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古有龙荒巨神,开天传道

更新时间:2018-07-03 09:31:32 作者:六尺相 字数:3085

是夜,清凉幽静。

  一处山顶上,掌门骆远征负手而立,面色不悦。白天时,他观察武翰许久,险些气吐血,“林师弟,你教了一位好弟子,偷袭同门抢夺财物,此等孽徒狼性兽心,留他何用!”

  本阁弟子犯错,身为阁主的林中阳,略有尴尬。

  但,他无甚恼怒。

  因他十分了解武翰,“在他十二岁那年闯祸之后,师弟一直观察着他。”

  “虽说缺少家财供养,他修为垫底,但他的本性不坏,务实诚挚而心思简单,绝非唯利是图之辈。论勤奋,本阁两千数弟子,他当第一。三更入睡,不分冬夏五更起床,其余时间几乎都用于修炼,六年如一日,嗜武如痴。”林中阳自信不会看走眼。

  “哼。”骆远征不以为然。

  武道一途,勤勉固然重要,资质与财力,却是重中之重。

  林中阳说着好话,“他嗜好练武,日夜惦记着武丹,今受魔御扰乱,顺手牵羊拿点丹药用来突破,可以原谅嘛。”

  “以后,他敢杀人越货。”骆远征无动于衷。

  如果不了解,林中阳也会这么想。

  但他认为,武翰不是。

  他接着说项,“其实,武翰天生一身好战的骨血,战斗本能不凡。当年闯祸后,他心有束缚,一直克制争强好胜之心,才会默默无闻。这次,他尽管打人拿丹,却无一有伤残,明显他理智未失。仅看此点,他意志不俗。”

  “以师弟之见,姑且不要责罚,弟子间的矛盾,先让他等自行解决,再看看他的表现。”他求情道。

  看在二人的交情,骆远征勉强同意。

  “出大错,唯你是问。”

  “是,他若真是兽心歹毒,师弟亲手废了他。”

  林中阳正声应下,又有好奇,“一重广尘天泡沫世界,界域无数,古风界域只是微不足道的其中之一,千年风平浪静,巡天使者在查何案,可否查出什么端倪?”

  骆远征微微摇头,目光变得深远,望向远处的云崖峰……

  ……

  在云牙峰的绝壁山崖上,站着一位年青女子。

  夜已深,曼妙身影朦胧。

  清凉的夜风吹拂裙袂摇曳,螓首微垂,她出神地瞧着手心中的一枚水晶,轻抿的嘴角,愁意点点。

  菱形水晶剔透精美,内含一滴紫红,似乎封印着一滴血。

  “哎……”

  身为飘渺系真人,担当巡天使者,责任重大,年纪尚轻的第五萱萱,感觉尤为乏累。

  “武丹?”她缓缓抬首。

  皎洁月光下的容颜,倾国倾城。

  循着远处传来的气机望去,黑白分明的眸子,反映着月光。

  来到一重天,她的修为受限,却不会认错筑炼武丹时的气机波动。渐渐的,嘴角弯起浅浅笑意,“能在魔御扰乱之中平稳修炼,该弟子心性不凡。咦,五纹的气机,还在升,六纹!”

  第五萱萱为之诧异。

  武丹资质,分人地天,从最低到最高,一纹至九纹。

  那位在破九入十的弟子,武丹气机已达六纹。

  六纹武丹在本界域,已是十年难出其一的地杰,若稳步修炼,未来成就不会低于掌门骆远征。前途广阔,飞升二重天,只是早点晚点的问题。

  资质虽不代表一切,修炼的各大阶段,可以改善或拔升资质。

  但,太难了。

  七纹武丹,在当今的古风界域,一个没有!

  十六武脉之中,除了毒灵和飘渺之外,修为破九入十筑成的武丹,最高是七纹。

  至于八纹与九纹,则属先天,为先天灵体与先天道胎,往往是应运而生,牵涉天地大势。

  有道是,八纹毒灵乱乾坤,九纹飘渺安天下。

  “还在升?六纹巅峰,冲,再加把劲。”天才现世,第五萱萱喜闻乐见。

  有失巡天使者的风范,她睁大美眸远视,口中絮念着助威,站在崖边,都怕她掉下去。

  转而,她目露失望,为之扼腕。

  武丹气机的攀升,频临极限,迟迟达不到七纹的强度。

  “哎,只差半步。”惋惜着,第五萱萱的心中,闪过灵机。

  某人筑炼武丹,外人几乎帮不上忙。武丹是优是劣,除了血脉与悟性等因素,全在一九修行的总结,使用天材地宝多些,练功勤苦些,武丹资质便会卓越些。

  外人帮忙,只会越帮越乱。

  第五萱萱固然有奇珍异宝,舍得耗费,也不敢乱给对方使用。

  不过,她是九纹先天飘渺,十六武脉中最为特殊的一脉,或可以助推二三。

  “以绝学仙通,令他顿悟?”

  迟疑稍许,认为可行,第五萱萱即刻施法,竖起双指聚集一缕雾白……

  气机在无形间扩散,骆远征等人,全都察觉了。

  “了不得,不得了!”在山顶,正因众弟子而气愤的骆远征,顿时不淡定,激动得有些颤抖。放出飞云盘,他飞身下山,去寻找在筑炼武丹的弟子,为其护法。

  反应慢半拍的林中阳,蓦然惊疑出声,“是武翰?”

  对。

  正是武翰。

  他盘膝端坐在山石之上,无风吹刮,武袍却在鼓荡,烈烈作响。

  八十四颗小元丹的元气,在血肉间澎湃,体内好像有涛涛江河,哗然响动。

  抱圆的双手间,夺目的光芒染有浅浅的明黄之色,六条‘小蚯蚓’在追逐绕飞。而在光芒中心,一颗豆粒大的元白丹丸,悬浮着极速自转,份外玄奇。

  武翰面色肃严,似睡非睡。

  句句法决出口,铿锵有力,字字珠玑。

  “龙荒巨神之身,仙魂魔魄、日月蕴目、善耳清口、两仪之心、手握生灭、双翼时空、烈血寒鳞、邪骨毒尾……”

  “观外界昌荣,倍感混沌寂寥,龙荒巨神,舍身开天传道。”

  “筋肉化厚地,清气为九天。神躯兵解,洒落天地间,分化龙泣谷、浑元山、幻天宫,神御教,四道门镇压六合。后世人族诞生,虔诚朝拜,道门分衍龙魂、征战、剑豪、紫微,血陀、狂火、逍遥、云岚,暴风、妖星、飞影、幻月,修罗、鬼青、毒灵、飘渺,十六武脉。”

  “人族先驱者,开创各支武脉绝学,分封天道法位。”

  法诀诵念至此,临近结尾。

  “龙荒历,六五五八年,人道昌盛。”

  “一重广尘天陋资弟子武翰,苦练数载,今夜拜神叩仙,效法先贤……”

  随同诵念,其双手间的光芒,开始敛入丹丸。

  法决只剩最后一句‘元筑武丹’,却见一缕雾白飞流而来,打中了他的后脑。

  “元猪乌蛋……”

  脑袋软绵绵的垂下,武翰打起了呼噜,“昂哼哼……”

  睡着了!

  在破九入十之际,他竟然闷头睡觉!

  其双手间的光芒,幡然褪色,明黄半丝不剩,连带着六条‘小蚯蚓’一块消散。

  随即,白光尽数敛入了丹丸。

  嗡。

  武丹筑成,元白无纹。

  在山崖处,施法完毕的第五萱萱,愕然愣神,她像是见到了鬼。

  芊芊手指,颤抖的指去。

  满目的不可置信,她结巴了,“他……他在干嘛!”

  好一会儿。

  她才缓回神儿。

  为一探究竟,飘身下崖,她赶到了现场。

  武翰酣睡,不省人事。

  第五萱萱的眼神,怕怕的,没敢太靠近。

  “莫要好心办了坏事。”她紧张的伸出玉指,相隔两三丈许,指向武翰缓缓勾动。

  气机牵引,光芒聚集,元白丹丸从武翰的胸口溢出。

  随后飘来,悬在她的手心。

  该枚武丹,黄豆粒大小,形状浑圆色泽元白,无半点坑洼杂色或玄纹,如最完美的珍珠。

  一看吓一跳——

  “先天散人丹!”

  在深夜的林中,她的惊呼声,传出好远。

  不能镇静,第五萱萱再三确认,“的确是……”

  先天散人丹,有一段惊世骇俗的历史。

  两千多年前,在七重天有位南门飞羽,偶然筑成了一颗无纹丹,成为了散人。

  散人,是指因为觉醒失败等原因,不能专修某一武脉,而博采四道门十六武脉绝学之长的一类俢者。

  此道,号称无所不能。

  南门飞羽的散人修炼,达到了空前绝后的巅峰。

  他凭修炼,将无纹丹炼成了八纹半,战力位列七重天武极榜第一,当世战神。他封无纹武丹为无极丹、天下第一武丹!按他推想,他的无极丹,在炼就九纹之后,还能炼出第十纹将九纹连接为一,从而九九归一,成就无极真神。

  此推想,编入了修行歌。

  只不过,南宫飞羽的散人修炼,要倾向于修罗,他性情残暴为祸甚广。

  为了杀他,七重天强者云集,爆发惊世大战,杀得血雨腥风。

  最终,由征战把他斩首,飘渺封印头颅,狂火用战魂焚烧七十余年,才将头颅焚尽。南宫飞羽的无头之躯,却不知去哪了,七重天与八重天之间也断了路……

  而无极丹的筑成,全靠意外,比九纹丹更要稀有。

  据第五萱萱了解,继南门飞羽之后,无极丹仅仅出现过两次。那两人得到了道门的重视与培养,表现却还不如四纹地杰,本领稀松平常,不幸死在外天幽境。

  后来,无极丹被叫作先天散人丹。

  戏称,那是不引人嫉妒的奇才之资,非常人可以驾驭。

  “是帮了你,还是害了你?”

  惊奇之后,第五萱萱微微蹙眉,她送还了武丹,闪身离去。

  事关非小,她需找龙泣谷的掌门谈议……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