  队伍足有七十多人,各个是能打的好手,人多势众,再加上众人多有痞气匪气,比较蛮横,一般鬼怪招惹不了他们。但第四关鬼都,人多不是过关的策略,人心不一,反是疑心生暗鬼。

  鬼怪,悄悄渗入。

  幻视幻听恐吓勾魂,导致众人大乱,甚至相互攻击。

  几番下来,大队伍被打散,小队伍跑散了。

  此九人,正是跑散的一伙,他们均是男弟子,均有十五阶修为。

  服用极品大元丹,外加两颗虎力丹,车战的修为达到了十五阶,力气更是大增,他算得上九人中最强的一位。

  他的话,比较有份量。

  “第四关看来是没有奖励的,第五关会更难,得想想办法。”走在最前,他若有所思。

  其他弟子脸色沉重,都被惊吓不轻,一人沉然询问:“战兄有办法?”

  “找到巡天使者,才是通过所有的考验,但没几人能做到,入室弟子都没几人行,咱兄弟九人更别提了。”车战比较有自知之明,另八人也知这是事实。

  毕竟,他们的修为低,而入室弟子几乎都有二十五阶的修为。

  双目凶狠暗闪,车战接着说道:“与其白费力,不如另辟蹊径。找到武翰,跟着他,也许能捞点好处。”

  哪怕抢夺不到武翰的机缘,但若能打压阻止对方的机遇,他也乐此不疲。

  单凭自己可能不够用,他想让身后的八人一块帮忙。

  谈不上利用,有好处,他不会独吞。

  在他身后的八位弟子,闻言相互看了看。

  虎力丹一事,他们听说了。

  有意思。

  车战是主使,惹出了事是对方担大头,既然有利可图,他们没理由拒绝。

  “小弟早看武翰不顺眼。”

  “听战兄安排……”

  八位弟子,先后应声。

  “走,找他去,哥几个,把胆放大了,咱们满身横骨一身硬气,邪鬼小怪靠不了近前。”凶狠的笑意泛在脸上,车战大步在前领路,不管考验,他一心找寻武翰……

  ……

  第四关考验,与第五关互有重叠。

  通过第四关其实不难,部分弟子被鬼撵,误打误撞地进入了第五关。

  要攻破第四关,却是太难,必须要有一位尤其卓越的龙魂者或紫微者,才能辟邪破关。

  至于第五关,更难。

  非七纹天才,不拥有非凡的天资悟性,休想破关。

  第五萱萱走访一重天的各个界域,时而会布下考验,什么样的弟子能破关,早得多次验证。

  骆远征等人,也清楚四五关的困难,不强求弟子破关,只让各阁入室弟子尽快过关,全力寻找巡天使者。

  如此一来,像林皓等二十五阶修为的入室弟子,早已进入了第五关,陷入了迷障之中。

  公务多,第五萱萱没多少时间在此多耽搁。

  考验是有时限的,她传讯给骆远征,“骆掌门,明日破晓时分,不论结果如何,考验将全面结束。请通告贵谷弟子,抓紧时间。”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