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终有逆局

更新时间:2018-08-30 15:06: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69

席卷大地,苍茫闲云。

  攻击推平万米高山,将其撼为千寻深谷。

  而天门岿然不动,自成阵法循环往复,将无数攻击死死拦在门外。

  越是如此,人越疯狂,越失去理智。

  秦九歌斟酌再三,把庄家主拉到僻静的地方,见没有人注意,方才作揖。

  庄家主把秦九歌当做平辈之交,分外惊奇。

  他可知道,秦九歌是个骄傲的人,很少对人施礼。

  “秦兄弟有话直讲。”庄家主见秦九歌这般作态,心底也压了杆秤。

  面门带着铁的青色,秦九歌肃声:“我能相信庄老哥吗?”

  庄家主正色:“秦兄弟,我庄壁虽然算不得什么忠臣孝子,也不敢自诩好人英杰。不过朋友有义,我自然会竭尽全力,不敢背信。”

  “好。”从储物戒指中掏出一只玉盒,上面有秦九歌的本命精血烙印。

  “我只相信庄老哥,请你也相信我,从始至终,我都没有想要害过谁。”

  “秦兄弟,你...”

  “庄老哥,长话短说。此事关系天恩域兴亡,却不能对外人讲明,否则必有灭门之祸。今天这事,你就当不知道,不过它日遇见邪修威胁生命,可把玉盒打开,必能帮到你们。”

  “邪修?”庄壁目光一抖,“你是指谁?”

  这种事不能开玩笑,庄壁也不会认为秦九歌在撒谎。

  崇灵大陆,最近沸沸扬扬,都有邪修的踪迹。大部分是屠戮修士,收集精血魂魄。

  “不要问,也不可以对任何人说。把玉盒收好,关键时候,自然会帮助你们脱离困境。切记不能说出去,否则必然是灭门之祸!”

  秦九歌在心思索再三,终究是要当一回多事的人,来管一回闲事。

  苦涩的把玉盒交给庄壁,秦九歌无疑是冒了极大的风险。

  庄壁正儿八经的收好玉盒,那上面,秦九歌用本命精血烙印,绝对不是玩笑。

  “好,我答应你,刚才什么事都记不得了。”庄壁正色保证,很有义气的小老头。

  秦九歌豁然嬉皮笑脸:“庄家主不记得刚才了?方才家主与我打赌,赌金三千万下品灵石,您输了。大丈夫言出必行,您是不是考虑...”

  秦九歌活动大拇指,搓着食指和中指的指尖,眼睛眯成铜钱状。

  庄家主深吸三口冷气,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小人:“我不记得了,可有证据?”

  “天地作证,为了不被雷劈,庄家主还是把三千万灵石给我吧。要知道,我贡献的东西,哪怕三千万中品灵石,也买不到。”

  “是什么?”庄家主颇为期待,那玉盒,他不敢轻易打开。

  秦九歌浩然道:“一片冰心!”

  呕。庄家主捂着嘴巴跑远了,也没有理会秦九歌要求的三千万灵石。

  刚刚还在忧国忧民的好少年,只要谈钱,就变成街头巷尾的地痞无赖。

  庄家主深深担忧,是否是崇灵大陆出了问题,究竟是什么样的水土,才养出这一方妖孽!

  秦九歌满怀心忧的走了,自己是君子,自己是好人。

  君子和好人的定义,就是要吃亏。

  所以玉盒里的东西,白白附赠,半块灵石没有得到。

  蚂蚁多了啃死大象。

  在全体天恩域修士的不断努力和催人尿下的攻势之下,天门中断,日月倾颓。

  随着固若金汤的门户被瓦解,绝空境老祖的墓府,就此出世,里面喷出超越星辰的霞光。

  众人捂着眼睛,被那股土豪闪闪发光的光亮射得睁不开。

  秦九歌心中掐念几句,要是再不出现转机,自己能够为他们做的,已经做完了。

  正在百里倾城跳动着目光里的血海滔滔、众人准备百米冲刺赛跑时,秦九歌期待已久的转机,终于到了!

  神说世界要有水,水就有了。

  神说世界要有光,电灯就出现了。

  总的来说,神是个高贵的字眼,很牛逼的那种。神经病,也是神的一种体现,同样沾了神字。

  秦九歌现在就很神经病,当蓦然回首之时,看见远处层层云海被人推开,有人驾踏七彩灵光,自天而下,犹如带来火种的巨神。

  “看,有神!”秦九歌伸出手臂,指着远处天空。

  大家一看,哇塞,好大个神。

  那神飞在空中千米,几乎和白云同体,像是随意飞舞自由自在的苍蝇。

  很纠结的看着秦九歌,要是他不说,谁会注意到。

  “你们什么表情,快看,真的是神啊!”顶礼膜拜,秦九歌高声朝天空那位神呼喊。

  “切!”

  大家齐齐鄙视,出声撇嘴。

  数以千人万人,齐声一言,声音响彻云霄,惊动了天上飞翔的神仙。

  神仙在白云探出头,见大地人山人海,于是紧接着,有什么东西从天上坠落。

  “还愣着干什么,速速拦住那人!”天上的神仙发话了,踩着风火轮超速冲向大地。

  秦九歌两眼冒着星星,对方真是及时雨啊,比甘霖还甘霖,纯洁程度超过了神仙吐出的口水。

  “什么人?”

  大家摇晃身体,踮起脚朝天空张望。

  原来天空飞翔的神仙,正在追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

  那人的手臂和胸口撕裂几条血淋淋的口子,触目惊心,却没有死。

  被追杀的那人,也是四元凝丹境的极强修为!

  “是邪修!”有人当场认出来,毕竟邪修的气息,谁见过了,都不会忘记。

  “速速阻拦!”天上神仙脚踩风云,手持一把丈高金枪,身批铁索银甲,威风鼓鼓。

  邪修被对方追急了眼,天晓得,天恩域什么时候,窜出这么个杀才。

  原本想把对方宰了吸取精血魂魄,不想小鬼变成了阎罗王,反倒把自己追得抱头鼠窜,几乎丧命。

  铁氏四兄弟见了,心道好机会,正是时候体现自己的肌肉,说不定还能赢取美人芳心。

  “好你个吃屎的邪修,敢在天恩域放肆,看我斩杀你这畜生!”铁山大吼罢了,招架修为,腾空朝逃窜的邪修斩杀。

  已经是没了牙的老虎,四元凝丹境又如何?

  铁山与邪修迎头撞向,还不忘朝百里倾城献殷勤的望了一眼。

  百里倾城高高矗立在玉台,任何事无法惊扰她,只是两只秋水眼中划过杀意。

  邪修,吃的是人!

  砰砰!

  修为低的修士纷纷倒退,有几位浩清境初期的弱者,当场被金丹大道震死。

  铁山与对方交手,三招不能克制,反倒节节败退,从天空打到地上。

  “不过如此,我血罗刹还没怕过谁!”

  “大哥,我们来助你!”

  见血罗刹战斗力非同小可,老虎就是老虎,哪怕没了牙,那双爪子也能拍死不少人。铁水和铁木铁石三人,急忙奔袭,去给大哥铁山助阵。

  四位凝丹境同时联手,组成合击阵法,方才遏制了血罗刹的雷霆攻势。

  “灭!”

  血罗刹见那人要从天空飞下,急于逃命,当场活生生把脸皮撕裂。

  凸露的筋骨血肉蠕动着米黄的蛆虫,召唤地狱的魔鬼,腐蚀大地。

  啊!

  几位修士当场化为齑粉,给血罗刹提供了复活的养料,嘴角尽是餍足的吐着猩红短舌。

  数位凝丹境急忙拨开人群,方才遏制了血罗刹的邪气。

  玉台上,有黑袍弟子欲要动手,被百里倾城面无表情的阻拦。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都没有看见。

  “安阳,我做鬼都不放过你!”见手持金枪身披银甲的威风将军,从天空杀落,血罗刹满是惊悚,血流伫满了眼眶。

  “死!”

  金枪尖锐,浩如长龙,锋刃直入其头。

  秦九歌目光闪现,在众多旁观者中。

  这个持枪的男子,不过才三元凝丹境,却能反杀血罗刹这种四元凝丹境的邪修,应该是人族大宗派出来的弟子。

  “血魔灭魂!”

  血罗刹见自己无路可走,于是自解元婴,意图自爆。

  咔嚓!

  金枪枪头无坚不摧,刺入血罗刹怪异的大脑内,却没有击灭灵台。

  血罗刹即将解体,体内丹田率先爆炸,将他的肉身炸得粉碎。

  而浑身数百骨骼,化为飞旋的锋利飞镖,带着污黑的血液,四散飞溅。

  “快躲!”

  骨刺横扫,场内顿时哀嚎遍野,数名浩清境当场被扎成筛子。

  铁水躲闪不及,手臂也插入半截骨刺,疼得他在地面翻滚。

  铁山见状,趁着血罗刹的灵台被安阳的金枪拦截,赫然动手。

  “龙风,抢个头彩!”

  秦九歌说罢,将弃天山大印抛到空中,龙风飞身接住,朝着战团奔去。

  元泱封岳印作为中品圣器,以龙风的修为,还无法激发其中的灵韵。

  不过,光是凭借圣器的坚硬程度,足可以抵御铁山这头妖兽的肉身。

  砰砰!

  场上飞速残影,龙风以二元凝丹境硬撼铁山,随即转手持大印砸落。那名男子手中的金枪,也是一把中品圣器无疑。

  咔咔!

  两件中品圣器合并,才把血罗刹体内粘稠的煞气碾灭在虚空,没有波及旁人。

  铁山在龙风手中吃瘪,又看了眼还在满地打滚的铁水,怒气汹汹帮他拔出骨刺,临了不忘威胁的瞪着龙风,可惜对方的棺材脸不会有别的表情。

  秦君子是个矜持的人,在场这么多高手,九元凝丹境都有数尊之多。

  要是这个血罗刹是个穷鬼,当然不介意留给别人。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