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红脸的武翰,绿脸的林皓

更新时间:2018-06-25 13:37:51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44

同在龙泣谷十七阁修行,武翰对初娆,无甚戒备之心。

  掏出魔御柱破碎后遗留的玉石,他递给了对方,“师姐请看。”

  接过玉石,稍作打量查探,初娆的双眼,顿时泛起财迷之色,“天机玉!我就说嘛,巡天使者布下了考验,我等一旦攻破阵眼,定得不菲的奖励,一块天机玉,你小子发达啦。”

  常读各类典籍,武翰知晓天机玉,那是能在通天塔中唤出天机玉盘的奇物,有市无价。

  发了横财,他尤其惊喜。

  抚摸着触感温润的天机玉,初娆心中泛起了小心思。

  她缺少大笔的钱财,可以救命的钱财。此块天机玉,能解她的急需。

  犹豫下,因种种考虑,她放弃了此份念头。

  还回天机玉,她想了想后,郑重说道:“此块天机玉,你该孝敬给阁主。”

  “木秀于林的道理,你懂吗?”见武翰愕然看来,她细说理由,“以前,你只是一位普通弟子,不引人注目。如今,你筑成先天散人丹,开始崭露头角,尤其是攻破阵眼,能人所不能,你的表现太惹眼了。你若是名门出身,那会得来许多追捧,你仅是普通弟子,却会招来眼红。”

  武翰皱眉,微微点头。

  这方面,他从没考虑过,但能理解。

  “倘若你把天机玉献给阁主,阁主看你尊师重道,不曾得意忘本,必定欣赏你。得阁主关照一二,得此背景与靠山,会省去你诸多不必要的烦扰,便于你的成长。不然,好处若都被你独占……”言尽于此,初娆不再深说,毕竟,涉及不菲的钱财,免得好心被当作驴肝肺。

  “对!”

  武翰无猜忌之心。

  宝贝到手,他自然不想拱手让人。

  但他不傻,明白初娆之言在理,是为他着想。

  “我现在就去。”他是说做就做。

  “回来!”初娆连忙阻止。

  其心头,甚为震动。

  这小子,是真白痴,还是假白痴?就算你全家砸锅卖铁,也换不来半块天机玉,你竟毫无不犹豫的要送人,是傻实了心,还是大魄力,她惊疑道:“你真的决定,把天机玉献给阁主?”

  往日囊中羞涩,如今横财在手,傻子也不想失去。

  武翰则下定了决心,“师姐所言,我都懂。筑成了先天散人丹,从今往后,我很难平淡修行,没准会经常抛头露面。如果我不会做人,只顾自己盆满钵满,八成羽翼未丰,我就已曝尸荒野。所以,目光要放长远,不仅是这块天机玉,以后,我都要记住,达则兼济天下。”

  初娆没想到,武翰竟说出这番话,令她刮目相看。

  她仿佛能看到,对方隐藏着一颗狂野躁动的心。

  “赶早不赶晚,师姐陪你去找阁主。”

  “有劳师姐。”

  二人即刻动身,先找一位监察执事打听,随后找到了十七阁的阁主林中阳。

  林中阳为人亲和,不是徇私枉法之辈。不过,本阁的弟子以厚礼孝敬,他倍感欣慰。

  武翰不会说花言巧语,初娆则是能言善辩。

  面对二人一片赤诚之心,林中阳板着脸推辞之后,收下了弟子的孝心。

  当二人离去,他即去向其他阁主炫耀,明言是弟子孝敬了他一块天机玉,脸面那叫一个光彩,走路都带风。也是在变相的示意各阁主,约束好本阁的弟子,莫要平白无故的招惹武翰……

  第二关考验的山林间——

  挺拔而立的林皓,玉树临风。

  面无表情,他招招手,“武翰,过来,五师兄告诫你几句话。”

  林子这么大,不偏不倚遇到了对方,武翰与初娆,怎能不知对方是在特意等待。

  来者不善。

  “听着就是,别顶嘴。”初娆小声叮嘱。

  在十七阁,林皓是出了名的尖酸臭嘴,被他教训过的弟子,没有五百也有三百。

  武翰暗自反感林皓,奈何对方是五师兄,他只得听着对方的吆喝。

  走到近前,他四下乱瞧,目光飘忽,“五师兄唤我何事?”

  小兔崽子,以你这副德性,凭什么筑成先天散人丹。

  看着武翰,林皓心中恼火腾腾,恨不得抬手就是一个大嘴巴。

  妒火中烧,他实在挤不出一丝温和,面皮刻板,好似来收债的债主,“师弟筑成先天散人丹,资质惊奇,至此风生水起,竟然无视魔御的扰乱,攻破阵眼收获甚丰,可喜可贺啊。”

  听此恭喜之言,武翰却起鸡皮疙瘩。

  “师兄谬赞,散人丹虽世间少有,但论资质,还远不如师兄的五纹龙魂武丹。”他谦逊答道。

  算你小子有自知之明,林皓舒坦了点。

  态势居高临下,他摆足了师兄的架子,傲然道:“嗯,以后的路长着呢,你要时刻谦谨、忌讳骄狂。为兄刚才看见,车战找了一帮子刺头,其中有几位,曾被你偷袭抢走丹药,看样子是准备找你麻烦。凭你十阶的实力,对付不了,是否需要为兄出面,替你摆平啊?”

  武翰颇感意外,竟然会这么好心?

  “咳。”

  不远处的初娆,不适时的轻咳声。

  她没看向两人,在抬手望天,似乎只是无意的清嗓子。

  武翰恍然,平日里的林皓,压根瞧不起普通弟子,今日反常,估计另有企图,若欠了对方人情,真是难还了。他不会弯弯绕绕的婉拒,直言道:“不敢劳烦五师兄,师弟离他们远远的就是。”

  “哼。”林皓不满冷哼。

  便是瞥向初娆的目光,都带着不善。

  他貌似漫不经心的又道:“师弟攻破阵眼,不知得了什么宝物,拿出来,让师兄开开眼。”

  武翰这时才明白,对方是想索要天机玉,暗暗撇嘴,语气莫名,“是一块天机玉,不巧,师弟刚刚孝敬给了阁主。”

  “天机玉?!”林皓的眼睛快要红了。

  在整个古风界域,天机玉都属珍稀之物,他不信武翰舍得献给阁主。

  没等他去质问,武翰疑声,他瞥见了地面枯叶中有亮光微闪。

  “咦,什么东西。”

  他走近捡起,是一块拳头大的元白晶石。

  他尚未细看,元白晶石嗖的一声,被摄入林皓的手中。

  “元石?”林皓诧异,地上怎会有元石?

  他又是失望,以为是什么宝物呢,一块元石而已,出身权势家族的他,随手丢了,也不会心疼。但武翰这么好运,随便捡了块元石,他心中妒火熊熊,抢都抢来了,岂会归还。

  “我丢的。”厚着脸皮,他据为己有。

  随后,他连忙查探周围地面,寻找有没有更多的元石,有多少他抢占多少,宁可捏碎了听响,也不肯便宜武翰。

  武翰看懵了。

  这……

  或许真是对方丢的,不然,地上怎么会有散落的元石。

  二人没说话,各自寻找。

  “又一块!”

  二人同时看见,二十五阶修为的林皓,探手微抓,元石飞入他的手中。

  “哼。”他瞥向武翰的眼神,夹杂戏谑。

  “五师兄的百宝囊漏了?”武翰纳闷着,走到一颗古树旁,他从枯叶中捡起了一杆木棍。

  木棍长六七尺许,属于齐眉棍,入手沉甸甸的,木质铁青,外观寻常无奇,应是用铁真树的枝杈修理而成。

  他一本正经的疑问,“这杆木棍,也是师兄丢失之物?”

  林皓的脸色一沉,沉的发黑。

  一根破木棍,对方竟问是不是他丢的。

  这么问,本是十分正常,但抢来元石据为己有,他暗有心虚,不禁误会武翰是以破棍子讽刺他,他腾的火了,“武翰,你说话不走脑子吗!我有武兵寒星枪,岂会用这破烂木棍,说,你什么心思!”

  武翰不明白,对方哪来的无名火。

  他耸耸肩,无所谓道:“既然不是师兄之物,那我要了,用着挺顺手。”

  呜呜……

  他单手舞棍,带起风声烈烈。

  “乡巴……”林皓正想讥讽一句,第三个字却卡在喉咙。

  却见舞动的木棍,像是活了,脱手而出,如条游蛇盘飞,随即缩小,水蛇般缠上武翰的右小臂。

  “灵兵!”

  武翰当即认出,不禁惊喜出声。

  武道一途艰险,武者修行,免不了经常战斗,武器是非常重要之物。武器的品阶,有凡兵、武兵、灵兵、小神兵、神兵之分。据他了解,在古风界域,灵兵已是最高阶的武器,最明显的特征,是能大小变化。

  惊喜来得太突然,武翰激动,脸皮胀红了。

  林皓的脸,却是绿了。

  他像是吞下了一只枣核大的绿豆蝇,不,尚未说出口的‘佬’字,正是一只超肥的苍蝇,在他的喉咙间,要飞出口,他在使劲往下吞咽。他的脸色,由浅绿变深绿,再变黑绿黑绿的。

  他扯着脖子,脖子伸得细长,像是蛇吞蛋,他憋足了气,要咽下去。

  可惜,没憋住。

  “佬!”

  打嗝喷气般,第三个字喷出口了。

  你姥姥的!

  太窝火,他想破口大骂。

  “呼呼……”

  林皓急促喘息,手指怒指武翰,又骂不出声。

  此处无声,胜有声。

  灵兵,老子的灵兵,他在心中呼天抢地。

  听到动静的初娆,连忙赶了过来,她也难以置信,“灵兵,你竟然捡了件灵兵!这密林野地的,怎么会有灵兵呢?”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