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抢我鸡腿者,杀无赦

更新时间:2018-06-25 13:47:17 作者:六尺相 字数:3130

站于山崖边的第五萱萱,在眺望着破关的场景。

  武翰会中招,她不意外。

  有欲望,才会有追求。

  这一关,是魔御考验的进阶版。

  没有三十阶修为的武者,必定会被勾动情欲之心,单凭意志,不能完全抵御。

  更不像许多弟子认为的,是用什么先天散人丹去破关。

  先天散人丹虽是一种特殊的武丹,但武翰的散人丹才一纹,没有显著的威能。

  且,第五萱萱布下无关考验,考验的是人,不是武丹。因为武道一途,人是最根本的,好比同样是先天散人丹的拥有者,南宫飞羽成了七重天的战神,另两位,却毫无成就。

  情欲考验的关键,财欲也好,色欲也罢,更在于本心的清澈与坚定,不忘初心。

  武翰没被财色迷惑,又因修为过低,被‘疲累’压倒了。

  武道一途,任重道远。

  “坚持不懈,何其艰难啊。”第五萱萱可以理解,她继续观望……

  骆远征等人,同样在暗中监察,神情各异……

  ……

  第二关阵眼处——

  初娆的声音,压下了众弟子的吵闹,转际,人群掀起了更大喧哗。

  议论纷纷,不少人误会了初娆的用意。

  连林皓也认为,初娆是在落井下石,嘴角的笑意若有若无,他讥笑腹诽,“有意思,别人是在偷偷戏弄,你倒好,跳出来调戏武翰,这是多大的仇啊,啧啧,知人知面不知心。”

  转眼之后,喧哗声急降。

  却见,武翰晃悠悠的站起了,嘴里含糊不清的叨咕着,“大鸡腿,在哪……”

  办法管用,初娆大为惊喜,不由地再上前一步,趁热打铁的喊道:“在你的正前方,五丈之外,超大的烤鸡腿,皮色金黄,外焦里嫩,滋滋冒油,美味之极啊。”

  “真香……”

  武翰闭着眼睛嘿嘿笑,口水都快流了出来。

  梦游般,他张开双臂,小跑着,跑过最后的五丈,他抱住了情欲柱。

  见到此幕,在场所有弟子的喉咙,像被一只大手紧紧捏住。

  “呃!”

  笑声,全憋在了喉咙里。

  这都行?!

  “鸡腿有点瘦……”如抱着美人,武翰陶醉的抱着柱子,那叫一个稀罕。

  他张嘴咬一口,但腿粗的柱子不方便下嘴,他没咬动。

  “鸡腿没熟?”

  他抱住了情欲柱,又拿情欲柱没办法,围观的弟子,再次发出爆笑。

  “哈哈!”

  “他不会要吃铁柱吧。”

  幸灾乐祸的弟子,一点不吝啬戏弄之词。

  “真是白痴。”林皓也满脸鄙夷。

  “咬不动,怎么办?”初娆心头焦急,灵机在心头闪过,她再次大喊道:“不好啦,武翰,有一帮人要抢你的大鸡腿,快点打他们,完啦,你的鸡腿被抢走啦!”

  “嗯?”

  抱着柱子的武翰,双眉登时皱起,脸色猛沉。

  他缓缓站直了身体,已变得怒不可遏。

  力气震荡,衣袍无风自动。

  “龙纹棍!”

  武翰猛然探出右手,无形的气机牵动,躺在地上的木棍,嗖的飞起绕过一圈,飞入了他的手中。

  这一刻,他竟然领悟了八极的人兵合一。

  “抢我鸡腿者,杀无赦!”

  暴怒的武翰,抡起木棍,施展六式之一的狼群血。

  狼群血,暴军乱野猎邪魔。

  霎那间,棍影重重,滂沱暴雨般,砸落而下。

  轰轰轰……

  轰!

  乱棍倾砸,暴力杀伤,情欲柱分崩离析,碎成了几千块。

  阵眼破碎,考验随之结束。

  又打了几棍之后,武翰恢复了正常,他愣愣的扫视周围,“鸡腿哪去了?”

  他的暴怒发飙,吓住了在场的众弟子。

  数千人全都等着眼睛看他,忘了去抢收软香金碎块。

  “咕咚……”林皓不禁咽了下口水。

  武翰发飙,原来这么吓人。

  真驴!

  初娆也咧咧嘴角,随之大喜。

  她连忙收取软香金,轻挥蒲羽扇引动,金块哗啦啦的落入百宝囊。

  其他弟子回过神儿,也急忙抢夺金块。

  武翰没找到鸡腿,却见到一个包裹着三颗嫩绿丹药的气泡。

  “这是什么丹药?”

  拿过丹药,武翰疑惑,他不认识。

  肯定不是毒丹就对了,瞄瞄周围,他张嘴吃下一颗。

  丹药的味道,格外清新,药丸入口即化,未等入腹,药力已散向全身。

  待把金块抢夺一空的众弟子,再看向武翰时,他的全身,竟沐浴在嫩绿光辉之中。

  嗡。

  先天散人丹在口中聚成,武翰的气息拔升,修为踏入了十三阶。

  并且,有丝丝黑灰的浊气,从其周身无数的毛孔溢出。其身上的伤疤,在平复着,双手的老茧,燃烧般化为灰尘脱落。

  足足过了百余息的工夫,嫩绿光辉才隐去,武翰整个人,给人焕然一新之感,像是被雨水冲洗过的青竹。

  “洗髓丹?”某位弟子惊疑。

  商丽莲、初娆等人,认出了此丹,“极品洗髓驻颜丹!”

  此丹,古风界域没人会炼制,只能从通天塔的天机玉盘,偶尔获得一颗。

  男俢者对于此丹,并不太热衷,主要看重洗髓淬血的药效,能够洗练掉肉身血髓的杂质,好处甚多。女子对此丹,却是梦寐以求,因除了洗髓之外,此丹还能美颜驻颜,永葆青春。

  论价值,一颗极品洗髓驻颜丹,可以轻松换一件普通的灵兵。

  众弟子目光火热,尤其是女弟子——

  “好像有三颗,他吃一颗,还剩两颗。”

  火热的目光,简直要把武翰融化了。

  商丽莲等人,也不能免俗。

  见面分一半呗。

  武翰仿若未觉,他自顾自地瞧瞧双手,没了硬茧的皮肤颇为光滑,白里透红,他不怎么满意。

  横着眼睛,瞥了下周围弟子,他哼了声。

  方才的经过,他有点记忆。

  大步走到初娆的身旁,他取出一颗极品洗髓驻颜丹,献宝道:“这丹药挺好吃,师姐你尝尝。”

  “给我了?”

  自指鼻尖,初娆诧异。

  这么贵重的丹药,她有点不敢接,这与捡到灵兵分给她一件,不是一回事儿。

  武翰出于私心,怕别人惦记,他把丹药直接塞进了初娆的嘴里,“快吃吧。”

  初娆又连忙吐出丹药,托在掌心瞧了瞧,取出水晶瓶好生收起。

  激动之余,她板着俏脸嗔怪,“如此贵重的丹药,哪能随便吃掉呢?”

  武翰不明所以。

  “和鸡腿一起吃,荤素搭配?”他问得一本正经。

  “你还没忘了鸡腿呢。”初娆无语……

  二人旁若无人的闲聊,围观的众弟子,颇觉尴尬。

  “今天天气不错哈,太阳跟蛋黄似地……”几位弟子聊着天气走了。

  “嗯,这颗树长得真高……”

  “到了吃早饭的时候。”

  “今夜好像有雨。”

  “听说,那谁家的狼狗有喜了。”

  “从今以后,我跟鸡腿不共戴天。”

  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众人装傻充愣,没话找话,望着天瞧着地,点评着蚂蚁,各自散开了。

  不散开,还留在此地干嘛,他们刚才好一番看笑话,还有人扔苹果。现在,武翰攻破了阵眼,更得了宝贝,他们在一旁傻看着,尴尬得要命,赶紧撤吧。

  没必要驻足,商丽莲等人也离开了。

  在风中凌乱的林皓,脸皮胀红发紫,像是被人扯着衣襟,抽了一百二十多个大嘴巴。

  他的心,是崩溃的。

  很崩溃。

  为什么一个白痴,能够攻破阵眼,他却不行!

  太不公平!

  他恨啊。

  拳头攥得咔咔响,似把武翰与初娆,捏得粉身碎骨。

  “吸……”

  他深深的吸气,脸色缓缓恢复如常,他看中了极品洗髓驻颜丹。

  勉强换上亲善的笑脸,他哈哈大笑,走到近前,虚伪的恭喜,“师弟再破阵眼,可喜可贺。”

  “侥幸而已。”武翰爱搭不理。

  端详着水晶瓶的丹药,初娆欣喜非常,没抬眼去看人。

  林皓很是尴尬,懒得虚假客套,他开门见山道:“本家小妹,苦寻洗髓驻颜丹多年,迟迟没能如愿,师弟让给为兄一颗洗髓驻颜丹可好?师兄记你一个大人情,以后,你遇到任何麻烦,尽管找师兄,为兄替你摆平。”

  他敢开这口,是认为,武翰不敢得罪他。

  “不好。”

  想也没想,武翰摇头拒绝。

  昨日,双方就闹掰了,他怎么会把林皓当好人。况且,凡事有第一次便会有第二次,这次他若选择息事宁人,以丹药缓和了关系,下次向他要灵兵,他给不给?不给,他照样得罪了对方。

  林皓的脸,黑了。

  “你说什么?”他当场翻脸。

  武翰不为所动,“最后一颗极品洗髓驻颜丹,师弟准备用来招揽一位云岚当同伴,请师兄见谅。”

  “好,很好!武翰,你长出息了,翅膀硬了!”脸皮黑得像锅底,林皓险些暴走。他的目光,是饿狼般的狠毒,走出了几十步,他仍回头,恶狠狠的瞥了一眼。

  众弟子散尽,只剩武翰和初娆。

  “这次啊,咱俩彻底得罪了他。”初娆撇撇嘴。

  “连累了师姐。”武翰无奈,不是他惹麻烦,是麻烦来惹他。

  他不可能为了息事宁人,去一再屈从。既然不可避免,他也没办法。

  初娆同样不在意,“没有几个对手,哪有练武的动力。走,去第三关,万一也有宝贝可捡,咱不能落后。”

  “嗯呐。”

  “对啦,刚才你遇见什么幻觉?”

  “大鸡腿,我这辈子也没见过那么大的鸡腿,然后五师兄还有车战,他们一帮人来抢!”

  “抢鸡腿……”初娆似笑非笑地看着武翰。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