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黑白通吃

更新时间:2019-12-30 14:33:57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2907

“我看你们利用这一处遗弃的空间,是想吸引旁人源源不断的进来送死。可能很多地方,都出现了类似的墓府机缘,可都没有活着出去,其中未必全是你杀死的。”
  “那他们怎么死的?”幽幽的声音似鬼哭似狼嚎,溃散人心中武道的勇气。
  洛辰继续说;“当然是死于自相残杀,要是他们团结一致,依我看,未必不能逃出去几个。背逃的华鼎宗宗主,不就是你招揽的走狗?说明你并不敢明目张胆的动用自己的实力。”
  “有意思,说得不错。如果你是一个三元凝丹,倒是可以这样信誓旦旦。可惜啊,你们实力太低,哪怕我只动用肉身力量,便不是你们还没有跨入金丹大道的人可以承受。”
  洛辰不答,转头朝徐胜吼道;“还不醒来!我辈修真,不惧艰难险阻、满路荆棘。死便死了,你连动手的勇气都没有吗?废物!”
  一石击破水中天,洛辰一声吼完,徐胜如梦方醒,早已冷如死灰的斗志从心中燃烧。秦九歌看了直咂嘴,不愧是主角,几句话,就俘虏了一位凝丹境迷弟。
  看徐胜的反应,满眼火花,简直崇拜得不得了。
  抖虎躯,散王霸,收小弟。九个字,便是主角的九字真言,简直黑白通吃。秦九歌的眼神很无良,自己身为主角他大师兄,见证了主角崛起。
  等他以后彻底牛逼起来,打着他的名号去勾引别人家的闺女,应该能行吧?
  徐胜擦掉刚刚画出的三八线,主动投到洛辰身下,继续用崇拜的眼神泛着火花。
  “看来你们都不想活了?”枯槁老头十分意外,杀了几十批羊入虎口的白痴,还没有谁有这种毅力和见识。
  “不好意思,我们对当老鼠躲在暗角阴沟,没有兴趣。”费尽心思,秦九歌终于抢到一句台词,表明自己的爱憎分明和存在感。
  取出一把极品道宝的软鞭,徐胜斗志十足的燃烧怒火;“和他拼了吧!”
  “不急。”秦九歌很有智囊的模样,高深莫测的拦住冲动的徐胜。
  “莫非?”见大师兄犹如泡茶温碗般不紧不慢,洛辰似乎猜到了结果,对啊,咱们灵霄宗也不是纸老虎,后台很硬的。
  “装神弄鬼。好了,让你们多活了这么久,去死吧!”枯槁老人预感,外面似乎又有肥羊进来了,还是快点宰了这三只,好迎接下面一批肥羊进屠宰场。
  秦九歌叹气,进来的未必是肥羊,也可能是披着羊皮的恶狼。见枯槁老人急势过来,秦九歌和洛辰同时奸笑,笑得非常邪恶,甚至超过了那些心理变态的邪修。
  “你们笑什么?”枯槁老人傻眼了,他们平时都是这么笑的吗,太不真诚了。
  “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死到临头,徐胜心里很想抽自己几大耳光,终于说出一句遗言,视死如归的闭上眼睛,准备引颈就戮。
  秦九歌大笑;“徐老哥放心,以你凝丹境一元的修为,活个五百年绰绰有余。”
  徐胜眼睛噙着泪水;“站错队伍了,悲呼!”
  “淡定啦,主角在我们这边,谁死谁活还说不定,你要是真的想死,快点立个遗嘱,把你毕生的财产全部转让给我。”
  提到钱,徐胜和秦九歌的态度一致,立马成长得飞快。
  咻咻!
  正当枯槁老头准备抬手灭杀三人时,很远处,飞遁一道强横攻击,甚至可以动摇空间。刚刚进来的那头羊羔,已经脱掉羊皮,成了恶狼。
  别看枯槁老人半死不活,遇见那道强横攻击,跳得比兔子还快。攻击落到身后,粉碎了血玉棺床,到处是飞散的粉末。
  闷声后,空间塌陷小块,爆裂着金丹大道的液态灵气。
  “什么人?”枯槁老头怕了,有人族高手闯进来,外面应该有人通知自己撤退啊。
  现如今,天下式微,人族明面上的高手,有多少都在血苍派的监视下。没有人通知自己,难道是惊动了沉睡的老怪物?
  “咳咳。”一阵咳嗽,有件宝物朝天飞过,撞向枯槁老头。
  伸手去接,宝物力压千钧,反倒将方向一转,便狠狠抽在自己的脸门上。听枯槁老头惨叫声,牙齿带血脱离,鼻孔两道血流,灌进沟壑的皱纹深处。
  一只鞋子,啪的声落在地上,鞋底带血,是证据确凿的凶器无误。
  一人徐徐如清风明月,吹散墓府里阴森窒息的死气沉沉,毫无愧疚的对自己随意乱甩垃圾的行为道歉;“对不起啊,刚才失手,你疼不疼啊?”
  “师傅!”秦九歌激动叫道。
  除了自己师傅,当今天下,能把邪修当球打的,还有谁?
  枯槁老头明显没遭受过这种重击,趴在地上半天起不来:“你...你是谁?”
  秦九歌挑眉道:“我师傅你都不认识?真是个营养不良的邪修。听好了,我师傅乃五花八门九天十地五颜六色七上八下灵霄宗当代大长老,不服气的,欢迎挑战。”
  吐出几颗带血的牙齿,枯槁老头吼道:“你敢打我,找死!”
  “当今天下不是你们邪修可以放肆的,滚!”大长老完全没把枯槁老头放在眼里。
  “啊,邪灭天下!”枯槁老头怒了,施展九品武学,朝大长老杀来。
  “师傅小心!”
  “臭小子,就知道惹是生非,血苍派的事还不是你能招惹。给我滚回宗门,好好反省。”
  “是是。”秦九歌和洛辰急忙点头。
  “呀,居然不把本座放在眼里!”
  枯槁老头真的好悲愤。自己堂堂凝丹境大能,施展九品武学,你至少正色对待吧。
  再看大长老,满脸饭后散步的悠闲,居然不管枯槁老头的攻击,转身训斥自家宗门的弟子。好像枯槁老头在他眼里,连蚂蚁都不如。
  邪修也是有人格的!
  “欺人太甚!”
  “啰唣。”
  大长老目光发冷,很不爽枯槁老头插嘴:“想死?成全你!”
  轰轰!
  一座千丈大山被大长老凭空拔起。大山飞到半空,朝枯槁老头落下,将枯槁老头的武学灵宝统统砸成齑粉。
  移山填海,法力通天,莫过如此!
  什么九品武学,大长老直接把一座山搬起来砸人,将枯槁老头碾为肉泥。
  严格来说,大长老秒杀对方,只用了半招。没错,小小的半招,极为风轻云淡,让秦九歌和洛辰眼里直冒小星星。
  “师傅千秋万载,威武!”秦九歌嚎道,有这么厉害的师傅,自己发了。
  洛辰对大长老的实力相当敬佩,拱手拜了拜。
  旁边站着的徐胜,突然滑跪过来:“前辈!”
  啪!徐胜当场被大长老踹飞:“什么东西,莫非是邪修的余党?”
  徐胜被打得和猪头似的,哭道:“前辈,我是人族修士徐胜,不是邪修。”
  大长老没个好气:“下次出现不要这么冒冒失失,当心老夫把你拍死了,做人一惊一乍的不好,文雅点。”
  “是是。”徐胜点头,下次自己放个屁,都先找个屁篓子兜着。
  换别人,徐胜还真不怕,大长老是能把凝丹境当狗抽的狠人,必须尊敬万分:“前辈,小的,想加入灵霄宗,求前辈收容。”
  “天赋太差,不合适。”大长老淡淡道,徐胜的凝丹境修为,在他眼前不算什么。
  徐胜不想放弃这个机会,可怜巴巴的看向秦九歌,示意你求点情吧。
  秦九歌点头:“师傅,宗门似乎缺个挑水劈材的杂役弟子,不如把徐大哥收下,免得四长老老是叫我陪他烧炉子。”
  “罢了,既然你这样说,勉强让他当个记名弟子。你和洛辰啊,最近老老实实给我待在山上,不要去惹什么血苍派,听见没有?”
  “听见了。”
  大长老挥挥手,带着秦九歌和洛辰飞往灵霄宗,徐胜忙不迭跟上。
  以徐胜的修为,去天启门当个执事堂主尚可,在灵霄宗居然混成记名弟子,让他心情相当忐忑。瞧大长老的表情,似乎还有些不愿意。
  洛辰受了伤,大长老把他带去疗养,留下秦九歌带徐胜去找住的地方。
  走到宗门内围,秦九歌忽然听见阵阵抽抽搭搭的哭泣声。
  那哭泣声极度哀婉悲痛,令人痛断肝肠:“呜呜,大师兄的死,是光荣的,是伟大的,他死在与邪恶抗争的路上,他死在正义的墓前,他的名字万丈光辉,他的事迹万古流芳!”
  小竹林里,死胖子正在慷慨激昂的演讲,下面坐着几十个外门弟子,穿着黑衣服,手里拿着白菊花,似乎在开追悼会。
  徐胜纳闷:“这个大师兄是谁啊,感觉人缘还不错,死了都有人惦记。”
  秦九歌满头黑线:“应该不是我吧,我还健在啊,肯定是同名同姓。”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