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圣女之邀

更新时间:2018-08-27 21:43:47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14

对不起,实在不知道,五姓联盟的运气那么好,连中品圣器都能得到。

  仙雨山宗主心里酸溜溜的,不是个滋味。

  连牙齿都差点酸倒,眼睛里直冒酸气,像是兔子红着眼睛。

  绣楼下,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惊呆了。

  中品圣器,居然是中品圣器!

  价值上万中品灵石,而且有价无市,根本是不敢想的宝物,连四大顶尖势力都会动心。

  百里倾城见众人如此模样,红唇微弧,心道达到预料的样子,接着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我们五姓联盟得到的中品圣器,在墓府里,不过沧海一粟。”

  “据我们五姓联盟分析,那所远古墓府,是绝空境老祖的陵墓。上古时期,甚至不乏灵器存在,更惶如天意级的功法,不在少数。”

  语毕,天恩城哗然,呼啸声要把房顶揭开。

  这么说吧,身为天恩域万年的霸主,四大顶尖势力,或许有天意级武学,但绝对没有天意级功法。更莫说是灵器,天启门都不知道有没有。

  可是,如果真的是上古的绝空境老祖的陵墓,灵器和天意级功法武学,肯定是有的。

  这下子,其余三大顶尖势力坐不住了,纷纷从位置上站起,全部目光赤红着瞪向绣楼。真正令他们崛起的机缘,就在眼前!

  “也许大家会好奇,我们五姓联盟为何会把秘密告诉给大家。”

  百里倾城微笑着解释,顾盼倾城之间,毫不在意众多七元凝丹境出世。

  “因为绝空境的老祖陵墓,绝对不是五姓联盟可以吃下的。甚至我们整个天恩域,都不能独吞。一旦被人魔妖三族得知,会有许多人出来,抢夺我们的果实。”

  众人点点头,还真是如此。于是目光更加谨慎的看着附近,如果有外面势力插足此地,现如今,会被集体赶走排挤。

  “所以经过商议,我们五姓联盟愿意和大家共享此事。谁能得到陵墓里绝空境老祖的传承,奴家,就会委顺于那位英雄的膝下。”

  一话娇颤如海棠带雨,丝丝扣动心弦,令人神魂颠倒。

  其余强者心中豁然,原来五姓联盟打的这个算盘。谁要是能得到绝空境老祖的传承,问鼎万法境,足足有七八成把握。

  五姓联盟融入其中,未必是吃亏,甚至会集体赢来飞跃!

  话说回来,光是绝空境老祖的陵墓,哪怕是破的,大家都会去捡宝。更何况,那座陵墓,禁制还是完整的,只怕铺地的地砖,都是用中品灵石垫脚。

  杰昌赵豹,铁山铁水。这些顶尖的天才,也开始心动,眼神从未如此火辣,简直要燃烧空气。

  至于类似庄家这等家族的,也把目光投向仙雨山等三家。五姓联盟的意思很明白,为了能够控制局势,只允许年轻一辈进入其中。

  根据修真者的寿命,年轻一辈,大致指对方年纪在百岁以下。这个阶层,实力肯定比不过家族的老牌战斗力,却是一个家族宗门延续的根基和希望。

  仙雨山宗主抖了抖下颚,意思很明白,他对此无异议。魔威帮和霸王宗的主事,斟酌片刻,也点了点头,示意没问题。

  绣楼下的天才们,眼神便更加赤裸,人心思动,空气燥热。

  当今天下,万法境不出,凝丹境无敌。更何况其上的绝空境,只怕是人魔妖三族的擎天柱,非是亡族灭种,那种活了万年的庞然大物不会出世。

  只恐夜长梦多,被人魔妖三族分了利益。仙雨山虽然隶属于人族,不过对于四大宗派,彼此并没有什么联系,自然不可能等着叫对方来占便宜。

  于是天恩域大部分势力尽数出动,跟着五姓联盟的脚步,前往蒙山以东。

  “诸位,等大家功成名就,切莫忘了奴家哦。”怀抱着玉琵琶颔首,百里倾城媚眼一弯,登上香车,在众多黑衣人的拥护下离去。

  其余家族弟子,在长辈的陪同和保护下,驾驭灵气腾空飞起。哗啦啦,大批人影接连不断,阻隔了天空和大地的对视。

  一时间,凝丹境数百人,七元之上,也有几十之多。仙雨山等巨头,更是倾巢而出,保证自家得到的利益最大化。

  那些闭关沉睡的散修强者,也跟着人潮,浩浩荡荡涌往高昂的蒙山。

  天恩域能够展现的底蕴,几乎全部暴露,被空气里若有若无的人影,暗中收集记录。

  绝空境的墓地,纵然人魔妖三族,只怕也不多。特别是上古乃至太荒,十万年前,是修真的黄金鼎盛时期,资源和实力,不是现在贫乏的末世可比。

  天恩域有多少底牌,各家有多少高手,各地的防备情况和等级配比。都随着这次大行动,完完全全的显现,无人预料到其中的凶险。

  底蕴和暗手,是最能震慑宵小的存在。拳头只有在未打出去,才是最吓人最有震慑力的。而天恩域全体暴动,无疑正中某些暗中窥视的下怀。

  能把对手了解得清清楚楚,哪里薄弱哪里强大,都了如指掌。知己知彼,如此,还怕不能战胜对方?

  城里空空荡荡的,连浩清境都不怎么能看见。空旷的街道上,随意凝重的呼吸,都能传来回声。

  在刚才,杰昌赵豹等,已经跟着宗门迫不及待的出发了。其余家族势力,也纷纷召集全族,沿途飞行赶往蒙山。

  绣楼下,刚才还人山人海,现在只剩下秦九歌,闭着眼,凝神的仰着头。

  龙风守在旁边,闭着嘴,没有说话。他知道,在秦九歌这种表情的时候,是对方智商和情商的双高巅峰。

  这个时候,秦九歌最聪明机智,最料敌在先。

  四位山主也没有急着动身,又不是上茅房还得抢坑占,何况少主现在那么聪明伶俐又可爱。

  等到天恩城几乎沦为死城,城里空空荡荡,再无半点声响。

  闭着眼的秦九歌深吸一口气,向前走了几步,迈上台阶,推开绣楼紧闭的朱红描金木门。

  “百里姑娘,人都走了,可以出来了。”

  秦九歌整顿衣冠,平稳走入绣楼。楼顶,絮絮杂杂,出现琵琶弹弄之声。

  金戈铁马,杀气纵横。翻滚于沧浪大海,惊骇于九幽阴曹。

  “这位公子,请上来谈。”

  有个不起眼的老头,矗立在楼梯上。穿着最简朴的粗麻衣服,头顶用崎岖干裂的树枝当发髻。气息低沉,五官平常。看多少眼,都记不住。

  “少主当心。”四位山主冲进绣楼,意外的看着出现的老人,以及耳边响起的琵琶声。

  “行了,几位山主不用紧张。我看这位前辈,刚才与我用神识交手,修为远超仙雨山宗主。虽然也固定在金丹大道内,不过要取我性命,只怕动动手指就可以。”

  秦九歌没有说谎,对方的实力高深莫测,虽然肯定没有万法境,但也绝不是仙雨山宗主那种层面可以抗衡的。

  洞尘境,秦九歌也见过,绝对不是这种气息。

  “公子好眼力,本座佩服。刚才绣楼内外,全部被本座神识覆盖,你居然能闯进来还没有被我捉住,真不敢相信,是出自小小的浩清境修为。”

  老头枯槁着四肢,露出衣服下面干裂的黑皮肤,一阵狂风就能吹倒。可即便如此,四位山主甚至有种错觉,对方能够斩杀自己四人!

  “哪里哪里,好奇而已,倒是前辈的手段,真是新奇。让我想想,是血苍派吧!”

  膨隆!

  顶层琵琶声大乱,变为电闪雷鸣的暴雨夜晚。山洪暴发,泥石横流,毁天灭地。寂静夜晚酝酿的死亡风暴,吹卷八荒寰宇,闻者毛发卓竖,心悸不齐。

  “公子好见识,何以知道血苍派的大名?”老头倨傲一问,毫不掩饰。

  杀尽天下万亿人,灭屠世间滔滔兽。唯有血苍,以血染苍天!

  纵然那老头没有动手,秦九歌也觉得,对方的实力根本不是自己可以攀越。哪怕仙雨山的宗主,都没能给自己造成如此强的压破。

  “哈哈。”秦九歌脱掉外衫。进了绣楼,白雪不飘,冻体化开还有些热呢。

  琵琶声继续错弹,声音或缓或急,或匆或迟,听不出什么滋味。倒是额头,汗水蒸发,结了成薄薄的盐晶,唰唰如雪下落。

  “因为在下也是同道中人。”秦九歌挑起眉头,颇有邪修的狂傲。

  运转功法,绣楼里的飘扬红丝,便是瓢泼血液。股股邪气,运如汪洋江海,覆灭光明,混淆阴阳。

  “万邪荼魔功?”

  天意级功法,世间何其稀有。况且邪修被三族绞杀,自从远古以来,隐姓埋名,更不知多少逆天手段沦为凡几。

  “呵,原来老丈认识。”

  秦九歌更松了口气,自己和山主,名义上,还有血月老人这杆大旗庇护。眼前这人,可能真身也是万法境老怪,此时出动的,不过是法则和元神凝聚的身外化身。

  同为邪修,同为万法,对方还要卖弃天山的面子。

  “本座身为血苍派长老,对本派的功法武学,自然如数家珍。万邪荼魔功,在天意级功法,也属于上乘,是血月老人传你的吧?”

  “长老,请六位上来喝茶。”

  绣楼顶端,鸾凤启明。再无黑暗滔戾,冰天雪地化为春暖花开,惬意十足。

  秦九歌从老头身边擦肩而过,脊骨一阵雷击酥麻,勉强撑得住气。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