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白雪纷纷何所似

更新时间:2018-08-20 15:27:00 作者:十年慰风尘 字数:3100

庄壁吓了一跳。

  此去乱斗城,不过八十万里,对于能瞬移的凝丹境,都不是个事。

  最多风尘仆仆些,衣冠凌乱些。

  庄高守一副去了火葬场回来的模样,让孙白和庄壁都很不解。

  天恩域风调雨顺,又没有火焰山,你哪弄的这身灰。

  庄高守现在变成了装低手,哭着对家主说出自己遇见惨无人道的经历,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现在,当务之急是完成和五姓联盟的联合。

  孙白说:“对方能一招战胜你,已经留了手,至少境界不输七元凝丹境,不能再结仇了。只是个家族小弟子,犯不着闹出天大的乱子。”

  七元凝丹境,已经值得天恩城正色对待,不能轻易招惹。

  庄壁不是没有脑子,略思考片刻,便打算就此揭开,懒得再去管苏家的事。

  “家主。”庄高守满脸黑灰,露出洁白的牙齿,在黑夜非常闪耀,“那人口中的少主,说是认识您,非要您去乱斗城一趟。”

  “嗯?”庄壁再次听到对方的邀请,不得不注重三分。

  那可是七元凝丹境,有元神身外化身,当得起神通二字。能称呼得了对方为少主,这种待遇,纵然人族四大宗派里的绝世精英,都不可能令七元凝丹境低头。

  修真者,同样有自己的骄傲,不可能纡尊降贵。

  庄家作为仙雨山重要的盟友,孙白不得不多关心点:“对方来者不善,先是指使名不见经传的小家族,故意挑衅。再者引兄弟现身,不得不小心。”

  秦九歌不知道,自己的无心插柳,居然会被定义成阴谋论,对方着实太过多疑。

  庄壁深以为然,这种情况还真有可能:“莫非是冲着我来的?是魔威帮,还是霸王宗?”

  敢对付八元凝丹境大能,天恩域,只有这么几家。

  孙白嘿笑声,捋着胡须:“兄弟不用担心,老兄陪你走一趟。要是魔威帮或者霸王宗设局,保管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有老兄随行,自然最好。”

  小小的乱斗城,居然有七元凝丹境甚至更高的存在,显然不是天恩域固有的家族。

  孙白在心里,早已把秦九歌打上了坏人的标签,故而饮完杯中酒,便和庄壁飞向乱斗城。

  是人是魔,且揭开面来看看。

  天恩城内,见庄家连续出动凝丹境大能离开,又灰头土脸的回来,早已吸引旁人的目光。五姓联盟内,一道玄黑色的影子,携带浓稠的死气,森森摩擦着牙龈;

  “圣女,庄家家主和仙雨山一等长老,已经离开天恩城。在此之前,庄家出动两位凝丹境,均非常狼狈的回来,只怕有事。”

  “两个八元凝丹境,已经算是不小的鱼丁呢。”清脆而脱谷的声音,变幻万千。

  时而惊刺若风雷,时而平静如幽水。或突然烈火暴烈焚烧,再犹如冰雪封印一切。

  魅惑,妖异。只听声,便知是一个变化无常的妖姬。

  妖姬吸人精血,开人脑髓,剖人心脏,诡而魅。是最美好的诱惑,同样是最危险的杀局。越是美的东西,越是无法承受,越要人性命。

  “嘻嘻。”

  清风拂过,明月开拨。

  “只是两个八元凝丹境的老头子,不用在意,看紧天恩城便可。在我选亲之前,他们一定会回来的。”

  “是是!”

  五姓联盟盟主,堂堂九元凝丹境巅峰,时刻磕头如捣蒜,卑微得是一条听话的狗。

  那道玄黑色的污秽影子,正是他!

  五体投地,跪在地上,五姓联盟盟主偶尔抬头,只敢用眼角余光,去看那火红色的性感妖姬。那一颦一笑,一收一放,充满了诱惑力,足可以让人心甘情愿的去死。

  “我美吗?”

  春风拂过的声音,香风盈动,处处是轻声温语。

  莲足踏在猩红的绒毯,仿佛踩着血海。雪白的玉足脚腕,拴着一串琳琅铃铛,清脆随着震动作响。

  雪白无暇的玉足轻轻抬起,纤细的足腕不足一握,五瓣晶莹如玉的指甲,点在五姓联盟盟主的下巴:

  “有不少人喜欢我,油腔滑调的。我喜欢把他们的舌头全部割下来,放在坛子里慢慢泡着,看看会不会腐烂哦。”

  玉净的小手微微点动,哗啦一声清脆的爆裂,一只巨大的坛子砸在五姓联盟盟主的额头。对方满脸污血,分外可怕,皮肉刺入瓦片碎块,筋骨外翻。

  血水在脸颊蜿蜒,最后没入猩红的地毯。

  数百只舌头,顿时快把脑门淹没,具炮制为青紫色,腥臭无比。

  五姓联盟盟主跪在下首,脸无血色,哀声求饶。

  恶魔般的鬼音再次变得春风和睦:“开玩笑的啦,都是猪的舌头,你以为呢?”

  “是,是。”

  “呵呵,要不是万法境不能随意出世,岂会轮得到你为我血苍派效忠。去吧,好生做好你的职责,再有歪心,哼。哪怕绝空境老祖,都未必能保护你哦。”

  五姓联盟盟主,连滚带爬的离开了。鲜红的衣襟再次一滚,化为挥之不去的雾气,把皎洁的明月、橘黄的烛台,染成了血色。

  妩媚的身躯在血色的薄雾里,若隐若现,玲珑剔透,凹凸有节。优美的舞姿,性感的胴体,具化为飞舞的蝴蝶,游戏在花丛人间。

  须臾,有暗风吹起。

  烛台熄灭。完美的身躯,渐渐消没在黑暗,四周恢复如同地狱的鬼蜮阴森。

  乱斗城和天恩城之间,相距不足百万里。庄壁和孙白,都是响当当的八元凝丹境,在天恩域,完全是学螃蟹横着走都没人敢管的人物。

  这一去,二人只用了半天,就瞬移至乱斗城外。来到城外,敏锐的庄壁,嗅到危险的气息。城内,似乎有非常强大且邪恶的力量。

  世界上,好人少,坏人多,这是庄壁用百年自由换取得来的真理。尤其是智慧老人那种人物,脸皮厚,活得久,修为高,简直是所有黑势力的祖宗。

  早已懂得趋吉避凶的庄壁,此刻来到城外,心中的警惕给他敲响锣鼓,不得不慎重。

  孙白闭关几十年,最近因为五姓联盟招亲,方才出关。

  正是银枪白雪,纵横天地的心气。做起事,自然不如庄家主谨慎小心。

  “怎么不走了?”

  孙白悬空在城外天空,小小的乱斗城,百万人口,在他眼里,甚至不如自己的巴掌大。

  庄家主不知自己为何如此害怕,但城内那股黑暗气息,异常邪恶,做不得假。

  便道:“孙老兄,要不我们还是在城外等等,我看里面不太平。”

  高手寂寞的孙白岂会听得进去,有些不屑道:“怕什么,我仙雨山屹立天恩域,不是什么人都惹得起的,纵然是九元凝丹境巅峰也不行。我去,对方再怎么,也得对我毕恭毕敬。”

  “那是。”庄壁擦汗,越觉得此地炎热。

  孙白早就想找点事情活动筋骨,见庄家主磨蹭在城外久久不肯动,便自告奋勇,进去踩踩苏家的地皮。

  不等多说,孙白飞身瞬移,化为连续残影。再眨眼,他已经陷入城内,没身于房屋邻立中。

  要找到苏家在哪,在乱斗城里并不难。几乎是几个呼吸间,孙白便来到苏家大门口,怎叫个气势了得。

  见孙白眉毛全白,胡须也是白的,头发也是白的,当得起白字辈。又见他垂到胸口的胡须微微散开,两笔眉毛如同钢刷膨张,气息从鼻息内如同箭镞喷出。

  “苏家几个,速速出来受死!”

  暴怒大吼一声,孙白气势如虹,只是声音,就震得附近房屋坍塌,无数人从废墟里爬出,尖叫着跑远。

  这就是凝丹境大能,主宰弱者的生死。孙白习惯于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每次施展,都带给他如同神灵的俯视,异常酣畅。

  “什么情况?”秦九歌贴着满脸黄瓜,正把嘴边一片舔到嘴里咀嚼,忽听得外面飞沙走石,雷霆乍惊。

  还在睡美容觉的弃天山少主,迅速从屋里光着脚跑出。

  两手搭在头顶,黄瓜片随之掉得满地都是。

  “杨山主,你们死哪去了。”被人惊扰到的秦九歌,心情非常不好。

  杨山主正在指导苏家,搞厕所整改方案。听见秦九歌的呼喊,飞身从茅房里奔出,差点把苏家主推下去。

  孙白见苏家内部鸡飞狗跳,无人敢答应半句话,心气正是高昂。同时有些瞧不起庄家主,还庄壁呢,小小的苏家,值得大惊小怪吗。

  哪怕他们真能请来七元凝丹境,对方就敢跟自己死磕?

  背着手,孙白踱步进去,准备享受凡夫俗子对于神仙帝王的崇拜。

  “不是庄老哥。”秦九歌掏着耳朵,心底有些不舒服,“去把那王八蛋抽一顿,给我结结实实的抽!”

  “是!”四位山主领了军令,携风雷电火,从四方围杀向孙白。

  正在闭眼准备享受世人膜拜的孙大侠,刚刚进了苏家,迎头就撞来一只巨大青牛。

  “七元凝丹境?”孙白有些吃惊,小小的苏家,屈居在乱斗城,竟然真的有凝丹境保驾护航!

  那可是七元凝丹境,放在哪,都是实权长老,掌控大势力一方权柄,荣誉极高。

  “不自量力!”

  可是八元凝丹境的他,要压过对方,完全不是问题。

  正在孙白准备把爆炸性的肌肉展露出来,右手边,上上下下,窜出一只猿猴。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