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你瞅啥,不服来啊

更新时间:2018-07-03 08:36:53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30

众弟子在接受考验,第五萱萱时时的通览观望,以防出现伤残意外。

  她把最多的关注,放在武翰身上。

  “以他的实力,不难通过第三关,让他遇到点挫折,不是坏事。”她另有考虑。

  武道一途的艰险,第五萱萱非常清楚。

  一位武者,若是平凡普通,那其一生,即便没有大的成就,也不会遇到大的波折。

  但某位武者,若是不肯安于平淡又敢拼敢闯,则是稍有不慎,就会卷入风浪之中,后果难料。

  武翰筑成了先天散人丹,本身又不是安份的主儿,今后必然不平凡。适当地敲打下,让他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要因一时得意而忘乎所以,会有利于他的成长。

  第五萱萱轻打响指,在武翰的前方,元气蛟破土而出。

  哐啷哗……

  独角蛇首探出,粗壮蛇躯扭动,地面幡然破裂。

  元气蛟腾空升起,显露了全身。

  它体长四五丈,水桶粗,通体暗金。

  形态上,它比其他的元气兽都要逼真,暗金半透明的躯体,闪烁金铁质感,鳞甲狰狞,躯干强劲凶猛。

  盘身摆尾,听轰的炸响,一块数千斤重的山石四分五裂,碎石飞迸。

  轰……

  炸响在林中传开。

  异常的响动,引起了骆远征等人的注意。

  稍加感知,骆远征皱起了浓眉,“战蛟,十四阶修为的气息,但气息的强度……”

  据他辨别,元气蛟的气息虽不高深,但强度,堪比龙筋神力、铁骨铮铮融会贯通的六纹武丹。

  这么强大的元气兽,足以碾压龙泣谷十五阶修为以下的任何一位弟子。

  “哦,特殊对待。”

  想通了,浓眉舒展,骆远征等人不插手,静观武翰的表现。

  声响轰鸣,接二连三,武翰清楚的听见了。

  “前面有人在战斗,听声音,很强!”他不由停下了脚步,躲到树后,探着脑袋张望。

  视野不佳,他什么也没看到。正常来讲,前方传来这么大的响动,不是有人在战斗,就是前方有一只强大的元气兽,他应该绕着走,以免被卷入其中。

  不过,他很好奇。

  平常时,除了练武,他最愿做的一件事,是看其他弟子切磋比试。

  “看看又不会死人。”没细想,他躲躲藏藏的凑去。

  当看到打砸山石的元气蛟,他的嘴巴长大了,“好威风的蛇蛟,会飞,要是当坐骑骑着回家,光宗耀祖啊。”

  他又是疑惑,“不对,颜色怎么是黑黄,它是元气兽?”

  之前他遇到的,见到其他弟子遇到的元气兽,都是元白色。

  “打散一只元气虎,得一块元石,打散十二只元气狼,锝三块元石。这么说,元气兽有强有弱,战胜后,得到的奖励有多有少,那么……”他的目光,变得火热。

  元石和宝物,没人不想要。

  他在偷瞧,元气蛟也发现了他。

  一双蛇目冰冷无情,盯得人头皮发麻。

  第一次见到这么大块头的对手,紧张激动,武翰的双手有些颤抖。这是考验,轻易不会死人,他倒没什么畏惧,伸出手指指去,弱弱的叫嚣道:“你瞅啥,不服来啊。”

  臭小子,来就来。

  元气蛟脾气不好,也不打算改,嘶鸣一声,摇头摆尾而行。

  为了造势,有宽阔处不走,它偏偏贴着树干和山石游飞。

  轰砰、哐嚓……

  树木折断,山石崩碎,威势狂暴骇人。

  “龙纹棍。”木棍入手,武翰面目凛然,二话不说,持棍猛攻。

  然后,他被揍了。

  叮啷哐啷……

  力量速度灵活,武翰均是劣势,他全力一棍打中元气蛟,像是打中铁墩,饶是棍是灵兵能削弱反震的力道,他仍被震得双臂发麻。而挨了一棍,元气蛟仅是扭动晃悠,没半点伤势。

  元气蛟摆尾一抽,他躲避不及,仓促招架,被抽出几个跟头。

  武翰的战法攻势迅猛,却不够看。

  弹身跃起,他再扑上,砰的一声,又被抽得满地翻滚。

  他先是挨打,随后,被缠住了。

  蛇蛟之躯,五六丈长,从头到脚,把他缠成了粽子。

  蛇躯不断勒紧——

  咯兹……

  木棍被勒弯,武翰的身躯在变形,筋骨血肉发出声声悲鸣。

  经验不足,不慎被元气蛟缠住了,面对蛇躯绞杀,目前的他,根本挣脱不了。

  开始时,他还能挣扎,用嘴吧去咬。但随着蛇躯的持续缩紧,他连根手指也动不了了,只觉身躯快被拧成麻花,五脏六腑要从嘴巴挤出来,只能出气、不能进气。

  他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

  十三阶的修为,武丹是虚丹,他也不能通过自爆武丹来脱困。

  “好像,死也没什么可怕的?”

  身体动弹不得,他的头脑却是清醒的,疼痛难耐之余,他不觉得恐惧,仅是有些想念家人。

  窒息感越来越强,头脑开始眩晕,身体逐渐失去知觉,手脚痉挛般的抽搐。

  当然,这只是考验而已,任何一只元气兽,都不会夺取众弟子的性命,除非是意外误伤。此条元气蛟在第五萱萱的控制下,更不会误杀。

  适可而止,它松开了绞杀,武翰摔落在地。

  “吸……”

  缓了好一会儿,武翰才吸尽一口气。

  “呼呼……”急促喘息着,他强撑快散架的身体站起。

  败虽败了,但他心有不服气。

  揉揉胸口,他昂头,看向居空俯瞰他的元气蛟。

  知道对方听不懂话,他很硬气,又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不是你多厉害,是我还弱……失误,没找对办法,有本事你别跑,也别追我,等着,等我重振旗鼓再来揍你。”

  说完,他灰溜溜的撤了。

  没有追击,元气蛟扭身钻回了地下。

  一瘸一拐后撤了里许,武翰遇到了一位同门女弟子。

  女弟子二十岁许,容貌英气,一身紧身白衣,手挽木剑,气质英姿飒爽。卫奚雨,剑豪武脉二十阶修为,见到武翰,她颇为惊喜,“武翰,武师弟?”

  模样有些狼狈,武翰尴尬,讪讪笑道:“师姐好。”

  “诶呀,你这是……被元气兽打伤了,伤势重吗?”二人以前不相识,如今武翰成了名人,卫奚雨有意交好,关切的态度很真诚,“越往前走,遇到的元气兽会厉害,你还能继续前进吗,要不,咱俩同行?”

  武翰挠挠头,“谢师姐好意,师弟自己可以。”

  卫奚雨不勉强,“好吧,不过……凝出先天散人丹,让师姐开开眼呗。”

  武翰没拒绝……

  方才的动静不小,不少弟子闻声赶来。

  见到他,有的弟子当作没看见,有的来聊几句,有的想瞧瞧他的散人丹。

  对于元气蛟,武翰保密不说实话,暗暗担心会被别人抢了先。众弟子途径之前战斗的地方,暗金元气蛟却没再出现,也不知是否会再出现。

  “呼……”

  附近没人了,武翰才得清静,他坐在地上,查看伤势。

  被元气蛟刮碰、尾击,他身上十几处淤青。

  被元气狼抓出的伤口也加大了,脏腑受到了挤压,呼吸时胸腔疼痛不已。长这么大,他头次受这么多伤。

  “还好,跟小蛮腰换了不少丹药。”

  不管其他,武翰盘膝坐定,吞服二十颗小元丹,以修炼来疗伤。

  嗡。

  抱圆的双手间泛起元光,一纹散人丹聚成,悬浮着,滴溜溜转动。

  小元丹分解成的元气,随着血液流经全身,滋养血肉筋骨五脏六腑。再受引动,肉身淬出具备精气神血骨肉气息的元气,从掌心溢出,汇入散人丹。

  嗡……

  随着转动,散人丹缓缓增大着。

  之前服下一颗极品大元丹,又服下一颗洗髓驻颜丹,武翰的肉身,生机活力正值充沛。这不仅大大的加快他的修炼速度,更有助于伤势的修复。

  林中有些喧嚣,他倒未受打扰,时至下午时分,他才停下修炼。

  血肉的伤口,已基本愈合,淤青肿胀也消退了,只剩筋骨隐隐作痛。

  “我该怎么打败那头元气蛟,打之前得做好准备,除了尽量利用地势,战法是关键……”

  武翰惦记着再战元气蛟,没有绕路的想法,不急于通过第三关。

  起身,他练起了龙征战法。

  《龙征战法》与修为的修炼,之间不存在必然的关系。

  战法纯粹是用于战斗杀伤的手段,四道门的弟子都会习练,是武者在修为低时,最主要的战斗本领,散人更要卖力研习。

  战法有六式:

  行山虎,踏风怒爪卧龙扑。

  狼群血,暴军乱野猎邪魔。

  撼地熊,霸王雷啸气拔山。

  翼蛇鸟,翱天游水残影踪。

  出海蛟,曲身摆尾倒挂云。

  风云意,九转九回人化龙。

  六式精髓在于势,招数不重要,若精通势意,招数信手拈来,无招胜有招。

  六式中最重要的一式风云意,需要拥有元力才能施展,武翰尚且不会。在林中,他大开大合的习练虎狼熊鸟蛟五式,琢磨着该怎么对战元气蛟。

  哗呼……

  辗转腾挪,棍影交错,掀起风声作乱。

  这一练,就停不下来了。

  他很喜欢这种练武的感觉,堪称陶醉。

  树欲静风不止,一位不速之客找上了门,不是别人,正是车战。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