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苹果馅的素包子

更新时间:2018-06-25 13:45:01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29

清晨时分,雨露正润。

  山林间,数千位龙泣谷弟子聚集,合围着一根与魔御柱相似的铁柱。

  弟子众多,其中不乏修为达二十五阶之人,但无一敢去靠近,因那是第二关的阵眼——情欲柱。

  距离情欲柱百余丈,人群躁动。

  部分弟子施展绝学,尝试远攻阵眼,奈何相隔太远,没打着柱子,地面遭了殃。

  各般杀伤落下,地表坑坑洼洼,元力激起的烟尘飞扬,劲气作乱。

  实力不济,没办法。

  四阁大师姐商丽莲,紫微系二十五阶修为,在昨日黄昏时,她最先找到了情欲柱。

  她独自尝试破关,未果。

  后找来了二十五阶的龙魂者、征战者,她施展五色幻光,来为两人抵御外邪,再次尝试攻破阵眼,却仍是行不通,多般尝试后,不得不放弃。

  这会儿,商丽莲在冷眼观望。

  其心中,暗有挫败感,“哎,小小的情欲考验,想必只是使者随手布设,我被难住,不是考验太难,而是我太拙劣。看来,只剩先天散人武翰,还有希望攻破此关,他或许也不行,情欲关与魔御关似是而非,情欲之心人皆有之,他不能免俗……”

  商丽莲调整心态,“还是管好自己吧,一个月后的幽境历练,必须下狠心磨砺自己。”

  三阁大师兄邱野,仍不肯放弃。

  距离远,他接近了再攻。

  炫纹加身,他向前急冲而去,修剑豪武脉,他的移动格外灵活迅疾。

  身形似剑破空,他急冲数十丈,发觉眼前出现了幻觉,他立即以剑指横扫,“剑气初光!”

  随着剑指的划过,一抹狭芒剑光闪现。

  锵。

  斩中了铁柱,剑光一闪而逝。

  施招远攻,剑光仍是格外锋利,但仅在铁柱上留下寸许深的划痕。

  邱野不死心,再来。

  锵。

  铛铛……

  部分弟子,纷沓尝试。

  对于此些弟子,车战嗤之以鼻,“一群傻帽,白费力气,有工夫浪费在这,不如早早去第三关抢些先机。”与身旁的几位弟子交谈几句,他们一伙人赶赴第三关。

  车战等人走远了,林皓、武翰、初娆也到了。

  “让开,挤在这里做甚。”

  走在前的林皓,不耐地呵斥,前面的众弟子闻声,让出了一条路。

  跟在后面的武翰与初娆,在暗暗撇嘴。

  真够摆谱的。

  有家世背景、自身有修为实力,林皓一向为人高调,到了此地吸引了不少弟子的目光。

  而在打魔御柱的时候,有些弟子认识了武翰,此时再见,纷纷认出他。

  “武翰!”

  “他是武翰?”

  “先天散人丹。”

  “是先天散人武翰……”

  更多的弟子在投去目光,商丽莲、邱野等人,也先后看去。

  武翰,已是龙泣谷的名人,近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沦为了陪衬的林皓,心头恼火,逼着自己虚与委蛇,他摆出一副友善的态度,笑着道:“武师弟,灵兵借给师兄一用,师兄先打头阵,试试阵眼的虚实。”

  初娆翻个大白眼,暗中鄙视,倒没插话,轻摇蒲羽扇,她向身旁的弟子打听情况。

  “这……”武翰面有为难。

  但在众同门弟子面前拒绝,他有些张不开口,只好同意了。手臂微动,缠在小臂的灵兵入手,化为一杆齐眉棍。

  “灵兵耶……”

  众弟子哗然吵闹,目光炙热。

  灵兵有灵,木棍沾染了武翰的气息,林皓拿在手中倍感生疏。

  好在,灵兵还没有完全被炼化,他可以使用。

  “嗯,不错。”掂量下木棍,林皓嘴上夸赞,心中却在燃着自己得不到,别人也休想得到的妒火。

  灌入元力,棍身绽出毫光,嗡嗡震颤。

  林皓的脸色变得冷峻,冷目锁定情欲柱,暴然发起冲杀,他迅如猎豹的快速迫近。待眼前幻觉重重,即将失去目标时,他施展绝学行龙,掷出了手中的木棍。

  木棍飞射,隐有龙形,带出了咆哮般的破空声。

  嗷……

  轰!

  木棍撞上,情欲柱猛烈摇晃。

  这一击够强悍,情欲柱有倾倒破碎的征兆。

  可惜,差了一些。

  木棍反弹落地,铁柱重新立稳,被击中处,凹了一大块。

  “再来几击,阵眼即破。”商丽莲等人的脸色不佳。

  一击建功,林皓甚是激动,他连忙运用人兵合一的感应,伸手遥对木棍,“回来!”

  “回来!”

  落在铁柱旁的木棍,却动也不动。

  林皓的激动,荡然无存,某些弟子则露出了笑意。

  哼,你也不行。

  林皓也是有城府的人,心思急闪,转而哈哈一笑,敷衍了真实的想法。

  “哈哈,献丑了,但无所谓……武师弟,该你上了,攻破阵眼,为十七阁争光,让大伙瞧瞧先天散人丹的神奇!”他的话,说得那叫一个洒脱豪爽,不少人都信了。

  “且慢。”初娆凝然制止。

  回到武翰身旁,她低声叮嘱道:“昨夜,有位男弟子,尝试一鼓作气冲到阵眼前,但不仅没成功,反而当众脱衣,满嘴污言色曲的大跳淫舞。此关是情欲考验,你要量力而行,察觉异常立即退回来。”

  轻松了破了魔御阵眼,武翰不免对第二关阵眼,怀有点小觑之心。

  没去细想,他随口回答,“师姐,我去尽力一试,灵兵掉在那,我也得把它取回来啊。”

  “对嘛,大丈夫必当敢闯敢拼,一往无前。”林皓豪气鼓励,义薄云天,“若有不妥,师兄立马接你回来。”

  虚伪,武翰没搭理他。

  担心或许是多余的,初娆不再多言。

  数千人在场,却无喧闹,在众人的注视下,武翰大步流星的走向情欲柱。

  哒哒哒……

  他的脚步声,清晰可闻。

  走过半途,他的步伐放缓了。

  眼皮莫名的沉重,头脑渐渐浑噩,肚子咕噜噜乱叫。

  又饿又困,颇为难耐,武翰不由意识到,自己很难走到柱子前。

  但,人争一口气,年十八的他,有强烈的争强好胜之心。数千弟子在看着,他不想示弱。

  况且,他日日勤苦修炼,磨砺了顽强的意志,此点难耐,他不在乎。

  他继续前进……

  其脚步,越发沉重,呼吸随之急促,像是虚脱了。

  距离情欲柱只剩二十余丈,他困得睁不开眼睛,醉成烂泥般,双脚踉跄。

  他仍是没停下,摇摇晃晃的,走三步退两步的,在向前走去。

  几欲摔倒,他偏偏站稳了。

  让人看得揪心。

  围观的数千弟子,一言不发,紧紧地盯视。

  他们不得不承认,武翰的确有非同一般的意志。

  在场的弟子,有一位算一位,没人能坚持走出这么远。

  “倒啊,倒啊!”林皓面无异常,心中却在咬牙切齿,他特别希望看到武翰当众出丑,表现出肮脏龌龊的一面,比如把石头当一丝不挂的美人,然后嘿嘿嘿……

  初娆秀眉紧蹙,向前走出十余丈,紧张的注视着。

  十丈、九丈、七丈……

  武翰离情欲柱,越来越近。

  只剩五丈,他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噗通。

  吓了众人一跳。

  武翰挣扎着要站起,但越来越乏力。

  “好困呢。”

  很快,他不再动弹,垂着脑袋跪在地。

  “噜哼哼……”他睡着了。

  吧嗒吧嗒嘴,他模糊不清的自语,“大婶再给个包子吧,我没吃饱……”

  一惊一诈过后,全场寂静!

  突然,人群发出哗然的爆笑声。

  “哈哈!”

  “哈哈哈……”

  “先天散人丹不行啊,哈哈!”

  某些弟子是有多大嗓门,笑出多大声音,他们好像是听到最好笑的笑话,笑得前仰后合、歇斯底里,更有如释重负的后怕之意。何至于笑成这样,连他们自己也不清楚。

  “呵……”林皓也笑了。

  他又连忙藏起笑意,换上一脸凝重,暗下在狂笑不止,让你出风头,活该!

  几位弟子,仅仅大笑没觉得过瘾,甚至拿出糕点、水果等物扔去。

  有一颗苹果,正好滚到了武翰的手边。

  “别饿着,快吃吧。”某弟子大笑的嘲弄。

  武翰似乎听见了,无力的动了动胳膊,摸到苹果,送到嘴边咔嚓咬了一口。

  “嗯……苹果馅的,素包子。大婶,包纸没蒸熟呢。”他梦呓着。

  众人见此,笑得更欢。

  “哈哈……”

  “苹果馅的,好吃不?”

  “睡着了还惦记着吃,他是猪吗?”

  “哈、哈!”

  与武翰无冤无仇,看他当众出丑,某些弟子却高兴坏了,使劲地看笑话。

  当然,大部分人在冷眼旁观,不乱参合。比如商丽莲等人,自恃身份,自是不会露出幸灾乐祸的狭隘之色。事实上,若把他们换成武翰,只会是更加不堪的丑态,他们哪有嘲笑武翰的资格。

  “他只是困和饿罢了,有什么好笑的,闭嘴!”初娆恼了,恼声呵斥,但没人听她的。

  她没法去接回武翰,妄加靠近阵眼的话,她也会搭进去。

  “他好像能听见外面的声音,嗯……”

  蒲羽扇挥出蒙蒙的蓝光,防护周身,足尖点地,初娆飘身前行了二十余丈,直到眼前浮现金山银山的幻觉,她才停下。

  运起元力,她大声喊道:“武翰,在你前面五丈,有一超大块的烤鸡腿!”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