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血苍十殿

更新时间:2018-08-28 15:52: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071

血苍派的长老,无不是万法境中的极强。

  听对方的口吻,是血苍派的长老无误。看来自己想得不错,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只怕血苍派打起了天恩域的主意!

  如此,绝空境的墓府,当然是不存在的。

  秦九歌心中受惊,却又不知道怎么办。

  如果对方只是九元凝丹境,还能有机会弄死或者摆脱。可,实实在在是万法境的身外化身。

  有法则和没法则,天差地别,其中的差距,秦九歌亲自领悟过。

  绣楼里的强者,超脱秦九歌的想象。

  同时,扰乱了原本的计划。

  总不能直接跑出去,嚷嚷着,让大家不要去蒙山。

  如是这样,其余人非但不听,秦九歌还可能沦为众矢之的。

  因为他们已经被利益遮了眼,此刻谁挡在自己身前,就是不共戴天的死敌。

  再者说,光是这个老人,就不是秦九歌和四位山主可以抗衡。

  哪怕凭借剩下的两道法则打散对方的身外化身,依旧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绣楼顶层,布置得相当温馨舒适。

  各种装潢精致而富有美感,空气里带着脂粉的香气,很是出乎意料。

  本以为,邪修住的地方,应该是尸山血海,邪气纵横。

  拿人皮当被褥,拿尸肉当午餐。

  到处是阴风阵阵鬼哭狼嚎,连挂的门帘,都是血腥冒热气的肠子。

  没想到,还有这么别有洞天的精致闺房。

  几乎全是暖人的粉红填充,在雪花飘飘的冬季,显得亲和不见外。

  雕花的梨木座椅,有香茗果品。琉璃灯盏,绘有灵性动物。

  贵妃榻上,妖娆的躺着一朵彼岸红花。

  侧着身,脸上遮着红方巾。方巾的四面边角,镶嵌着银色的小铃铛,清脆悦耳。

  十指葱白而纤细,抱着膝盖伸足,有几分憨厚可掬的小女儿态。

  四位山主和龙风,守在闺房外,没有进去。

  他们得拦住那个老人,万一对方动了歹念,自己这边不必全无主意。

  能进入那个妖姬闺房的,只有秦九歌,也只有他敢。

  甚至连龙风都不怀疑,要是自己进去,会被吸干骨髓。

  这种夺魂妖姬,必须要绝世妖孽,才能以毒攻毒。

  秦九歌毫不客气的牛饮了几口香茗,刚才上了九层楼,出了不少汗。

  有些满足的舔了舔嘴唇,秦九歌放下手中油滴建盏,靠在冷骨的梨花木椅上。

  百里倾城略欠起身,大腿夹住中心一抹桃红的春光:“小家伙,不怕姐姐给你下毒?”

  秦九歌闻之变色,大张嘴巴,伸手往里抠了抠。

  又三指夹起建盏,往里大肆吐了几口口水:“啊呸呸,这位阿姨,你故意吓我。我都喝进去了,怎么吐得出来。”

  不怕对方下毒,哪怕是控神蛊。只要体内经脉不受损,秦九歌就能运转灵台内那棵新生的大树药性,解开世间百毒。

  “阿姨?”百里倾城白皙的脸颊,透着股黑气。

  貌似,自己还比对方小几岁,况且这是什么称呼?

  秦九歌很傻很天真的瞪大眼睛,萌萌的鼓着嘴,用手指放在嘴边:“难道我叫错了?”

  “你说呢?”一股香气喷出,直往秦九歌的耳边燃,要把秦九歌的脸熏成火烧云。

  向来从善如流的秦君子,立马改口,甜甜的叫道:“婶婶好。”

  唰唰。

  百里倾城伸出玉手,五根纤细的指甲,慢慢摩挲在贵妃榻的木面。

  不消片刻,坚硬的木质表面,挂满了道道深深凿刻的抓痕。

  秦九歌抚摸了一把头顶的长发:“哇塞,我当眼前为何出现貌若天仙的仙女,原来是百里姑娘。奇怪,你刚才不是带着他们去了蒙山吗?”

  百里倾城不失颜色的笑了笑,这家伙,狡猾得像狐狸,明知故问。

  “既然知道是我们血苍派安排的,为何不提醒你的朋友呢?”媚吐着热气,百里倾城从贵妃榻上苗条站起,垂着条条红色丝带组成的长裙。

  秦九歌一锤左胸,梆梆作响:“我是打入人族内部的间谍,实际上是邪修,怎么可能帮助那些肮脏自私又满口道德的伪君子。”

  “那帮子修士,表面上衣冠楚楚,背地里男盗女娼。杀人无数,还义正言辞。无非是窃钩者诛窃国者侯的道理,实在不齿!”

  “说得好!”

  秦九歌义正言辞的腔调,引起了外面血苍派长老的注意。

  这小子,天生的邪修人才。

  百里倾城秀气的捂着嘴唇,侧着脸笑得花枝乱坠:“未知公子师从何人?”

  秦九歌大气取出弃天山印玺——元泱封岳印:“我与血月老人,是忘年之交。近日他突破囹圄,把弃天山交给我经营,代管一切事物。”

  真假参半,秦九歌把来天恩域的目的告诉百里倾城。总的来说,透露两个信息。

  第一,血月老人没有死。这是现在自己和弃天山的护身符,相信血苍派不会朝自己动手。

  第二,自己是邪修,是打入敌人内部的特派员,你们要相信秦君子的为人。

  “秦公子忍辱负重,倒是委屈了,未请教姓名。”提起伟大的邪修事业,百里倾城颇为正色,很严肃的问道。

  秦九歌双手朝天抱拳:“在下秦八刀。”

  “八刀公子,久仰久仰。”百里倾城张开樱桃红唇,微微含动玉光。

  双眼带神,秦九歌颇为期待:“百里姑娘竟然知道我秦八刀的威名,不知是在哪久仰的?”

  百里倾城目光一滞,随即含笑点头,不言,心中颇为恼怒。

  这小男人,见到自己,非但没有半点局促,也没有别人那种火辣辣的色欲。

  心气从容渊博,又显得混账,让人恨不得撕了他的嘴。

  四位山主见少主耍起了嘴皮子,心下大定。论铁齿铜牙,少主还没输过,龙风对此表示赞同。

  “其实在下之所以叫秦八刀,乃是有绝技。不管是对战罡阳境、浩清境、凝丹境,都只出八刀立世。八刀出,众生沦丧,久而久之,便人送外号秦八刀。”

  百里倾城微微捂着红唇,五指轻动:“倾城愿意讨教秦公子的绝学,不知是哪八刀?”

  秦九歌继续正色,很严肃的憋着气:“一刀裂天二刀开地,三刀万物始灭绝。四刀分阴阳大决变,五刀造化鸿蒙并陨亡。六刀正道无所惧,七刀填虚开龙翔,八刀飞降八荒不停葬。”

  “嘶。”百里倾城高高翘起睫毛微微颤抖,“秦公子的手段,真是高深莫测,可敢请教?”

  “咳咳。”秦九歌霸王举鼎的气势立刻萎靡成老鼠偷米,“这种武学我还没有研究出来,要是等我研究出来,必定屠戮苍生,使大地陆沉,万物国殇。”

  “好!”

  外头群情激奋,血苍派长老,更是恨不得冲进来,把秦九歌引为知己,找个地方骂那些苍生万物十天八夜不嫌够。

  相信对方小时候成长时,比较缺爱,修真的时候比较缺钙,才生出赤果果报复天地灭绝苍生的理念。

  秦九歌懂了,原来所谓的爱组织比精忠,就是看谁的口号喊得大声。

  既然如此,不如多卖点忠心,也好打入敌人内部,卧薪尝胆忍辱负重。

  “天生万物与人,人无一物与天,杀杀杀!”缓口气,秦九歌再次振臂高挥。

  外头的血苍派长老引为名言,这话杀气凛然,简直是杀了人还可以义正言辞呼喊的口号。

  秦九歌嘴角藏着冷笑,这话后面,还有八个字,是为:鬼神明明,自思自量。

  不过对于已经堕入邪道的修士,他们不需要也不愿意看见后面那八个字,有前头那两句,足矣。

  “讲得太好了,若非血月老鬼下手太快,本座恨不得收你为亲传弟子。”

  血苍派长老终于忍不住,推门进来,冒着黑色气息的眼睛毫无白色,冥冥又空洞的看着盯着。

  “敢问前辈大名。”

  “本座转轮王!”

  既然血月老人把万邪荼魔功都传给了秦九歌,转轮王自然不好挖对方的墙角。

  血苍派的长老,有十位最为突出,被封为十殿。

  十殿之中,各自有殿主,是为血苍派的中坚力量。在万法境当中,也是极为强悍的存在。

  也就是说,血苍派,至少有十位万法境极强的老怪。

  转轮殿内的转轮王,只是十殿中最后一殿的存在。

  想想也是,没有这个底蕴,血苍派何德何能,敢招惹三大种族,甚至想覆灭崇灵大陆。

  千年之前,血月老人和现任的转轮王争夺十殿殿主之位,败给了对方一招。

  故而,转轮王也不敢太过招惹血月老人,更不敢挖对方墙角。

  “本座第一次见到秦公子,便觉得你器宇不凡风度翩翩,原来我们是一家人。”转轮王觉得这小子非常对自己胃口,特别是他的思想,简直是邪修中的狂热人才。

  抖擞精神,秦九歌顿时看转轮王很顺眼,拉着对方的手:“老哥果然有眼光,难怪能修炼到万法境,有一双好的招子,是必不可少的。”

  难得听见有人如此彰显自己的英俊帅气,秦九歌感动了。

  甚至生出,干脆是不是一跺脚,直接加入邪修大营比较好。

  与转轮王一见如故,相见恨晚。

  两人用了半个时辰,问候了崇灵大陆上上下下的苍生万物。

  就只用嘴……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