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小师妹居然是

更新时间:2019-12-30 14:34:57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2497

那边,死胖子哭得泪如雨下,抖动满身肥肉:“师兄的死,不是没有意义的,他激励着我们奋不顾身,为了心中的理想而殊死奋斗。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全看他实现的价值。师兄的死,将写在咱们灵霄宗的丰碑上!”
  “说得太好了!”
  弟子们纷纷鼓掌,追悼会开完,大家就该吃饭了,这才是万众瞩目的重头戏。
  “我怎么感觉他们追悼的人就是你?”徐胜纳闷了。
  “不会吧,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本师兄还没死,他开什么追悼会?”
  死胖子又在台上抽搭:“由于敌人太凶残,导致师兄尸骨无存,挫骨扬灰。这,是师兄仅存的衣服残片,上面还有师兄的鲜血,我们给他立个衣冠冢吧!”
  “好!”
  “好个屁!”
  秦九歌忍不住了,凶神恶煞的跳出来:“看清楚,我还没死,没死!”
  现场沉默三五秒,人群忽然炸开:“鬼啊!”
  霎时,白菊花满天飞舞,洒在台上某师兄音容犹在的黑白画像上。秦九歌和徐胜都惊呆了。
  向死胖子报以老拳,让他体验到什么叫极度绝望,秦九歌感觉自己心塞,丢下徐胜上山找小师妹去。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对东方晴雨的感情,秦九歌心中总有点那种青梅竹马的小旋妮。似乎,自己还真有点...真有点禽兽。
  小师妹还未成年!
  秦九歌不禁热泪盈眶,自己跟死胖子学坏了。死胖子刚才说,自己失踪这段时间,传闻已经罹难了,小师妹把自己锁在房里,几乎不露面。
  傻丫头!秦九歌嘴角带着甜蜜的微笑,快步到了东方晴雨居住的小屋。
  怎么没动静?
  走到门口的秦九歌,忽然察觉到有些不对,空中多了股暴虐的凶残之气,又有几分诡异的宁静掺杂其中。
  啪啪。
  秦九歌轻轻拍门:“师妹,小师妹?晴雨,干什么呢,我是师兄啊,我回来了,我给你买了好吃的哦。”
  哐当。
  里面,似乎有水瓶摔碎的声音:“别进来,走,快走。”
  “别生气嘛,师兄承认自己确实做得不对,下次坚决不惹什么血苍派了。快开门,师兄这有甜甜的水果糖哦。”
  不知怎么,秦九歌心中有些发慌,小师妹房间,好像躲着洪水猛兽一般,那种诡异的波动,让秦九歌都有些心悸。
  有问题!
  “不,我不要,你走,我不想看见你。”
  秦九歌的目光暗下来:“晴雨,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谁欺负你了?”
  “没...没有,我今天有些累,你走吧。”
  “哦。”
  假意后退几步,秦九歌猛的冲上去,将门踹开:“晴雨,谁欺负你,我保证把他的头拧下来。”
  “师兄,你...”
  东方晴雨不自在的转过身,愣愣看向秦九歌。
  看到小师妹的瞬间,秦九歌惊呆了,后背起了层冷汗。
  小师妹不是人,是妖!没错,是妖,小师妹的眼睛变成鲜血的赤红色,有许多瞳孔充斥其中,倒映着妖冶的魔光。
  人与妖族势不两立,有不共戴天之仇,小师妹居然是妖!
  秦九歌脑海里的记忆被激活了。小师妹确实有妖族的血统,这事几位长老是知道的,每到月圆之夜,都会用金丹大道加以压制,以防妖族血统爆发。
  所以月圆前后,小师妹都会躲在房间里不出来。
  “晴雨,你...”
  看见那双通红的眼睛,里面有千百颗眼珠,秦九歌害怕了,抖了抖,有种转身想跑的冲动。
  东方晴雨眼中顿显哀伤:“我...你走吧。”
  看见东方晴雨受伤的模样,秦九歌突然有扇自己几巴掌的冲动。
  秦九歌啊秦九歌,你自己是什么东西,居然看不起小师妹,就你那人品,人嫌狗不待见的人缘,有什么资格嫌弃别人!
  是人如何,是妖如何,不都在这片天地活着,谁又看不起谁。
  转瞬,秦九歌的目光变得无限温柔,双目夹杂明亮的光线注视着小师妹,看着小师妹脸上每每变化的表情,秦九歌缓缓的走过去。
  撩起小师妹耳畔的鬓角,秦九歌笑了:“怎么,有这么美丽的眼睛,舍不得给师兄看?不愧是咱们的小公主,这么好看。”
  “你不害怕吗?”东方晴雨动了动双眼,眼中有了种从未有过的神采,叫希冀。
  “不怕,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师兄都喜欢,妖族的也一样,很美,很好看。”
  东方晴雨扑上去抱住秦九歌,生怕秦九歌跑了:“我担心你会怕。”
  “的确,我怕咱们的小公主从此不理我了。”
  软玉在怀,秦九歌心潮澎湃。去它的争权夺利,称霸天下吧,小爷从今天开始半步不出宗门,等着小师妹成年就讨她做老婆。
  那些万法境的老光棍,羡慕去吧!
  被东方晴雨抱着,秦九歌感觉自己衣服的前襟被泪水湿透了。叹了口气,秦九歌伸出大手抚摸着丫头的小脑袋。
  人和妖族间的仇视,真是苦了她。
  最近几天,便是月圆之夜,星辰很美,月光无暇。
  抱着东方晴雨小心翼翼的挪到床边,秦九歌捡起地上几张宣纸和竹片:“不管别人怎么看,怎么说,师兄总是最喜欢你的,咱们不去管那群凡人。”
  “嗯。”
  “喏,师兄现在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在我的家乡,有种习俗,大家心情不好的时候,会在月下放飞一只孔明灯,向天神诉说自己的心语。不知道孔明灯是什么吧?师兄做给你看。”
  以前秦九歌在家乡,确实喜欢孔明灯,然后把仇人的名字写在上面。
  这不叫向天神诉说心语,这叫送仇人上西天!很正能量的那种。
  孔明灯不需多巧的手艺,秦九歌很快便做了出来。
  崇灵大陆没有这种东西,到底是孩子心气,小师妹本来自卑的内心,瞬间被这古灵精怪的小玩意给吸引了。
  秦九歌磨好墨,开了毛笔,和小师妹把一些歪歪扭扭的字写在灯上,将里面的蜡烛芯点燃。
  “我们出去放了它。明天啊,师兄再给你个大大的惊喜。”
  牵着师妹软软的小手,秦九歌极为满足,利用身高举起孔明灯,很自豪。东方晴雨蹦蹦跳跳跟在身边,几乎像油瓶挂在秦九歌身上。
  山巅,视野辽阔,清风徐徐。
  万里星光如梦,皎皎皓月如霞。风吹着,在旷野低低诉说着,天光如水般洒在四方,眺望星空低处,只能看见远山层层的树影,似黛色染遍世界。
  草青青,风柔柔。
  秦九歌蹲下,和小师妹共同举着那只不太完美的孔明灯。
  灯火闪烁,一如天空眨眼的星辰,调皮捣蛋。秦九歌抬起头,与小师妹四目相望,温暖的橘红火焰倒映在彼此眼里,温存着,铭刻着,这万千风景。
  “笨蛋,你看什么呢。”小师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咳咳。”秦九歌难得老脸发红,赶紧收回自己的目光。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自己可不是禽兽,要有底线。
  “我们放吧。”
  “嗯。”
  星辰下,明月中,岚烟起伏,二人手持明灯,淡淡的焰火勾勒着彼此脸颊的线条,几分混沌,几分清晰。
  天地中,灯火阑珊、明灭,她便是唯一。
  高风直入九天宫阙,将那盏孔明灯送向远方。秦九歌抱着小师妹,心猿意马的,回到了竹屋,心中筹划许诺女孩的大惊喜。
  愿借天翼庇流光,一碗泼茶倍馨香...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