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什么东西天上飞

更新时间:2018-08-27 17:36:4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41

“咳咳,你们以雪为诗,我今天也颂一首雪,大家鉴赏鉴赏。”秦九歌正正嗓音,阔声道。

  铁水哼了声,丈高身材盘盘挪动:“好,看你个焉皮茄子,能说出什么好鸟话。”

  “等着吧,比你们的强!”赵豹竖起手指,如同擎天柱朝向对方。

  秦九歌咳嗽两声,满脸陶醉的指着天空。

  玉净的两根手指对着天降白雪,皑皑的银色世间,更多了几分精神抖擞的风采。

  “什么东西天上飞,东一堆来西一堆。”

  罢了,秦九歌拔剑四顾心茫然,淡淡念出两句诗,哈出的白气吹动雪花晶莹。

  百里倾城美眸流转灵光,身披五彩朝霞长裙,两只白莲藕胳膊,圈抱玉琵琶,矗立在北风高昂的九层红塔绣楼上。

  两颗如同宝石般宛转的美目,之上的七色睫毛抖了抖,更加毫无隐晦的瞪着场上那位浊世公子,也就是秦九歌。

  大家一愣,看向在玩白纸扇的杰昌。

  杰昌也瞪大眼睛,转眼拍手叫好:“好诗句,直入主题,简洁明了,生动形象,发人深省。”

  庄帆也反应过来,不管秦九歌念的是什么,哪怕他念了句老母鸡下蛋,自己作为他那一方的,也必须把场子撑起来。

  “太感人了,这两句写得缠绵悱恻,动人心神。依我看,接下来,不是七言就是绝句!”庄帆厚着脸皮,本来还有一丝臊红,被冰天雪地给冻住,没有显现出来。

  “嗯,写得好。”龙风言简意赅。

  赵豹和杰昌都拍手叫好,其余仙雨山和魔威帮的附属家族势力,也跟着拍手喝彩,仿佛秦九歌真的念出什么了不得的句子。

  “咳咳,莫非玉皇盖金殿,筛石灰呀筛石灰。”

  秦九歌像是喝醉酒的蛤蟆,自己摇晃着脑袋,显现得自我陶醉在迷茫的精神世界里。

  那一刻,什么凝丹境万法境,都是天地间的凡夫俗子。

  唯有秦九歌自己,才是超凡入圣的谪仙,独自领会自然的风采。

  “什么东西天上飞,东一堆来西一堆。莫非玉皇盖金殿,筛石灰呀筛石灰。”

  众人把秦九歌的句子念了一遍,顿时脸色各异。有红里发黄的,有白里透黑的,也有绿色的,也有蓝色的,总之不一而足。

  像是大冬天喝了冰水,三伏天饮了热茶,浑身不舒坦,直冒冷汗。

  原以为自信满满的秦九歌能有多大本事,百里倾城甚至可说多加注视,令对方多被孤立几分。谁料整首诗念出来,诗和人一样,都俗气。

  百里倾城大失所望,对秦九歌的印象也跌到冰谷,顿时移开流光凤目,不再去关注。

  秦九歌嘴角一咧,注意到绣楼上侵略的目光移走,心中顿时松口气。

  龙风满脸吃了红头大苍蝇的表情,被秦九歌踢了两脚:“怎么,我写得不好吗?他们那边四个人,才完成了一首诗。我这边一个人,就完成了一首,还不够优秀?”

  赵豹脸色窘迫,挤着眼睛道:“秦兄,说好的金句子、绝世好诗呢?”

  庄帆跟着点头,尴尬的用手指搓着衣角:“这诗,有点那啥吧。”

  “先说清楚,我这人脾气不太好,要是听见有人说我的不是,控制不住我很容易翻脸。”顿了顿,“另外,仙雨山宗主是我舅舅,庄家家主是我结拜兄弟。”

  “咳咳。”大家齐齐咳嗽,差点栽倒在地,也不再去议论秦九歌的诗句。

  好吧,看在这小子不好惹的份上,权当他写了脍炙人口的名篇,回去得好好洗洗耳朵。

  秦九歌和铁山等人的争锋,只是今日锣鼓开敲的前奏,算是开胃小菜。

  真正的大场面,还要等到百里倾城出题,才是争得头破血流的开始。

  如此尤物,仙女与魔鬼,犹如死亡与善恶。

  寻常人,根本驾驭不住。不管是东海珍珠、他山之石、穷海至宝,都无法与她的美艳相提并论。

  光是看她一眼,底气不足的家族弟子,便自惭形愧,悄悄溜出场外,不敢再留。

  真正敢站在绣楼下的,无不是精英天才,或是家族在天恩域都有一席之地的强大势力。唯有他们,才有资格做最后的角逐。

  场中渐渐安静,泾渭分明的,大致分为两个板块。首先,就是面如冠玉、帅气逼人的灵霄宗大师兄,当之无愧的站在前面。

  其次,有龙风庄帆等等,站在身后左右。仙雨山和魔威帮的弟子,也离他比较近。

  再有,就是铁山等四兄弟代表的霸王宗,也有不少子弟追随者,气势不弱,铁塔身躯很有压迫感。

  百里倾城独自站在绣楼高高向外延伸拱起的屋檐,玉般的手指拨了拨丝弦,轻吐着百灵鸟般的清脆:“众位英雄,能否由小女子说上几句。”

  “自然,谁敢违背百里小姐的意思,我们四兄弟定把他的狗头拧下来,挂在城门楼上。”铁山异常霸道的发话,暴戾的目光扫视大圈。

  大家心中多有不屑,但当铁山的目光威逼过来,还是纷纷倒退些步伐,心有余悸。

  秦九歌处之泰然,已经不再去看百里倾城的美貌。他心里,在想对方的目的,因为他感应到,绣楼里,有邪修的存在。

  “呵呵。”百里倾城蹲身一笑,酬谢的看了铁山半眼。

  仅仅是半眼的光彩,如同牛皮吹不破拉不长。见铁山动了动脚步,连魂都要散了。

  “是这样的,小女子在蒙山之东,意外发现一处墓穴。墓穴阵法完好,禁制尚存,应该是十万年前的上古遗留,相当珍贵。”

  秦九歌豁然睁开眼睛,心中微颤,原来对方的症结,就是墓府!

  以墓府或者传承之名,吸引修士进入独立空间,绞杀屠戮,事后逃之夭夭。这件事,秦九歌不是第一次遇见。当时主管此事的邪修,若非大长老出手,没人能阻拦得了。

  如今在天恩域,故技重施!

  在场众位弟子天才,均出身名门望族,家里从来不稀缺资源。对于年轻天才的培育,家族大部分灵石供给其中,这些人对宝物之类并不重视。

  至于散修,场内不是没有。不过古墓这种地方,杀机重重,故而兴趣也表现得不大。

  趁着空当,秦九歌施展万邪荼魔功,利用邪修的特性,细细探查入绣楼内。果然发现几股不弱的邪修气息,均是凝丹境大能。

  “放肆!”豁然间,绣楼内有微动,震荡开秦九歌探入其中的精神。

  凭借天意级功法,秦九歌觉得,自己不及对方千百。也就是说,对方的真实实力,完完全全碾压自己。

  顿时把精神抽出绣楼,以免受伤。而刚才动手的那人,估计是担心被外面的几大首领察觉,并没有紧追不舍,而是波动几秒后就彻底消失。

  秦九歌大汗淋漓,脸色苍白的低着头。还好有面具挡着大半面孔,没有被人看见。

  嗯?百里倾城显然感应到绣楼里的明争暗斗,对方探入的精神力并不强,而且能侵入绣楼内部,必然是邪修无疑。

  不然的话,哪怕是仙雨山那种九元凝丹境巅峰,一旦把神识探入绣楼,也会立刻被排挤出。

  难道附近还有同道?

  “呵呵,倾城知道,众位都是天地间赫赫有名的天才,寻常墓府,自然费力不讨好。可是倾城在蒙山以东发现的墓府,并不寻常。”

  百里倾城恢复如同冰莲花般的姿态,播撒仙音,继续带着蛊惑的口吻说道。

  “不知有什么奇特?”龙风扬声率先问,他也很缺钱。

  只要自己赚到千万下品灵石,就把灵石狠狠甩在这小人脸上,用灵石砸都把他砸死。

  秦九歌心底给龙风叫好,这木头总算开窍了,居然知道赚钱,这很好。

  “是这样的。”百里倾城温声解释,“五姓联盟的长老,曾经进入墓府查探,发现其中禁制很多。随便打开了几个,发现了小小的一件宝物。”

  “什么宝物?”众人心里打突,虽然百里倾城说是小小的宝物,但能当着众目睽睽之下拿出来,想必应该是不差的。

  六品丹药?古器圣器?还是什么远古阵法?

  “盟主,请你拿出来给大家瞧瞧吧。”百里倾城朝着身后蹲身,绣楼里,走出一中年男子,面黄肌瘦,下巴留着两撇胡须。

  精神有些不振,神态有些低迷。

  可放在哪,无人不认识。

  他,就是五姓联盟的当今盟主,在天恩域,跺跺脚,地都打颤的人。

  咻咻!

  巨大的华光降临天恩城,直冲云霄,把天空的浮云都通通扫开。而巨大的灵威波动,韶华狂舞,连凝丹境在其下,都有些心悸的后怕。

  形状,是不起眼的小塔,唤名八宝转机塔。

  塔身三寸,嵌琉璃宝石各百,华贵而不可侵犯。

  圣器,中品圣器!

  哗啦。

  远处,仙雨山宗主满是激动,把手中茶碗不知不觉捏成粉末,里面的茶水被液态灵气托在空中。

  那可是中品圣器,本来四大顶尖势力各有一件。

  直到之前,大长老带着秦九歌离开天恩城时,把四位首领手中的宝物全部收走。

  如此,四家只有几把下品圣器,品质远远不能比拟。

  特别是仙雨山宗主这种九元凝丹境巅峰,下品圣器着实有些承受不住他的金丹大道。

  可是令仙雨山、魔威帮和霸王宗掉眼泪的,大家都这么穷,莫名其妙五姓联盟突然多了一件,让他们如何端得平心中的那碗水。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