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勾魂,接二连三的跳崖

更新时间:2018-07-03 08:54:53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60

山上林木茂盛,蒙着阴暗,寂静得可以听见身旁人的心跳声。

  咚咚咚……

  “救命……”

  微弱的呼救声,让人头皮发紧,背脊发凉。

  十人停下脚步,望向呼救声传来的方向,太阴暗,除了树木山石的影子,什么也看不见。

  “是谁在呼救,是鬼,还是哪位同门遇险了?”武翰神情郑重,提着龙纹棍,上前一步他探头瞧看。

  不论是人是鬼,他都想去瞧瞧。

  是鬼怪就战,没什么糟糕,若是某位同门遇险,更得搭救一把。

  “九成是鬼勾魂,不要去!”韦少杰声音严肃。

  不自觉的握拳,过度用力,指节捏得发白,他警惕十足,“上百位执事在监察考验,就算有同门受伤遇险,也不用我等去帮忙。这呼救声,九成九是鬼勾魂,过去就会中招,别多管闲事,接着走。”

  他所言在理。

  魏凡、弘妍等人,对呼救声心有惊悚,再听凿凿理由,纷纷点头认同。

  武翰不是傻子,知晓韦少杰言之有理。

  但不去确认一下,他有点不甘心。

  万一是某弟子遇险了,未及时搭救,没准会出人命。

  有监察执事在,没那么容易出人命,世间天天有人死于不幸,我也救不过来啊,还是别出风头了,低调。想了想,武翰也附和一句,“韦师兄说的对。”

  “走吧,别回头。”韦少杰当先带路。

  山中没路,到处是崎岖的岩壁,韦少杰以往没来过这里,视野太差,他找不到一条平坦的路径。

  一片一两百丈高、直达山顶的峭壁,挡住了十人的去路。

  “爬上去。”

  某人冷硬的说道。

  “不可取。”韦少杰凝声否决。

  十人的修为最低是十四阶,攀爬山壁不是太难的事儿,但以眼下的情况,不能这么做,“一旦遭到鬼怪的袭击,从这么高的山崖掉下去,不死也废,等执事赶来,尸体凉透了。”

  说完,他才反应过来,猛地回头,惊然发问:“刚才谁说的话?”

  武翰等人面面相觑。

  “我没说。”

  “不是我……”

  在场总共十个人,都是摇头。

  十人的脸色变了,那句‘爬上去’,不是他们说的,会是谁?

  没用指挥,十人即刻肩靠肩站成一圈,兵器在手,拉开了攻防架势。

  “装神弄鬼,麻溜滚出来。”刚才心被吓得一激灵,武翰有些恼火,他咬着牙齿,满目好战之意。

  柿子挑软的捏,他看着挺横,鬼怪不招他,却欺负在他身旁的弘妍。

  啪啪、啪……

  五指是森森白骨,一只骨手从身后的黑暗探出,轻拍弘妍的消瘦香肩。

  弘妍虽是十五阶修为,却比武翰小半岁,家境殷实,长这么大没经历过磨难,更没去过外天幽境。被鬼爪拍肩膀,她吓得僵住了,娇小的身子僵硬动不了,牙齿咯咯打颤,想尖叫又发不出声音。

  幸在,双目乱扫的武翰看见了。

  “小鬼,逮住你了!”

  武翰手疾眼快,抓住骨手扯了过来。

  “嗯?”与预想的不一样,没有完成的躯体,只有一只骨手。

  手掌捏合,咔嚓一声,武翰把骨爪捏成了烟气飘散。

  这时,弘妍才尖叫出声。

  “啊!”

  她惊吓不轻,尖叫破了音。

  武翰没被骨手吓到,却被此声尖叫吓得一哆嗦,其他人也没好哪去,各个脸皮苍白。

  不容他们重振心神,地面伸出了一只只骨手,扯住他们鞋靴。

  骨手的指尖尖锐,如刀似钩,抓破了他等的皮靴布靴。

  十人阵脚大乱,慌乱的一顿乱踩乱打。

  更有一只骨手从岩壁伸出,扯住了武翰的头发,拽得他一趔趄。

  武翰的暴脾气上来,一记头锤后仰撞在岩壁,撞碎了骨爪。

  岩壁有棱角突起,他的头皮撞破了。

  血水从发丝间溢出,情急时,他感觉不到疼痛。

  惊见韦少杰运起元力,拍向身旁的一位男弟子,他飞扑过去,把那男弟子扑倒在地。

  韦少杰拍出的元力落空,打在地面。

  砰!

  地面大震,岩壁崩裂。

  这若打在肉身,少说断几根肋骨。

  武翰后怕,背脊惊出冷汗,回头惊疑地看向韦少杰。

  韦少杰也意识到自己因为惊慌,失了分寸出手过重。

  刚才那一招,且不说能否打散鬼怪,可必然会误伤同门。

  但事出有因,他是好心。

  他大喊地提醒,“许言的背后有鬼!”

  “鬼?!”

  武翰闻言急忙看去。

  果不其然,被他扑倒的许言,正压着一只鬼怪。

  鬼怪如同幽灵,幽绿的躯体虚幻,厉笑着,在用一根锁链勒人脖子。

  惊慌的许言正在起身,面色痛楚,脸皮憋得胀红,竟不知背后有只鬼怪。

  “去死!”二话不说,武翰直接挥拳砸下。

  砰。

  拳头结实地砸在地面,幽绿鬼怪破散,岩壁地表也把拳头磕破了皮。

  “武师兄你干嘛?”许言才回过神,骇然无措。

  “小心。”武翰没解释,把人拽起后,又去对付其他的鬼怪。

  十位弟子,以往不相识,现是临时搭伴,相互间没什么了解默契和信赖可言,用散兵游勇乌合之众来形容,也不为过。而此些阵眼士兵,也就是鬼怪,正是越怕它,它越凶。

  众人乱了,鬼怪的数量急剧增多。

  骨手、骷髅头、幽灵、死尸,凭空冒出来,乱抓乱掐。

  它们是谁好欺负欺负谁,武翰到处帮忙,反倒没鬼怪主动惹他。

  “好多啊,快跑啊!”

  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场面彻底不受控制了,弘妍、许言等人,惊慌地逃向一侧。

  一跑大伙就都跑了,韦少杰镇不住场面,也跟着逃去,逃得慢些的武翰,险些被十余鬼怪淹没了。

  抡棍乱扫,武翰才勉强挣脱出来,没办法,只能跟着逃。

  逃命般,十人溃败。

  “既不是上山,也不是下山,这是往哪逃?”垫后的武翰急声大喊,但没人回答他。

  后面有鬼怪厉叫的追赶,从两侧,又有一只只面目极为可怖的鬼怪跳出来,抓咬扯拽众人,众人乱了心神,逃得连滚带爬。只有武翰、韦少杰的状况好些,还能拉扯下其他人。

  “前面天亮啦,马上过关了,快跑!”

  不知怎么了,韦少杰突然惊喜地大喊,带着一位女弟子,三步并两步赶到了最前。

  其他弟子闻言,像是见到了逃出升天的活路,用出了吃奶的劲儿向前逃。

  甩棍打退一具死尸,武翰听见喊声,也是一喜。

  他跳起来看前面,双眉随之大皱。

  “嗯?哪里天亮了,分明是暗无天日,只能隐约的看见座山。”嘀咕着,他的心咯噔一吓,“不对!是悬崖,难道……是勾魂,勾他们跳崖!”

  “快停下,前面没有路,是悬崖,跳下去会摔死!”

  惊骇来袭,心脏缩得似只有核桃大小,武翰扯脖子急声呼喊。

  但韦少杰等人,仿若未闻。

  只见,在韦少杰九人的肩膀,隐约做个小小的幽绿人影。人影用小手捂着九人的眼睛,顺便用手臂夹住了他们的耳朵,蒙蔽了九人的耳目,扰乱视听。

  “真邪门啊!”

  武翰急躁,焦头烂额。

  他不是紫微系,没辟邪的玄奇本领,只能动手阻止。

  “快停下。”他扯住在他前面的魏凡,直接摔倒在地,又去追其他人。

  情况紧迫,哪能慢条斯理。

  追上了,他抬脚把人踹倒,紧接着前扑,扑倒了前面的女弟子,扔出龙纹棍,又打倒另一人。

  武翰修为最低,但他的力量与实力不弱,魏凡等人被鬼怪蒙蔽,不知道反抗,被他撵上的人,轻松被他打倒了。

  被打倒在地,魏凡五人当场昏迷。

  追在后面和从两面跳出来的鬼怪,对五人视而不见,未进行残害。

  “还有四个!”武翰是玩命地追。

  然而,在他的前面四人,十八阶的韦少杰带着位十五阶的女弟子,跑得速度飞快,他追不上。只能眼睁睁看着地看着二人一跃而起,跳跃悬崖,坠入黑暗。

  随后的两人,也跑到了崖边。

  “腿不长,跑得还真快!”武翰气恼抱怨,弘妍身材娇小,但欲修紫微武脉,速度不比他慢,许言更是即将跳崖。

  “跳了,来不及了!”

  “我扑!”

  “我抓!”

  翼蛇鸟,翱天戏水残影踪。

  行山虎,踏风怒爪卧龙扑。

  战法施展,武翰纵身前扑,扑倒了跑到崖边的弘妍,前捞的右手,抓住了已经跳下悬崖的许言。

  砰。

  前扑过猛,再被许言下坠的力量牵扯,武翰的上半身过了山崖,头重脚轻的向下栽斜。

  “有点搞大了。”看着下面不知多深的黑咕隆咚,武翰止不住的头晕,心脏抽搐。

  被他扑倒的弘妍,以及被抓住衣领没掉下去的许言,都已经昏迷,根本帮不上忙。

  “翰爷的心啊……”

  武翰有一身虎力,奈何姿势别扭,他是有劲用不上。

  只觉得用力稍不当,自己也会摔下去。

  憋得脸红脖筋暴起,脚尖扣住岩壁的坑洼,他才勉强固定住身体。

  “你咋这么沉,给我上来。”

  武翰固定住了身体,拽个一两百斤的人上来,难不倒他。

  奈何,追上了鬼怪不同意。

  “好玩吗?”

  一具皮肤惨白的死尸,伸脚踩在武翰的肩背,声音阴森地戏谑道。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