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十四阶,厉鬼索命

更新时间:2018-07-03 08:40:08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30

洒上药粉,处理好肩膀的伤口,武翰仍觉得憋火。

  那种莹黄丹药,和珍贵的虎力丹相似,甚至可能是极品的。

  他明明可以得到一颗,却被对手抢走了。

  换作是谁,也难顺气。

  他在林中转悠了好一番,快走迷路了,也没遇到元气兽。

  “希望那条蛟龙会再出来……”他躲着人,悄悄了溜了回去。

  气不顺,他想大战一场。

  碍于肩膀有伤,他没凑到近前去查看,相隔半里许,他盘膝坐在树下,修炼养伤。

  嗡。

  抱圆的双手间,元白丹丸聚成。

  散人丹滴溜溜自转,从掌心汲取白气,缓缓增长着。

  不久前服用了极品大元丹、洗髓驻颜丹,其肉身的生机活力,仍是盎然充沛。

  伤势超速修复中,修为也在超速的进展,肉身疯狂的吸收元气,筋骨脏腑在渐渐强壮着。

  肉身再淬出精纯的,具备精气神血骨肉气息的元气,汇入一纹散人丹。

  嗡……

  小元丹有许多,他大口吞服。

  心神宁静,武翰不被林中的响动打扰,月升月落,一夜悄然流逝。

  黎明时分,肩膀伤口全然愈合,不余疤痕,他的气息出现一次拔升,修为达到了十四阶。

  八极之一的龙筋神力,他已融会贯通,随着修为的提升,力量水涨船高。

  铁骨铮铮、人兵合一,他尚是初学乍练的层次,未给他带来额外的增强。

  “修炼速度这么快?”

  感觉着修为与力量,武翰很是意外,这是好事,他反倒担心修炼过快,会导致修为虚浮。

  仔细体会一番,他才踏实。

  “天还没亮,不睡了,继续琢磨怎么打败元气蛟,不打败它,我留在第三关不走了。”修炼了一夜,武翰无甚困意,依旧神清气明,活动一番筋骨,他手持龙纹棍,练起了龙征战法。

  假想着与元气蛟对敌,他反复研究对策。

  待日上三杆,他重回之前的战斗处。

  “诶,你出来。”没敢靠太近,武翰扔石头招唤。

  没让他失望。

  嗷……

  地面震颤,暗金元气蛟再次破土而出。

  粗壮蛇躯四五丈之长,头顶独角,威势凶猛,与之前一般无二。

  砰哒。

  武翰扔出的一块石头,砸中了它。

  战斗一触即发,元气蛟凌空盘身,摇头摆尾地绞杀而来。

  呼……

  威势狂猛,掀起疾风扫落叶。

  吃了上次败北的教训,武翰转身速撤,朝林木密集之处疾奔。

  自身实力有限,若要取胜,他必须尽可能地,利用地势来牵制与妨碍元气蛟。

  元气蛟不在乎胜或败,自然急追。

  它是飞的,速度甚快,双方的距离不断缩小,不吭声,它摆尾抽扫。

  “想得美。”

  武翰前扑翻滚,有惊无险的躲开了。

  任凭元气蛟大怒的甩尾、扑咬,抽碎山石树木去袭击,他都不停脚。

  一路躲躲闪闪、跌跌撞撞,他挨了不少揍,终是赶到了事先选定的地点。

  元气蛟再次扑来,已近在咫尺,他猛地翻身旋棍。

  砰。

  一棍上撩,打得元气蛟头颅摇晃。

  比之修为十三阶时,武翰的力量大了不少。

  当然,这还不够。

  身似游蛇翼鸟,武翰在密集的树木间,来回绕圈乱窜。正常而言,元气蛟比他灵活得多,可在此偏于狭窄的场地,元气蛟的粗长之躯施展不开,处处碰壁,反倒不如他的小身板来去自如。

  砰咣轰……

  古木剧颤,稍细的树木遭到刮碰,都是拦腰断了。

  普通的林木不足以阻挡元气蛟,却给了武翰周旋的机会,也给他可趁之机。

  “好机会!”武翰戛然止步,抡起龙纹棍,竭尽全力劈砸。

  撼地熊,霸王雷啸气拔山。

  力量似水,倾灌棍身,龙纹棍砸下,棍身惯力弯曲,如有雷霆万钧。

  蓬!

  棍砸七寸要害,元气蛟未有躲闪,被砸得剧烈扭曲。

  武翰则是借力拧身,施展六式之一的翼蛇鸟,侧滑半丈,再次到了元气蛟的侧面。

  狼群血,暴军乱野猎邪魔。

  乱棍抡起,棍影绰绰,暴雨般落下。

  只听连连闷响,元气蛟的蛇躯乱扭,直往地面坠去。

  这般打砸,不能对它造成多大的杀伤,却让它身不由己。

  “嗷……”

  它似暴怒了,猛烈反扑。

  蛇躯扭动的力量无可匹敌,龙纹棍打上就被弹开。

  乱棍无以为继,蛇口噬咬而来。

  惊急之下,武翰拧身后翻,借势施招。

  以棍作尾,甩起呼啸棍影。

  出海蛟,曲身摆尾倒挂云。

  蓬蓬蓬。

  接连三棍打在蛇口,击退了元气蛟的扑咬。

  脚刚沾地,武翰又变招,棍头用作虎爪。

  行山虎,踏风怒爪卧龙扑。

  砰!

  接着,又是狼群血。

  转际,撼地熊暴砸……

  事先曾有演练,实际情景虽不同于假想的对敌,武翰随机应变的变招,略显磕磕绊绊。但瞧着,攻势仍十分连贯,借力辗转腾挪,借势打力,虎狼雄鸟蛟交替展现,行云迅猛,硬生生的将暗金元气蛟压在棍下,抬不起头。

  昨日,他大败。

  今日,他占了上风。

  时隔一时,差距这么大,在暗中观战的骆远征等人,对武翰的认识再次刷新了。

  “他为战斗而生,为胜利而活。”骆远征说出一句古怪的评价。

  武翰不知自己在被品头论足,他的心神全专注于战斗,血液如同沸腾,斗志昂扬,战得酣畅淋漓。

  砰砰砰……

  或乱棍怒扫,或重棍暴劈。

  人兵合一入门了,龙纹棍在手中,像活了一样。

  刚柔并济,如臂指使。

  武翰强势了,元气蛟被打惨了,凶猛的蛇躯气泡般扭曲变形,随时会破散。

  挣命了,元气蛟甩尾乱抽,蛇口疯咬。

  树木先遭殃,树身栽斜、树干破损折断,碎木横飞。

  武翰躲避不急,仓促以棍抵挡,被一尾扫中,他凌空翻退。

  “机不可失,行山虎!”事发突然,武翰急智应变,身体抛在空中,他用出所有力量,甩臂掷出龙纹棍。

  呜!

  棍比弩枪,激闪射入蛇口。

  破竹之势,元气蛟从头至尾,破为气劲疾风四乱散开,吹起飞砂走石。

  当疾风平息,元气蛟不见了,只留下一颗暗金丹药。

  “我的!”

  武翰一个飞扑,把丹药抓到了手。

  若最后关头,被别人抢走了丹药,他哭都找不着调,大意不得。

  得手了,他痛快的松口气,尽管挨了一尾巴,半边身子痛麻,他仍是喜不自胜。

  一屁股坐在地上,他欣喜打量手中的丹药,“这是什么丹,嗯……”

  看书不多,武翰的学识有限,罕见的丹药,饶是在书籍中见过描述,却也没法一一记清楚,他不能肯定这是何丹。但有一点,他可以确定,“元气蛟比那一熊一狼强多了,丹药必然更好,好几倍!”

  昨日被抢了虎力丹,他憋火得很。

  今日取胜,气总算是顺了。

  “吃,还是不吃呢?等等再吃,他们八成已经进入第四关,我不能太落后。”

  仔细收好丹药,缓了缓伤痛,他小跑着行往第四关。

  至于初娆、车战,已先他一步进入了第四关,乌鸿、闵从等,被元气兽挡住了路,单凭自己过不了关。龙魂武脉二十五阶修为的林皓,在参与攻破阵眼,众弟子也是拼了,日夜不停的轮番上阵,任凭阵眼傀儡强大,也终是被攻破了。

  破碎的阵眼,洒出许多暗金色泽的丹药。

  第三关被攻破,被元气兽挡住的诸多弟子,得以坐享其成,随之涌入了第四关。

  第四关,很阴森。

  林外是艳阳天,林中却阴暗似深夜。

  寂静异常,隐隐的,又有狼哭鬼嚎的声音,闻者毛骨悚然。

  此关,被称为鬼都,比魔御关要凶邪得多。不少胆气不足的弟子,刚进入没多久,就惊恐的逃了回去,还有被吓晕了,被咬伤的。并且,第四关与第五关,两关考验叠在一起,部分区域,起了浓雾。

  黑夜浓雾,视野极差,相隔两三步,身边站个人都不知道。

  “阴森,有点吓人……”扛着龙纹棍,武翰大步流星的快走。

  口中嘀咕,他有点犯愁。

  从小到大,他都不擅长记路,现在处于阴暗的山林中,他不知该往那边走才对。

  “小蛮腰师姐。”

  “师姐。”

  “师姐你搁那呢,我有点迷路了。”

  “有没有人啊……”

  东张西望,他扯着嗓门大喊。

  毫无征兆的,他的身后,近在耳旁,响起阴森的男声,“有人啊。”

  武翰大惊,背后寒毛唰的竖起。

  没等他回身去看个究竟,一双冰冷手掌,从后面,死死地掐住他的脖颈。

  “鬼啊!”

  武翰的脸皮吓白了,连忙去撕扯掐他脖子的手掌。

  他抓到那双手,冰冷僵硬湿漉滑腻,且力量奇大,以他的力量,竟没掰开。

  匆匆一瞥,他看见了身后的东西。

  那是一个死人。

  披头散发看不清面容,身体枯瘦如柴,灰白的皮肤遍布尸斑,散发腐臭。

  像是刚从水中捞出,破烂的衣袍湿透了,泥水连成线滴落。

  它嘿嘿厉笑,如同索命的厉鬼。

  突如其来,从未见过此等可怕场景的武翰,惊恐不已。

  而厉鬼的双手,明显力量更大了,捏得脖颈咯兹悲鸣。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