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极九化元归一炼神格

更新时间:2018-06-25 13:42:07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21

对方不接受赔偿,不肯罢休,武翰不再多言,退走了。

  “自以为多了不起,一帮无赖之徒,迟早挨收拾。”初娆恼气不已,瞧瞧面色如常的武翰,她凑到近前,疑惑的小声问道:“那个狂小子,叫车战对吧,你和他有仇吗?”

  二人才算相识几日,她不了解武翰的过往。

  武翰点点头。

  “嗯,他原来也在十七阁。”

  他与车战的仇怨,知道的人很少。

  没人问他,他从来不提,倒没什么需要隐瞒的,“刚来龙泣谷那会儿,他和我住一间屋,那时我俩都是十二,体格比我壮多了。刚开始的半个月,我俩相处的不错,但有一天傍晚,他让我给他洗臭袜子,我不洗,他一脚把我踹倒了。”

  “哦……”初娆听得认真。

  时隔多年,具体的细节,武翰已经忘了。

  他接着讲述,“当时我懵了,也不知怎么还的手,反正是拿木凳拍了他,他倒地上我就继续打,然后被人拉开。事后我才知道,车战的鼻骨和右臂断了。这事惊动了阁主,询问我事情始末,我实话实说。后来,执事带我回了家,让父母管教我,并让我父母拿二十块元石,用作治疗车战的药费和补偿。”

  说到这,他不由叹口气。

  “我家境普通,我爹是收药的小商人,我娘在家熏烤药材,我哥在镇里的武馆修行。家里有点积蓄,但不是压在药材上,就是没收回来的外账,真是砸锅卖铁,才凑够了元石。”武翰的笑,有点苦涩。

  “不怪你的。”初娆轻声安慰着。

  武翰微微摇头。

  扯起左腕的红绳,他有些想念。

  “这根红绳,是我娘给我的,跟我说,回去以后不准打架!啥时候,我能自行承担后果,我宁可被人杀了,也要去打,啥时候摘掉红绳,我要不答应,就不让我练武……”时至今日,武翰已有六年没回家探亲。

  没脸回去,他也再没向家里要过钱财。

  轻咳下,他的脸色恢复了正常,“等我回来,车战被调去十八阁,仇就这么结下了。”

  初娆听罢,不知该怎么评价是非对错。

  她拍拍武翰的肩膀,以示安慰,“过去了,便不要多想,向前看、大步走。”

  “嗯。”

  武翰有一缺点,或也是优点。

  除了练武之外,他不会过多的考虑一件事情。

  好就是好,坏就是坏。

  他罕有犯愁的时候,大有船到桥头自然直的心态。

  比如被林皓为难,他没有担惊受怕,又如方才和车战等人闹翻,此刻的他,一无憋闷二无恼火。

  因他已经决定,接下来该如何做,“我奉上赔偿,他们不要,怪不得我,他们若要报复我,我见招拆招就是,如果太过份,那就看谁命硬。另几位被我抢了丹药的弟子,我没看清长相,也不知姓名,无从寻找,只有以后遇见了再说。”

  “哈,够果断。”初娆赞赏有加……

  ……

  时间匆匆,转眼入深夜。

  第二关考验,没有特殊的现象,众弟子的状态正常,四处走动查看,许多人捡到了元石以及各类丹药,寻得灵兵的弟子,却是屈指可数。夜幕笼罩,林间渐渐安静,众弟子各寻地歇息,部分弟子则先行进入了第三关。

  一颗古树上——

  鲜红的裙袂倾垂着,初娆枕着百宝囊,平躺在一根树杈。

  握着蒲羽扇的素手,置于胸腹处,她在浅睡。

  “睡着了,会不会摔下来。”在溪边洗簌回来的武翰,一手拎着木盆,愕然抬头瞧着,他有点担心。暗自又觉亏欠。

  初娆和他走了一整天,可惜没寻到第二件灵兵,“如果我还能攻破阵眼,得到的宝贝,必须分她一半。”

  不去胡思乱想,他盘膝坐在树下,取出一枚丹药。

  丹药足有核桃大小,元白辉光流溢,丹丸似水珠,正是极品大元丹。

  打破魔御柱后,武翰没抢到丹药,此颗,是初娆借给他的。

  初娆手疾眼快,抢到了三颗。

  借一还二,挺黑。

  极品大元丹,是十分珍稀的丹药,不仅蕴含极为纯净的大量元气,药力更有玄奇之用。

  武徒服下此丹,再去破九入十,甚至能让原本只为三纹的武丹,筑成四纹。

  此外,对于未觉醒的弟子,极品大元丹不仅可以快速的增进修为,还能用以突破瓶颈。只是在古风界域,无人能够批量炼制此丹,普通武者只知其名,见不着实物。

  “味道不错。”

  丹药入口,即如清凉的水流,沿着喉咙,流入胃府。

  武翰坐定,双手抱圆。

  心念集中,像是点燃灯笼,凝出的先天散人丹是灯芯,散发光辉,照亮了双手之间。

  嗡。

  散人丹滴溜溜的自转,丝丝缕缕地,从掌心汲取白气,来壮大己身。

  闭目稳坐,武翰沉入了修为的修炼。

  九重天四道门,修炼的体系,是由先辈探索创立,统一而唯一,名为《极九化元归一炼神格》。这既是法门也是功法,近乎人人掌握。包括尚未印证的推想,修炼由始至终,分为五大阶段九小阶段,共计八十一阶。

  各阶段各有奥妙,世人编写了一首修行歌,以阐述总纲:

  一九元筑纹丹成,二九点玄开天门。

  三九血墨炫纹显,四九图腾掩星痕。

  五九幻夜梦泣晶,六九道行鬼笑仙。

  七九寂灭霸王意,八九战魂叱乾坤。

  九九法相吞千古,归一无极踏真神。

  纹丹,即是武丹。

  它对修炼者无比重要,是精气神、血肉骨的一种凝聚,是修行的汇总,是力量之源。

  平常时,它会融解在全身,修炼时,则聚成丹丸。

  修炼者积攒修为也好,修炼道门八极也罢,乃至图腾纹、道晶、战魂的修炼,优劣都会体现于武丹。最显而易见的,修为的增进,会让武丹凝实增大,融会贯通的道门八极,则会给武丹炼出玄纹。

  比如武翰,融会贯通的龙筋神力,把先天散人丹炼成了一纹。

  他现是十阶修为,是刚进入二九阶段。

  二九,是为筹备觉醒。

  完成觉醒,武丹由虚转实,炼出元力。

  之后,从二十阶开始,修为逢五逢十,都可以修炼已经分封天道法位的武脉绝学。十六武脉,绝学各有擅长。像初娆,已学了紫微系的二十阶绝学,幽莲黛叶和五色幻光,她不擅战斗,却有玄奇莫测的手段。

  总之,武道一途光怪陆离。

  嗡。

  随着武翰心神的专注,散人丹的转动,越发快速。

  极品大元丹的药力,如般甘露,融入干沙般肉身,滋养四肢百骸、五脏六腑,散布全身。而受散人丹的引动,肉身淬出具备精气神血骨肉气息的元气,汇入散人丹。

  肉眼可辨的,快速自转的散人丹,在缓缓的增大。

  约过了半个时辰,武翰的气息,出现了拔升,修为升至十一阶。

  “嗯?”

  察觉动静,浅睡的初娆,倏然睁开了双眼。

  稍作感知,她坐起身来,奇异的向下张望,“半个时辰升一阶?”

  一九阶段,属于塑造根骨的入门修炼,因俢者年岁小等原因,往往要耗时数年。

  二九阶段,修为的提升比较容易,资源充足的话,快则数月就可以完成。二九的难点,在于道门八极的修炼。

  不过,十阶到十一阶,只用半个时辰,未免有些吓人。

  “是极品大元丹的功劳吧。”她重新躺下,继续休息。

  大半个时辰后,她又被惊起。

  嗡。

  气息拔升,武翰的修为,已至十二阶。

  一纹先天散人丹的大小,从黄豆粒,变成了小樱桃。

  “不会吧,有这么大的药劲?”初娆认为不正常,一颗极品大元丹,即便可以把修为从十阶推至十二阶,也不应该如此之快。此等修炼速度,四纹武丹的她,都是比不了。

  她仔细琢磨,把原因归功于先天散人丹的特殊。毕竟,这颗先天散人丹的前身,乃是六纹武丹。

  睡意没了,她躺在树上听动静。

  又过了一阵儿,药力终于耗尽,武翰的修为,临近了十三阶。

  修为境界低,身魂容易乏累,需以睡眠来休养精气神。在白天武翰没得空闲,现在失去药力的支撑,强烈的困意顿时来袭,抬头瞧了瞧初娆,他大剌剌的躺在树下,很快入睡了。

  月升月落……

  天边放白,初娆醒了

  “人呢?”

  她疑惑举目寻找,只见在不远处,武翰正修炼铁骨铮铮,满脸汗水,显然已练了好一会儿。

  而在树下,放着一盆清水。

  “呀,毛头小子挺体贴呢。”初娆一乐,飘身下树。

  以药水漱口、清水洗面梳妆后,她喊回武翰,二人吃些甜点,打打牙祭。

  朝阳半露,二人结伴而行,尽管武翰不愿搭理林皓,奈何那是五师兄,他只好听从安排,再去面见林皓。

  清晨的林间,林皓笔挺而立。

  “阵眼已经找到了,武翰快来,随师兄去破关。”他面带友善的笑意,招招手。

  林皓的心情确实不错,对方若是攻破了阵眼,他可以捞些好处,若攻破不了,对方出丑丢人,他也是喜闻乐见。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