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他的意志,堪称可怕

更新时间:2018-06-25 13:36:19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40

初娆不明所以。

  连历史传说中的先天散人丹,都出现在了身边,她还有什么不能相信。

  “你说。”她好整以暇。

  转眼瞧了瞧周围弟子,武翰再度压低了声音,“柱子是我昨晚咬的,师姐信不?”

  “不信。”想也没想,初娆摇摇头。

  眼神莫名的上下打量武翰,她接着说道:“说你昨晚饿了,梦游咬了柱子,倒是有可能。”

  是在夸我吗?

  武翰摘下了百宝囊,稍作打开,“师姐你看,这些软香金就是证据。”

  垂目一看,初娆美眸瞪大。

  转际,她连忙用手捂住百宝囊,做贼似地低声忙道:“臭小子,在谁那抢了这么多软香金,赃物还敢让外人看?财不露白,你是不是傻,快快藏起!”

  对方一惊一乍,弄得武翰心头突突,急忙把百宝囊藏入怀中。

  反应过来后,他无奈道:“真不是抢的,是我一口一口咬下的,现在门牙还在酸。师姐你说,我为何没被魔御扰乱,能接近柱子,是因为先天散人丹吗?”

  初娆将信将疑。

  但她在想的,不是其中的原因。

  “那还站在这干嘛,快上啊,攻破魔御阵眼,肯定有不菲的奖励。”她比武翰都心急。

  说着话,她已把人推上前了。

  周围的各阁弟子,虽大多听说了先天散人丹的消息,但并不认识武翰。

  见他从围观中走出,不少人疑惑的看去。

  随后是交头接耳,一人一张嘴,嘀咕议论,不明白他逞能要耍什么风头。

  罕有被这么多人注视的时候,武翰有些不自在。

  但他当轻松走到林皓身旁之时,围观的所有弟子,要么闭上了嘴巴,要么长大了嘴巴。

  “吸……”

  有人在吸冷气,有人在揉眼睛。

  他是谁?

  几阶修为,几纹武丹?

  初娆更是又惊又怕。

  惊的是武翰刚才说的话,好像是真的。

  怕的是武翰别已经失去理智,要偷袭打劫林皓。

  而,武翰没察觉到魔御的扰乱,他的理智好好的。

  之所以先找林皓,是因为六人在远攻魔御柱,他冒然上前会挨打。

  “五师兄。”他小心翼翼的喊了声。

  他看到,对方的面容像画了黄红黑三种脸谱,不好惹。

  林皓闻声侧目,看到来人,他不耐烦的训斥道:“别来碍事,到一边儿老实待着。”

  话音落地,他刚要吸起石块,继续攻打魔御柱,动作却戛然僵住。

  猛地转头,看向武翰的目光,犹如受到了惊吓,嘴巴不利索了,“武翰!你你,你怎么能走到这!”

  他修龙魂武脉,二十五阶修为,五纹武丹,走到此处已是极限,才十阶的武翰,竟一脸人畜无害的站在他身旁!

  惊诧的不仅是他,另五位二十五阶的各阁师兄与师姐,也因太过心惊,全停下了施招。

  唰。

  全场所有的目光,集中在武翰的身上。

  仿佛看怪物般的眼神,武翰满身不自在,他摇头,“不知道。”

  “你不知道?”林皓难以置信,声音变了调。

  武翰不知该怎么回答,听到初娆的催促声,他回头看了眼。

  随后,在众人的注视下,他逃似地赶到魔御柱旁。

  “吸……”

  众人在整齐的吸气,不少人被吓到了。

  林皓六人,也是说不出来话,均在盯视地看着。

  “当着这么多同门的面儿,我若上嘴去咬,太丢人了,五师兄他们已经打了几百下,我还是用脚踹吧。”暗暗合计着,武翰施展六式之一的撼山熊,抬脚猛踹魔御柱。

  砰、砰、砰……

  声响闷沉,并不震耳。

  听在众人的耳中,却像在耳膜、心头上擂鼓。

  众人的脸色,被震得一阵白、一阵红。

  而参加考验的弟子在破关,第五萱萱、骆远征等人,均在暗中观察,各个都不平静。

  “他遭魔御侵扰,在发飙吗?”骆远征嘴角抖动着。

  堂堂道门龙泣谷的掌门,古风界域最著名的强者之一,在先天散人丹筑成之后,再一次失去了应有的沉稳风度。

  林中阳没有时时监察武翰,不知魔御柱是对方咬的。

  此刻,看对方猛踹柱子,他同样不平静,“呃,那个……也许吧。”

  在所有观望的人中,只有第五萱萱一人,能够清晰地了解武翰的神智状态。

  她为之惊奇,“魔御对他的扰乱,微乎其微,他的意志,是与年龄不相符的坚定,堪称可怕。”

  “但,在武丹筑成之际,意志坚定的他,怎会把顿悟变成了酣睡?”

  “只有一个解释,他是一位武痴!”

  “每天专注练武,心无旁骛,培育了本能。当晚夜已深,他习惯固定时间入睡,养成了本能,仙通使意识空灵,对他而言,却与睡眠没有区别,所以他入睡了。强大的本能,也让他在最后关头,把即将破散的武丹,筑成了先天散人丹。”通过近日的观察,第五萱萱终于想通了关键。

  “在下一关考验,他会有怎样的表现,如果他摘下红绳,又会如何?”

  好奇着,她轻捻手指,魔御柱随之变得脆弱。

  哐嚓!

  脚掌踹下,魔御柱幡然破碎。

  千百数碎块,异常地朝四周散开,碎块不落地,竟无端的漂浮。

  炼成魔御柱的软香金,是破关的奖励之一。

  而周遭二三十里的山林间,点点白光浮现,一颗颗熠熠生辉的丹药,由气泡包裹凭空浮现,数万之多。

  散布在林间的弟子,微微愣神之后,无不激动,甚至是疯狂。

  “极品大元丹!”

  接着,众弟子疯抢,捡钱一样。

  魔御柱附近的弟子,也一阵骚乱,争抢收取软香金、极品大元丹。

  看见一块特殊的玉石,飘在身前,武翰连忙抓起塞入百宝囊。

  接着,他去抢收软香金。只是,双腿震得发麻,他的动作明显笨拙,即便位置大有优势,多数的软香金,仍被林皓等人收走了。

  很快,软香金碎块被抢夺一空。

  漂浮在林间的丹药,也所剩无几。

  停留在第一关考验的弟子,几乎都有收获。

  “有了极品大元丹,今日我便元筑武丹,妥妥四纹!”

  “抢到了一颗,快,再去找找……”

  “天助我也,得此丹药,我明日就能踏入十八阶……”

  数万弟子,皆大欢喜。

  这时,各位监察执事现身,掌门骆远征也赶到了破关之地。

  对于众弟子的表现,他无甚满意之处,众弟子躬身拜见,没露笑脸的他严声吩咐道:“此关魔御考验,已由尔等破解,武翰留下,其余各阁弟子继续前进,切记严律己身。”

  “是。”

  众弟子躬身应是,不敢迟疑,做鸟兽散去。

  所谓,木秀于林风必吹之,骆远征此举,变相的给武翰解了围。

  “弟子拜见掌门。”

  武翰中规中矩的见礼。

  入龙泣谷修行六七年,他是首次单独面见掌门。

  因之前抢了闵从等人的丹药,他心有忐忑,若被问起,只有实话实说了。

  骆远征没为难武翰,仅是让他凝出武丹,仔细查探几番。

  从表面看,一纹的先天散人丹,和普通一纹武丹,便有明显的区别。前者的大小、光泽质地,以及气息的精纯与浑厚,都非一纹武丹可比。四纹的先天散人丹,与四纹武丹,区别更会一目了然。

  骆远征面无异色,却有点嫉妒之心。

  且不论武翰的先天散人丹,资质是优是劣,有史记载中的第四颗,估计是九重天当世唯一的一颗。

  仅凭此份绝世无双的稀少,就够惹人惊羡。

  不论武翰的未来是扶摇直上,还是泯然众人矣,他之名都会被写在史书中。

  千年后,仍会有人知晓他。

  当然,骆远征的少许妒心,是转瞬即逝。

  本门出现一位奇才,他为之欣慰,必要时,他会给予武翰特殊的照拂。

  掌门态势威严,他训诫道:“先天散人丹纵然奇特,但是龙是虫,全在今后的修行,你且戒骄戒躁、勤勉自律!”

  “弟子谨记。”

  武翰肃然应道。

  他又有为难之处,试探的问道:“掌门,若有人找弟子麻烦,弟子怎么处理为好?”

  此个问题,要因人因事而异,问住了骆远征。

  如果有人找他麻烦,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此乃生存之道,他并非圣人。

  但身为掌门,他总不能教育弟子睚眦必报,告诫弟子凡事忍让也总有度。

  具体分寸把握,是一门学问。

  骆远征指向武翰手腕处的红绳,意味深长地告知,“答案需你自己寻找,记住,当你足够强大,你所到之处,花好月圆。”

  “哦。”

  武翰似懂非懂,倒是记住了。

  “去吧,多与初娆接触,她会帮到你。”骆远征挥挥手。

  “是。”

  躬身告退,武翰立即前往第二关考验。

  他没走出多远,便遇到了正在等他的初娆。

  “掌门跟你谈什么了,夸你还是骂你了?”手持蒲羽扇,扇风去暑,初娆甚是好奇。

  武翰没隐瞒,复述一遍骆远征的话。

  “你的战斗本能强大,是件好事,关键你得学会驾驭。”初娆随口说了句,狐狸尾巴随之露了出来,用扇子捅捅武翰的百宝囊,她挑眉道:“方才看你塞进去一个宝贝,拿出来瞧瞧呗。”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