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比你的大,比你的白

更新时间:2018-06-22 12:29:14 作者:六尺相 字数:3250

第五萱萱与骆远征谈了什么,普通弟子不得而知。

  接下来一夜,发生了不少事。

  五根奇异的铁柱,由外围至内的,错落分布在山林各处,数万弟子,被困在第一关魔御考验。为防出现伤残祸事,监察执事收走了众弟子的兵器,带走了表现过于恶劣的弟子。

  后半夜,部分修为较高的弟子,固守心神,克制了恶念,成功走出了第一关。

  少数弟子想要攻破此关,试图寻找阵眼,却像遇到了鬼打墙,在第一根铁柱附近乱转悠,就是找不着。

  先天散人丹的消息,不胫而走。

  以往只是无名小辈的武翰,一夜间成了名人。

  人怕出名,招灾惹祸。

  林皓,龙魂武脉二十五阶。

  与武翰同在十七阁修行,二人无冤无仇,但听闻先天散人丹的消息,他妒火中烧……

  月升月落,天边,泛起了鱼肚白。

  “啊……”

  武翰睡醒了,伸着懒腰,他茫然瞧看周围。

  猛然想起昨夜的突破,茫然潮退,他连忙凝出武丹查看。

  “嗯?玄纹跑哪去了?”

  翻看三遍,他先是愣,随后是吓,接着是惊。

  盯着悬在手中的无纹武丹,他的面皮,红橙黄绿青蓝紫的变色。

  先天散人丹,他是知晓的,却没料到,古往今来极其稀少的特殊武丹,会落到自己身上。

  无缘无故,着实奇怪!

  难道与昨日的怪梦有关,又能有什么关系,是好还是坏?

  足足傻了半刻钟,他才平静。

  “先练功试试。”

  想不通,他不去胡思乱想,跳下石头,开始练功。

  一天不练功,他浑身难受。

  舒展下筋骨,他先练《龙征战法》的六式。

  六式打过一遍,微微出汗,筋骨活动开了,他开始修炼八极之一的龙筋神力。

  此神力,与人兵合一、铁骨铮铮、炽烈血、天涯风、流云气、神网、魔御,共称为道门八极。

  在觉醒武脉之前,道门八极的修炼,是无比的重要,乃为武脉筑基。

  其中的龙筋神力,用以壮力。

  武翰醉心修炼,日夜勤勉苦练数载,龙筋神力的掌握,临近了融会贯通。这在同龄弟子中是出类拔萃,同阶修为,他的力量鹤立鸡群。筑成了武丹,此刻再练——

  展开龙筋神力的招法套路,拳脚游走开合,牵扯全身筋肉发力。

  咯兹咯兹……

  绷绷绷。

  筋弦的缩放,传出弓弦颤动之音,铿锵响亮。

  周身的肤表,隐有元光拂过。

  练过了一遍,他停下了。

  自身的修炼情况,他很了解,“力量提升了很多,目前看,先天散人丹挺不错的。而龙筋神力,距离融会贯通只差一丁点。招法我已烂熟,但缺少超量的负重,也缺足够的元气提供助力。”

  八十四颗小元丹的元气,因筑炼武丹,尽乎全耗空了。

  若想让龙筋神力达到融会贯通的层次,大概需要几十颗小元丹。

  可惜,他没有。

  武翰心头微动,“已经犯错了,也不怕错再大点?”

  “不行!”

  “抢人丹药,我已犯下大错,岂能不知悔改。”想起打人拿丹的勾当,心中泛起的懊悔,冲淡了修为突破的喜悦。

  “以后再赔罪吧,目前的要紧事儿,是尽快通过考验。”

  担心自己一错再错,这次他躲着人走,遇到修为较高面色不正常的弟子,更是躲得远远的。

  山中没有路,他不知应该往哪走,只有四处乱跑。

  半晌之后,他歪打正着的,碰见了一伙弟子。

  此伙弟子有六人,正围在一块山石玩骰子,看六人哈欠连天的模样,估计昨晚斗了一夜。

  认出其中一人,武翰顿时咬牙切齿。

  “乌鸿!”

  前日傍晚,他遇见了乌鸿。

  对方好赌,要跟他玩骰子赌大小,他不愿玩,省吃俭用大半年攒下的八颗小元丹,他才不想输掉。

  乌鸿死缠烂打,最终敲定的赌注,是赢者打输者三拳。

  武翰连输三把,欠了九拳。

  他愿赌服输,认打。

  但乌鸿不肯直接动手,说怕把他打疼了,他会还手,要把他绑在树上打,用上捧杀和激将之言,他便同意了。结果,乌鸿拿着他的百宝囊,跑了。他被绑一夜,昨日清晨,他遇到初娆,也就是他口中的小蛮腰师姐,他才得以松绑。

  昨日一整天,他想找乌鸿算账,没找着。

  这会儿,遇上了。

  “六个人,红脸、黄脸、阴黑脸的,全中邪了,我要是直接上前,八成会挨揍,嗯……”想了好一会儿,武翰从树后走出,勉强摆出一副友好的样子,招唤道:“乌鸿,乌师弟。”

  闻声,乌鸿一个激灵。

  娘的,冤家路窄。

  若是在往常,做贼心虚的他,会立即逃跑,但今时不同往日。

  “常兄……”收起赌资,他暗使眼色。

  十二阶的常雄,在六人中修为最高,他不认识武翰,也不知二人有何矛盾。

  不过,经常与乌鸿小赌怡情,常雄立马心领神会。

  随意瞥了眼武翰,他伸个懒腰,随意说着,“啊,玩了一宿真困啊,今儿到这吧,找地睡觉去,你俩慢慢聊。”

  收起赌具等物,他和另外四人,大摇大摆的走了。

  武翰心中一喜。

  乌鸿也暗暗奸笑。

  削瘦脸的乌鸿,醉酒般红光满面,神态异常,明显被魔御扰乱。

  他转回身,面带嗤笑,“诶呦,是二驴子啊!”

  看那小人得志的得瑟样儿,武翰真想一拳打对方个乌眼青。

  “兔崽子,说吧,咱俩的帐怎么算。”他抱起肩膀,

  “哈哈……”

  乌鸿却笑得拍大腿。

  这事儿,他倍感自己足智多谋。

  “你说你,真是傻得冒泡。”他的眼神,像在看傻子,鄙视得很。

  他抬起右手,掌心向上五指微抓,听嗡嗡颤音,浅浅白光聚成了一枚丹丸。

  通体莹白的丹丸约绿豆粒大小,布有三条褶皱般的玄纹,滴溜溜的,在掌间悬浮自转。

  “乌爷用你的八颗小元丹,赢了八十颗,厉害吧。”坑蒙拐骗,乌鸿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乌爷吞服三十二颗小元丹,破九入十,筑成三纹武丹。”

  见乌鸿得意忘形的嘴脸,武翰鼻子快气歪了。

  响想起自己抢人丹药来突破,和对方成了一丘之貉,脸皮不由火辣辣的,他张张嘴,没说出话来。

  他窘迫,乌鸿更为得意。

  靠坐着山石,翘起了二郎腿。

  仔细打量几眼,乌鸿又站直了身,诧异道:“你也十阶了,武丹几纹的?”

  武翰一乐,孙子,让你开开眼。

  “无纹,先天散人丹,比你的三纹武丹大,比你的白。”他抬手虚抓,武丹在手中聚成,话语牛气。

  嗡。

  黄豆粒大的武丹,元白无暇。

  “先天散人丹?!”乌鸿愣然,随之惊疑连连,他探着脑袋眯着眼睛,仔细去看,“真的没纹,一条纹也没有。”揉了揉眼睛,再看,“好像真是先天散人丹。”

  他有点被吓住了。

  先天散人丹,是传说中的武丹,从古至今有明确记载的,仅三颗,这是第四颗。

  乌鸿又看看了自己的三纹武丹,货比货得扔。

  在卖相上,他的武丹相形见绌,像个石头子。

  而,武翰的无纹丹,形状浑圆,元白无暇,像最完美的珍珠,更几乎比他的大一倍。

  所谓身大力不亏,同理,武丹越大,意味着越强。

  乌鸿顿时清楚一件事,他与武翰纵然都是十阶修为,但他不是对手,对方一拳就能把他打趴下。

  他怂了,目光飘忽。

  完蛋喽。

  但,他岂肯认怂。

  转念细想有关先天散人丹的介绍,乌鸿狠狠的呸了一口唾沫,“呸,废品。”

  “没纹就是没纹,扯什么先天散人丹。”他严重不屑。

  “乌爷的武丹是三纹,你的没纹,举世罕见顶个屁用,乌爷的武丹,比你的多三条玄纹。从今以后,乌爷加倍努力,永远把你踩在脚下,以后,你是孙子,给乌爷提鞋都不配。”有些魔症,他咬着舌头,狠狠地碾脚尖。

  武翰嘴皮子不济,没有话骂回去。

  火气腾腾上窜,瞧瞧手腕的红绳,他强压着脾气,“还我丹药,等考验结束,我再跟你算账。”

  “穷鬼,八颗小元丹还当宝了。”乌鸿嗤笑,伸手探入百宝囊掏出一只药瓶,信手扔去,“还你。”

  啪嗒一声,药瓶落在武翰的脚前。

  低头盯着药瓶,武翰在磨牙。

  咔嗤咔嗤……

  乌鸿现是财大气粗,昂头说话,“跪下给乌爷磕头,一个头,赏你一颗小元丹,乌爷待你不薄吧!”

  “孙子,翰爷再跟你赌一把!”武翰的暴脾气上来了。

  赌瘾大,乌鸿来了兴趣。

  “记吃不记打,爷让你心服口服。”

  就在拿骰钟之际,他忽听破空声,未等做出反应,飞掷而来的药瓶,砸中了他的额头。

  砰嚓!

  石玉材质的坚硬药瓶,爆成碎渣飞溅。

  十阶修为的乌鸿,饶是得武丹力量的防护,骨坚肉韧,仍被砸个趔趄。

  懵圈的捂着头,他眼冒金星。

  他拔腿要跑,却已晚了。

  一只巴掌,在他的瞳仁中由小变大,随即,实实沉沉地呼在他的左脸。

  啪!

  身躯重重拍地,乌鸿的半边脸,当即红肿。

  新仇旧怨一起算,武翰火大,扯腿拎起乌鸿,抬脚再次踹翻。

  他没解气,把人抓起紧跟着一记过肩摔,火更大,朝其胸口猛砸重拳。

  叮哐铛啷……

  尘土飞扬,闷声连连。

  力气相差颇大,乌鸿没有还手之力。

  越打越怒,一股股血气直冲脑门,武翰不禁动用战法,幸在他瞥见手腕处的红绳,蓦地一惊,连忙罢手。

  否则,他几记重招,乌鸿不死也残。

  武翰后怕,忙地紧了紧红绳,“好险,差点失控。”

  火气消了些,他猛吸几口气,看着蜷缩中的乌鸿,他貌似不怀好意的问道,“孙子,疼是不疼?”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