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更新时间:2018-06-25 13:34:48 作者:六尺相 字数:3109

“这是……”

  武翰揉着脑门,围着一根铁柱子,转圈打量。

  他心中纳闷,此铁柱乌漆墨黑的,丈许高、约腿粗,瞧不出是何用途,哪个缺根筋的货,把它埋这干嘛?

  “是宝贝?”

  夜色中,武翰的双眼,闪起了财迷之色。

  抢来的小元丹,全都吃下肚了,他现在身无分文。

  他凑近了细观,敲敲打打连摸带嗅,他的瞳仁更亮了,像是找到了宝藏,“软香金,二百颗小元丹一两的软香金!柱子是由软香金铸造而成!谁这么奢侈,难道……是巡天使者,干嘛用的?”

  脑汁快烧干了,他也没缕出完整的逻辑,“既然没人要,那归我了!”

  “扛走!”

  双臂抱住铁柱,他咬牙瞪眼的用力。

  十阶修为,龙筋神力融会贯通,武翰身具千斤虎力,但他累得吐舌头,也没拔出铁柱。

  “八成是扎根太深。”他开始挖土……

  站在山崖处的第五萱萱,瞧得愣愣,“他又要干嘛啊?”

  对方筑成了先天散人丹,十分特殊,近一日夜,她会时而观察武翰的表现。

  她没料到,武翰会对魔御柱下手。

  魔御柱是第一关考验的阵眼,散发的无形气机,会放大众弟子的恶念。

  距离阵眼越近,受到的扰乱越重。

  弟子凭自身的意志,固守心神,抵御住恶念的侵扰,才可闯过考验。打碎魔御柱的话,则是攻破了此关,为此,她特意布设诸多奖励。身为巡天使者,现身龙泣谷,她自不会吝啬些许财物。

  只是,她有些失算了。

  在布下五关考验之前,她没料到小小的古风界域,竟有武翰这么一位怪才。

  而以对方当前的武力,打不碎魔御柱。

  “是否直接让他破关呢,算了,看看他究竟会怎么做。”第五萱萱好奇心浓郁,继续旁观……

  刨开了一侧的泥土,武翰仍是抱不走铁柱,“抱不动,还是踹倒吧。”

  砰砰砰……

  他抬脚用力猛踹,甚至用上了战法,脚掌震得发麻,铁柱仅是颤了颤。

  “有古怪,定是暗藏禁制。”

  显然,扛走铁柱行不通的,武翰不死心,捡起石块砸,就算扛不走整根,也得敲下来一块。奈何,仍不管用,软香金,是可以食用的金铁,质地偏韧,尖锐的石头碎了四块,才在铁柱上砸出个小破口。

  “逼我用绝招!”

  手无金铁利器的武翰,噌噌爬上了铁柱的顶端。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他大张嘴巴,咬中了铁柱的边角。

  牙齿的尖锐加上强悍的咬合力,他摇头晃脑,硬生生咬下一口。

  “挺香。”

  “咕噜噜……”肚子叫了。

  把咬下的软香金,塞入百宝囊,吧嗒吧嗒嘴,武翰继续咬。

  哐嗤哐嗤……

  旁观的第五萱萱,瞧得有点饿了。

  出生于五重天的她,是九纹先天道胎,天生飘渺。

  在一至五重天里,她是唯一拥有九纹武丹的天骄。

  所以小小年纪,她便担当了巡天使者,目前负责巡查一重天的各个界域的状况。

  见多识广的她,却从没见识过此等场面。

  “他会不会咬人?”她有点害怕。

  ·

  夜晚幽静,月上梢头。

  武翰缓缓回头,皱着眉,朝身后看去。

  “有人来了,听脚步声,人数不少。”稍作犹豫,他跳下铁柱。咬下了近三斤的软香金,牙齿酸疼,整张脸都麻了,尽管他多捞些软香金,仍选择了退走。山林中没有猛兽,无需特意找安全之处,跑出了二三里,他停下了。

  坐在山石上,他拿着一块软香金,笑得美滋滋。

  “道门八极,龙筋神力是最容易修炼的一个,在于肯下苦功。铁骨铮铮,却必需软香金的滋补。我已精通龙筋神力,力量大,骨头不够坚硬,若非有武丹的防护在,白天我打出那一拳,手臂会先断掉。这次发了大财,假以时日,我必将是铁骨金筋,肉身坚固大增。”

  武翰迫不及待,用牙齿磨下些许金粉吞下肚。

  “起效了!”

  他隐约的体会到,丝丝金线般的热感,从胃部散向全身。

  “不对!”忽地,他闭紧了嘴巴。

  “高兴过头了,练错了,我的目标是龙魂武脉,首修龙筋神力之后,应该修人兵合一,我修铁骨铮铮,是倒向了征战武脉!”他非常清楚,道门八极的修炼顺序和个数,关系不同的武脉觉醒。

  类似炼丹时投入药材,顺序不同,丹药会有差异。

  不能乱来!

  道门八极,多则选四少则选二,按固定的先后与侧重,务必严谨修炼。

  这样,才能成功觉醒某一武脉。

  乱来,费力不讨好,即便能觉醒成功,仍是弊大于利。

  乱修的人,多半会觉醒失败,只能修散人。

  散人,才会修全八极。

  想到这,武翰释然了,“我的武丹,是先天散人丹,刚筑成时没纹。”

  “在觉醒之前,我只能以道门八极去炼纹,至少炼成四纹,才有望成功觉醒。一纹比一纹难炼,炼四纹,估计得修成六极。这样来看……”

  “不论想修龙魂武脉、征战武脉,还是修龙泣谷散人,亦或是四道门全系散人,都得乱修啊。”他想通了,不再纠结。

  夜幕中,他生疏的展开招法,修炼铁骨铮铮,一遍又一遍。

  到了三更天,积年累月养成习惯的他,困乏来袭哈欠连天,刚躺下便入睡了。

  一夜无梦……

  天未亮,他被人喊醒了。

  “醒醒,再不起来泼水啦,泼热水!”

  睡意朦胧的睁开双眼,武翰最先看到的,是一张颇具魅色的容颜。

  心头咯噔一声,惊得睡意全无,他险些抬手打去。

  “臭小子,喊了你几十声,若非你还喘气,都以为你睡死了呢。”初娆气哼哼的抱怨。

  黎明时分,空气凉爽,她却是香汗淋淋,打湿的鬓角青丝,粘在白皙的面颊。

  她紧摇着蒲羽扇,扇风去热。

  此幕,风情万种。

  武翰扑棱的坐起,警惕的抱紧双腿,“小蛮腰师姐?你想干什么?”

  前日清晨,初娆替他松绑后,两人结伴同行,但对方突然性情大变,要把他阉了,幸亏他跑得快。

  翻了大白眼,初娆笑嘻嘻道:“抱歉啦,那日把你看成了淫贼,好男不跟女斗,不准记仇啊。咳咳,阁主亲自交待,让本师姐盯着你,省得你惹祸。快起来,有话路上说,他们已经找到破关的阵眼啦。”

  “快,晚了连汤也喝不上。”她催促着。

  揉揉眼睛,见她脸色如常,武翰松口气,抓起百宝囊,二人便向阵眼赶去。

  “师姐,我做了个怪梦。”

  “梦有什么好聊的,没趣,还是让本师姐看看先天散人丹吧。”

  “哦,好吧……”

  武翰是十阶修为,初娆是紫微系二十阶,脚程都不慢,话还没聊多少,二人便赶到了目的地。

  所谓的阵眼,是根乌漆墨黑的铁柱,丈许高约腿粗,顶端处缺了一块,像被狗啃了一大口,正是魔御柱。

  在魔御柱五六十丈外的周围,围着百数弟子,且有更多在朝此处汇集。

  这些弟子,大多数在躁动的围观。

  只有六位青年男女,在缓步朝魔御柱走近,走一步停顿一会儿,面色格外凝重,倍显艰难,暗中又在较劲。

  此六人,均是二十五阶的修为,十七阁的五师兄林皓正在其中。距离魔御柱尚有近二十丈远,他临近了承受的极限,心中涌动的杂念,惑乱他的理智,再接近,只怕理智有失。

  另五人的情况,和他没差多少。

  “不能让他等抢了先。”

  林皓目闪厉芒,他张开右手,掌心向下,元力涌动,将地面的一块碎石吸入手中。

  碎石当枪头,他动用龙魂武脉二十阶的绝学行龙,抖腕甩出碎石。

  被明黄元力包括的碎石,托着长尾巴隐有龙形,带出咆哮般的破空声,一闪而过,击中魔御柱。

  咔嚓。

  石块崩碎,魔御柱颤了颤,多了指甲大的坑洼。

  距离有些远,心神又不能集中,林皓扔出的石块,威力有限。

  见他动手了,另五人不甘落后。

  没有金铁兵器,他等取石块或拿出削尖的木棍,施展武脉绝学,纷纷攻击。

  叮啷哐啷……

  一时间,剑光狭芒飞石激射,打得魔御柱震颤不休。

  其余弟子看得心急手痒,但没足够的本事,不敢乱上前。

  赶来的武翰,是满脸不解,“师姐,那是阵眼?”

  “对。”初娆紧张的点点头。

  “干嘛去,别靠那么近。”又连忙拽回往前凑的武翰,她嗔怪道:“你啊,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知道吗,那是魔御阵眼,会迷惑人心。它把几万弟子困在这片山林里,心性不坚无大意志者,妄加靠近,必定迷失心智。你看这几位师兄,二十五阶修为,也不能再靠近了。”

  “啊?”武翰惊疑。

  以为他在质疑,初娆叹声气,“你别不信,瞧见柱子的缺口没,若非平白无故多了缺口,导致阵眼受损,你这会儿不知在哪疯跑打劫。跟你说,你在突破时睡着了,或许正是魔御作祟,令你意识失守,陷入昏睡。”

  在武脉觉醒前,她修炼了八极中的魔御,知晓魔御的诡异。

  武翰有些糊涂,初娆的解说,怎么和他经历的有偏差。

  难道,还没睡醒?

  迷糊的挠挠头,他小声说道:“有件事,师弟说出来,师姐可能不信。”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