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不留神成了打劫的

更新时间:2018-06-21 19:10:29 作者:六尺相 字数:2273

晌午时分,谷外林间。

  一手搭在树干,武翰僵硬地站立着。

  “呼呼……”筋肉抽筋似地绷紧,他喘息急促,双眼紧闭,眼珠乱转。

  九阶修为的他,汗水淋淋,衣袍已然湿透。

  这是怎么了,武翰不知道。

  仿佛陷入了梦魇。

  梦中,他平躺在无尽的阴暗之间,头脑浑噩迷茫,脖子以下的躯干,麻木得失去了知觉。

  蓦地,上空裂开了一条缝隙,刺目的阳光照进。

  一道人影从裂缝飞出,赶到他的身旁。

  那是一位男童,仅四五岁的样子,面容俊秀而邪气凛然。

  男童痛哭哽咽,使劲摇晃着武翰。

  “爹、爹!不要死,爹你快起耐啊,你要死呐,俺娘会放蛇毁呐七重天,第五萱萱会杀呐俺娘,爹、爹……”四五岁而已,男童悲痛之极,想要唤醒武翰,小小的身子又在淡化,如要消失。

  男童焦急无助,骑上武翰的脖颈,甩开两只小手,扇起了嘴巴。

  “爹!爹!”

  啪啪啪……

  脸皮生疼,现实中的武翰,猛地睁开了双眼。

  紧绷的筋肉放松了,身体虚脱,他缓缓半蹲在地。

  瞧看周围,他艰难的咽口唾沫,“是梦?”

  哪来的小屁孩?

  我一黄花大小伙,你管我叫爹?

  你娘是谁?

  第五萱萱是谁?

  七重天?

  惊愕懵圈,武翰的脑门,冒出了一排问号。

  他一个尚未觉醒的龙泣谷三代弟子,仅九阶修为,尚未筑炼武丹,普通平凡。

  饶是在龙泣谷十七阁,他的死活都无关紧要,又哪会和七重天有丁点关系。

  荒诞的怪梦。

  什么男童、孩儿娘、第五萱萱,他完全没印象。

  “小蛮腰师姐突然性情大变,之前遇到的几位同门师兄,看着也不正常。我明白了,这是巡天使者的考验,大伙都中邪了!我站着做个怪梦,没毛病。”自以为想到了关键,武翰的心头,顿时舒畅了。

  他接着考虑,“这是什么考验,真邪门,该怎么闯过呢……找几位同门研究下,争取尽早找到巡天使者。”

  缓了会儿体力,他即刻动身。

  数万人在山林中乱窜,找几个人很容易。

  没走出多远,武翰便遇到了一位同门男弟子,对方像丢了魂似的,在山脚徘徊。

  站在不远外,武翰试探的喊了声,“师兄,稍等。”

  闵从停下了脚步,偏首侧目,目光是异常的阴冷。

  “何事?”他声音麻木。

  在武翰看去,对方的面容,像是蒙上了一层阴影,双目又在闪烁幽光。

  他有点迟疑,小声的提醒:“师兄,你中邪了。”

  “嘿嘿……”

  闵从笑了,笑得阴厉。

  他转回身,态势尤为不善,“说,你看我哪像中邪,不说清楚,打断你的狗腿。”

  这么凶?

  武翰不想和对方玩了。

  转转眼珠,他缓缓倒退着,讪讪笑道:“没没,是师弟眼花看错了,师兄您接着走。”

  “站住,让你走了吗?”闵从却不依不饶。

  咧咧嘴,武翰暗道倒霉。

  咧出友好的笑容,他解释道:“刚才师弟我中邪了,站着做个怪梦,梦到有个小屁孩,叫我爹,还打我嘴巴,师兄可做了类似的怪梦?”说完,他捂住了嘴巴,话好像有歧义。

  果不其然,闵从的脸皮,更加阴沉。

  白日做什么怪梦。

  胡扯。

  分明是在变相的骂人。

  含沙射影,闵从忍不了。

  “鳖孙,交出五颗小元丹赔罪,不然,爷爷大嘴巴抽晕你。”

  他挽着袖口,恶狠狠的,走向武翰。

  武翰颇感无辜。

  他反是淡定了,摊摊手,“没有,师弟仅有的八颗小元丹,昨天被乌鸿骗走了,师弟正在找那孙子。”

  年少时的经历,令他不敢打架,怕控制不住自己打伤人。

  在这会儿,可以掉头逃跑,他却是没有。

  瞧了眼系在左腕的红绳,他把左手背到了身后,当作没看见。

  他说的话,不似服软,更像是在挑衅,“咱俩都是九阶修为,都首修龙筋神力,师兄,你打不过我的。算师弟错了,咱俩以和为贵。不然,失手打伤了师兄,药费我赔不起,要不小心打死师兄,我还得偿命。”

  “鳖孙找死!”闵从暴起扑袭。

  砰。

  眼前一花,他却是弓着身子倒抛而去,摔个屁墩坐在地上,滑出半丈远。

  “哎……”武翰叹气。

  他真不敢打架,这是被迫还击,他控制不住的手。

  “赶紧跑。”

  跑出了几十步,他又折返回来。

  凑到闵从近前,他从对方的百宝囊内,拿出一只装有四颗小元丹的药瓶。

  “小弟身无分文,只好先跟师兄借丹应急……对了,师兄知道我的姓名吗?”武翰一脸的人畜无害。

  肚子中拳,闵从弓身坐在地上,圆瞪双眼嘴巴大张,在拼命缓口气。

  做不了大动作,他艰难的摇摇头。

  “哦,那就不还了。”武翰连忙遮脸,抓把泥土扬在对方脸上,几步跑没影了。

  傻傻望着他离去的方向,闵从欲哭无泪,从喉咙间憋出几个音,“打、打、劫……”

  不久后,武翰又遇到一位同门。

  “白脸的,在臭骂一颗大树,看着也不好惹。”躲在山石后,他探出半个脑袋,偷偷观察,“他应该是十阶修为,已经筑成了武丹,不知是几纹的。”

  咂咂嘴,他羡慕不已。

  因为缺少足够的小元丹,他的修为卡在九阶,已有很长一段时间。

  “他的武丹是三纹还好,若是四纹,招惹了他,我可能跑不掉。”事情难办,武翰不禁犹豫,“但我若是不管,他不知什么时候会清醒,同门一场,我若只顾明哲保身,太不仗义了。”

  念及此处,他恍然想起闵从,“他挨打之后,似乎恢复了清醒,难道,因为被打疼了?”

  “偷偷打下试试……”

  从背后,武翰蹑手蹑脚的凑上前,抓住对方的衣袍,把人举起,猛摔在地。

  砰。

  遭到偷袭,摔得七荤八素,白脸师兄懵了,怔怔的仰面朝天。

  “师兄,你好点没?”武翰探头,关切的询问……

  随后,他遇见了另一位同门……

  ·

  夕阳西下,林间晚景寂静。

  盘坐在一块平整的山石上,瞧着手中十余药瓶,武翰愣眼。

  出于多种原因,他先后打倒了十几位同门弟子,鬼使神差的拿走了小元丹。

  “我是想找几个师兄,研究下怎么闯过考验,也分明是好意,怎么一不留神成了打劫的?呃……以后再说吧,先破九入十,筑炼武丹。”武丹,修行最重要的资质,他眼热已久。

  现在丹药充裕,心跟猫饶似地,他等不了,立即着手于突破修为。

  八十四颗小元丹吞下了肚,武翰闭目盘坐。

  凝神静气,他双手抱圆,低声诵念法诀,“天地之初混沌,古有龙荒巨神……”

  武翰在尝试筑炼武丹,茫然不知,他的命运正被旁人握在手中。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