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幸福之人

更新时间:2018-08-10 20:28: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62

全城哗然,没有人再敢挑衅弃天山的威严。
  是杨山主亲自出手。八元凝丹境,横扫方圆千里,给暗中窥视的魑魅魍魉,一击响亮的耳光。
  得知消息的三家势力,顿时停止各种小动作。
  损失凝丹境的陨日阁和冰封府,更是差点哭晕在厕所。
  你说说,诺大的八元凝丹境,纡尊降贵,居然没事亲自带着小辈在城里乱逛。
  那两位一元凝丹境,刚闹开事,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杨山主瞬间碾碎。
  凝丹境,都是各大势力的底蕴,活活没了,能让他们不心疼?
  四位山主为了发展雨歌城,下了死力气。
  也不顾身份大小,每天抓着把瓜子,在城里边嗑边走。
  谁敢闹事,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城里治安空前良好。
  最气人的,四位山主隐蔽修为,不露半点行踪。
  闹事的人都得三思而行,说不定自己身边一个不起眼的老头,就是凝丹境大能。
  睡了三个月的懒觉,秦九歌心情大好。
  算算自己人间蒸发,几乎快一年了,得在年底把这些破事交代完,然后回灵霄宗过年。
  正幻想着回到灵霄宗的美好生活,杨山主突然急匆匆闯了进来,神色慌张。
  “搞什么名堂?”对于对方不敲门就夺门进来的行为,秦九歌表示精神上的批判。
  杨山主擦了满头汗水,慌道;“少主,那帮土匪来报,陨日阁、冰封府、魔狼宫三家,调动不少凝丹境大能,由家主带领,都朝着我们赶来。”
  “三个冤家都来了?”弃天山要想振兴,首先就得打掉这三家势力,夺回曾经的土地。
  三家均有不少高手,底蕴不浅,在万里荒漠鼎力千年,是大多数人心中的常青树。
  现在三家集体进犯,表面上是朝着雨歌城来,实际怕是藏着灭掉弃天山的打算。
  懒散的揉着脸,秦九歌无聊的捶了捶胸口,“不要怕,先陪我出去转转。我要看看,三个月的时间,你们把城池经营得怎么样。”
  岂不是,没有底牌嘛。
  血月老人消散之前,在他丹田里储存了三道法则之力。
  邪修手段,在三大种族里自己不敢乱用。
  不过若是放在这种接壤混乱的边界,弃天山有万法境邪修老怪,早不是什么稀罕事,也不显得突兀。
  街道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已有繁华之迹象,到处是从天南海北聚集起来的人群。
  “我们弃天山经营的产业怎么样?”秦九歌大气走在街道中间,杨山主隐隐比他落后两步。
  “产业?哦,五谷轮回之所,经营得体,日进斗金。”
  要说少主的计谋,真没得说。进去也要钱,出来还要钱,不给钱不让他出来。至于说动武,笑话,弃天山的凝丹境还在城里随时随地转悠。
  外加打表收费,多拉快跑等多项优惠政策,弃天山得到的好处实在多多。
  “外边那帮土匪怎么样?”挑了几件小玩意放在储物戒指里,秦九歌已经开始计划着回灵霄宗。
  杨山主再说;“我们的核心弟子已经打进去,占据比较关键的地位。按照少主的吩咐,我们扶植了两个势力,并且用不同的身份支援其它几个土匪窝。”
  “很好,不要让他们聚成团。除了让他们每天开展产业以外,可以适当的泼脏水挑事,多给彼此造就些完美的误会,总之别让他们闲着。”
  对于三个月的成绩,秦九歌还是比较满意,不停点头,同时心里开始磨刀。
  啧啧,苦心终于有收获,可以赚得盆满钵满。
  “城里的治安怎么样?”秦九歌问。
  “非常好。”
  拍着巴掌,杨山主毫无余留的,表达在少主的英明领导下,弃天山欣欣向荣的美好图景。
  “快看,那边有决斗!”
  正在杨山主朝少主歌功颂德时,街道上安静的人流忽然开始涌动,接着,大量人群朝着街角围去。
  话里话外,好像有人要在城中动武。
  秦九歌捏着拳头,目光逼向杨山主,“我们实行内紧外松的方略,还有人敢无视我们,打破我们定下的规矩吗?”
  “不可能啊,前些日子,我才当着他们的面活劈了两个闹事的小子。”杨山主自己好无辜,城里最近治安,明明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嘛。
  有可能,是少主现身巡查的原因。
  毕竟他一出来,就释放源源不断的邪恶力量,很容易污秽人间。
  “去看看。”秦九歌移步过去,顺着人流涌动,抵达事发地。
  看热闹,谁不喜欢。有道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可当这热闹和自己有关,还是能免就免吧。
  街角后头,有大片空地,四通八达。
  人群从东南西北围过来,很有素质的安静嘘声,无声看着前面事态发展。
  “这两个应该是仇人,你瞧瞧互相之间,那种不共戴天的表情。幽怨中带着愤怒,无辜中带着迷离,简直恰到好处。没有血海深仇,绝对没有此番架势。”
  秦九歌抓了把瓜子,边嗑边丢,顺道歪着嘴,向杨山主传授江湖经验。
  “我去收拾他们!”撸起袖子,杨山主胳膊上全是肌肉,能轻易攥出癞蛤蟆的尿。
  秦九歌拦住,不徐不疾,“慢着,睡了三个月,我还嫌无聊,咱们看看再说。这两个人,都是浩清境高手,我还没怎么见识过浩清境之间战斗呢。”
  抱着学习观摩的态度,秦九歌两条腿笔直站好,双手抱肩,眼睛盯着他们每个动作。
  无视围观人群,两人站在开阔的空地,互相怒气踩着青石地面。
  置气半天,酝酿着胸中怒气。
  左边那位,脑袋锃光瓦亮,江湖人称秃贼,响当当的浩清境后期高手。
  身穿粗布破麻衣,手臂缠着干涸的铁血纱布,持一把半人宽的银勾弧弯刀,一看就知绝非善类。
  右边那位,毛发蓬松,像是人形的大猩猩。
  身材魁梧,足足高过仇人三个脑袋。
  满脸黄豆大小的麻子,穿得倒也精致,浑身咸鱼味,同样是响当当的浩清境巅峰实力。
  二人分庭抗礼,气势互相焦灼,要把空气引燃。
  各自惊呼于浩清境的威压,实力低的退到远处,只敢在附近的高楼找个好地势。
  “江湖一瓢酒,纷纷十年雨。”等到众人避开,围观者惊奇发现,只有一个年轻貌美的俊秀青年,离战斗场最为接近。
  青年后面,尾随一猥琐老头,脸型像是山羊,驼着背,无声当着绿叶衬托红花。
  “少主好文采,好文采啊!”虽然完全听不懂秦九歌说的什么,不过杨山主明白,现在只需要不断叫好就可以了。
  深吸一口气,其中满是泥土的浑浊以及铁血的腐朽。
  江湖,秦九歌同样神往的地方。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同样是大自在!
  不受世俗规矩、名利欲望的约束。行侠仗义,持剑走遍天涯海角,只求属于自己的道!
  “这两个人倒也是快意恩仇的豪侠。有凝丹境亲自颁发的法令镇压,还敢一见面,就要决出生死,真是快哉!”秦九歌很佩服这二人的胆气。
  杨山主擦汗,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啊。不是说有人敢违背定下的规矩,直接杀无赦,以此震慑他人。
  既可以维护治安,又能收纳对方钱财。
  可见定下这条规矩的人,心该是有多么黑。
  “饮最好的浊酒,仗最利的朴剑;走最长的小路,日最烈的野马。真是散修豪杰,令我敬佩啊!”秦九歌继续感叹着江湖事业的遥远,以及深深向往。
  “日最烈的野马?”杨山主反复品味,脸上像是活吞了几只大苍蝇,很难受。
  前头几句话倒像是人话,最后那句,说得太死了,连杨山主这种老油条都没法接。
  算了,就当听不见。
  还好决斗的那两个是生死仇人,不然非得合为一处,一起殴打说这混账话的人。
  “少主,真的不用阻止吗?”杨山主有些担心,至少雨歌城自从新建以来,还没有人敢在城里争斗。
  今个,好巧不巧,遇见少主出来巡查时看见了,不是说明自己做事不利吗?
  拦住杨山主,秦九歌真打算看看,这些混迹在江湖上的散修豪侠,是怎样决斗的。
  比斗的时候是不是要仰天长啸?
  或者背段满江红好好哭一场,提提气?
  场上,两个仇人彼此凝视了半柱香,气氛已经拖延得够久。都是有切骨之恨、血海深仇。
  仇人彼此看见,终于忍不住,要公然打破雨歌城的宁静,进行生死之战!
  右边那位大猩猩,首先朝着对面一拱手,瓮声道;“秃驴子,问候你令堂高寿!”
  左边那个锃光瓦亮的脑袋一晃,同样行礼;“麻子脸,同样问候你家十八代令堂!”
  “哇塞!”秦九歌有些害怕了,不受约束的江湖散修,果然够野。
  刚开口,就是这么暴力血腥的内容,后头,岂不是人脑子要打出狗脑子?
  雨歌城里,是没有护城大阵的,所以才严禁各种争斗。
  没有护城大阵庇护,来一个浩清境,就能把雨歌城破坏成六级伤残。
  “秃驴子,瞧瞧你那脑袋,和木鱼似的,当年修炼的时候,莫不是跟着你师娘学的?”
  “我与令堂有不正当关系,你能奈我何!”
  “王八蛋,我看你找死!”
  “你个老麻子脸,像朵向日葵似的,来啊!”
  秦九歌越看越觉得精彩,心里激动万分,拉着杨山主的衣袖,“要打起来了,要打起来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