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一个苍生借一年

更新时间:2018-09-01 16:14: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83

身穿八卦长袍,腰间一根麻绳作带。

  头戴牛皮粗木冠,脚踏一双灰布芒鞋,素朴而干净,如同山中傲立的松树。

  一双眼睛明亮而清澈,像是冬季融化的冰雪,消融了一切负面,无所不包括。

  眉毛是黑的,头发是白的。

  下巴一把长髯胡须,直垂胸口,飘飘然立在空中。

  随风摆动,如同雪花盈盈显得自由自在。

  真正的高人,无心于天地,无形于己身。

  明镜再怎么精心保管擦拭,也会磨损。

  唯有不用,才能长存,故而先天无为,上善若水。后天有为,造化乾坤,反倒落了下乘。

  秦九歌眼睛微微湿润,跳动着光芒。师傅,师傅,竟然是大长老!

  原来安阳极度推崇的世外高人,就是现如今人族旗下灵霄宗、一把手大长老是也。

  也是秦九歌的师傅,四大顶尖势力挥之不去的梦魇。

  由于百里倾城就在附近,那位血苍派的十大殿主也在,秦九歌立刻传音给师傅,千万别露馅。

  大长老不负众望,深谙演艺之道,果然目光一扫,没有半分异常。

  地面上,霸王宗霸主心生恼怒。混账小子,自己堂堂九元凝丹境要杀他,如此大的差距,他居然在这发痴发呆,全然不顾。

  顿时霸主觉得,自己被深深侮辱了。

  死!

  就在霸主要动手时,大长老降临在他头顶,满脸缥缈的我欲乘风归去:“你要杀谁?”

  “哪个王八蛋敢插话?”下首的三位太上长老嚷嚷开,他们都是九元凝丹境巅峰,可以横着走的那种,“霸王宗杀人,不想死的滚远!”

  大长老眉头一跳,呦呵,你眼睛当泡踩了吧,我在这你敢这样和我说话?

  落在地面,大长老掀起凡尘:“你很厉害是吧?”

  一位九元凝丹境的太上长老挺身:“小老儿,弄死你绰绰有余。看来我霸王宗很久没有杀人了,竟然有人如此放肆!”

  大长老轻笑,全场寂静,连百里倾城都感到压迫,没有任何动作。

  “我早就说过,你们霸王宗应该改个名字,叫王八宗!”说完,大长老看似蜻蜓点水,毫无力道的圈起手臂,朝对方打去。

  霸主满脸惧怕,他可记得,自己这个诺大的九元凝丹境,被对方一巴掌抽到天上,足足在白云蓝空飞了三天才降落。

  可以这么说,大长老的出现,在四大顶尖势力眼中,比邪修和血苍派还吓人。

  “太上长老快退!”霸主来不及施出援手,更多的是不敢动,能出声提醒已经冒了极大风险。

  再看秦九歌,满脸阴狠的笑容,顿时不寒而栗,站在地上不敢动一根小手指。

  霸王宗的太上长老,明显深谙王八一睡千年之道。

  闭关百年不知世事,岂会料到大长老,就是那日名动天恩域的主角之一。

  再者说凝丹境,再厉害,又能厉害到哪里。

  九元凝丹境横扫全场:“老夫先宰了你,看谁还敢看轻我霸王宗!”

  在那位太上长老眼中,大长老再厉害,也不过凝丹境。

  杀了对方扬刀立威,看看谁敢再打霸王宗的主意。

  百里倾城凝神看着,没有说话,暗藏的血苍派高手,把身形埋得更深。

  秦九歌和安阳成竹在胸,都知道大长老深不可测,岂是对方能够威胁的。

  啪!

  一巴掌,古井无波的一巴掌。

  大长老的手掌很粗糙,手心全是练武留下的老茧,指甲剪得很短。

  手背的纹路如同古树的年轮,肤色像是树皮般,给人一种非常凝厚的沉重感。

  表面青筋拱起,似大地上突兀的龙脉,条条根根,攀枝错节。

  众人只觉得恍惚间,天地都变得不一样了。等到眼睛彻底能看清,霸王宗的那位太上长老,已经飞身出去,身体孱弱的砸在坚厚的大地上,碎牙乱飞。

  嘶!

  就连百里倾城,都变了眼神,骄傲的眼眸略有震惊,隐没了她白天鹅一般的姿态。

  九元凝丹境巅峰,纵然是洞尘境,都不敢说可以一巴掌抽飞。

  那位太上长老,停在巅峰已经有千年,是早已成名的高手。

  在场的人不是庸才,大长老确实是凝丹境无疑,却能把九元巅峰境界抽得四处飞舞,实在不敢想象。

  大家都惊呆了,人群顿时陷入死寂,纷纷把目光看向霸王宗的霸主。

  霸主像是吞了苍蝇,低着头,忍住内心的颤抖。

  该死,你们这帮人生怕害不死我,盯着我干什么!

  “小王八,我记得上次说过,让你们王八宗悠着点,别在我眼前乱晃,是吗?”

  大长老瞥到自己徒弟在人群中,心里十分不痛快。这小子失踪快两年了,既然脱离危险,也不报个平安,着实可恶。

  最惨的是灵霄宗三长老,没事就被心情郁闷的大长老练练手,现在浑身是伤,正在灵霄宗里拿弹弓打鸟出气。

  “我,我我,我以为。”霸主结结巴巴,不敢大声回答,底气不足。

  大家对他的反应倒是不惊奇,毕竟大长老当日一巴掌,让他在天上飞了三天。能够随随便便弄死洞尘境的凝丹境,不能招惹。

  “你,你以为什么?”大长老把心中不爽的怒气,全部发泄出来。

  “我,我以为前辈风采卓越,是不屑于和我们这种小辈动手的。”霸主快哭了,看来自己不能对秦九歌动歪心眼。

  刚刚想收拾他,他师傅就出来了,让自己怎么活。

  “你也算小辈?”大长老鄙视,“只怕活了几千年了吧。”

  “几千年,在我们神龟眼里,才走完三分。”

  “果然是生命在于静止,滚一边去。”

  霸主如释重负的跑远,把还爬在地上的太上长老扶起来,灌了几颗丹药,对方才恍恍惚惚的苏醒。

  本来听说天恩域最近闹邪修,心情郁闷的大长老出来除魔卫道,实则是更多拿对方出气。

  毕竟到了他这个境界,除了追求虚无缥缈的法则之力,似乎没有什么别的可干。

  可这一来天恩域,让大长老发现了两个人。第一个,自然是安阳,对方人傻钱多,大长老不介意多指点一下年轻人。

  第二,就是看见了自己失散多年的徒弟。

  这小子还突破到了浩清境,真是快飞升的速度。

  最主要,这小子传音给自己,说附近有邪修,要小心五姓联盟的人。

  “你们在这围着干什么?”大长老明知故问,威风的扫视众人。

  大家低着头不敢回答,很明显,这位大爷,连洞尘境都惹不起,别忘了天恩域三雄是怎么死的。

  要是他掺和到冥海大帝的陵寝争夺中,霸王宗还有戏吗?

  这样一想,肉烂了还是在锅里,仙雨山和魔威帮表示心情舒服很多。

  刚想说话,二人的台词就被手持金枪的安阳打断,顿时幽怨的瞪着这个小子。

  安阳把大致情况和大长老说了说,大长老嘴角一勾,双手后背:“你去拿追邪符试试看,老夫也感应到,附近有邪修。”

  “好的。”

  其实在没有炼器师工会炼制的符咒辅助情况下,大长老自己用神识探测,真没有发现半点异常,否则仙雨山和魔威帮岂会如此托大。

  其中有高手!

  大长老微微眯着眼睛,又听见自己徒弟传信,血苍派十大殿主,有身外化身莅临。

  唰唰。

  看着安阳走向期待已久的大帝陵寝入口,所有人都眼红了。

  不是没有人不想进去,而是大家都想进去,所以一时才堵在门口不得寸进。

  不过惧怕于大长老的威严,要知道,敢对这种人出手,必须要留下对方的把握,否则必然会迎来灭顶之灾。

  明显,仙雨山和魔威帮没有这个底气。

  至于霸王宗那边,虽然有两位洞尘境和数位九元凝丹境,但他们不想跟大长老死磕,免得便宜别人。

  安阳把金枪插在地面,手中出储物戒指里,掏出一块黑色的满是符文篆刻的玉石,表面闪动着腥臭的死气,让人误以为是邪修心脏。

  百里倾城微微后退,将手中圈抱的琵琶交给下人,被众多黑衣侍女围在中心。

  那是万法境的手段,大长老再厉害,也不可能突破法则之力的束缚,去探查到隐藏起来的邪修。

  可安阳手中那件秘宝,似乎能洞察一切邪恶的物质。

  五姓联盟占据的玉台上,许马方鲁冯五家,神态各异。

  五家均没有高手到场,最厉害的,只有五姓联盟的盟主,九元凝丹境巅峰,在这玉台中心。

  下首,有人隐隐拔出刀剑全神戒备,被盟主狠眼制止。

  大长老置若罔闻,闭着眼睛,似乎在感悟天地中冥冥的法旨意,任由安阳拿着玉符,在入口处施展。

  一人镇压全场,大长老没有说话,其余人也不敢出声,盯着安阳,倒要看看他想弄什么鬼。

  “成了,你们看,玉符有感应!”

  安阳大喜,这件感应邪修存在的宝物,是人族炼器师工会的总部交给皇焰谷的。

  因为皇焰谷和天启门均在人妖两族边界不远,负责镇压族地。

  否则换做一般二般的东西,还真不能感应到,空中那丝几乎没有的邪气。

  莎莎!

  深邃的陵寝入口内,传来轻微的一阵踏步声,有三道黑影快若闪电,持骷髅弯刀割开层层雾气。

  数道寒光分割视线,朝着安阳斩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