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冬雪纷飞

更新时间:2018-08-25 15:22: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33

“占据天恩域,进可攻退可守,是我们血苍派最为重要的棋子。只不过天恩域的东边,历来是人妖两族的交界,要联系海外,终究有些不便呢?”

  妖媚而热辣的妖姬,卧在贵妃榻之上,薄薄的红色纱幕,遮拦几处最为要命的地方,勾起人最原始的欲望。

  那股子热血,直往人的骨髓里烧。

  “圣女,属下打听到一个消息。”盟主继续跪地禀告,不敢生出片刻异心。

  “哦?”完美的玉净手臂缓缓圈起玉琵琶,半遮着魔鬼的面孔,露出天使圣洁的目光。

  五姓联盟盟主道:“两个月之前,人妖两族交界的弃天山,忽然大开城市,引得陨日阁、冰封府、魔狼宫三家来犯。”

  铛铛。

  空寂的琵琶声交错雨露,缠绵于云海奔腾,大珠小珠纷纷坠落玉盘,显得阁楼里不那么凄厉。

  “可奇怪的是,三家足足二十位凝丹境,进入雨歌城后,全部没有活着出来。有修士传闻,当晚城中降临灭世法则,弹指间挥杀三家势力。弃天山传出,是老祖回归,山门重振。”

  款款玉指,停留在两弦之间,似拨不拨,似点不点:“血月老人,是为血苍派的供奉长老之一,千年前神秘消失,莫非真的回归弃天山?”

  “属下不知。不过能弹指灭杀三家凝丹境,纵然再强的修士,若是没有法则之力,也无法做到。那晚,人妖两族均有震动,确实是万法境出手。”

  “也罢。”玉指携着晶莹的透明指甲,丝丝细挠,“血月老人是我血苍派的长老,如果是他主宰人妖两族边界,我们夺取天恩域,以后要做什么就太容易了。”

  “圣女深谋远虑,血苍永生无极!”

  盟主跪地,磕头如捣蒜,生生把洁净的白玉地砖染成红色。

  “呵呵。”妖姬媚眼如丝,玉荧的酥胸随意用红色的丝带,系住门前几乎坠地的两颗果实,“你为了我们血苍派这么忠心,我岂会亏待你。长老,把他的控神蛊松松吧。”

  长老!

  盟主脑门欲裂,浮现层层青筋。

  血苍派的长老,无不是万法境。

  难道,这黑暗的阁楼里,真有那种传说中的人物?

  即便真的有,他怎么敢随便现世,其余三族会坐视不管吗?

  精明的盟主在心里暗自揣度,平静千年的天恩域,只怕要迎来毁灭的黑光。

  感觉心里舒缓很多,封锁在灵台内的恐怖梦魇略有消散,盟主头顶流出股股虚弱的汗水。

  而随着控神蛊消散桎梏,停留几百年的巅峰境界,竟然再次有强化的痕迹。

  控神蛊,顺者功力大增,逆者尸骨无存。

  “你走吧,还有七日,便在城内安排我选亲。呵呵,真想看看,天恩域的年轻人,都是个个俊俏的后生呢?”

  “是是。”盟主把头按在地面,双腿朝后左右攀爬,手臂跟着对称,像青蛙倒跳,退出阁楼。

  铛铛叮叮。

  一阵悠扬的琵琶声,丝丝如天空细雨,穿梭时光,直流入人身十八万个毛孔里。

  手臂交缠如蛇魅,身躯动霹如丝绸。

  十指嘈嘈切切,噼里啪啦点在不停震晃的音弦上,咔咔做声,山雨欲来。

  一曲完毕,妩媚女子略擦香汗。大汗淋漓之后,更有梨花带雨的美感,像是那海棠沾染了一夜露水,那么娇嫩欲滴。

  “圣女,弃天山,要不要查探查探。”

  毫无感情的声音,形同机械,不带丝毫波动的响起。

  “不要打草惊蛇,血月老人对圣教多有顾虑,这时候,我们不要节外生枝。当务之急,还是李代桃僵,借助契机换掉天恩域的高层。”

  “是,只要天恩域掌控在我们手中。三族土地,我们可以任意直捣黄龙。”冰冷的声音终于多了一份期望,不像是机械了。

  抚摸着琵琶上镶嵌的名贵宝石,颗颗映衬着无比完美的面孔,多达千面万面:“嗯,圣教万兴。提供足够的血肉和灵魂,圣帝便能再次出世,届时灵祖复活,也无法力挽狂澜。”

  “圣女尊贵,何必要委身那些废物。”黑暗里,似乎多出比黑色更加浓郁的阴暗,勾勒出扭曲的人影,站在窗口。

  “天恩域沉寂数万年,很多老怪物,凝丹境的实力也非同小可。我们必须借助这次事件,把那些老怪物全部解决。贡献给圣帝献祭的养料,可缺了不少呢。”

  “那是他们的荣幸!”

  “自然,不过万法境不可轻易现世,否则必被三族老怪感应到。长老不可动用法则之力,便坐等看戏,让我试试天恩域的深浅吧。”

  玉露缠绵,声音哀怨而勾魂,拉动黑暗层层扩散。

  “数年前,有人在天恩域,夺取生生无量果。那真是一场龙争虎斗,我可期望,看看那位天才到底是谁,只是没能查到对方的来历。”

  妖姬略显叹息,这几年,她游历崇灵大陆,看惯了不少三族天才。

  唯有夺得生生无量果的那位,方才是人中龙凤,值得正眼相看。

  大长老不是好惹的,估计谁也想不到。如此出色的妖孽、强悍的师门,居然会在偏僻寒苦的地方。

  无疑是灯下黑,极难预料。

  时间又过了七天,秦九歌满血复活,下床活动身体。

  因荷而得藕,有杏不需梅。

  今个,天恩城里挂满了红色,到处是红色的纤细绸缎,挂在树梢房顶,装潢得喜气盈盈。天空还下着小雪,瓣瓣如同花瓣的雪花飘洒于天地,冰封世界。

  不过温度的寒冷,并没有冰冻天恩域年轻才俊热忱的心。因为今天,就是五姓联盟选亲的日子,不管那大小姐是丑八怪还是真正的国色,都会引起天恩域年轻天才的龙争虎斗。

  谁都知道,当了五姓联盟的女婿,那就是老鼠坐轿,派头大不一样。

  簌簌雪花纷飞,街道城市银装素裹。秦九歌身穿大件皮毛袍子,裹着脖颈。毛茸茸的围脖上,只剩两颗黑色如黑曜石的眸子,闪耀着精光。

  紫带金冠,犀靴黑裤,披着白色的斗篷,与肌肤的颜色贴合,玉树而临风。

  杨山主看着秦九歌,少主已经在镜子前占了半个时辰。

  天寒地冻的,外面鹅毛大雪又夹着石头大小的雪米粒,丝毫没有影响他的热情。

  看啊看,瞧啊瞧,就是不够,美不胜收。

  “少主,时候差不多了,要不您回来再继续看?”天恩域大半高手,都围拢在天恩城附近,把街道客栈围得水泄不通。

  杨山主不得不提醒秦九歌,不然到时候挤都挤不过去,自己可有得苦头吃。

  秦九歌捏了捏自己光滑的脸蛋,除了左眼角有几粒泪痣一样的斑点:

  “我今个真是太帅了!要是跑到人家选亲现场,对方哭着喊着要嫁给我,那些大姑娘小媳妇也跟着起哄,岂不是糟蹋了我这朵纯情的娇花?”

  “纯情?”杨山主左眼扩大,“娇花?”

  继而,右眼也扩大,颇得王八看绿豆的神采。

  “是啊,要是对方不选亲了,直接内定我,多不好意思啊。”秦九歌娇羞的捂着脸,把下巴埋在白色的绒毛里。

  “是,是啊。”杨山主觉得自己早上不应该吃饭。

  也是,凝丹境不吃不喝几百年都没事,今个早上自己不是作呢。

  “那我先恭喜少主,旗开得胜。”另外三位山主打扮得忒精神,衣冠楚楚的出来贺喜。

  秦九歌板着脸,伸手去接窗外飘散进来的雪花:“不要这么早下定论。万一那女的是丑八怪,我们就推选龙风去成亲。至于嫁妆嘛,大家一人一半。”

  “少主此言大善!”四位山主高声赞同,万一真是那种满脸麻子,鼻毛外翻,两边挂着招风耳,中间夹着两根大香肠的那种。

  龙风去背锅,再合适不过,还能给弃天山增加额外收入。

  赵豹今个,也穿得很儒雅。

  大雪天,修真者冻不死,干脆套着薄薄的白色纱衣,系着昂贵的玉佩,拿着折扇非常风骚。

  秦九歌感怀:“我记得我上辈子的上辈子,还是个凡人。冬天穿棉袄,夏天穿短袖。有一次我反过来穿,改成夏天穿棉袄,冬天穿短袖,你们猜猜结果如何?”

  “不知道。”四位山主觉得高深莫测,少主果然是少主,连上辈子的上辈子,都没有忘。

  “发挥一下你们贫瘠的想象力。”

  秦九歌不满,弃天山还是缺少精神文明建设,当然更有物质上的。

  “你准备好了?”不打不相识,赵豹对秦九歌的印象很不好。

  仙雨山宗主也没有告诉他,秦九歌的真实来历。

  因为连他都不知道,这小子到底是个什么成分。

  “当然,今天我胜券在握,你们都是陪衬。对了,杨山主,你瞧瞧我是不是再戴个面具,毕竟嫉妒我绝世容颜的,还是很不少。”

  赵豹懒得听对方朝着镜子自恋,四处瞧了瞧:“龙风呢?”

  秦九歌带着银色面具,遮住眼睛和鼻子,“我让他出去给我端碗热乎的汤圆,那是我的私人保镖,你老惦记着干什么?”

  “你居然拿凝丹境当保镖?”赵豹怒了,他对龙风,简直惺惺相惜,“他天赋聪慧,潜力无限,凭啥听你的?”

  “凭啥?”秦九歌斗转凤目,竖着剑眉,“就凭他欠我灵石,咋地?”

  “欠多少,我给。”身为仙雨山头号天才,山门的资源都可以朝他倾斜,赵豹从来不缺钱!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