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天地有正气

更新时间:2018-08-28 20:00: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64

当今天地,人魔妖三族共击邪修。

  转轮王身为血苍派十大长老之一,自然是上了必杀名单。要是敢到三族本土去招惹,相信会惊动不少沉睡的老怪。

  哪怕这次吞并天恩域的阴谋,转轮王也只出动了身外化身,境界在九元凝丹境巅峰,就是怕引起三族注意,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和转轮王把百里倾城撇到一边,最后在秦九歌热忱的邀请下,大家邪气纵横,在天恩城找到几只肥鸡,当场将其乱刀斩杀。

  画面非常血腥暴力,带血的鸡毛到处飞舞,狰狞的恶鬼笑声久久不散。

  弃天山少主亲自动手,当场示范了原汁原味叫花鸡的做法,赢得满堂喝彩。

  兴致正酣时,秦九歌提议既然要围歼天恩域的高手,不如把四大山主安排到血苍派,也好助友军一臂之力。

  转轮王越发觉得秦九歌顺眼,简直如玉般温润。

  什么叫疾风知劲草,什么叫板荡识忠良,恨不得颁发一块崇灵大陆最佳邪修的称号给对方。

  身为万法境老怪,哪怕只是化身,身上也有不少好东西。

  转轮王很大方,给了弃天山不少宝物,不下于整个庄家三分之一的资源。

  之后,秦九歌自告奋勇,反正蒙山那边。

  短时间内,天恩域的整体实力不会完全聚齐。

  他带着龙风,可以先过去打入敌人内部,传递消息。

  至于四大山主,留在天恩城,随时准备杀人放火。

  转轮王当然没有意见,果然是邪恶势力的急先锋,思想觉悟就是大不同,真是可圈可点。

  当晚,双方便扬鞭告辞,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天下已经沦为死地。

  临行前,四位山主凑近秦九歌,四下无人,独自说着悄悄话。

  杨山主压着声音道:“少主,你真决定跟血苍派混?”

  秦九歌勃然大怒:“怎么可能?想我留取丹心照汗青,坚定立场有原则,会做出那种禽兽不如的事?”

  刘山主跳着眼皮,你刚才跟转轮王大骂天下苍生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秦九歌叹口气:“我那是自污清白,以求能打入敌人内部,获取信任。昔日有人舍生取义,奋力忘死,今日我辈怎么可能为了区区虚名,而做下令人不齿的勾当?”

  “少主舍生取义,我等佩服。”朱山主说完,捧着心口,“听完您的话,我老朱心里热乎乎暖洋洋,简直流到心坎里去。”

  “那是,有道是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这句话,与君共勉。切莫忘了,无论什么时候,邪修才是我们的头号大敌。正邪不两立,王道不偏安!”

  秦九歌心里,对邪修极度痛恨。

  不过,经历三世为人的他,自然不会见到邪修就冲上去拼命,那样太不值了。真正要覆灭邪修,还得从根源做起,唯有拔掉毒根。

  王道和霸道,豪杰和英雄,体现的方面不会一样,但都会光照千古。

  秦九歌拉着几位山主的手,移步:“知道我为什么要留下你们,在敌后工作?”

  刘山主搅动着脸上刀疤,阴险又毒辣的面孔抖着道:“我知道,少主是想攻其不备,找机会捅他们黑刀子,阴他们一把!”

  秦九歌侧目:“出去以后千万不要说咱们之间的上下关系,我怕别人会误解我的为人。”

  侯山主机灵,抢答:“少主的意思,我懂。是让我们找机会除魔卫道,用拳头和热血,捍卫正义的光辉!为了民族和未来,战斗!”

  秦九歌深以为然:“侯山主所言,深谙我心,回了弃天山,我重重有赏。”

  看着远处黄沙漫漫,前途茫茫。

  玄黄的大地和蔚蓝的天空,在风沙里混淆了边界,各自污浊分不清彼此。

  就犹如正邪、是非、善恶,互相都那么混沌,看不见区别在哪。

  站在被黄沙侵蚀得千疮百孔的古道,老树蹉跎着时光流逝,人心里,徒然生出一股渺小而舒心的正气。

  “天恩域的位置太重要了,北方直插妖族中枢,西接魔族三百万天然屏障,南入人族八万大山,东边又临海直通海外。人魔妖三族,是不会眼睁睁看着天恩域被血苍派占据的。”

  “可是此刻去和三族通信,只怕对方不信,而且会徒然惹祸上身。”杨山主深知秦九歌所想,天地八荒,只怕要再次陷入大乱。

  秦九歌眼中印着血海波涛的残霞,宛转着天的边际:“我留你们四人,就是为了让你们挽救天恩域。此地是否沦陷为人间地狱,就看诸位了。”

  四位山主单膝叩地,膝盖没在黄沙昂扬中,“请少主吩咐。”

  “我料定天恩域未被占据之前,血苍派不敢公然出世。血苍派的实力或许超过三族中的任何一族,不过三族联手,他们也得退避三舍。否则连转轮王那种老怪,也只敢动用身外化身。”

  “这样来看,为了不被三族注意,血苍派应该没有出动多少高手。你们加入其中,转轮王势必要你们完成任务。你们外出时,接机把邪修存在的足迹,暗中暴露给三族。”

  “少主是想让我们摸清那些邪修驻扎在哪,暴露行迹,吸引三族高手注意天恩域?”杨山主一点就通,明白秦九歌所想。

  远方,排山倒海的云层尽数沉入山脚,光阴穿梭汇聚在遥远的西方,一点光明沦陷在虞渊深处。

  日落了,天地并没有陷入没有光明的黑暗。

  一点白月,继续传递着太阳的光明,沧桑茫茫的升起。

  “不错,我就是这个意思。只要三族有重要人物追杀邪修抵达天恩域,留在天恩域的邪修,必然要投鼠忌器,害怕引起三族围剿。这样,杀局自然可以缓解。”

  “只是这样做很危险,稍有破绽,必定引起血苍派的疯狂报复,你们想想。”秦九歌感受着月光的冰冷,如水浇灌。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我们虽然讨厌三族,却不想天地都沦为邪修的乐园。”

  “明月有心自照我,无愧苍天沥鬼神。”

  值此天下兴亡,苍生大劫,秦君子忧国忧民,随口念了两句诗。

  多年以后,秦九歌对着师弟师妹自诩正人君子,常常以此作表。

  侯山主站起来,拍怕手:“少主,好诗,好诗啊。”

  “哪里哪里,我就是随口念了两句,你们能理解到其中的意思?”

  四位山主蠢萌蠢萌的看着秦九歌,虽然听不懂,但觉得好有格调啊,简直是英雄的典范,正道的楷模。

  无论天下人如何看我,我自秉承一颗公心。

  莫若世间万物诽我谤我,誉我毁我,皆可为空明无相,自有丹心,千古辉煌。

  龙风的眼里,闪着两颗小星星。这

  时的秦九歌,披着月华,像是普度众生的仙人,眼里淡淡泛起微波。

  “我的意思是,等到你们把三族高手招过来,血苍派必定隐姓埋名。那么他们烧杀抢掠得来的资源,肯定运不走,你们找机会下黑刀子。坑蒙拐骗、偷抢迫挟,弄完了搬回弃天山。”

  “啊?”四位山主傻眼,龙风一脚踩滑栽到地里。

  说好的忧国忧民呢?说好的挽救天下苍生于危难呢?说好的为了美好的明天而轰轰烈烈献出生命呢?

  什么叫下黑刀子,什么叫坑蒙拐骗偷抢迫挟,好污秽的词语,好肮脏的字眼。

  为什么刚才还是舍生取义的画风,陡然就从正义跌落成邪恶,好像是土匪在商议诈降卖信似的,简直毫无亮点和节操。

  这样一看,即将被坑的血苍派,简直是可爱无辜的小白兔,可以引起同情的那种。至于秦九歌,手段卑鄙,行为龌蹉,简直是邪修中的战斗机,被钉死在道德耻辱柱上的妖孽。

  四位山主和龙风心如死灰,还未开始的轰轰烈烈的英雄之路,就这样胎死腹中,感觉不会再爱了。

  “好吧,为了我们的正义,为了我们的公理。为了天空多一片蓝色,人间多一片净土,欢声笑语中多一份安宁。现在,让我们拔出宝剑,匡扶正义,斩妖除魔!”

  “你妹,善!”

  四位山主齐声,这样一说话,就显得光明正大多了。

  其实世间的道理,一看拳头,二看舌头,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嘛。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棋盘上,峰回路转,斗转星移。

  天地犹如棋盘交错纵横,而其中的万物苍生,则犹如棋子。

  错杂之间,复杂之象,黑白分明。

  而当今天地蒙昧,黑白混淆。哪怕是棋盘上原本分明的阴阳,看久了,也令人眼花缭乱,不知黑白的界线究竟是什么。

  太上忘情,无情即是有情,是大涅槃圣人之道。

  太上有情之时,则是众生沦亡之初、毁灭之始。

  有情必有欲,有欲必有贪,有贪必有图,有图必有谋,有谋必有利,有利必有得。

  凡欲望得的,必然损失另外一方,是损有余补不足也。

  天之道,有情之时,乃大劫焉。

  转轮王二指夹着枚小小黑子,闲暇敲着棋盘边角。

  光线昏聩的从窗户的缝隙照进,看不清黑白二子的分别,只觉得上面龙困其形,凤束其神。

  好一盘绞杀的陆沉之局,针锋相对之间,令围观者勃然变色。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